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周红红当时想,程意大概觉得她的第一次没到达巅峰,有损他的面子。
他笑了下,“那我是不是得送张照片给你?让你时时可以思春。”
周红红顿感晴天霹雳,才想揪着他问清楚,可是他来一句,“我这阵子忙,暂时住店里。”
“媳妇儿,你流口水了。”程意的声音暗沉而磁性,带着戏谑的笑意。
他啄了下她的脸颊,看着她躲闪的眼神,笑了,“好了,这不有我帮你按摩么,包你能大两个杯。”
说完他眼见时婕艺从浴室里出来,于是左手掌快速地掩住手机,右手比了个“嘘”的手势。
她拖延着说要再去逛逛,他一个冷眼扫过来,“你再说个不字,我让你几天都下不了床。你想不想试试。”
他在她面前从来不会说这些肮脏的言词,可是她知道,他对着周红红肆无忌惮。
他越说,周红红越是无地自容,她先是抹着泪,后来干脆把脸蒙住哭。
程意要真来了耐心,他是完全可以把她挑得意乱情迷的。他在床上说的话也比平时更加下流,她渐渐习惯了他时不时蹦一句“小娼妇,你骚一点。”
她又忍不住要哭。“你只会强迫我,真的很痛的。”
“你就是个流氓。”
时婕艺明白过来,轻轻地走在沙发坐下。
周红红心里有疙瘩了。
程意遵循着老太爷的意思,让周红红挑一部爱情剧。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说的就是他。
程意对这种剧没兴趣,不过hetushu.com再怎么看不下去也瞧出端倪来了。他挑起坏笑,凑到周红红耳边,悄声道:“早说你要看裸男,回家我脱给你仔细看就是,没必要花钱来瞧这要露不露的。”
周红红从侧面看他那烟雾中,半眯眼的表情,忽然晃过“嫖客”这个词。她有点心生怨气,可是程意也不哄她,说店里有事,径自出了门。
看完电影,程意拉着周红红就想往回赶。
“嗯,你好好看,最好能看出高潮来。”
程意懒得哄她,直接把她剥光塞进棉被里。中途周红红挣扎了几下,都徒劳无功。他解自己衣服的时候,她捂住眼没敢看。
自那以后,程意确实很忙,经常不回家。周红红想过去酒吧,可是没鼓起勇气,好不容易借着公事去了一趟,结果就被那厮弄丢了工作。
兴许是她这句话透露着一丝撒娇的声调,程意又恢复了不正经的笑。“饱暖才能思淫欲,应该的。”
程意这人,貌似也没什么新意的,来来去去就是个看电影。
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周红红坐上程意的大腿,磨蹭着诱他。他来了劲头,把她裙子掀起,扯下内裤就直直地刺进去。两人才刚完毕,程意接到一个电话,然后说临时有事,又走了。
他狠狠地咬她的绵软,“你除了这句能不能换点别的说。”
周红红在某天回忆起自己的第一次很痛,程意就冷下脸,“都什么破事了你还记着,你是打算和*图*书惦记他一辈子?”
程意最后在她耳边呼了一口气,然后坐回身子,“你看你的,我睡会觉。”说完他就真的靠着椅背,闭上眼。
真是越想越气!
他动作未停,扔她的外套在一旁。“在这种场合说我有病,你是想被干到爬不起来是不是?”
“你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没事,我都习惯了。你嘴上说不想,一般心里都哈得要死。”

周红红的第二次,却真的如程意所说,他耐心地给了她足够的前戏,等到她委屈地瞄他,他才抬起她的腿,回应她的笑容蚀骨得勾魂,“媳妇儿,我来了……”
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周红红都感觉,她和程意最有默契的时候就是在床上。
周红红也不知最近上映的电影质量如何,就选了男主角长得帅气的。当然,她不想把这个理由坦白给程意听。
“找日么,你。”
“看,我有自己想干的事儿了,你不配合。我听老爷子的,你也不欢喜。你哪那么多意见。”
周红红的第一次是在很昏乱的状态下度过的。甚至于,她连程意那东西究竟长什么样子都没真的瞧清楚。
程意在那方面的欲求很大,以前都是把她折腾得疲惫不堪才罢休的,可是这下他好像对她的身体不再感兴趣了似的。
那部片纯粹就是迎合女观众口味的,男性角色们秀相貌、秀身材,尺度颇大,特别是听着前座的两个女孩子对于剧中男性的品hetushu.com头论足,周红红很不自在。
她刚想回他话,却被他的摆动撞得只能低低的喘吟。
他盯着她渐渐裸露的身子,拍她的脸蛋几下。“哭哭哭,有这个劲儿留着,等会你还得叫很久。”
周红红仿佛感觉到上次那股子疼痛即将袭来,她有点发抖,抵住他的胸前。“你有毛病。”
他倾身去解她的衣服。“上次是我心情不在状态。”
他才接起,她就直骂:“你个混蛋,自己不行就说我。”
于是她也就不再提了。
程意初初的那一下很残忍,她就记得那阵痛了。他抽完烟后倒是用手给她缓了下,直到她湿意绵绵,才送真物进去,但她还是疼。后来太迷糊,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个月前,床事完后,程意起床点了烟,开始穿裤子。
她噎住,敢情他完全就是按老太爷安排走的,“你就不能有点自己的想法。”

