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章

程夫人回着是是是。
她只晓得儿子是替程昊背罪的。她大约听说过儿子跟邻镇的一个女的很亲密,但儿子既然答应了跟周红红一起,想必跟那邻镇的就散了。
“当然。”程意在旁边没人的时候,对她说话就恢复冷淡的调。“你觉得我们能待在永吉镇看电影?”
二姨太悄悄弯起嘴角。她就觉得周红红这人好用得好。如果儿子能真的把她拴住,那么治老太爷的硬脾气也算有了张王牌。
又是那种笑。
周红红本来想跟程意隔开坐的,可是碍于司机在场,她怕那些风言风语,就跟他挨着坐了。
后来有次走在街上被时母撞见了。男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时母一把扯过时婕艺,指着男的便骂,词句不带脏字,却很是难听。
她此刻庆幸自己来了黄溪镇,她真的需要好好缕一缕跟程意之间的事。
“那是当然。”她是个尽责的演员。
这时,二姨太察言观色,倒是看出些因由来。
又过了一个站,上来个熟人,朝周红红问候着:“红红两口子去哪啊?”
她怔怔地看向窗外,赫然是时婕艺站在下面。
如果要论起长相,周红红不是自恋,而是站在客观的角度看,她比时婕艺要好看。
“你周六带红红去看看电影。平时也不见你们去哪,感情总得培养的。你得对人家好点。”
程夫人听到这话,知道老太爷是动了真怒,拼命地朝二姨太使着眼色,就盼着她能安抚下。
时婕艺站在他们面前,对着程意笑得嫣然。
他坐窗边,她坐临走道的位。
二姨太心里http://www.hetushu.com暗算着,这次欠的人情该让程夫人如何还。她和着语气说:“老太爷,方才大姐也不是自个儿要看的,是陪红红看的。”
事实就是如此。从镇东到镇西,程意勾勾手指就能引来一群姑娘。
程意有点鄙夷地说:“那还得你出面给我证明,让老爷子给我报。”
同学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顺着望过去。“咦?那不是时婕艺吗?”
他一直看着窗外,她就隔着走道看另一边的窗外。
反观程意,就简单多了,他就是随便瞄瞄周红红,都让人觉得他是在对着她放电……
老太爷冒了火,甩了筷子,“碰”地放下碗,道:“这程家的饭菜是难吃到让你哭的地步了?”
程夫人碍于老太爷的火气,也隐忍着二姨太的暗讽,连连道歉。
周红红这一刻觉得自己的演技其实很烂,眼前的才是恋爱少女的眼神,直白而甜蜜。
等来了公车,程意见车上没人,也不管她了,径自找了位子坐下。
老太爷盯着程意。“红红怎么不留下来吃饭?”
再后来,出了程昊强迫她的那事。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腻歪死人啦。”大婶发出爽朗的笑声。
她给自己的定位是跟他不认识,那么别人真正的感情也不便干涉。
其实她能理解那个时婕艺怎么喜欢上程意了。
她摆手,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一天。”本来就是,老太爷又不会真的查他们是否出去了。
程意又重新看窗边,并不搭理她。
“我们hetushu•com要去邬山镇。”他终于侧头看她,不容辩驳的口气。
程老太爷因着心里认定是自己的大孙子欺了周红红,又怕她哪天想不开寻死,对她自然就没那么多的条条框框。他又想起二姨太的那句“少女情怀”,便道:“大媳这事就算了,下次再犯,你就别过来吃饭了。”
那个应该是他心仪的姑娘吧,所以才显得那么和煦。
原来程意没有跟时婕艺散的……
她没问他。
后来,周红红也常跑去邬山镇约同学出来看电影,也有那么一两次撞见过程意与时婕艺,不过几率是很微小的。
周红红是答应了跟程意一起合作演戏,可是心里却琢磨着时婕艺知道这事吗?
二姨太知道,搬出周红红出来,老太爷的宽容度就放松许多。
到了他们要下的站,周红红说着:“下车了。”然后转头看了他一眼,愣住了。
时家是邬山镇的书香世家,时婕艺是最小的闺女。平日里受宠得不得了,却不知怎的,喜欢上了那个男的。原本两人是瞒着家里偷偷交往的,可是纸总是包不住火。
同学疑惑地说:“怎么现在又在一块了?还这么光明正大的。”
“吵着要看什么张东健,夫人没办法,才看的。”程意点头,神色自若,一点也没有被饭桌上的是是非非影响。
她觉得程意柔柔地笑的时候,很干净很温暖。没了邪里邪气的森然。
“我留她了,她说她妈今天生日呢。”程意无辜的表情,无辜的语气。
周红红被他的身子挡了视线。她定了定神,也站起来,默默地下了和-图-书车。
周红红同学的母亲当时在围观群众里,观看完回来跟同学描述,那男的,被骂成这样倒也没吭声,等时母拉着时婕艺走了后也就离开了。

“周红红你好。”时婕艺好像不知道,周红红现在公开的身份是程意未过门的媳妇,她对周红红很友善。
那会儿周妈妈对程意的印象还不好。女儿临走前,周妈妈还叮嘱着:“别让人占了便宜去。电影院这地方黑漆漆的,发现他靠近了就扇他巴掌!”
