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七爷

作者:Priest
七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花不知命分外娇

第五十一章 各路英雄

乌溪还没见过这样练功夫的,只觉得好笑又好气,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平安摆摆手:“什么不高兴,他不过就是心里不痛快,装模作样地借机耍耍脾气,不真往心里去,明儿准忘了——奴才从小跟着他,这么些年,也没见过我们家这位爷动过几回真火。”
二殿下虽然损失惨重,也算有惊无险。
陆深说蒋征“对上曲意奉承、溜须拍马”,说得理直气壮,皇上听得却不十分理直气壮。蒋征不是不懂技巧的人,一直知道这位万岁爷烂泥糊不上墙,又脸酸,故此规劝皇上勤政的话从来不曾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过,只是私下里念叨几句,就这,若是被念叨烦了,赫连沛还就关门不见他呢。
于是觉得应该回去好好筹划一番,便说道:“北渊,我突然想起府上还有些事,明天再来和你玩吧?”
便把这事揭过不提。
为此,贺允行还暗自高兴起来,只道蒋大人这回是安全了。
他看了一眼跪在大殿里既茫然又错愕的陆深,知道这位陆状元背后的人是太子,又瞥见赫连翊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心里总算稍微有些安慰,心想这小儿子还是讲情面的,平时瞅着不冷不热,关键的时候,还是知道护着父兄的。
乌溪道:“我今天好像说错话了,惹他不高兴。”
对赫连琪的审查一直没什么大动静,却是赵振书等人做了替罪羊,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样地给揪出一串,各种揭发检举互相推诿你方唱罢我登场,谁都不知道自己这泥菩萨到了江里的哪个地方,各人顾各人的时候,也便不讲情面了。
乌溪很无辜地看看他,点点头。
听着这口气活像哄孩子,景七于是没好气地随口问道:“你什么事这么忙?”
怎么说也是http://www•hetushu•com名师所传,不过这位“名师”是冯大将军,想到冯大将军和南疆的过节,不方便在乌溪面前提他罢了。
其实陆深这折子上去,无论赫连沛对蒋征带头闹事怎么恼火,也不能用这个理由来打击蒋征,理由也简单——蒋征是他一手提拔的,是这位“英明神武”的万岁爷多年来用的唯一一个算是拿得出手的官员。
众人无不目瞪口呆,心里暗暗打鼓,不知这突然之间变成“明君”似的皇上是什么意思,有人已经暗暗揣摩,是不是圣上已经真打算整治二殿下了,一时间原本的二皇子派颇有些人心惶惶,有些个墙头派的心里已经在松动,开始谋划着四处找门路了。
这大庆的锦绣河山,就是被这些人吃成了一副空架子。
宗人府第二日便开始审这案子,这事实其实再明显不过,可是宗人府那帮人也都是老油条了,便一日一日地拖着,明明一时片刻便能弄清楚的东西,偏要摆出架势,要折腾个把月的。
奴阿哈向来是替他当管家的,比较会说话,也比较会看人脸色,可虽然人长得也算是高大威猛,身手却比较熊,传说此人都到成年的时候,还有过被他九岁的弟弟掀翻在地的光荣经历。景七瞪了他一眼:“今儿不让你知道厉害,你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不过没听见不代表猜不出来,赫连沛这举动赫连翊和景七这些熟知他的人,心里也多少有数,听见消息也不见怎么惊诧。
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乌溪道:“陪我到院子里练练,松松筋骨。”
诸位大人心里有底的,虽然猜测二殿下突然倒台的事和太子脱不开关系,却也觉得太子这时候站出来,表明自己http://www.hetushu.com和父兄站在一条战线上的立场无可厚非,见陆深慷慨陈词地说蒋征:“在其位,不谋其政,不能督百官,不能谤主策,对上曲意奉承、溜须拍马,对下不闻不问……”
又想起前一日,听见赫连琪痛哭流涕地说这是有“奸人”害他,句句影射太子,心里便有些犯嘀咕,觉得老二虽然可怜,也有些无情了,一受委屈,不找外人的麻烦,先琢磨着自己的亲兄弟害他。
王府上其实有专门给主子习武练功用的练功房,不过景七这几年闲起来净顾着玩,忙起来净顾着事,不大用得上,平安不知道自家这位主子爷又抽得什么疯,忙招呼着人打扫了一下,又生炉子、又怕他摔着要往地上铺毯子,倒先忙了个人仰马翻,将“娇生惯养”几个字贯彻到了底。
赫连沛可以因为任何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处置了蒋征,却惟独不能是这个“尸位素餐”、“溜须拍马”——否则便是他自己识人不明,任用奸佞小人。
皇上正找不着发作他的契机,陆大人便识情识趣地送上门来了。
却不想,赫连沛完完整整地听完了陆深说话,沉吟了片刻,非但没什么过激反应,反而犹豫了片刻,轻描淡写地说了句:“陆卿言过矣。”
话一出口,乌溪再坦白实诚也知道自己说错了,果然,景七懒腰伸到一半硬生生地顿住,脸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忽然挺阴森地笑了一下,一把拎起乌溪的领子,要将他拖出书房:“我行不行,小子你挨两拳就知道了。”
“哎,主子看什么不顺眼了?”
这事折腾得越大,便有越多的人来转移视线。
