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门

作者:Priest
过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一 戒指

窦寻掰了一小块面包给他压惊,徐西临一边系领带一边就着他的手吃了,又被押着喝了一碗熬烂的小米粥,轻而易举地就被哄好了,哼着歌换鞋:“打雷要下雨……”
窗外略微下着一点小雨,正是拉着窗帘蒙头睡觉的好天气,徐西临半死不活地赖在床上哼唧:“让小的们篡位夺权去吧,朕不想早朝!”
以前,徐总不但自己热爱工作热爱事业,还善于瞎忽悠、画大饼以及鼓动群众,让一干小弟和他一起热爱工作热爱事业,每天晚上九点之前,他们公司里的人都不好意思下班。
他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打开那小盒子,只是把它收起来握在了手心里。
这么沉,怪不得摇半天摇不出来。
徐西临:“……”
“抠门样儿……”
然而凡事最怕认真钻研,在信息爆炸的年代,生活中的任何小困难都可以用攻略解决,窦寻晚上下班回家,耐心地开始揣摩菜谱。
太尴尬了——窦寻就知道听老成的没好下场,干咳了一声,目光游移。
有那么一瞬间,无神论者如徐西临,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怀疑,莫非他真是天生没好命,只能摇到下签,老成把签一换,就干脆一根都出不来了?
“客人们一般喜欢抽塔罗牌或者看星盘,”老成说,“老蔡平时不让我把这个拿出来,嫌它档次太低,不洋气,今天咱们玩土办法,寿星摇一根,明年顺顺当http://www.hetushu.com当,无灾无病。”
老成请他们俩去店里玩,顺便给“姥爷”花店的金主徐总过生日,于是周末的时候,两个人踩着余晖去了早早打烊的花店。
灰鹦鹉很没有眼色,赖着不肯走,被窦寻果断捉起来扔了出去,然后他板着一张思虑深沉的正人君子面孔,直接进了主卧连着的卫生间里,打算给自己一天的殚精竭虑收点“操心补助”。
窦寻:“……”
徐西临细细地捋过签上的字,半晌,百感交集地说:“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在姥爷手里抽到上上签。”
窦寻其实知道徐西临是开玩笑的,戒指这玩意就是个仪式,他们俩之间没有仪式,只有十几年的光阴。不过因为天生缺乏浪漫细胞,他也实在想不出要送别的什么,还是偷偷买了。
其他两个电灯泡也安静下来,紧张地等着徐西临发表感言。
徐西临也不想摇了,直接把签筒倒转过来,这回“咣当”一下,掉出了一个重物。
窦寻:“你车里那把坏……”
千里有缘。
然而徐西临居然没笑。
徐西临被这位……不知是佞臣还是奸妃的做派惊呆了,气焰顿消,肝颤肺摇地爬起来,规规矩矩地准备滚去上班。
由于窦寻的资金支持,花店把隔壁的小店合并过来了,宽敞了好多,老成每天穿得像个神棍一样在店里游荡,没事给小姑娘们算www.hetushu.com命,把干花做成胸针,当本月的“本命花”卖给她们。
徐西临拿起那根掉出来的签,只见上面刻着“千里有缘千里会”,下面缀的“重物”是个绒面的小盒,不用打开都知道里面有什么。
买完窦寻又后悔,因为听人说当面给会很尴尬,他设想了一下那场景,感觉确实有点搞笑,于是绞尽脑汁地想给这玩意琢磨个出人意料的出场方式,最好让徐西临反应不过来,没机会嘲笑他。
那回经徐西临提醒,他才想起有送戒指这么回事。
他们四个非主流青年吃饱喝足,还瓜分了一个大蛋糕,老成神神叨叨地拿出了一根摇签筒,筒外面附了一层灰,寥寥几根签子细脚伶仃地窝在里面,落魄得像是久无人问津。
几根细签子乱蹦了一会,结结实实地待在了原地,仿佛筒子底下有个“吸签石”似的。
窦寻深思熟虑了片刻,把菜谱关了,因为就以这货吃东西的马虎劲,有一半的可能会无知无觉地把馅里的异物直接吞了。
窦寻冲他招招手,捏起他的下巴,手指在他嘴唇缝隙里轻轻擦了一下,好奇地问:“……好吃吗?”
徐西临抱着被子在枕头上翻滚:“不……我不想上班……”
灰鹦鹉头晃尾巴摇:“科学就是——这么简单!”
灰鹦鹉立刻精神地支起脖子:“雷欧!”
