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七章

周红红怔住了。她答应了程意不和二姨太说。但是,她可没有答应过,不和自己的妈妈说。
周红红言简意赅地回了封邮件给张乐铭,表达谢意。
张乐铭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到了公司相关情况方面。
她微怔,然后掩饰性地低下了头,回道:“都是她们瞎传的,也就那样。”
大舅欣喜着外甥女的消息,祝她面试顺利。后来他想到儿子回来了就能帮忙打杂,又说,“红红你面试完要不直接回永吉吧。春运快开始了,别到时候买不到票,还奔奔波波的。阿卓后天就放寒假,我这边都能应付得了。”
她不习惯把自己的私事随便的坦白,只回复挺好的。
以前的那个号码,周红红已经忘了密码。公司内部有自己的联络工具,而且她很忙,下班后赶着买菜、做饭,还有一堆的家务活。有空的话她都看书去了,完全没时间网聊。后来因为和外界客户的联络需要,她申请了一个新的qq号码,但都是公事性质的,根本不会去聊天。
“我都还没说完呢,又酸气了。”周妈妈笑容渐深。
她给周妈妈打了个电话。
然后他说有些事要忙,便没再聊。
“没关系。如果有复印件或者扫描件就带上,没有的话等以后再补。”
周红红在自己母亲面前,就收不住孩子脾性,说起程意她就来气。“我都没看出他哪里好。”
“那就不选了。”
晚上周红红怎么也要自己来请张乐铭吃一顿饭,直说实在没脸见老同学了。
他这么说,她安心些。不过,她也坦承。“我有些特殊情况,现在只有身份证在自己这。别的证件……可能要等等。”
周红红赶紧撇清。“我酸什么气了,他本来就这样。”
可是来都来了,总归试一次吧。
她看着杂志问道:“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两个女人给你选,你选胸好看还是腿好看的?”
周红红差点被口里的饭呛到,她咳了几下,“他不就爱招惹这些姑娘家。”
周妈妈对程意这个人,开始是印象不好。可是接触后,倒觉得他还行,没有传闻中的流里流气。而且,他对自家闺女确实是不hetushu.com错。她经历过失败的婚姻,对于背叛这一点就特别计较。就程意的长相,思慕的姑娘肯定多,但这么几年过来,都没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大家都说他只和周红红好。
见她好半天不说话,他暂停游戏,坐到她旁边,拿起那本杂志看了眼后就扔到一旁,安抚她。“别担心,你在我眼里属好看的。”
他就如同是在网聊似的,飞快的又是一封邮件,只是这次附上一小段自己留学的趣闻。再一封,则是国外的风景照,外加旅游的感想。
张乐铭听了,却似乎很惊喜似的,“我现在在溪坊的分公司,前两天和市场部的同事聊了下,他那边正要找个广告助理,英语方向的。”
“对了,这个新分部是刚成立的,在郊区,但是可以申请员工宿舍。”他顿了顿,迟疑着,“你……那个男朋友,会不会介意?”
因为久未通话,周红红接起后先是客气的态度,但是一会儿,他回忆起大学时候的事,她也轻松了起来。
“这店少两块,那店少三块,他可真赚。东南西北一圈下来,就白赚了一包烟。”周红红咀嚼着牛肉,仿若那块肉就是程意似的。
“瞧瞧,堵上了吧。”听女儿的语气酸不拉叽的,周妈妈真是好气又好笑。“你看二夫人就是个大美人,她的儿子能差到哪去。姐儿爱俏,姑娘家喜欢他,有什么办法。”
“程意。”
“还有,你这孩子这么不自信,什么叫你反衬他的容貌。小程都说过我家红儿最漂亮的。”
“知道了。”周红红都怀疑母亲看到的程意不是和自己处了七年那个。什么叫他只对她有心?他明明对她最无情。
周红红在这边大大的点头,“也是幸亏跟着你学,不然现在只能逼着去管理什么科学了。”
她思量着如何启口,半响后才道,“妈,你觉得程意这个人……真的好么?”
