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六章

本来么,钭沛是想,如果能玩玩那最好。要是实在拿不下,也无所谓,纯粹当成一个挑战而已。
但是周红红知道,程意正在来火的当口。
她急得去推他,却徒劳无功。她越反抗,他越用力,她觉得自己的胸要碎了一般。
两个男人的视线对了几秒,彼此间的敌意一览无遗。
她挣扎,他禁锢。
钭沛对周红红的心思,只是来源于男人的恶趣味。初初见她,就是觉得她长相不错,如果能来一段露水姻缘,他不介意她是否已有对象,所以他才伺机和她套近乎。
周红红因为生病的缘故,有点虚,摔在床上一时半会都起不了。
周红红意识到了什么,顿时羞愧难当,不知道方才这边的动静被钭沛听去了多少。
尴尬的是,钭沛居然就倚在离厨房不远处的墙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俩出来。
然而,刚刚看她依靠着那个男人,钭沛心里却不痛快。
钭沛的目光在周红红的脸上游移,她的泪痕未干,嘴唇又破了皮,衣服皱巴巴的。即使他没有亲眼目睹,也能猜到刚刚程意拉她进去做了什么。
她正要开口缓解下,正好大舅下楼来。
“我们回房,再说。”这是程意和她两个人的事,她真不想在公开场合闹。
她赶紧摇头,“他是刘一卓的同学,在这暂住几天。”
他欺压上来撕扯她的衣物。
他略显不www.hetushu.com耐,打断她的话,“干不干?”
那片雪白布满他的指印和齿痕,程意看着那一道道的红,却觉得还是不够。她是她的,她整个人都是他的,他得给她盖上戳。
程意浮起冷笑,挑衅似的捉紧周红红的手,把她扯近自己身边。
果然,他一进厨房就把她往洗手台推,她不小心绊了一下,差点磕到台上的锅。人都还没站定,他却已经倾身上来。
她索性豁了出去。“我昨天……短信是说真的。”
大舅奇怪钭沛怎么跑来厨房那头,但没询问。
程意也不待她应承外边的话,阴阴地说:“回答我。”
程意眼角余光瞥见钭沛看她的眼神,他拽过周红红的手,动作很粗鲁,声音却柔了。“我天没亮就起了,奔着过来吃媳妇儿的早餐。”
他之前有猜测周红红可能有男朋友,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有老公,容貌还相当的出众。
程意闻言,依然寒脸,但是捏了下她的胸后,便放开她,顺手整了整她的上衣。他本意就不是要吃早餐什么的,于是拉她出了厨房。
周红红护着自己的胸,移开视线。
他却不依,反而与她十指交握。他的指关节紧紧卡住她的,硬拖着她进去厨房。
他没有用什么调情的技巧,有的,只是最原始的蛮横。
周红红不再担心被人撞见什么的,于m.hetushu.com是又开始反抗,试着和他说正事,“程意,我有话和你说。”
她点头应了声,暗中想甩脱他的手。她太疼了。
他以前和时婕艺去看电影,会征求时婕艺的意见,如果时婕艺坚持要看什么,他都妥协。可是他和她去看电影,却只选自己爱看的。
可他却完全不留情,那股劲仿佛要捏爆手里那团白肉。
“等干完再说。”他理都不理,直接埋进她的双峰,重重地啃咬,在那上面留下一串的印记。“媳妇儿,你不想我么?嗯?”
程意和大舅笑着寒暄几句,然后便借口有事,拉着周红红上楼。
程意阴沉沉地笑,缓缓地解下自己的皮带,“周红红,你就是欠收拾。”
他一手钻进她的上衣内,狠力地握住她的丰满,揉搓成各种形状。
周红红哭了,用指甲去抠他的肩膀,“程意,我要和你分手!”
周红红实在受不住,最终服软了。
钭沛和大舅点头示意后就回到自己的画板前,只是看着这幅画,他怎么也找不回刚才的感觉了。
他凝视她半响,突然又大抓揉她的胸,野兽般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媳妇儿,我要干你。”
这时,钭沛却插了话,“表姐,你男朋友么?”
这话一出,程意停了动作,抬头看她,眼神渐渐冷冽。
她痛呼出声。“你个混蛋!”
