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章

她感觉到他瞬间的戾气,更加是不停求饶。
“问你话呢。”程意示意了下房间里的纸条,“考上大学想干嘛?”
周红红弓起身子推拒着,疼得直哭叫。
二姨太的生日宴,其实就是程家自己人吃顿饭。
接下来,周红红都有点虚晃,程意察觉到就暗暗在桌子底下踢她几脚。
老太爷这天的心情格外地好,把自己珍藏多时的宝贝都贡献出来。“来,红红,多喝点,这个还是镇东的张氏送的。我就喝他家的最够劲儿。”
她看他那笑就生气,于是伸手去扒他的脸。“才不和你一辈子,我要出去。”
她忍不住想和他呛声。“你算我的什么男人啊。”
她恨恨地瞪他,无奈又挣不开,于是一路低低地骂着。
“我妈生日,你别提不吉利的字眼儿。”他终于敛起那上扬的调子,“我等会过去接你。”
“我要告诉老太爷去!”
他在那厢云淡风轻的回道:“这都几天了,你现在才想起你男人?”
程意就这么静静地消遣了半根烟的时间,然后才重新回到床上,一把扯开那被子。
她的双手还被绑着,只好颤抖着用腿把被子勾起来,遮住自己。
周红红想往程意脸上呼巴掌,却被他制住手腕,他拿起枕巾把她的双手和床柱绑了个死结。“周红红,和*图*书这种事呢,你越悍,对你越没好处。”
周红红摇头,她是客,哪好意思中途跑去睡大觉,她又拍拍脸颊,“其实还好,我就是喝酒上脸,我平时在家也有喝的,吃完饭睡一觉就好。”
“离开这里还是离开我?”
程意充耳不闻。“听点话,我动了你肯定会负责的。”
周红红这下被吓得酒醒了,用力地推他,“我和你是说真的。”
周红红被这么一揪,稍微清醒了些,不满地转头看他,“你干嘛?”
程意瞧见她的脸色,就知道那酒的后劲上来了,挨近她低声道:“打肿脸充胖子,你活该。”
“不都一样么……”她半闭着眼,喃喃道:“我好困……”
“神经病!”她继续骂。
周红红被他这么一扣,下意识地反抗。“程意,你混蛋……”
周红红双手动弹不得,下方又被他制得牢牢的,她呜呜大哭,除了哀求就是咒骂,一会一个调。
他一听更乐了,“去啊,去啊,他要知道我把你搞了,肯定逼着我娶你呢。”
周红红平素在家也会喝点酒,一两碗还是没问题的,而且老太爷的盛情难却,她就端起碗一口气干了。喝完后她才发现,这酒真是够呛,她自家酿的从来没有这么辣舌的。
“周红红,就你这张嘴,说的事http://m.hetushu.com儿就没个真心的。”
二姨太见状,轻笑。“红红怕是没喝过这种浓度的酒,张氏的酿酒后劲儿十足。”
周红红只觉起起伏伏,也不知是酒后的晕眩,还是被他折磨的疲惫,最终她昏了过去……
她想睡,他就是不让她睡,他揪住她的耳朵,“回答。”
临近中午的时候,程意慢悠悠地过来,见到周红红就要去拉她的手,她躲开了。“都还没开始演呢,牵给谁看呀。”
她跳上床,盖好被子就闭眼。
“你少说几句下流话会死啊。”
“嗯……”她根本都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迷糊应了一声。
周红红看不清烟雾后面他的表情,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但是她庆幸他的及时离开,刚刚那一下他真是毫不留情的,她痛得几乎要晕死过去。
老太爷见她这红彤彤的脸,和善地笑。“这味儿是狠了,要不红红你先去休息一会。”
“也对,你那蓬门都没为我开启过,确实不算的。”
周红红心里纳闷,在那天上午给程意打了个电话,她这边是正经口气。“咱俩今天还要不要一块儿过去的?”
