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门

作者:Priest
过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葱花

第十六章 父母

窦寻嘴角挂着一点笑容,侧过头给他亲,没吭声。
窦寻毫无异议,恨不能马上扒皮抽筋,自己调好咸淡,跳进汤锅里给他吃。
趁着窦寻还没销假,他们约了第二天。
徐西临:“你用糖纸写日记?”
祝小程除了徐外婆去世的时候回来了一趟,这么多年一直音讯全无,不知道的大概还以为她已经修成正果,得道去了西天极乐。
“后来没再跟她说过话。”窦寻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看见他手里的糖纸,从侧面抱住他,把下巴垫在徐西临肩膀上,带着一点鼻音。
结果祝小程说:“就算早知道,我也没别的地方托付你,可能都是命中注定吧。”
徐西临:“……”
徐西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有点难受,有点心酸,有点为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沾沾自喜,还有点无可奈何——窦寻的思维方式还是一贯的简单粗暴,发现别人保留了多年前的旧房间,就一定要把自己的心路也挖出来摆给他看……笨死算了,窦寻这辈子真是跟他的炒饭一样毫无长进。
窦寻吃了一惊,猛地想起那天在机场,窦俊梁那通欲言又止的电话。
窦寻斜靠在书桌上,双腿闲适地轻轻搭在一起,像个画片里的美男子:“自己看。”
做了一宿怪梦,梦见徐西临在前面走,我想赶上去和他说两句话,叫他他不应,只好一直追、一直跑,跑到自己醒过来,心里绝望的感觉还在。
徐西临一句话出口,效果和往沙发上扔了一串二踢脚差不多,席间鸦雀无声,一时间连火锅的“咕嘟”声都显得文静了不少。
窦寻耳根很敏感,差点被他一声一声地给叫硬了,扒开徐西临的手:“给你看个东西。”
窦寻才顾不上搭理,充耳不闻。
窦寻一边臭着脸拎过手机,一边扒开他的胳膊,揪起他半掩半露的领子,把人和-图-书拽过来,捣乱撒娇似的伸手进去乱摸,没好气地接起这通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心里决定要把这家快递公司投诉到底:“喂?”
徐西临感觉窦寻这个表情够他乐一辈子的,抬起一条胳膊盖住脸,笑得喘不上起来。
徐西临没事,纯粹过来捣乱的,他像个人形的尾巴,窦寻洗碗,他就戳在原地,静静地抱着,窦寻把碗筷收进柜橱,他就缀在人家身上跟着走。
窦寻:“……”
徐西临:“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窦寻端杯子的手僵在半空。
铃声是灵魂歌者灰鹦鹉跑调跑到太平洋的“恭喜你发财”,无比欢快——这魔性的铃声还激发了隔壁录制者的歌兴,徐西临这破房子隔音不好,一层薄薄的门板,里外两边是此起彼伏的“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二重奏。
徐西临特意起了个早,等商场开门第一时间进去了,东转西转,挑三拣四地给祝小程挑了一套首饰——要美要贵要有设计感,还不能贵妇气息太浓重——因为出家人四大皆空,虽说须得物质上富足了,才好进行精神的修行,但过于珠光宝气的东西上身还是不大方便。
窦寻沉默了一会,答应了。
“他说他约了你几次,你都不答应见他,觉得你心里还是对他有芥蒂,所以托我来说。”祝小程一耸肩,“丫病急乱投医,逮个菩萨就拜,我在你这还不如他呢,也不知道叫我来能有个什么用。”
日期是六年前。
“正在想,”蔡敬慢悠悠地夹了片烫熟的肉,在麻酱里滚了一圈,要笑不笑地看了徐西临一眼,“我这是被劳动改造过的身体,相当硬朗,可以慢慢想,不着急——你多在意点自己吧。”