徐西临对老成的乌鸦嘴记忆犹新,闻言只是冷笑:www.hetushu•com“没灾没病的抽完也变成有病了,不来。”
徐西临:“我车里有——下雨要打伞——”
窦寻捏了捏眉心:“算了,蠢货,赶紧滚出去跪安吧。”
等徐西临没影了,他才叹了口气,溜达过去,打开玄关挂的折叠伞,取下一个拴在伞架上的小戒指盒。
窦寻考虑了一下,感觉可行,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窦博士不具备独立准备一顿面点的能力。
“哎呀你放心吧。”老成强行把筒塞进他手里,“早都让我换成上签了,图个彩头,不然天天让客人抽下签,那不是找抽吗?”
徐西临生日在七月,马上就到了,窦寻很想送他点什么。
徐西临:“……”
转眼蹉跎到了周末,窦寻的礼物还是没给出去。
窦寻回头瞪了一眼架子上愚蠢的鸟类:“添乱。”
徐西临惊悚地冲出去了。
窦寻靠在门口看着他:“起不起?”
挂在伞上这个馊主意,还是头天晚上他特意查好了天气预报,半夜做的手脚。
徐西临走进来不以为意地看了一眼,顺手掰开半个桃递给他:“想吃什么跟我说,鼓捣这玩意干什么?”
那怎么办呢?
“团座,快打开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徐西临嫌麻烦,假装没听见:“天冷穿棉袄——”
现在呢……它都饿得快斑秃了,那见鬼的“爸爸”还无耻地在床上滚!
平心而论,徐西临并不是真想什么都不干,只是在医院来和*图*书回折腾了小半年之后,身体一直有点虚,起床变得困难了好多,另外也是没事撒个娇,只要窦寻过来顺个毛,他就能获得“辛勤劳动养家糊口”的动力。
灰鹦鹉歪着头,用一张无辜又惊奇的表情看着他。
窦寻装没听见,接过桃刚要咬,又皱皱眉,低头从里面捏出一条活蹦乱跳的肉虫子:“又有虫子,这回买的桃怎么回事?”
灰鹦鹉引颈长嚎:“雷欧雷诶欧!”
他无声地微笑起来。
晚上趁徐西临洗澡的时候,窦寻把他准备的小盒子拿出来看了一眼,抬头对跟他大眼瞪小眼的灰鹦鹉说:“要不然挂你身上,让你去送?”
结果第一次尝试就失败了。
窦寻一边整理自己的材料一边嘱咐:“拿伞。”
不料窦寻想了想,挽起袖子扑上来,隔着被子按住他,痛快地说:“不想去就不去,正好我也不想去,咱们干点别的。”
于是第二个计划被他自己否决了。
窦寻正在安抚顶着一脑门起床气的灰鹦鹉。
当天,窦寻在课间休息的时候,用手机上网问了一下,有人建议说既然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了,走温馨路线最好,可以采用常见的“家常风格”,例如把戒指包饺子里。
蔡敬默默地捂住脸,老成尴尬得不行,连窦寻都无语了。
徐西临头也没抬:“说明是有机食品——话说怎么都让你赶上了,我吃好几个了,没吃出来啊。”
两个人仿佛从这对话里推和图书导出了什么诡异的事实,面面相觑地沉默了一会,然后徐西临顶着一言难尽的表情,把手里啃了一会的桃抬到灯下,仔细寻觅了片刻,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半条葬身在他铁齿铜牙下的虫子。
窦寻:“我吃七八个了,每个桃里都有虫子。”
从灰鹦鹉的角度来看,以前,它每天都是被它爸爸的脚步声叫醒,在晨曦中伸个懒腰,吼两嗓子跑调民歌,低头就有新鲜的鸟食和清水,是完美又幸福的清晨。
徐西临又稍微用了点力气晃——还是没有掉出来的。
徐西临认为他“好的不灵坏的灵”,可有可无地接过来,用力晃了两下——没一根签掉出来。
只见所有的签子违抗了万有引力,诡异地吊在签筒上,再一看,签底下都用细线给栓在筒底了,摇的时候会蹦,但绝对不会往外掉,只有一根签是自由的,落在桌子上——底下栓了东西。
然而自从和窦寻这个祸害在一起,徐总染上了一系列亡国之君的毛病——周一综合征,节假日综合征,死拖延症,早起综合征等等,每天就惦记迟到早退,没事去检阅一下自己的财产情况,越看越没有上进心。
徐西临抬头去看窦寻。
徐西临继续嚎:“前半辈子每天干活,就是为了后半辈子玩玩玩,我靠收房租和分红都能过小资产阶级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劳动!”
“不给看!”
灰鹦鹉很陶醉:“雷欧!”
然后他在鹦鹉绕梁的余音中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