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二姨太招呼着时婕艺去看望程意,周红红则继续待在院子里。
程意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周红红,电视上那是男女主角,配角的呢。”
周妈妈便说:“二夫人,你们还是先搬去我大哥那房子吧。他那还有个小院子,等到程意可以走动的时候就在那运动运动也可以。”
周妈妈跟二姨太把那套空置的房子稍微收拾了下,把程意也抬了过去。两套房子隔得不远,照应很方便。
二姨太抑制着情绪的起伏,等缓和些了,才说道:“先别说话了,好好养伤。”
这副孱弱的病态,配上这么柔情的神态,颇有古代病美男的风韵。
周妈妈跟周红红拼床睡了一晚。
也不知道程意到底喝了那药是不是有效。
“是条汉子啊。”郑大夫接驳妥当后,赞赏道。
程意看到她,还是没什么表情。
都爱到这程度了怎么可能?
周红红顿时心颤了一下,然后平静地回答:“我跟他不可能的。”
程意又是咳了几声。“妈,没事。死不了的……”。
周妈妈跟二姨太同意了。
她真的没料到是这般状况。如若早知道,在程意提出哄老太爷的点子的时候就该反抗到底,而不是让自己陷进伪三角的境地。
二姨太一边照看程意一边坐在椅子上打着盹,等发现药包温度不够了又去厨房热了一下,继续给他敷。
程意占据了周红红的床。
程意自己挑了间窗户对着小院子的房间。他是病人他最大,谁也不敢异议。
二姨太继续叹气。“我想也是。我这儿子除了脸长得俊和_图_书俏,其他都上不了话。书又读不进去,没个正经样。”
周红红建议道:“还是等老太爷气消了吧。而且程意的伤也得养好,到时候我跟他一块去。”
二姨太急得冒汗。“这恐怕都骨折了,还倔什么。”
她忐忑地走进屋子,程意坐在床上,低头吸着烟,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二姨太忙说:“不用了。红红,加热我自己来弄。你跟妈妈先休息吧,真不用陪我了。我太麻烦你们了。”说到最后,二姨太又有点哽咽。
时婕艺一走,周红红就望向程意房间的窗户。
周红红反而觉得,这笑比他以往对她的那种假笑要来得安慰多了。
他挪了地之后,郑大夫又来看了好几次,见他的伤势有好转,便开始替换药材。各种不同的药材,蒸敷的手法略有不同,这真是把周红红折腾得够呛。
周红红转头又看到了程意的温柔目光。
“如果他那不争气的爹还在就好了……”二姨太感慨着,眼神迷离,似乎是在遥想着什么事情。
周红红觉得剧情乱了。
二姨太拿了个夜壶给他,他不肯,硬要下床来。
“红红,程意醒了,真是谢天谢地。你去蒸药,二夫人在那守着呢。”
周家本是个三房,不过有一间被拿来当杂物储藏了,一时半刻的,也整拾不出来。于是剩下就两间。
程意醒是醒了,可是一时半会疼得要命,动不了。肚子更是一阵绞痛。
没一会儿,二姨太就出来了。
看了下程意的情况,跟他聊着聊着突然就抓和图书住他的手咔嚓一声。然后笑道:“我只能这么出其不意一下,接下来就不能使这招了。得把骨头接好,药才有效。小伙子,忍着点。”
她望着天花板,不知怎的,想起梁山伯与祝英台来。只是,她自己是不是就是那马文才?
“不了。”时婕艺微微一笑。“我走了,再见。”
周红红不知怎么回应二姨太这堆埋汰自己儿子的话,索性不作声。
二姨太又是连连谢恩。
白天的时候,郑大夫又过来了。
他不以为意,对着周红红笑了。痞痞的。
他抬眼看了她一下,自嘲地笑道:“失恋不就得抽抽烟喝喝酒。”
怎么可能?
时婕艺都还躺在医院里,他这边又出了事。
“…………你是配角?”
适时,周红红跟二姨太在院子里择菜,程意公子在床上过他的病秧生活。
周红红听见了,愣了下,她觉得时婕艺的表情藏着深沉复杂的情绪,可惜她读不懂,只得客套地说:“要不留下来吃顿饭?”
经过厨房的时候,周红红见着了,觉得他半死不活了居然还要撑面子。不过她对这么伤势惨重的他早就没了脾气,只是静静地蒸药。
第二天早上,周红红吃完早餐又去瞄了眼程意。见他睡得甚好,就去了学校。
“咳……”程意一咳就浑身都疼。“妈,我……咳,没事。”
幸好,周红红考试后没几天就放了暑假,有空就过去那边帮忙。
“你都只剩半条命了,还抽。”她走上前抢了他的烟。
二姨太是个五指不沾阳春水的人,这下迫不得已学和*图*书了点厨艺跟家务活,只是经常搞得一团糟。
周红红心里念道:手都抬不起了,能擦拭么?
