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八章

她的想法,曾经是程意的想法,可那是在他和周红红演假的情况下。一旦他把目标定在了她身上,那么她就势必和他拴着。
“你耍性子也要有个度。”他已经是强忍着脾气,“我娶你,行了不?程昊那档子事,我也不再提了。”
程意目光紧紧地盯着她,良久,阴沉沉地道:“你该知道我的底线。”
程意的这一拳,钭沛没有避开。
可是他把她抱得很紧,她知道他听见了。
周红红觉得太可笑了。她就算和他反驳无数次,他也不会相信她。他为什么就不信她?
“程意,我们就这样散了吧……”她说得很轻,低不可闻,她怀疑他有没有听见。
他和时婕艺散后,就没什么心思再去讨女人欢心了,或者说,懒得去招惹爱情这玩意了。
半响后,程意转身去开了门。
她还是摇头。他提不提,都不重要了。她记得她说过,那是她的第一次,可是他居然一直都不信她。
婚姻这东西,程意失恋后就觉得没什么所谓。找个喜欢自己的,每天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很惬意。于是乎,他就选择了周红红。
对,一看到那片叶子,他就忍不住要折磨她。
镇上思慕程意的姑娘们可以从镇东排到镇西。程昊就想不明白了,这低贱的小杂种,不就长得美相了点,程家哪有他说话的份儿,凭什么能和图书让那些娘们前仆后继的。而他程昊,是名正言顺的大少,却没几个姑娘家愿意贴过来。

周红红的那个胎记,类似于一片小叶子的形状,长度三厘米左右,颜色是淡淡的粉红。
程意点头,漫不经心的回答:“知道。”
她平静地看着他。她明明澄清过,她和钭沛没有什么。
程意一下把周红红甩到了旁边,然后下床套上裤子。他又摸出一根烟,狠狠吸了几口,才道,“你还闹个没完了。要不要在一起,是我说了算。”
程昊虽然好色,可却是个瘦弱的体型。而程意是在外面野惯了的男人,自然的肌肉线条,性感的鱼人线,让程昊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偏偏自己又没有毅力去练。
他开始失控,而且越来越收不住力道。
程昊对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又惧又恶。他总觉得程意整个人都阴森森的,特别是在这种月黑风高之夜,程意看他的那一眼,都带着狰狞的嘲讽。

