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七爷

作者:Priest
七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花不知命分外娇

第三十五章 变化九霄

还九霄,气魄不小——景七点点头,才想说话,突然想起了什么……梁九霄?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景七差点想一头磕死——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一直躲躲闪闪地退到墙角,再无可退之处了,九娘一刀扫来,景七情急之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往刀刃上一送,一声脆响,那瓶子竟被削掉了一大半,眼看着就削到了景七的手,九娘却突然惨叫一声,将刀子丢开,猛地后退了三四步,原来是大半个被她生生削断的瓶子弹起来跳到了她手上。
——你不捣乱就不错了,还帮忙。
想起临行前周子舒特意找到他,说他正好有个小师弟在两广闯荡历练,如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可去找他,那“小师弟”,好像就叫这个“梁九霄”。忍不住脱口问道:“你和周子舒有什么关系?”
九娘恶狠狠地盯着景七:“你……你……狗官!你竟然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她”这一开口,也顾不得掩饰什么了,低沉喑哑,竟明显是个男人的声音。
这“九娘”大侠虽然功夫不错,手底下也有几手,却是初出茅庐的一个毛头小子,只凭着一腔热血,倒没想到这层,被他一戳,当场怔住,讷讷地抬手摸了摸被戳的地方,这才发现,自己又能动了:“你……”
“九娘”理直气壮地道:“你若有事,自可去和廖振东说,他巴不得巴结你呢,若他都做不到,遑论我呢?”
“九娘”没想到听到这样一番话,不由得愣了一愣。
景七和*图*书也不在意,伸手将一堆瓶子剩下两个,其余的重新塞回怀里,笑道:“方才进来的那两个人,一个是我的书童,只会端茶倒水、算账跑腿,更是入不得大侠你的眼了,另一个是大内侍卫,功夫算是了得的,跟你可能勉强算不分伯仲。还有几个我从王府带来的人,你也瞧见了,方才你折腾出这么大动静,他们都没听见,那是因为廖大人特意把他们都安排在其他地方了,美其名曰暴民活动,加强防护。”
何季到近前,也发现了那“九娘”动弹不得的窘境,微愣了一下,毕竟是宫里出来的人,不是一直跟着景七的,也知道忌讳,便躬身退了出去,景七扫了吉祥一眼,后者纵然不愿意,也没办法,只得将小盅撂下,低声道:“主子,天儿冷,想着喝。”
“九娘”冷哼一声:“你若不下毒,两招之内,必取你狗命!”
景七“哦”了一声,眯起眼睛,拖长了声音:“私屯兵马——他这是要造反哪?”
景七嗤笑一声,心说这位倒是实诚:“本王不曾说过这话。”
“九娘”张着嘴合不上,口水已经淌下来了,他何曾受过这等委屈,看景七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景七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心说这人倒是有些意思,觉得别人坏的时候,别人怎么都是坏,这会转过弯来,又怎么都往好处想,也懒得和他再纠缠,敷衍地点头道:“你说不是便不是了,去吧,本王要休息了。”
和_图_书“九娘”脸上有易容,看不出变化,耳朵却红了,讷讷地道:“这……这么说,你和廖振东不是一伙的?”
九娘只觉得从碰到那瓶子里的水沾染到的地方突然烧起来了似的,钻心的剧痛,剧痛完了是麻木,那麻木感竟顺着手一直攀上身体,片刻,半个身子已不会动了。
景七翻了个白眼,心说指望你们这帮人,真是死了连裤子都穿不走,挥挥手道:“行了,都出去。给本王把门守好了。”
景七一看,完了,这位估计还是个武林高手,这可打不过,这时候叫人估计也来不及,何季那混蛋,什么时候出去更衣不好,非得这时候!
“九娘”先是惊愕,却在听见这句话之后,脸有变绿的趋势。
又听景七道:“你说……要拼死助我,敢问大侠,你这是怎么个拼死法?你自己都拿廖振东没办法,再搭上我们主仆三个……吉祥不管事,就算俩半人得了,就能拿下他了?”他忽然用力一戳“九娘”的脑袋,低声骂道,“大侠,你卖浆糊出身吧?”
“九娘”呆呆地站在原地,他顶着一张精致的美女画皮,此刻表情却像个二愣子,景七无意瞟了一眼,差点笑喷出来,被折腾一番出来的一点小火也便散了,摆摆手道:“把自个儿收拾收拾,出门有人问,就说本王不喜欢过于高大的‘美人’,叫你退下了便是,走吧。”
“九娘”道:“我姓梁,叫做梁九霄。”
