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七爷

作者:Priest
七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花不知命分外娇

第五十五章 少年情怀

提起来才发现不对,这小姑娘胖嘟嘟的,全身上下没一个地方不软,带着股奶味,没骨头似的,便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下一步该这么办,蒋雪倒是不认生,欢笑着往他怀里使劲一扑,口水都抹到了赫连翊的肩膀上。
果然,这王爷和太子一样识相,都表示自己是大人,不能吃小孩的东西,蒋雪心满意足地又吃了一块。
被他叫花月的少女低下头去,水葱似的小手捏着帕子,脸扭到一边,轻轻地说:“你想我什么了?”
蒋雪见他只顾着自己笑,也不答应,急了,就用那双小肉爪子在他脸上拍了拍:“你还没说呢。”
蒋雪却坚持地站在他面前,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给你当干闺女。”
赫连翊脸上的笑容一顿,瞟了他一眼,正好和景七看过来的目光对上,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摇摇头,开玩笑似地笑道:“你才多大的年纪就要当人家干爹,蒋大少爷岂不是凭空矮了一辈,别胡闹了。”
小孩都喜欢好看的人,蒋雪瞅了瞅,发现在场没有一个人比“活的王爷”更好看,便决定腻上他了。王爷是什么她不知道,只听梁九霄说是很大的官,比自己爹爹大,于是谄媚地凑上去“啪叽”一下在景七脸颊上亲了一口,蹭了他一脸口水,再次拿出她的宝贝酥糖献宝。
花月摇摇头,脸颊贴着他的胸口,杏核眼有些失神地望着手上的帕子,小嘴微微嘟起来,叫人我见犹怜。吉祥着了急,一叠声地问了她好半天,花月才轻轻推开他,坐正了,小声道:“太子殿下近来越来越少来我们那院子了,我家小姐虽不说,每天晚上都自己流眼泪,第二日早晨起来,眼睛都是肿的……”
赫连翊就笑起来。
蒋雪对活着的“王爷”的兴趣比其他人都大,张牙舞爪地便从赫连翊怀里往外钻,下令道:“王爷抱!”
吉祥先是和-图-书握紧了拳头,用力推开她,横眉立目地望着她,却在花月泪眼婆娑潸然欲泣的表情里又软下了表情,心里七上八下,只摇头道:“这不成!”
花月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做什么?”
吉祥当她什么事,一听这话,便笑了,劝慰道:“这有什么的,皇上病了,太子殿下忙于朝政,哪还有心思听曲子看美人?等他忙过了这一阵便是,再者说你家小姐是你家小姐,你急个什么?还有我对你好呢,等我攒够了钱,就把你赎出来,咱们做……做……”
这回赫连翊忍不住了,大笑出来。
景七垂下眼,要笑要不笑地顿了顿,没说什么,坐下来,将蒋雪放在地上,叫她自己去拿点心吃。
景七大笑起来。
蒋雪想了想,又道:“我爹爹听你的吗?”
吉祥一怔,却听花月继续说道:“再者,太子养外室这事,也不是什么风光之事,情意在,怎么都好,将来情意不在了,那……那还不……”
景七还没来得及见礼,就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丫头咬着手指头、瞪着眼瞅着自己,活像参观稀有动物似的,不禁哭笑不得。
赫连翊吩咐一声“备马”,便笑呵呵地对蒋雪道:“走着,我带你看王爷去。”
赫连翊觉得有趣,便顺着说道:“你还知道什么叫太子?”
若是来了旁的客人,乌溪也知道自己在场不大合适,便会自觉地离开了,可一听见太子殿下单独来,心里立刻不是滋味了,便装作不知道,坐在原地等着。
花月瞟了他一眼,见他样子傻极了,便低低地笑了起来,不动声色地往他身上靠去。吉祥脑子里“轰”的一声,手脚都没地方放,又觉得一股甜甜的香味铺面而来,脑子里便晕成了一团浆糊。
“花月……”吉祥小心地往她身边靠了靠,“小月儿,我可、可想你了。”
蒋雪认真地想了和图书想,摇摇头道:“那不行,我哥说了,好看的是媳妇,我嫂子就比他好看,所以我嫂子要当他媳妇,你就比我好看……”她颇为郁闷地捏了捏自己小胳膊上的肉,不乐意了,“我哥还说我是个小肥猪!”