周妈妈提前准备了一桌的好菜,席间问起程意什么时候回来。
后来不知怎的,他提到她那个很多年的男朋友时,她还是没敢坦白。“还是那样。”

某天,张乐铭闲和-图-书聊的来电。
他想都没想,“选脸好看的。”
“嗯,他跟我说明了。”
第二天,周红红回了永吉镇。
果然,周红红又什么都不想谈了,只回答:“没什么。”
周妈妈眼珠子一转,看着自己女儿欲言又止的神色,心中明白几分。“怎么?和小程闹矛盾了?”
老同学就是老同学,不一会儿就打破了初初的客套,天南地北的聊。吃到一半,他问起,“你和人事提了申请员工宿舍的事没?”
“那是当然。”他贼笑着探进她的领口,时重时轻的狎玩着她左边的绵软。“但是还算漂亮了。漂亮的让我想和你搞野战,阳光下看你肯定更爽。”
周红红本想自己请他的,可是他半途就借口离开去结了帐。她只好说:“不好意思,应该是我请你的。”
这话之后张乐铭还是温和的态度,但是较先前沉默不少。
周红红在英语方面,笔试一直都很好。当年之所以没有进英语专业,是因为口试的成绩拉低了分数。后来,她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
她点头,“反正是女女合租就可以了。”
她脑海中晃过那个公司名,倒是记起来了。“我前阵子在网站看到过那个招聘,不过要求英语专八,我就没去细看了。”
“他忙。”
“他哪没接收?他不是收了人家两块钱。”
周妈妈乐得合不上嘴,“红儿早点回来,妈妈给你庆祝。”
她嗯了一声,默默地吃饭。只是思绪却因为这句话而延展开来。
临走前收拾东西,又是大包小包的,她在苦恼着怎么带去面试。没办法,只好上网查了下地图,在离那公司最近的连锁酒店订了间房。
周红红赌气地哼了声。
“能力才是首要的。英语专八我们又不能考,不能这么埋没人才的不是。”
她之前那份工作和自己的专业没什么关系。按照程意的话,什么管理科学,她也就只能管管他。于是她找的工作都是英语方面的。
过了几天,张乐铭又电话过来,这次却是详问她以前工作的事。
他总是这么周到的,以前还在社团时,也是事事细心入微。
周红红闷闷地埋首碗里http://www.hetushu.com吃了两口饭。
周红红和大学同学的联系甚少。她不会主动去问张乐铭其他同学的情况,所以他不找她,基本上两人就不联络。
他哦了一句,状似无意问道:“你男朋友不送你过来么?”
这一试,倒是挺顺利的。
在这次面试中,她的努力就全部体现出来了。最后市场总监满意地笑,“不愧是张乐铭推荐的。”
他秉着来者是客的原则,在送她放下行李后,找了家餐厅请她吃饭。
当时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是,打电话给程意,告知他这个消息。理智归位后,她的心又疼了。她喜欢和他分享自己的喜悦,这么一下子没了他的聆听,她却不习惯了。
他的声音稍微柔和了。“同学一场么,客气什么。再说,你的英语还算是我带出来的。”
“那个公司……我听过。”她大概知道那家公司是做服饰的,走的是高端路线。“门槛挺高的,我觉得我不行。”
这么一来二去后,张乐铭估计觉得邮件往来太费劲,问了她的qq号码,然后提及班上有个群组,平时什么校友聚会通知都在那里发布,让她也进去聊聊。
周妈妈皱了下眉,“什么话呢。我看我家闺女,可标致了。”
她由衷地道:“张乐铭,谢谢你。”
“你可真太看得起我了,老同学。”他爽朗地笑,“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副经理,能给你开什么后门。我就是帮你递交一下,成不成还是要靠你自己的。”
出发前一天的晚上,张乐铭来电问她认不认得路去公司。
面试出来后,周红红有些恍惚。
他相比之前在学校,就是黝黑了,也成熟了。
“可选不选是我决定的。难不成我一辈子干女人都得关灯?”
周红红有些咋舌。“这样走后门不太好吧。”她怕万一自己能力很烂,那岂不是连累他这个推荐人了。
不一会儿,他的新邮件就又来了。他先是客套了几句,然后问她的近况。
他又说:“没事,我正好上午要去市里开会,顺路的。郊区那摩托载客比的士多,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张乐铭摆摆手,“哎,你老提谢,我都不好意和_图_书思了。面试什么的都是你自己的能力,我又帮不什么。”
其实和那个混蛋离得远才最好。
他在那端笑了笑,很诚恳的建议。“女孩子,别太辛苦了。”
周红红惊讶不已,她不知道程意还在周妈妈面前说过这种话。
周红红都礼貌的回应。她觉得自己这边似乎没有太多的可聊,只能对他的经历发表点感想。
她争辩着,“这长相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你和小程闹什么事了?”