他轻笑着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排瓶瓶罐罐的东西,罗m.hetushu.com列在地上,又掏出一张纸,挨个比对着,方不慌不忙地说道:“功夫,我倒也练过几天,不敢夸口,也算凑合着勉强能拿出手,当然和你是不能比的——这你也瞧出来了。”
景七有些无奈,却又莫名地觉得有几分亲切,心说这假娘们儿怎么跟那小毒物一样,一条路走到黑的死倔,便笑问道:“大侠尊姓大名?”
他目光太清亮,当中竟还隐隐地带着笑意,叫那“九娘”瞧得一愣,景七却已经小心地将他的下巴推回去了,也不嫌脏,席地而坐在一边,不等“九娘”开口,便问道:“你是刺杀贪官污吏的刺客,盯着我做什么?有那本事,廖振东就在前院,怎不把他的脑袋一刀剁下来,岂不是一了百了?”
景七道:“这没什么事用得着你。”
这明显是欺负人不能张嘴说话,景七笑了笑,径自说道:“这位大侠,您可外行了不是,这白日里用的刀,和夜里的是不一样的,你这寒光一闪,黑灯瞎火的,那得多瞎才看不见啊?教你个乖,下回再办这种事的时候,找个师傅,让他专门给你打夜里用的,那刀剑上、柄上,都得不能反光,是要上了暗铜的。”
景七敷衍地点点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退出去,门再次关严,才不紧不慢地坐下,瞧着那已经麻到腿上、站都站不住、只能跪在一边喘粗气的“九娘”一眼,笑道:“下三滥什么的,本王可万万不敢当,这位……兄台,说起手段,你一个堂堂男儿,扮上女红和图书妆,可也不大光明磊落吧?”
景七心里有数,此人显然跟廖振东没啥关系,刚刚若不是乌溪给的东西好用,说不定他小命就交待在这了,廖振东不大可能假戏真做到这地步。他犹豫了一下,蹲下来,瞅着“九娘”耳语似的低声道:“我现在把下巴给你合上,男子汉大丈夫,就算是刺客,那也得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气度,你就上不得台面了,被抓住就寻死觅活?”
景七头也不抬地道:“我许是想利用你做什么事呢。”
九娘一击不中,回手横扫,直切景七腰间,景七往后急退了三步,方才躲过去,对方却杀招又至。
门被从外面猛地推开,何季冲进来,后边跟着吉祥,吉祥手里还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小盅,一看这阵仗,立马啥都顾不上了:“主子!”
梁九霄眼睛一亮:“你认得我师兄?”
……
千钧一发中,景七却出奇灵巧地一侧身,险险地闪了过去,那九娘的纤纤玉指中竟拿着一把刀,刀刃擦着他的衣服边,划出了一条浅浅的口子。
只见景七笑着地拿起一个小瓶子,在他鼻子底下过了一下,一股刺鼻的气味冲头,“九娘”立刻觉得虽然身上仍没有力气,麻木劲却去了几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景七又拿起另外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药,硬塞进了他嘴里,强着他咽了下去。还自语道:“这东西不是我的,我也是照本宣科,不知道灵不灵,万一弄错了,兄弟你下了黄泉可也别怨我,是你行刺本王在前。”
http://m•hetushu.com“九娘”一脸坚持地看着他:“你说出来,我定能替你做到,刀山火海不眨眼。”
景七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拿过吉祥送过来的小盅,揭开,浅啜了一口:“哦,对,你还说本王残害忠良——我说大侠,你说廖大人那护卫森严,便是连你都轻易入内不得,怎么那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忠良’就大喇喇地闯进来了?”
“九娘”怒道:“那贪官惜命怕死得很,也知道自己亏心的事做多了,生怕夜半有鬼上门,住的地方里三层外三层的,明着是侍卫,实则都是私屯的兵,巡逻森严,比那皇宫不差什么,我如何能入内?原想着这钦差大人若是好的,我就算拼死也要助他一臂之力,却不想……你与他狼狈为奸,残害忠良,人人得而诛之,我虽不才,不妨代劳!”
“九娘”却不依不饶道:“不成的,我发过誓,若你是来替百姓查#贪官污吏的,我便是拼死也要助你!”
“九娘”的嘴突然动了一下,景七手却更快,一把扣住他下巴,利落地将他的下巴给卸了下来:“干什么,就你这样,还想学刺客死士们口含毒药?”
景七俯身捡起地上的刀子,拿在手里掂了掂,凑到“九娘”面前,低声问道:“知道深夜刺杀,该用什么刀么?”
敢情这位还知道柿子要找软的捏。
这话超出了大侠的理解范围,他在那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愣愣的,半晌,才恍然大悟道:“不对,你和他不是一伙的,若是的话,你方才便可以杀了我,或者把我交给那狗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