蒋雪点点头,八爪怪似的揪着赫连翊的衣服想往上爬坐在他肩膀上,奈何赫连翊肩膀不算宽,她折腾了半天,没给自己找着好地方,于是放弃了,老老实实地缩在赫连翊怀里,奶声奶气地道:“小梁子说太子是大官,比我爹爹大。”
赫连翊摸出一点抱孩子的门道,横过胳膊来,让她坐在上面,一手揽着她的后背,闻言点点头:“大概是听的。”
赫连翊斜眼看了看自己湿了一小片的衣服,嘴角登时抽了抽。
蒋雪乐了,唯恐他反悔,动作十分迅捷地把糖扔进自己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我请你吃了糖,你自己不吃,我还是请你吃了,是吧?”
花月见他听进去了,便更没骨头似的往吉祥身上贴,软绵绵地道:“吉祥哥,我就剩下你一个人了,你……你好歹要救我一救啊。”
赫连翊一路将蒋雪抱进来,笑眯眯地指着景七道:“瞧见没有,那个就是小梁子说的王爷。”
吉祥傻呵呵地笑道:“做夫妻,你说好不好?”
赫连翊忍不住笑出来。
蒋雪便问道:“小梁子说你是太子,你是太子吗?”
吉祥从偏门出去,走了一条小路,拐了好几条街,在一个大柳树下面,有一个破破烂烂的马车等着,车夫等在一边,远远地看见他。吉祥喉头一动,有些迫不及待地便钻进了那辆马车,车夫一挥鞭子,马车便辘辘地动了起来,只往人少的地方走。
乌溪沉默着给他行了个礼,便不言声了。
太子殿下的脸还是第一回被人打,赫连翊这会儿看着她高兴,却也不生气,就说道:“行,我与你爹说去,不叫他骂和图书你——小梁子今天把你弄出来,说带你看什么?”
吉祥正是心乱如麻,闻言便问道:“你说如何是好?”
赫连翊一抬头,这才瞧见乌溪,不禁愣了一下,他总觉得这巫童看人时候、尤其是看自己时候的目光黑沉沉阴恻恻的,瞅着邪行。也不知道为什么,景七愿意和这一身兽性的人好。
众人一愣,只听她又道:“我长大了想娶你当媳妇!”
车里坐了个女人——或许以她的年纪,还是少女,苹果似的脸蛋儿,一双杏核眼水汪汪地看着他,笑靥如花。吉祥看见她,就觉得心都酥了,眨眼都不舍得,连呼吸也情不自禁地放轻了,唯恐吓着她似的。
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总是这般少年情怀。
花月一把拉住他的袖子,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王爷是什么人?我们是什么人?王爷岂会管我们这等低贱之人的鸡毛蒜皮?再者以王爷和太子的关系,还不太子说什么,他就应什么?”
蒋雪伸出小手,掰着指头说道:“看大马,买酥糖,看师兄,还看王爷。”
这素来机灵有眼力见儿的少年竟有些结巴起来,心突突地跳着,好像不会说话了。
花月便贴着他的耳朵,如此这般一番。
他们往王府这边走,却也有人从王府往外遛,正当赫连翊带着小蒋雪从正门进了王府的时候,吉祥却从偏门出去了。他知道这时候自家王爷正在给巫童讲书,只要一本书和一壶茶还有在一边打瞌睡的一两个小丫头就够了,用不着自己。
吉祥只是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觉得眼前这姑娘从头到脚无一处不美,被她眼睛瞟上一眼,便像是三魂掉了七魄似的,于是痴痴地望着她。
她是蒋大人老来得的,家里宠得不行,也保护得太好,没人教过她这些,以至于蒋雪到现在还分不清男女。赫连翊笑得肚子疼,景七郁闷了半晌,弯下腰刮了她鼻和_图_书子一下:“小丫头家家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当媳妇还差不多。”
景七扭头去看他,心里还想,这小子什么时候也会凑趣逗起孩子来了,却猝不及防地被乌溪一把搂住脖子,只听那小子用跟蒋雪一样一本正经地口气说道:“他将来是我媳妇。”
吉祥抬起手,放在她柔软的腰肢上,心里想着,就是这时候为她死了,也值得了。却听花月叹了口气,哀其婉转,颇为娇弱,吉祥便抬起她的脸,问道:“怎么了?”