这案子便拖了下去,拖着拖着,便拖到了快开斋的时候,期间各路人马竞相努力活跃起来,揣摩着hetushu.com老皇帝的意思,一边努力和赫连琪撇清关系,一边把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往赫连琪那里退。
景七先是被他毫不遮掩的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随后想起这些日子过得凄凄苦苦、处处算计,还清汤寡水没酒喝没曲子听,一时便觉得骨头缝都酸起来。
心里便有些不喜起来,觉得应该多关他一段日子,让他收敛收敛,受点教训也是好的。
于是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
乌溪一本正经地回答道:“看看怎么置办些产业,省的你将来跟着我受苦。”
他们也是在等着看风向。
景七面无表情地打断他:“平安,你给我把一件东西扔出去。”
谁知他刚走还没一眨眼的功夫,吉祥便从书房里拎着一件披风跑出来:“主子这大冷天的您怎么跟巫童在外面站着啊,快披上件……”
乌溪就明白了,心想原来他这是撒娇啊,于是高高兴兴地和平安告辞离开了。
便觉得蒋大人要倒霉了。
那最初闹事的张进当然也没落得好,他自己也知道下场,被押进大牢的当天晚上,就把事先藏好的毒药拿出来吃了,两腿一蹬一了百了,也算没受皮肉之苦。
乌溪心里还在算计着怎么把人弄回南疆去,闻言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下意识地便实话实说道:“我不和你动手,你功夫不行,我怕伤了你。”
景七脸色一僵,干咳一声,绷起脸训斥道:“这干什么,不过练练手,院子里过几招松松筋骨得了。”
平安大惊失色地啰嗦道:“王爷说得什么话?这么冷的天,地上连棵草都没长,若是摔着碰着的,伤了骨头可怎么好?西北风这么刮,万一发了汗让冷风一吹,再伤风着凉的……”
景七瞪着他,平安终于住了嘴,灰溜溜地出去了。和-图-书
当天晚上,宫里的那位受过景七大恩的小公公便托人传来了一个消息,说皇上悄么声地去看过二殿下,屏退了左右,谁也不知道他跟这赫连琪父子两个究竟说了些什么。
景七心中那点拳脚切磋、想要酣畅淋漓地打上一架的豪气快泄得差不多了。
西北一线大小蛀虫们短短几十日内便悉数落马,数量之多,规模之大,叫人叹为观止——民间有百姓开玩笑,说西北那地方,若说把当官的挨个砍了,可能真有冤死的,不过若是隔着一个砍一个,漏网的就多了。
平安小声道:“没事,巫童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不是斋戒么,不让喝酒不让玩乐的,我们家那位爷您也知道,成日里走马斗狗的,哪闲得住啊?可这斋戒还是他自个儿提出来的,连撒气都没地儿撒去,这是憋的,过一阵子开斋了就好了。”
平安听见,忍不住探出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拍了拍胸口,问乌溪道:“我们家那位爷这是摔门哪?”
乌溪一边不敢反抗地被他拖着走,一边哭笑不得地问道:“要不我叫奴阿哈来陪你过招行不行?”
不几日,陆深便当朝上了折子,弹劾御史大夫蒋征,罪名却很意味深长,对“结党营私”“污蔑皇亲”这些个老生常谈只字不提,只参了他一个“尸位素餐”的渎职之罪。
赫连沛态度一直高深莫测,不言不语,由着他们闹腾。
赫连沛一辈子最好面子,当初挥师数十万攻打南疆是为了面子、恨上蒋征也是因为面子、这会勉强把一口气咽下去,不处置蒋征,也是因为面子。
景七斩钉截铁道:“你。”
便连一开始还惴惴不安,唯恐害了蒋大人的贺允行也啧啧称奇,心说太子殿下有本事,说话果然没错,让陆深这么写折子,皇上就真的www.hetushu.com没了办法,这会儿皇上不发作蒋大人,隐约也让朝臣们看见了一种态度,诸位大人都是惯于见风使舵的,以后便没人敢胡乱上折子,到时候皇上就真的想发作,也恐怕没了理由。
便盘算起周子舒前一段时间找他商量的——拿他那些个南疆的药去卖的事,周子舒有门路,他有东西,在大庆草莽江湖里留下些许自己的势力,万一将来大庆和南疆交恶,也好有个照应。
乌溪颇为赞同,心想这人果然是不好养活,要把他弄回南疆去,恐怕要好好攒些家底,让他锦衣玉食的才行。
皇上的内务府小金窟再一次充盈了,太子受到了口头表扬,无数贪官落马,二皇子一派分崩离析——至于赫连琪本人,在宗人府关了一阵子,最后不了了之,叫老油条们给搪塞了过去,只以“斋戒时淫乱”这个罪名罚了他一年的俸禄,赫连沛责令禁足反省。
景七猝不及防听见他说这样的话,一口气噎在胸口里险些上不来,脸色都青了,指着乌溪“你”了半天,愣是一个字没说出来,于是冷哼一声,甩袖子大步走了,片刻,便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摔门的动静。
平安答应一声:“哎,这就扔……”话到一半反应过不对来了,瘪着嘴眯着小眼睛委委屈屈地看着景七,“这怎么话儿说的?那……奴才不是有意啰嗦,您也不知道爱惜自个儿……”
就想起私下里,奴阿哈那长舌头爷们儿人五人六说的:“这王爷人好啊,和和气气的,长得也好看,可就是……不好养活。”
乌溪就明白了,旁人练功夫,讲究“冬三九,夏三伏”,怎么苦怎么来,才能磨炼筋骨,事半功倍,这位,估计也就春暖花开秋风正好的时候,在他那八十个人伺候的练功房里动动胳膊腿——果然是大庆王爷的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