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采红

作者:这碗粥
采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我被人泼酒了,你却在这玩女人!”周红红被他制住,打不了他,只好凶巴巴的说。
“都说了,那是新进的妞。蠢得要死,没我媳妇懂味儿。”程意想凑上去亲她,但见她一副要咬他的样子,便作罢。“谁泼你酒了?”
领导当下黑了面,讽刺地说是那边已经找好陪的,哪用得着员工,就是让周红红去谈正事的。
她好一阵子才顺过气来,“都说了没有!他就把酒泼到我身上了,然后我就闪开了。”
程意冷冷地看着她。“客户在哪个房间?敢动老子女人的主意。”
周红红哼了一声,接过外套,穿上。
却看到程意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搂着一个女人。
这时候,周红红的手机响了。“我要接电话!”
领导也瞧见了些端倪,便让她快去快回。
老太爷以前对程意不上心,钱财管制也严厉。程意不像程昊那般出手阔绰,他主要来钱的方式是赌。吃的,则大部分都是靠他的那些妹妹们。今天,小镇东边的姑娘给他送水果,明儿,西边的给他送甜点,不一会儿,南边的又来了…
程意让郑厚湾把周红红送了回去。
说起这下岗,还跟程意有关系的。
周红红这次来黄溪镇是为了帮大舅的忙。
周红红跟着同事和领导进了包厢。她很少过来这里,服务员什么的都不认识她,也就几个跟程意熟的知道她。
周红红真怕他了。明明前一刻还言笑晏晏的,说变脸就变脸的。
周红红听明白过来,为之气结。
是领导打来的,问她怎么那么久不回去,还等着她修改合约上的几个点和图书。她就编着说自己迷路了,刚刚问了服务员才知道怎么走。
“行,我让厚湾送你回去。”
周红红当初一听酒吧,下意识就跟黑社会挂上了钩,劝着他,说还是开餐馆好,是正当生意。
她就想起了程意,打了电话给他,却没人接。她把自己的手袋抱起来,掩着胸口出了去问服务员老板房间在哪。
服务员没敢说,她又问郑厚湾在哪,服务员指了指大厅,她无奈只得先找郑厚湾。
去到门口,发现房间掩着,周红红也没多想,推了开来。
谁知晚饭吃完后,客户还是不肯签合约。这客户其实是有意刁难,原本跟领导谈好的条件中途反悔。在饭桌上,周红红就当场改了几次合约,结果还是不满意。
因为他根本不需要。
旁边的三两个同事也劝着她,说他们也一块去的。她踌躇了半刻,见领导脸色难看,就答应了。
她打了电话给程意说加班,那边程意说了句“早点回家。”她貌似听到了有个女人的声音,却没往心里去。
他一边闪着她,一边等那边接通。
他又笑了,阴恻恻的。“你再提你那个客户我把他皮都掀了。”
程意闲闲地驳着她:“要做不正当的,我就开赌场去了,还用得着开酒吧?”
周红红刚刚看到这般场景还愣了神,现在却反应过来了,她把手里的手袋扔了过去,程意搂着女人闪开了。
他反手捉住她的手。“这衣服怎么回事?加班完了?”
她被他的力道抓得倒吸一口气。“疼……没有!再说,什么这地方,还不是你开的。”
和图书那客户进了这地方,就显得很是开怀,拿着酒杯过了要敬她。
他那时喝着水,听到她的问话当场喷出来,继而匪夷所思看了她一眼。
周红红急急地去了卫生间,发现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她穿的是白色衬衫,这酒渍印在上面很是明显,而且有些透。这大热天的,她也没有外套什么的可以遮掩下。
程意是遗传自他母亲的长相。这长相,二姨太演绎得那是狐里媚色。换到了程意身上,却不见娘气,但骨子里就是透着一股子邪。
她瞪着他。“程意,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她强撑着:“你别想扯开话题,那个什么雏儿,都是给你自己留的吧?”
程意趁机夺过她的手机,按了回拨。她慌张地去抢,但抢不过来。
程意的这句话,周红红听了更是激动。“你还说你还没女人,你都有女人的衣服留在这。”
他倒不以为意。“那就再找就是了。媳妇儿,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别来这种地陪客。”
“想耍泼是吧,周红红?”程意加重了力道。
有一天也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了向上的劲头。他问老太爷借了笔创业资金,开了间酒吧。
她当年上大学要离开镇子,老太爷就说两人先把酒席办了。他们镇上的人,都是认宴不认证。程意实在拗不过老太爷,就答应了先办宴,等她大学毕业了再扯证。
“好啊,周红红。你都到这地方来陪客户了啊!”程意敛了脸色,语气也没了刚才的温和,他手覆上她的胸。“这里被客户碰了?还有哪里被碰了!”
