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七爷

作者:Priest
七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花不知命分外娇

第二十二章 满城风月

乌溪还真是一愣,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应该喜欢什么样的,嗫嚅了一会,才道:“这个……不见得是要提前想好的吧?”
贺允行在京城里名声很大,号称京城三少之首,却并未入仕,几次有人举荐,都被他父亲老侯爷贺敬以“少不更事”“才疏学浅”之类,听起来比放屁还敷衍的理由给遮了过去,弄得他郁闷得不行,空有抱负却闲得蛋疼,只能日日走狗遛马。幸而被好友陆深引荐给了赫连翊,倒是一见如故。
众人都知道老侯爷贺敬就这么一个独苗,小时候宝贝得恨不得都不愿意叫人看了去,偏他天生孔武有力,能文能武,最不安分的一个人,贺敬因为这宝贝儿子,没少操心。
陆深一愣:“哪个蔡公子?”
这便是老江湖和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之间的差距了,景七瞅着贺允行的背影,恍然间觉得自己老了,就是没有年轻人那么有精神。
连乌溪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都听说了这件事,景七才写了拜帖,叫吉祥送到大皇子府上,便有人来报,说巫童来了。
周子舒却沉吟了一下,问道:“上书房行走压折子收钱这档子事,大家心照不宣已久,若是一般情形,那太监就算真是胆大包天,也不至于如此,除非……”
王府当然不会藏娇,那姑娘被平安给了钱,打发了。这姑娘自小出身青楼,才到了“梳头”的年纪,还没来得及破身,便被景七看上赎身出来,演了这么一出,之后又给了她一些银钱,找了几个乡下人安顿了她,感恩戴德自不必说。
只听赫连翊道:“这京城不算大,我活着一www.hetushu.com日,便能叫你平安一日,怎么着也用不着你劳心费力地算计他们这些事。你有那精力学点好行不行?”
景七同样地低声道:“对付捣鬼之人,便得以捣鬼之法,这些事太子殿下不要听了,白污了你的耳朵,我也瞧瞧热闹去。”
赫连翊问道:“外面怎么了?”
景七瞪起眼睛:“你别胡说,哪听来的没烟儿的事?”
还不待周子舒说话,景七便再他二人身边站定,轻飘飘地说道:“没事,打吧——嗯你,对就是你,”他一直身边的侍卫,“去帮帮小侯爷,最好把那蔡公子揍得他爹都不认得,省的找咱们翻后账。”
片刻,他轻笑一下,抽回自己的手,站起身来,极缓极慢地道:“我天生就是阴险柔佞之辈,太子殿下,该物尽其用才是。”
这种感觉实在微妙得很。
乌溪问道:“你不是要娶媳妇么?”
乌溪想了想,点头道:“哦,我明白了,他们是胡说的——阿伈莱早晨出去听人说,你喜欢一个姑娘,还把她带回来放在王府里了。”
言罢也要站起身来,却被赫连翊一把按下:“景北渊,我不喜欢你弄这些事情。”
景七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如今恐怕魏城一面之词弄不倒那人,太子殿下若不解气,我便再添一把火如何?”
陆深是大才子,假以时日加以打磨,会是个治国平天下的栋梁之才,只是书读得多了些,年纪又轻,人情世故上还多少有些幼稚。
“北渊,”赫连翊正色下来,一双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说道,“你好好http://www•hetushu•com的,不要搅到这些腌赞事里,真出了篓子我怎么护着你?”
乌溪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我也觉得是胡说,娶媳妇是大事,不该那么仓促的。”
贺允行沉思不语,片刻,叹了口气:“男儿自当横刀立马,沙场效命,做出一番事业才是,可惜我……唉!”
乌溪慢悠悠的说道:“我们那,一般你这个年纪,要过一两年才会娶媳妇。”
可怜那蔡公子,今日真成了被“踩”的公子。
景七有些怔忡地想,真情和假意的区别,其实有那么大么?这世间本没有那么纯粹那么黑白分明的事,原来不懂,现在却已经习惯了。
周子舒愣了一下,眉毛高高挑起,随即又放下,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陆深却一脸被雷劈了一样的呆愣表情。
带个姑娘回来就是要娶她么……景七叹了口气,心里知道在这孩子的概念里,觉得喜欢的人就要娶到家里来做媳妇,心说这些个蛮荒之地的外族们兄弟们心地实在太过纯朴,也懒得纠正,草草摆手道:“不要听那市井之言胡说八道,那些人无聊得很,一天不嚼舌根闲得难受。”
他有惊世的雄心和抱负,自然也有旁人看不见的苦楚和不自由。
言罢起身出去了,不管赫连翊在他身后那道倏地黯淡下去的目光。
乌溪皱皱眉,觉得也有道理,一抬头眼前的少年笑眼弯弯,带着一点不怀好意的狡黠,心里忽然涌上一点模模糊糊的影子,便脱口道:“那我希望她好看些,像你这样好看就行了。”
景七一愣。