他扯掉她的上衣,抬起她hetushu.com的臀,试图拉她的裤子。
钭沛收回手,把菜花抛回菜篮里。
钭沛敛起表情,意味深长地看向她。他留意到了那个称呼,现在想来,是他的疏忽,没料到她已有婚配。
周红红拼命地挣,怎么也敌不过他的力气,“你放开我,不然我要喊大舅了。”
他却在这时突然离了她的唇,也松了手上的肉,两指夹着她的尖峰扯了下,然后盯着她不情不愿的样子,沉声道:“那小白脸是你新勾来的?”
周红红在过去,觉得什么都可以忍。现在想来,他俩之间的问题何止是时婕艺,程意本人估计也没把她当女朋友看。他明明当时婕艺的男朋友当得那么好,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就只剩下性欲。
他向前咬住她的唇,用牙齿去啃,啃得她原本就破皮的伤口渗出血来。他就是要她疼。
周红红疼得去掰他的手,却敌不过。“我好疼……”
“你就不好好听我说么?”
钭沛一直在那边看着周红红的背影,直至不见。
程意丝毫没有减弱手上的劲,假笑着扣住她的肩往厨房走,“我想吃粥。”
周红红平日里不是柔弱的样子。那个男人出现后,她却一直在迁就,从厨房里面出来更是惨兮兮的。她肯定不知道,她这般可怜委屈的样子,只会让男人更加想要蹂躏她。
他完全无视了钭沛。
她害怕程意真的要在厨房办hetushu.com事,正要启口说什么,这时,外面却传来钭沛的一声“表姐”。
这反话说得让周红红一阵心虚。
于是,程意的力道更重。
周红红一时间脸上火辣辣的难受。程意无所谓自己的事被撞破,她却丢不起那个脸。
周红红并没有留意钭沛这边,她看程意的样子就知道他心情不佳,怕他在这闹,她便起身缓缓地问,“你吃了早餐没?”
她疼得想躲。
周红红见程意越来越放肆,慌得不得了。厨房没有关门,钭沛就在大厅,大舅也在楼上,程意怎么敢?
程意狠狠地抬起她的下巴,语气冰得渗人。“周红红,有胆子再说一遍。把那短信,亲口和我说一遍。”
程意抓住她的腰,抵她在怀里,低下头,对着她的唇,狂风骤雨般压了下去。他牙齿咬住她的唇瓣,舌尖重重地扫拭她嘴里的每个角落,甚至往她的喉咙深处卷去。
他撩起她的衣服,咬了那团雪白一口,“给我干。”
她差点喊疼,望向他的眼神就先示了弱。如果有选择,她不想让别人窥见她和程意的相处模式。
周红红不适于他的刺激,呜呜地抗拒着。
她想和他好好说说话,可他只会在床事上治她。在她面前他就是这么一副欲求不满的禽兽样。
周红红怔怔地看着他。
三人之间的气氛沉默而诡异。
周红红低下头,挣扎了下却被捉得更牢。

和*图*书
她知道他会生气,可是他俩每次有矛盾,他都不解释,只会弄她。这让她觉得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个泄欲的工具。只要他想,他就做,不管她的意愿。
程意转头看她,勾起笑,眼神却还是凉凉的,“媳妇儿想我了么,我就来了。”
周红红等胸部的那阵疼痛过去后,喘过气来,“你有话好好说,行不……”
大舅自程意给大舅指点过麻将技巧后,就对程意格外亲切。见到三人在厨房门口站着,大舅便拉开了大嗓门,“外甥女婿,你来了啊!”
他的脸色阴郁得可怕,手上的劲似要捏碎她的下巴。
“疼?还有让你更疼的。”说着他另一只手又大力地拽她的胸。
程意关了房门,把周红红往床上一甩,就要直奔主题。
周红红这下眼泪都出来了,胸部又麻又痛。程意平时虽然也是粗鲁居多,但都是在她享受的前提下,这种惩罚性质的少之又少。
“程意……”
“你说你的,我干我的。”随着那芳草之地的显露,他的眸中一片欲望的深潭。说永远不如做来得爽快。
他嗤之以鼻,动作越来越狠,“随便,就当让你大舅看场免费的春宫。”
他朝程意剜去一眼。
周红红惊愕地侧头,程意的出现太突然,让她毫无思想准备,“你……怎么来了?”
周红红的手被程意拽得生疼,又不好在这和他挣,只能尴尬对着钭沛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