末了,景七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说道:“小雪,你给我当干闺女吧?”
赫连翊抱了她一路,手早就酸了,立刻就坡下驴地把小丫头塞进景七怀里,这可坏了菜,景七七辈子都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一坨软绵绵热乎乎地东西就这么钻进了他怀里,他只觉诚惶诚恐,唯恐用力大了掐死了她,全身都僵硬了。
蒋雪来了精神,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赫连翊,从怀里摸出一小包糖来,送到他嘴边,说道:“请你吃。”
花月垂泪道:“傻子,你不懂,我家小姐不过是太子殿下养的外室,我们这样的人,便是当人家的填房、通房丫头都不得,将来小姐年长色衰,太子殿下不喜欢了,我们可怎么安身立命呢?”
谁知乌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这时竟突然将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对蒋雪道:“他不能给你当媳妇。”
景七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被挖着墙脚,正被赫连翊弄回来的小丫头闹得手忙脚乱,本来他正叫乌溪抄着书,他写一句给讲一句,偏这时候太子来了。
她手上还沾着自个儿的口水,捏着那么一小块糖,把糖也弄得黏答答的,赫连翊只得道:“我是大人,不吃这个。”
这丫头,这么点儿心里就会打小算盘,真长大了不又是个不省心的小东西?不知为什么,他看着蒋雪,忽然想起和*图*书景七小时候,心里忽然说不出的软。
赫连翊就忍着笑点头,蒋雪于是又说:“那我都请你吃糖了,你能跟我爹说,让他别骂我么?”
景七喜欢透孩子了,抱着她也不嫌累,在院子里东游西逛地逗着她玩。
花月小猫儿似的蜷缩在他怀里,嘴里只是不停地道:“我就剩你一个了,就你一个人了……”
吉祥周身一震,便想起那日太子发火,景七叫他往书房门口挂兔子,还教他那番说辞的事,叫花月这么一提,隐隐约约地,便觉得这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大对头——太子的火莫名其妙,王爷叫他说的话更莫名其妙,两厢莫名其妙加在一起,意味便深远了……
然而面子上总得过得去,赫连翊便对乌溪点点头道:“巫童也在。”
花月发出一声婉转的抽泣,脸扭到一边,大滴的泪珠不要钱的往下掉,吉祥心疼不已,又靠过去,小心地搂住她,说道:“这……这不成,我不能干那种吃里爬外的事,咱们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
先头太子妃有过一胎,不过没出月就死了。太子妃哭了个死去活来,赫连翊倒是感觉不深,只是有些可惜,苏青鸾那边向来是干净利落,一碗药下去,省了不少麻烦——所以也还不曾有自己的子嗣,眼看着这么个肉嘟嘟的小丫头张着手眼巴巴地看着他,赫连翊先是面无表情地原地站了一会,随即竟慢慢地俯下身去,双手撑在小姑娘腋下,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情意不在了,自然要将这段不光彩的历史抹去,吉祥身在王府,这种事情,怎么也明白些,脸色登时白了,有些手足无措地道:“那、那可怎么办?若不然……若不然我去求求王爷?”
花月低头一笑,笑得吉祥险些扑过去将她抱进怀里,下一刻,她却又悲戚起来,眼泪都下来了,吉祥摸不着头脑,手忙脚乱地去哄她:“这是做什么?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