赫连翊面色有些不善,周子舒和陆深对视一眼和*图*书,两人也站起来,周子舒道:“我二人也出去看看,省的允行失了分寸,弄出什么事故来。”
景七笑道:“怎么不是,要不然那么多女人,你怎么知道要娶哪一个?”
“放心,我有分寸。”景七混不在意似的说道,目光却微微垂下直直看着杯中酒,不去看赫连翊。
“还能是哪个?”贺允行没好气地道,“还不是户部尚书蔡建兴的儿子蔡亚章,那小子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一身酒色之气,想不到还能干出这等不要脸的勾当,我瞧瞧去。”
赫连翊抬头,一脸不赞同地望着他。
陆深已经觉得有些不妥,可怜他一届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只能干着急,便去拉周子舒:“子舒兄,你还不将允行拉回来?”
他二人也跟出去了,赫连翊这才按住景七端着酒杯的手,低声问道:“你捣什么鬼?”
一出门正看见贺允行大战蔡亚章……不,更正一下,是贺允行怒揍蔡亚章,旁边一个穿着翠色衣衫、抱着琴的卖唱姑娘梨花带雨地哭着,正经一个我见犹怜。
乌溪心里其实挺好奇,在他印象里,景七一直是个油滑不惹事的,没想到两天没见,他便成了京城的绯闻风云人物,景七一抬头,就看见乌溪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正打量着自己,那眼神让他怀疑中午用饭沾了米粒在脸上,情不自禁地伸手抹了一把,问道:“你瞧什么呢?”
后边这句当然不方便说出来,景七只是心里苦笑了一下,便说道:“也没什么,我听说瓦格剌族现在还是几个部落的联盟,只要他们不合而为一,还是不成气候的。”
赫连翊眉心倏地和图书一拢,心里隐约的猜测清晰起来——这朝中被周子舒道一声“不一般”的人着实不多,西北有什么人,他心里有数,什么人和西北有牵连,他心里也有数。仔细一想便怒火上涌,目光一扫周围几个人,又强行压下去了,只淡淡地道:“孤知道。”
不在意了,淡了,可它还在。
只听赫连翊低声道:“若是四海太平,百姓和乐,不做那执屠刀业的事业又有何妨?”
景七一指那梨花带雨地姑娘,道:“我看上她了。”
赫连翊时常去看苏青鸾,几分真情几分假意,其实很难说清,这男人一辈子都像是被一条看不见的绳子紧紧地束缚着,不曾有半点偏离他一代圣君的路,哪怕情不自禁。
景七只是笑了一下:“没事,我心里有数,明儿便寻个由头去拜会一下大殿下。”
景七摇头道:“我不过身在京城闭门造车地寻思寻思,那西北人越来越多,又住在那蛮夷之地,南下一望便是我大庆种种风物,年年春市,人口越来越多,若是说他们没有异心,鬼都不信。”
景七险些叫口水给呛着,有些惊悚地望着乌溪:“娶什么玩意?”
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哭闹叫骂声,景七笑起来,指着外面说道:“还真来了。”
景七微微低下头,避开赫连翊的目光。
周子舒见了这阵仗,心里已经有些猜测,笑道:“王爷这是为什么?”
幸好此时贺允行开口岔开了刚刚的话题,问道:“今日听说皇上上朝了,还发了一通脾气,是怎么一回事?”
景七承认自己眼下的心思还是有几分复杂的,一方面像个旁观者那样,事不关己地和-图-书唏嘘感慨,一方面又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几百年前的事情——尽管那些压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尽管那时种种疯狂的感情都已经烟消云散。
奇的是,那卖唱姑娘从那天之后便再没出现过,于是又有好事者猜测,是不是被那情窦初开的小王爷弄回府上金屋藏娇了。
他声音骤然压下去,狭长的眼睛在赫连翊脸上一扫:“除非这人不那么一般。”
隔日酒楼里的谣言就传出了三四个版本去,将那卖唱的姑娘传得没了边,有说她倾国倾城、漂亮得叫人一见便掉了魂,连南宁王爷和尚书府的蔡公子都为她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的,有说那蔡公子素来风评不良,强抢民女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正好被贺小侯爷和南宁王爷赶上,给出手教训了一顿,去了半条命。
陆深便把蒋征弹劾,魏城落马的事情说了一遍。贺允行忍不住皱起眉头,望向景七道:“王爷上回不是也提起瓦格剌春市的事?”
雅间关着门,景七却像是长了透视眼似的,笑道:“没事,蔡公子强抢民女呢。”
贺允行一愣,摇头笑道:“是,太子殿下说得是,倒显得我狭隘了。”
言罢不等人制止,便抓起一边的佩剑,站了起来。
景七没事老爱逗他两句,见他大人似的一本正经,心里觉得好玩,便问道:“怎么的,如今巫童年纪也大了,开始多情起来不成?喜欢什么样儿的,说出来回头我给你寻摸寻摸,将来你回去带个大庆的媳妇好不好?”
可是皇上信。
各种说法不一而足,京城里富贵闲人多,平日没事,就喜欢这些东家长西家短、三只耗子四只眼的事,下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