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发送短信的同时,又来了一条新的。
“他的身家怎么可能就只有这个店?”况且,这店又不是倒闭,只是暂时休业而已。
周红红不会主动发这些祝贺短信,她觉得都是千篇一律的词句。但基于礼貌,她会一一回应。
这次则是她的大学同学,张乐铭。
唐芷蔓很无奈。如果程意真的有心,店里也不会有事。
“谁知道。”程意还是慢条斯理的。“我那天上午有点不好的感觉。还以为是原来那件事,就懒得管了。”
周红红自和程意摆酒后,除夕夜的晚饭就都是在程家吃的。
程意此刻心绪翻腾,真恨不得周红红就在面前,让他可以好好抱抱。
如果她只是误会他和时婕艺之间有什么,那他解释完就可以了。就怕她还有什么疙瘩闷在心里。
“不是说临时封一个月?”他想了想,居然忘记是从哪天开始算起了。“确切的日期,你问问郑厚湾。”
郑厚湾很慎重。“请节哀。”
那天晚上,某个包厢内的一群人都在“溜冰”,而且正好有记者蹲点。那包厢的都不是什么大人物。反过来说,假设真是大人物,警察也不敢抓,更何况是见报。
唐芷蔓自己略估计了下,老板这次损失颇大。
终于等到那阵铃声响起时,程意想着得好好听听这铃声,可是行动上,却是迅速地按下了接听键。
唐芷蔓节不了哀,她根本不相信程意那瞎扯的话。
他书读得不多,不会用丰富的词句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总之就是难受,很难受,非常难受。
现在想来,周红红应该是看了时婕艺的微博。
顾以声曾经有问过和-图-书怎么不搞个连锁产业的。
其实程意自己的话,并没有想要成为大富翁。他的店一直维持在初时的规模。
周红红正在纠正那个错别字,程意凉凉的声音却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对于被查封,程意挺淡定的。底下的人明显比他这个老板更担心。
可是他现在空闲了下来,媳妇儿却跑了。
程意见顾以声那承受不住打击的表情,轻笑。“行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明儿要回家了,这边有消息你通知我。”
往年,也都是他过来接她们。其实周家到程家也不远,他总是奔来腾去的。
“她是快下岗了。”程意微微仰头看了看天花板上华丽的水晶吊灯,似乎在数那里有几个灯罩。“我那店都要倒了,她还能窝在我这?”
周红红想着程意都答应了去和家长说,那么今年,她是不是就不用去程家过除夕了……
然而现阶段,他有别的顾忌。
她有点奇怪的是这么几个字,“我的同班女神”。她猜测可能是“我的同班女生”。
他想起周红红叮嘱的话,要白天回去,得带吃的,还要准备厚衣服……
周红红问及他店里的情况。
程意在装修的时候都是亲自监管的,消防灭火毫不含糊。当火窜到二楼时,自动喷淋系统就开启了。但是,火是在三楼引起的。那里还在装修收尾期,于是无能幸免。
“他忙着抱孙子。”周妈妈没有多问程意的事,顺着女儿的话题接下去。“年后有空的话,阿卓会回一趟吧。”
程意让唐芷蔓给他这首歌的铃声。
顾以声挠挠头,真是皇www•hetushu.com帝不急,急死太监。“哥,你最近是怎么了?我上次去你店耍,唐妞儿说,她快下岗了。”
可是几天后,她觉得这老板确实有先见之明。
她和郑厚湾谈起时,都抱怨了。“以前那些色情投诉,这老大都能搞掂。这次怎么就任由对方欺着来。”
周红红走到院子的时候,手机短信来了两三个。她进了厅坐下才翻看。
后来有一天,他开车经过广场公园,正好听到了一首歌的一句词。他对音乐一窍不通,但是那歌词,却撞进了他的内心。
可是到了那天,他的电话一早就来了,提醒她别忘了年夜饭。
程家还没正式开席。
他很想她。某次半夜醒来,意识模糊间,他伸手去摸旁边周红红的位置,触及一片空荡,顿时就清醒了。
他顿时恍悟过来,周红红都不在他身边了,他赚再多的钱又有什么意义。
周红红的家庭有过不愉快的事,他明白如果他真的背叛了她,那他俩就彻底完了。
这店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全部疏通过,警察那边也没有太过为难。只是因为上了报,总得有个交代。
顾以声傻住了。这话,唐芷蔓也和他说过。他以为是开玩笑的,谁料,程意自己亲口承认了。
只是这次,他真的没有了什么劲头。
这一路,程意和周红红话都不多,也就周妈妈稍微能谈。
程意和戎博钧一行人分开后,就在琢磨着自己和周红红的事。
周红红洗完澡,把头发吹到半干,然后穿上新衣服,挽着周妈妈的手往程家去。
永吉镇的年夜饭规矩是女方随夫家。
“呵,周红红,你还是和*图*书谁的女神啊?”