“我也没要和你说假的。”程意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望着她的眼眸里有什么东西在蔓延,“你早晚都得给我日hetushu•com的,择日不如撞日,咱今儿个就日。”
他一直笑,她却很想撕了他的那张脸,她企图和他讲道理。“你这是跟程昊一样的。”
周红红想把事兜白了说,可是她和程意孤男寡女的,万一他又耍起流氓来,那德行她着实慌。这事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咱俩不喝了酒么,酒后乱性,懂么?”
她估计程意会先联系她,可是他却没一个消息过来。
“程意你个王八蛋。我妈不会放过你的!”
她把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朝他丢,程意见她真的动怒,不再调戏她,直接走人。
她好不容易撑过这顿饭局,程意送她回去的时候,她都抓着他的手臂以维持平衡。
“再提他,我把你嘴都封了。”他捂住她的嘴,倾身看她,“还有,我和他不一样,我是动我自己的女人。”
程意吸完最后一口烟,掷掉烟头。他瞄见她双腕处的泛红,便帮她解开束缚,看着她无力的姿态,冲锋陷阵。
没一会儿,她就红了一脸。
程意阴阴地瞥她一眼,开始迅速地解自己的裤子。他才开始动作,就皱了下眉,然后继续往里,一路送到底。
但是她真的不想再陪他闹。
那天最终的结果是,程意被周红红赶出了门。
“我本来就不情愿么。”
他见她难受,稍稍放轻些力道,“再和图书怎么混蛋不还得跟你拴一辈子?”
这种伪装情侣的事是没个谱儿的。瞧他这行动力,就是要假戏真做。
“考上了当然离开这里了。”她觉得他问的都是废话。
程意在里面定了一会就出来,然后起身在自己的衣服上摸烟盒。他点上一根烟,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凝视着她。
周红红一惊,“你还要?”
周红红不好意思地道:“我妈以前酿的都没这么辣的。”
“我不要你们程家负责!”她见他是来真的,慌张地用指甲去抠他的手臂。
“想离开我?”程意略重地拍了两下她的脸,然后扣住她的脖子,“不要说门,我连窗户都不会给你。”
程意不以为然,反正他牵他的,她骂她的。
“嗯……”周红红几乎都要睡着了,耳边被他呼出的气挠得痒痒的,想抬手去推他,却又使不上劲。
偏偏程意闲得没事做,盯着周红红酒醉的脸,哼笑了一声,然后坐上床,低下身子凑近她的耳边问道:“周红红,我问你个问题。”
说完她就见到程意的眼睛亮了亮,她还以为是自己喝醉酒的错觉,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因为他露出那流氓到不行的笑,“有没有怎么样?让我检查下就知道了。”说着他就去解她裤子的纽扣。
程意跟着进来,随口问了句。“你妈http://m•hetushu•com呢?”
他抓住她的手,狠狠地握。“你喝醉了,醒醒吧。”
周红红勉强回他一笑。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感觉有点晕。
周红红再度和程意出去,是在二姨太生日那天。因为是二姨太亲自来邀约的,周红红不好推辞。
他还是叼着烟,神色冷然。“开玩笑,没看见我这还硬着呢。”
周红红早就想把事情说开,免得两人又缠个没完的。于是她坦白道:“我又没被程昊怎么样,根本不用你们程家负责。”
周红红喝醉酒就容易犯困,一回到周家,她就急急地往房间走。
他毫不介意手臂上那点疼,依旧调笑道。“那你白白给我干?”
“去县城了。”她只想着睡觉,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他。
永吉镇的人都爱酿酒,逢宴则备。
他粗略地在她那里刮刮,托高她的臀仔细瞧了一下,然后他突然就冷下脸。
他硬拽过她的手,“你演技不到家,不提前给你适应,那脸色,谁看都知道你不情愿。”
周红红以前感觉程意对她不屑得很,他表现出来的都是不太搭理的样子。别说是碰她,就是见到她,估计他心里都膈应,她搞不懂他现在怎么的突然对她动起手脚来了。
也不知程意是如何向老太爷交代的,反正过后的好一阵子他都不曾再来骚扰过她。
“你考上大学想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