程意见她一副视死如归的壮烈,轻笑一声,在她雪白的身子上为所欲为……
周红红恨得不行,“谁管你啊!自己收拾去!”然后她走进房间,锁上门就不理他。
“那你就别碰啊。”周红红按住他的肩膀,推着他,想从他怀里挣出来,偏偏他吮着她的那小小的一团肉不肯松口,最后疼的还是她。
他笑着拍她的脸蛋,“媳妇儿,帮我收拾几件衣服撒。”
再见到他的时候,周红红随口问了句,“哎,你说,我那里是不是有些松了?”
和-图-书红红一夜没睡,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她起床来给程意拨电话。
程意反应了几秒钟,才冷然道,“你说谁不行了?”
周红红平时和程意拌嘴,是在他不动怒的状态下。一旦他狠劲真的上来,她就怕了,反抗的勇气顿时去了大半,说话也软了,“怎么说,午饭还得吃的吧。”
程意挨得极近,周红红被他呼出的气挠得大半个身子都发麻,便往另一边靠了靠。“我只是觉得海报上他们长得帅。”
“你要什么想法?我还就只喜欢在床上玩,你依不?”
她侧头向一边,闭上眼,不想再看他淫邪的表情。
她实在怕痛,只好妥协。
“本来就很痛!”她捶他一拳,“你这么大力干什么,你个混蛋。”
程意见周红红不再反抗,稍稍柔了嗓音,在她耳边呢喃道:“好媳妇儿,听点话。这次肯定会让你舒服的。”
程意心不在焉地回道:“是有点松了。”
她在想,如果程意今天再强迫她,她就挥刀霍霍向流氓。
程意也不管她,锁好门就把她往床上推。“收起你那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他回眸,看着她媚眼如丝,勾起笑,“就来了。”然后他换上套,重新归位。

待到银瓶乍破水浆迸时,周红红搂住程意,脸埋进他的肩,颤了又颤……
然后他拉下她的内衣。
她对于他突如其来的脾气很莫名,“第一次,总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她的上身他还是第一次瞧见,他拢www.hetushu•com起她一边的小山丘,逗着说:“一看你就是没有好好按摩过。”
“好好看片。”周红红真想往他脸上揍一拳,这么不要脸的境界到底是怎么修炼成的。
“说的就是你!”
她刚刚听见了程意的那句话。
“都说了,那次是我情绪有点不对,这回我把你伺候得舒舒坦坦的。”程意眼见周红红里里外外穿了几件,有点不耐烦,索性直接掀起她的衣服。
周红红暗中掐他一下。“我才不爱看。”
在他突然的抽离后,她软软地唤了他一句“程意哥……”
去的途中,周红红念叨他就不能去图书馆看个书什么的,他应道:“你想去哪,跟老爷子说去。你以为我爱看戏?”
周红红看着电影,也有些心不在焉。

“程意,我真的不想理你了!”
程意贱笑,又轻轻舔几下。“就你这点肉,不用力都吸不成一团。”
他听完这话,看都不看她,直接甩门而出。
午饭后两人回到大舅家,周红红还是一脸愁容。
时婕艺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在想,这是不是程意和周红红之间独特的亲密……
这话一出,周红红哭得更厉害了,内心深处的自卑完全被他挑了起来。
周红红蒙蒙地看着上方的男人,眼睛都忘了眨。
直到他热烫的身子贴上她,她才哀求地望他的眼,“你轻一点,真的很痛。”
她踉跄倒在床头,可怜兮兮的。“做这种事很痛的。”
周红红觉得程意简直无法沟通,不再回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