话是问出了,但是她也晓得自己女儿那闷葫芦的个性。
“那张家闺女是自个儿送秋波,小程可没接收。”
张乐铭知道这情况后,直接向她要手机号,说同学群的通讯录都没有她最新的号码。
她不悦道:“没你好看。”
他悻悻然收回手,改捏她的脸蛋,继续笑。“我家媳妇儿,胸美腿美脸最美。”
周红红无意隐瞒。
这公司的宿舍是按员工的级别分配的,周红红这种普通的职员只能是合租。她想先住着,如果共室的好相处,那就最好了。遇到不好磨合的,再另作打算。
“不就姑娘家的小心思。”周妈妈继续给女儿添菜,“他家闺女以前可喜欢小程了。小程每次去买烟,她都给算少两块钱。张老汉知道后那个气啊。”
周红红不以为然。“他大概就不喜欢漂亮的,我这样的正好可以反衬他的美貌。”
但彼此好久没见面,她还担心,见到了认不出来该多糗。还好,她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周妈妈忍俊不禁,“不知道他哪里好还喜欢。”
她推辞着。
“什么事?”周红红抬起头,疑惑着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
“是合租的吧?”
周红红除了道谢都不知说什么好。
然后他压过去啃咬她唇瓣时,加了一句,“可迷死我了。”
她皱眉,觉得他离题了。“如果这两个都一样丑呢。”
她以前就觉得他以后会是个成功人士,现在看来,已经初具苗头。
周红红听他这么说,就觉得这公司竞争挺大的。她向来是中规中矩的成绩,又不是英语专业的。说实话,对于这份工作,她心里没底。
彼时程意正在对着电视的大屏幕玩游戏,连眼尾和*图*书都懒得往她这边扫。“嗯。”
在大学的男生中,张乐铭算是周红红熟悉的。
“……”
周红红感觉舒缓不少。没什么的呀,没有了程意,她还有母亲。
张乐铭随即问:“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吧。”
某天,周红红正在翻看杂志,突然看到某个女性话题,她好奇。
她失笑,“我打车去就行了。”

“来来,别光吃饭,吃吃菜。”周妈妈往女儿碗里夹了几块牛肉,“前两个月,街口那个杂货店的张老汉,闺女结婚摆酒,有点喝高了,把他家闺女的以前的事抖了点出来。”
他笑了,有丝深意在流动。“听说,你的厨艺很好,我更想尝尝看。”
过了两天,面试的电话就来了。和那边的人事约好时间后,周红红和大舅说明了情况。
张乐铭笑着应承,但是点菜时候,却斟酌着来,怕她破费。

“我看他就只对你有心。”周妈妈就着自己所见所闻,说道:“这镇上多少美丽姑娘,也不见他有亲近的。”
周妈妈知道肯定有事,但也不勉强。“红儿,有什么事最好摊开来说。男人没几个真的懂女孩家心思的。”
周红红现阶段很害怕别人问起她的感情生活,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生怕如实告知后,对方就揪着问怎么分手的。她很怕。
她明白过来,握握拳,松开后笑了。“没关系的,我可以住郊区那边。”
周红红微笑,“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
周红红点头应允。
她报上自己的手机号后,他给她发了一条信息,算是确认。
谈到她的工作近况,她无奈地交代,“现在待业中,打算过完年再出去找。”
“没事,先住下来,以后再去申请单间。”他说完调皮地眨眨眼,“等有名额了我就通知你。”
“你这性格还真是完全没变。”他深知她自卑的心态,直截了当说,“你把简历传到我邮箱,我递给市场总监看看。”
周红红拾起杂志狠狠地拍向他意图不轨的手,“走开。”
周红红和张乐铭好多年没见,这场叙旧开始有些拘谨。但是好在,毕竟同学那么久,而且在社团关系不错,后来聊天挺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