郑大夫走后,周妈妈想着女儿明天还有考试,便让她先去休息会。
他被二姨太她们扶到卫生间后,就自己扶着墙,让她俩先出去。
接骨过程中,程意疼得紧咬牙关,但硬是没吭声。
“真的?”
程意平静地从她头里抽回那根烟,叼在嘴里,呼了一口。“嗯,分了。”
自杀的自杀,被打的被打。
二姨太忽然问:“红红。你不喜欢程意呀?”
周红红点头,说道:“这药包冷了就再叫我吧,还得重新加热。”
晚上周妈妈、二姨太在那商量。是先去老太爷那里求情还是等他的怒气缓缓,过段时间再说。
周红红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可以跟他继续演着,把老太爷哄高兴了再说。不过就是委屈他俩了,谈个恋爱还跟地下党似的。”
二姨太在旁看了都脸色发白。
眼见程意这般坚持,周妈妈说道:“咱俩扶着他过去吧。别耽搁时间了。”
其实周红红先前通过那个旧同学要到时婕艺的电话,想告诉她程意的状况的,可是打了三四次,一直没人接,她也就放弃了。
周红红干干地答:“是的。”
周红红听了,便道。“那我先去睡会儿,蒸药的时候喊我吧,步骤比较麻烦。”
那天考试,周红红考得不好也不坏。
周妈妈见到这般情景,也明白了几分,便跟周红红休息去了。
他皮笑肉不笑地看她。“我没兴趣开这种玩笑。”
周红红出了房m•hetushu•com间,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起了笑意。
窗户已经关上了。
二姨太给程意敷药时候,还是没忍住泪水。“你说有什么事不能挑着点时候,缓缓日子,寻思个计划再打算。你要是出了事,娘我可怎么办……”
听到周妈妈的脚步声的时候,周红红佯装睡着。周妈妈轻轻地喊了她一声后,她睁开眼睛。
周红红听了,赶紧起来去蒸药。
周红红躺在床上,睡是想睡,可是根本睡不着,翻来覆去的。
周红红待药蒸好后,拿了纱布,把药包起来,再用胶布固定几下,递给了二姨太。
他对周红红还是很平淡,一句道谢话也没有。只是在某天,她经过他的窗口,他突然说了句:“周红红,你可真是个勤劳的村妇。”
程意喘着气,说话胸腔都一抽一抽地疼。“去厕所……”
周红红见她这般模样,也就不再开声打扰她。
“没事,二夫人,让红红弄吧。”周妈妈想这人命关天的,实在不能马虎。“我们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这药方面的,万一哪步子走错了都怕。到时候红红蒸好再去睡。”
……
时婕艺很轻很轻地说了句:“周红红,程意就拜托你了。”
二姨太见到时婕艺,脸色不太好,但是还是客气地接待了她。
“你……跟她?”周红红很是吃惊。
“老太爷哪管你。惹毛了他,咱娘俩都没好日子过。”先前没敢去脱他衣服,现在脱了才发现,浑身就没一处好的。二姨太越哭越伤心。
周红红原本是想跟老太爷坦白,可是眼下这情况,如果不依着老太爷的和*图*书心愿,把他捋顺了脾气,说不定就真的不再认程意母子了。
程意总算是得救了。
周妈妈知道二姨太是抛下自尊来投靠的,也没推脱她这报答的说辞。
二姨太又道:“不过我儿子心地很好的。”
周红红心里糟成一团,只得出言安慰道。“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譬如她父母的压力、老太爷的压力,或者她得了什么病,不想拖累你,诸如此类的。”
程意根本什么力都使不上,只能扯扯嘴角算是回应。
她身无分文,程意的医治费跟两母子的吃喝全靠周家。她已经很是羞愧,提了好几次,说以后有钱了一定报答。
程意经常看见自己的母亲跟着周红红在院子里学,其实大多时候都还是周红红在干,他母亲就打打下手的。
结果也不知他怎么弄的,倒真是自己解决了出来。
二姨太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争着说:“周家妹子、红红,我来弄可以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把蒸药的方法告诉我就行。”
周红红当作没听见。倒是二姨太斥责了他。
她叹气道。“这世上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就好了。如果程意再跟这小妮子来往,老太爷是没有原谅他的一天了。”
二姨太拗不过儿子,便和周妈妈两人合力搀扶着他慢慢地过去。
几天后,时婕艺突然驾到。
时婕艺出来的时候,二姨太已经去了厨房,院子里只有周红红。
二姨太也不好让她伺候,便说敷药还是自己来。
这房子的厨房小,二姨太觉得两个人太拥挤,就喜欢去小院子里洗菜擀面什么的,真要上炉灶了才转去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