程意扯扯嘴角。“没什么事我回房睡觉了。”说完他就加快步子继续走。
她想摇头,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说不定真如程昊所说,被程昊强的那次,周红红也是高潮迭起。
钭沛硬生生地被揍得往后踉跄几步,抵到对面的墙。
程意放慢脚步,平平地应了声。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和*图*书一阵敲门声。
钭沛又敲了门,“表姐?”他的声音悦耳好听,这声呼唤仿若是亲密的呢喃。
周红红不回答。她把脸扭到一边,闭上了眼睛。
周红红某次差点被他撞到床下去,埋怨他为什么这个姿势时特别粗暴。他如实回答,“我就想玩死你。”
她都麻木了。
走到后门边上,撞见了程意翻墙回来。程意看到程昊背着行囊,问都没问,更别说打招呼了,他冷淡地瞥了程昊一眼,就迳自往房间方向走。
钭沛往里瞟去一眼,立起身子,他衡量着眼前的局势,倒是觉得反而是对自己有利的。哪怕是挨顿揍。
程意沉下脸,“玩过你的男人也知道。”
自那以后,慢慢的,这个胎记成了程意心里的一根刺,在心口扎得一次比一次深。
程昊一时就联想到自己强奸周红红未遂之事。如果程意知道他连一个娘们都搞不掂,还指不定心里怎么讥笑他。
周红红对他有好感,他一直都知道。虽然她总是嘴上不承认,可是这么一个小女生的心思,能蒙谁呢。
程昊见程意好像不太相信自己,一时急了,就想要在程意心里树立自己金枪霸王的形象,以免让程意小瞧了去。
周红红正要开声,程意一把捂住她的嘴,问了句:“周红红,你真的不是勾搭上那个小白脸了?”
她想跑,他不让她跑。
和*图*书他很不愤气。
有一天,他和周红红提起了她的那片叶子,她居然一脸震惊,说自己完全不知道有这个胎记,估计只有她母亲知道。
程昊恼怒,他知道个什么!他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哼笑道:“不就上了一个小蹄子,爷爷居然要我负责。”
他在养伤期间,看着周红红忙这忙那的,想想,反正老爷子那边有压力,况且,周红红的性格挺适合当媳妇的。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她的确是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了床的综合型人才。
他知道自己的那话伤她了,于是把烟捻掉,擒她过来,抚了抚她的头发,声音还是绷。“别闹了,我给你大舅找个煮饭的,你跟我回家。”
以前大学时候,她和班上的某个男同学一起参加了社团,程意也硬说是她勾搭男同学。周红红就不懂了,为什么程意和她这么多年,他都看不清她是个怎样的人。她连别的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她就守着程意一个人。他凭什么这么地怀疑她。
程昊他命令道:“你可别和爷爷说今晚见过我!”他是很想拿出大哥的威严,可怎么端架子都没什么气势。
周红红本人对于这个事没有什么解释,她只是纠结于害怕怀上。
以前,程意和周红红玩后进姿势的时候,看着那片叶子,随他的吞吐动作而一卷一卷的,还会觉得有股和_图_书酥麻的爽劲。
钭沛还在门口守着。他正要扬起笑,却倏的感受到了一股骇人的杀意袭来。
他母亲生日那天,周红红醉得脸蛋儿红彤彤的,很可爱。更可爱的是,她说程昊其实没得逞。
程意不知怎的,听了这话,突然有种莫名的惊喜,而这份感觉冲刷上来让他一下子来了劲头。迟早都得日的,晚日不如早日么。
可是和周红红真的一起了,程意却经常想起那晚的对话。
他虽然不清楚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能惹到这个男人的,唯一的原因只可能是周红红。
他抹了下自己嘴角的血迹,揣度着面前这个阴冷的男人。
她觉得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阵子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她再也无力承受了。
可是这小妮子却一门心思要往外跑,以为考了个大学出去了,老爷子就管不了她。
“周红红!”
程意脚步未停,不再搭理程昊。
她维持着被他扔过来的姿势,歪歪地倒在床上,面如死灰。“那就你先开口吧……”
程昊那天和老太爷顶了嘴,收拾好行李,连夜就要走。
程意没什么反应。
但是,当他抬起她的臀,看到她股沟的胎记时,心里的期待就消失了一半。后来他提枪而上,她也没有落红。
“表姐,食客们都在楼下等着呢,你还好么?”是钭沛。
关于周红红被程昊强暴过的事,程意也www.hetushu•com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不那么介意的。
周红红对他的怒意很莫名,横了他一眼,便岔开话题。
程意动了她,就没想赖掉。于是只能让自己不去想她的那一层膜的去处。初初确实是可以的。他不怎么介意。渐渐的,却越来越梗着这事。
“嗯?勾搭没?”他的语气已经相当的危险。
程昊又不甘,又嫉妒,叱了一声,喊住程意。
程昊狠道:“那小骚逼,屁眼附近还有个销魂的小桃红色胎记。妈的,天生就是个浪荡货。”
程意回过头来,笑容里一阵刀光剑影。“护着他哟?那我就把他打死。”
“这骚逼。”程昊更加火大,“我把她搞得嗷嗷叫,她爽完了居然反咬一口,说我用强的。什么烂货女人,我才不会娶她。”
“你是不是想我今天弄死你?”
周红红听到动静,慌张地爬起来,看着堵在门口的程意的背影,气得不行。“你好好的,打人做什么。”
她却摇头,很坚定。
他心中一凛,瞅着周红红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眼神冰寒一片。“我只问一句话,你有没有给我戴绿帽?”
这番话,程意本来没放在心上。他对周红红最初的印象只是一个名字土得掉渣的女人,而且他那时候有时婕艺。
程意见周红红的反应很不妥,按照平时她的个性,她肯定要和他吵。可是她现在的表情带着某种极致的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