“周红红,跟你说http://m.hetushu.com话听不清字呢,老子没搞女人。”程意是想着让唐芷蔓给他送件过来的,周红红偏偏揪着“女人”两个字跟他扯个没完,他也不耐烦了。
她继续问着:“程意手下那么多,怎么偏偏老板要亲自上场?”
郑厚湾见着了,倒是先喊了声:“程哥。”
周红红都不知道有生之年还有没有跟程意建立合法夫妻的那天。
程意松了她,她跑过去在包包里找了会才找到手机。
郑厚湾的说辞倒是与程意相一致,并且解释说:“这些女的,初次卖价很高,程哥不会做吃亏的生意。”
周红红知道这种地方,都大概有这么些交易,但心里还是不舒服。那个女的,一看就是学生样,程意这样做是逼良为娼。并且,来一个他就指导一个,这平日里也不知道经手过多少个女的。
她一直觉得,程意在那方面是个有洁癖的人,也认为他只有她一个。
这个男人生来就是招事的祸水。
“程意,你这样会害我失业的!”
“那就是个雏儿,我给她调教下。”程意说着一手来抱她,一手伸向她的酒渍处。
程意抬了头,见到周红红有点惊讶,但很快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懒懒的样子。
周红红上大学后,程意也跟着跑来了,因为老爷子的命令。
自周红红跟程意一块后,她从小镇街头走到街尾,都能遇到不少对她怫然作色的姑娘家。
那会,她答应陪他哄老太爷,可是顺着事情往下发展,她觉得这真的是个错误的决定。
周红红也没跟他多解释什么,就说来找程意。郑厚湾就带着她去了程意http://m.hetushu.com的房间。
女人衣衫半褪。
周红红快要崩溃了。
“客户!我加班陪客户了。”
领导让她陪着客户去酒吧。她也不是傻的,一听酒吧就觉得不对劲,推托着。
途中周红红问郑厚湾,程意抱的女人是谁?
周红红只想快点签了合约好走人,也就喝了杯。谁知那客户不怀好意,把酒倒在了她的胸口上,还作势伸手过来帮她擦。还好她闪得快,避开了。
可是后来老太爷去了,如今她也毕业两年了,程意却拖着一直不提领证的事。她有暗示过,他都当没听懂。
幸好郑厚湾正巧在大厅守着,而且还是他先看见的周红红。
他原本是无所事事的。她上课,他就打游戏,电脑打累了就去外面游戏机室玩。
程意无视她那难以置信的表情,琢磨着什么事情。又问:“我再问你一次,你那客户碰了你没?”
“你想太多了。那个‘红’是红灯区的‘红’。”
最可怕的,是程意以前的那些妹妹们的颠目切齿。
“红窝”这名字是程意起的。
“你不要碰我。”她狠狠地拍他的右手。
周红红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什么家室,她跟他没名没份的。
她那时候,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程昊流连花街柳巷,而程意却不爱。
周红红以前跟他路上遇过几次,他大概是无意的,可是即便是随意的对视,她都觉得,那双桃花眼简直勾魂摄魄。
她有天临下班,领导突然说要她晚上陪他去应酬。她以前也陪应酬过几次,都是些饭店吃吃饭,谈谈生意什么的。
他拿下他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扔给她。“我的给你m.hetushu.com,满意了吧。”
这些谣言还不是最可怕的。
挂了电话,她都不想理程意,可是又不得不问。“你有没有衣服?”
大舅开了间小饭馆,前阵子那个煮饭阿姨辞工了,这年关快到了,也不好找人,碰巧周红红因为得罪了公司的领导,被下岗了。她便主动请缨,过来当厨娘。
郑厚湾领着那女人出去了,还顺便带上了门。
去到才知道,他们来的居然是“红窝”。
她马上跟领导说,她自己去卫生间整理下。
程意这人虽然嘻嘻痞痞的,但在男女关系上却还是谨慎的。
“要男的还是女的?”
郑厚湾挠了挠头,有点支支吾吾。好半响才答:“……那些个女的,别个教就怎么也不会,程哥初初开始教了个,后来全部都求着要他教……”
两人姿态亲昵。
“我是周红红的男人。我媳妇儿不乐意陪你了,那劳什子客户你就自己伺候去吧。”等到接通,他也不给那边说话的机会,说完就挂断。
“哟,媳妇儿来查勤啊。”程意笑得云淡风轻,走向周红红。
“程意,你就是个混蛋。你搞女人就可以,我陪客户是公事,我什么都没干!”她讨厌死他了。
“厚湾,你先带她下去。”程意松开了怀里的女人,看向一脸怒气的周红红,然后瞄到她胸口的酒渍。
小镇的人几乎都把她看成了他的媳妇了,也从先前猜测她是被程昊迫了去,转成了程意对她思念欲狂,情不自禁下了手。
周红红觉得这名起得忒没文化了,但又对那个“红”字有点期待,问程意这名字是不是暗示她的“红”。
她劝又劝不住他,就由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