只要不谈程意,周红红就轻松,于是和母亲一搭一搭的聊。

傍晚的时候,周红红便开始煮柚子叶,准备煲水洗头洗澡。
周红红觉得他真的是挺有心的,起码他的祝福语一看就不是抄袭过来的网络贺语。
两周前,唐芷蔓见程意似乎是对被查封的事不上心,她闹不懂他的想法,就在电话上试探地问了下,“我们这群姐妹是不是可以放假回家过年了?”
然而,郑厚湾的回答却让她崩溃。
她一直没电话过来。
她直接去上网下载了一首。
黄赌毒,程意沾了前两个。这最后的,他绝对不会去碰。
可是周红红笑着让他不要再管她了,她那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今天早上,周红红直接说了不用他来接,他应是应了,但是明显的,左耳听,右耳出。
他这几天和顾以声碰了碰面。
唐芷蔓向郑厚湾询了个查封的时间段后,纠结着心里的某个疑问,最终,她迟疑道:“上次我们老大说……他快破产了。开玩笑的不?”她不相信,店查封了,他就这么垮了。
周妈妈也不知道前天晚上,自己女儿和程意到底聊开没,问道:“你不和小程一起倒计时啊?”
她的短信发了半天都没成功,她怕自己忘记回复,便走到空旷的院子去,稍微举高手机,仿若如此这般就能招来信号。
他在前方冲锋陷阵的,背后那个女人却不在了。他以前没发现自己买的这套房子大。如今这个空间的冷清,让他有种深深的孤独感。他想找回他的女人,可是却毫无头绪。于是只能一天一天的在她待过和_图_书的家留恋。
因为周红红的离开,他好一阵子都没去管红窝的事。结果,就被人搞了。
都是前些天聚会的几个同学发来的拜年短信。一般这种短信,都是相互拷贝的。其中一个同学居然连署名都忘记了修改。
他回忆了下那几个微博的发表时间。那会儿时婕艺的病不稳定,也说不准是什么状态下发的。
周红红笑了笑,“二姨太说,镇东的张氏今年又送了酒。喝完他家的酒,我回来就直接睡觉了。哪还顾得上洗澡啊。”
碍于周妈妈在场,周红红没有和他多说,应了一声就挂了。
顾以声来气得很。“哪个王八羔子干的!”
“看他心情而已。”郑厚湾已经习惯了程意这两个月的无常。
她在自己家忙乎着,重新搞了一次大扫除,然后和周妈妈一起吊灯笼,贴对联。
已经被查封的红窝,忽然在夜里来了场火。
“看情况吧。”周红红含糊着,然后赶紧岔开话题。“今年大舅他们又不回这边过年啊?”
程意是店里搞装修后,才不经常回家的。以前几乎是天天回去,哪有什么空闲去应付别的女人。而且,他带周红红去医院就是想让她知道,他只是口头安抚时婕艺好好治疗而已。
后来红窝的生意越来越好,可是门面就那么点大。顾以声又提议,要不把隔壁的铺子也并过来。
周妈妈倒是念叨了一下,“怎么不晚上回来再洗?”
程意回说,“懒得弄。反正我现在可以养我家媳妇儿,就行了。”

红窝的查封,不是因为消防问题,而是涉毒。
他曾想过,真要说什么事犯到周红红,那就是他和www.hetushu.com别的女人怎么的。但是,他和她解释过,他没乱搞。
“哥,没事。你还有我呢。”顾以声只以为程意是强颜欢笑,他绷起表情,“虽然我哥管得严,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私房钱。”
“老板说破产就破产吧。”
他不乐意。“我听的是男人唱的,而且要那句话。”
程意对红窝临时的查封并不在意。但是这场火的意外,倒是让他提了提劲。
程意想都没想,拒绝了。“这人都喜欢凑热闹,越挤不上的越爱去。让他们排队去吧。”
后来老太爷走了,程家只剩下大夫人、二姨太。她俩索性让周妈妈也过去吃团圆饭。
如果没有你,我在哪里,又有什么可惜。
程意收到剪辑版后,反复听了几遍,然后把这段歌曲设成周红红特定的来电铃声。
他当时是真的火大,话也就那么出口了。
“可以。”那时,程意正在家寻着周红红的某件内衣,回话漫不经心的。
唐芷蔓这边继续问,“那店里,什么时候重新开?我好和下边的说说。”
他就扯了个防火的理由。红窝的事,他都不爱和她说,况且是这些不好的。她当初对他开店就已经有意见,可是他向来就是走这旁门路子的。
他当时的想法是,真要壮大规模,那他哪里还有时间回家抱媳妇儿。
程意更早以前就感觉有人要弄他。他的直觉虽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但是大部分时候,他是依此行事的。
程意仍是笑,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些事情上。
大过年的,网络又堵了。
她暗地里咬牙切齿,可是又没办法,这老板越来越不按牌理出牌。
才刚走到路口,就见到程意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