程夫人赶紧追着说:“我也没见过这男女爱得这么热烈的。老太爷,以后我再也不看了。”
“红红来过了?”老太爷望向一直默默吃饭的程意。
周红红有个初中的旧同学在高中时候搬去了邬山镇。
其实二姨太不清楚老太爷跟程意间的交易。老太爷当时让程意不要跟任何人说,程意也下了保证。
周红红晚上躺在小房间的床上,脑子乱糟糟的。
程意仍旧点头,“好。”
跟同学逛的路上,周红红偶然看到程意牵着一个女孩子。因着程意脸上的神情与平日里见的大不相同,她就多留意了几眼。
而且私底下他真的对她冷淡得很。
有一天晚上,程公子的正室夫人,那会儿在追韩剧,正是要死要活的剧集阶段,她入戏太深,晚饭时候回想起男主女主因误会生生分离突然潸然泪下。
某天,那同学生日邀约她去玩,两人关系较好,周红红盛情难却,就搭了公车去。到了邬山镇,同学早已等在车站,两人许久不见,觉得有说不尽的话题。
随后程意站起和-图-书身,却发现周红红不动,皱了眉,催着她:“走了。”
周红红住的镇子,电影院又破又旧,放映的片又老土得跟不上时代,局面一片惨淡。后来沦为男人看黄色录像的去处,才算勉强经营下去。
她从没听程意提起过时婕艺,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如何了。她见他这般坚持的势头,遂随了他的意。不过她还是提醒他:“这来回车钱,跟电影票,是你负责的。”
据说,程意就是去邬山镇看电影时认识时婕艺的。
二姨太有她自己的打算。她们母子在程家没身份、没地位,如若不讨好老太爷欢心,指不定哪天就流落街头了。现下程昊这厮不知道躲哪儿去了,程家的男丁只剩程意,如果再在周红红身上下点功夫,那么以后也不时刻担惊受怕又被赶出门。
周红红都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怎么看的。
第二天,程意例行去接周红红放学的时候,就提了这件事。
其实她觉得即便在人前,他对她笑得也很虚伪。可是偏偏观众没发现。什么旁观者清,都是骗人的。
最后同学自己也说不清后来发生了什么,周红红也就没再听下去了。
因着那人选的座位离他们远,随便说了几句也就没再遥遥喊话了。
周红红很吃惊,“我们真的要去邬山镇?”演戏还得跑别的镇去……
两人一路微笑到公车站,但是交谈甚少。
老太爷重重哼了一声。“小女孩才看那些不知所谓的爱情戏,你都几十岁的人了,还看到吃饭落泪。我看这饭,大媳也别吃了,还是电视要紧。”
周红红觉得妈妈太杞人忧天和-图-书。“妈,你放心。他连我的手指头都没碰过。满大街都是他的妹妹们,他对你女儿没兴趣。”
“周红红,这是时婕艺。”程意这么介绍着。
周红红跟程意始终保持着一尺距离,见到有人就一副娇羞的小姑娘样。她觉得她可以报考电影学院了……
两个夫人虽然彼此立场不友好,但也有统一战线的时候。
同学便延起了这个话题跟周红红聊。
程意与她在众人面前演戏,到了独处时候,彼此就是陌生人。好在,两人独处机会也不多,一出门就得开始演。
程意懒懒扭过头来,对着那个人笑笑,不作声。
“你好。”周红红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些。
“张婶,早啊。我们准备去邬山镇看电影。”她又挂上少女般的微笑,手暗里拍程意的腰。
周红红忽然顿悟过来邬山镇上有谁。
本来这两个夫人姨太就相处不大和睦,二姨太便趁机劝着程夫人,“林黛玉美是美,可大姐这都是生了娃的年纪了,怎的还这般善感多绪。”
到了周六,程意早早来周家接她。
年轻人要看正经电影,就要跑去邻镇——邬山镇。幸好,两镇之间有几部公车往返,交通还算方便。
二姨太眼角上挑,又道:“老太爷,大姐这是心态年轻,常言道,少女情怀才是诗。您老可别气了。”随后就禁了声,她懂适可而止的尺度把握。
但是好看有什么用。她既不是程意的朱砂痣,也不是他的白月光。他口里说着要娶她,又有几分是真心。
晚饭前老太爷一直待在自己房里听老掉牙的戏剧,倒不曾留意到周红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