老成脖子“嘎啦嘎啦”地转过来,继续大惊失色地看着蔡敬。
窦寻莫名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www•hetushu•com愤愤地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他也要叫我一声干妈的,”祝小程轻轻柔柔地说,“当然,要是不愿意就算了,聚散随缘,不强求。”
那女的就幽幽地叹了口气:“听不出来了吗?我是妈妈。”
徐西临早就在惦记窦寻那天在他病床前说的“东西”,只是人家没提,他没好意思主动问,好不容易等窦寻想起这事了,立刻求之不得地跟过去。
窦寻:“……闭嘴。”
窦寻心情有点复杂。
不料记忆像一块永远无法格式化的硬盘,时隔多年,扔掉的本已经化成纸浆,加入了异国他乡的再循环,而一字一句,却都能默写出来。
反倒是本来应该大惊失色的蔡敬,在愣了一下之后很快回过神来,相当镇定地跟徐西临碰了一下杯:“嗯,我说呢,这就解释得通了。”
“我跟窦俊梁聊过,也劝过他了,都这把年纪了,挣什么命呢?还有什么想不开的?”祝小程说,“哦,对,我还没告诉你我是因为什么回来的吧?窦俊梁前一阵子刚查出来的肝癌,晚期,现在正安排后事呢。”
日期大约是七年前。
后来窦俊梁又跟他联系过几次,没说什么事,就是想约他出去,可那会窦寻在医院被徐西临弄得焦头烂额,哪有空搭理他?不是不接,就是用“以后再说”敷衍过去了。
窦寻觉得手心里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果然,窦寻低头看着那盒让人啼笑皆非的糖纸,搂着徐西临的手紧了紧,不确定地问:“我是不是还应该准备戒指……你最近好像不爱吃巧克力了。”
徐西临抓着窦寻一只手,后背紧绷,随时准备就“勾搭了她儿子”的事跟祝小程道歉。
窦寻擦干净手,打开主卧对面锁着的门。
徐西临果断捉起他儿子扔出屋,回手带上门,走到美男子身边。http://www.hetushu.com
窦寻则有些不悦地看着眼前放马后炮的女人。
窦寻:“……操!”
徐西临:“……”
两次搬家,想要摆脱你,摆脱过去的日子,把身后七零八落的墨迹连同旧物一起丢下,好像这样一来,就能潇潇洒洒地奔向新生活。
祝小程收了礼,看来是很喜欢,十分得体地关怀了一下徐西临的健康状况,她随后微微往后一靠,打量着眼前久违不见的两个年轻人,坦言说:“我没想到把你送到徐家是这么个结果,要是早知道……”
就在这时,一道灰影飞过。
他打开纸盒盖,只见里面是厚厚一打平整的巧克力糖纸。
然后他逗窦寻玩的话音中断了,因为看见糖纸背面有字,非常小,要对着光才能看清,都是手写——
窦寻觉得听着有点耳熟,但满心都是被打扰的不快,没心情去搜索记忆,于是有点不客气地问:“是,哪位?”
多年不见,她还是又不负责任又想得开,实在是朵没心没肺的奇葩。
饭后,老成和蔡敬回花店去了,窦寻留下收拾东西,不肯让徐西临沾手。
窦寻三下五除二扒了徐西临的外衣,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忍饥挨饿地素了小半年,这会正垂涎三尺,既想囫囵吞枣似的一口吞下,又不舍得吃得太狼吞虎咽,浪费滋味。
窦寻一皱眉,下意识地回绝:“他就先算了吧,前一阵子刚出院,身体还不太好。”
祝小程又说:“叫上小临一起,行吗?”
她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徐西临无论如何也要硬着头皮去见一见,心里难免忐忑——比窦寻忐忑,因为祝小程作为干妈,对他比对窦寻好。
老成和徐西临的语文老师死得早,俩人面面相觑,唯有窦寻端起茶杯跟他碰了一下——他们把他的台词都抢光了,窦博士干脆无声胜有声。
从他第一天认识窦寻http://www.hetushu.com开始,窦寻书包里就没少过零食,从十几岁吃到快三十,完全不思悔改,也不腻,徐西临不由得有点忧虑:“你吃了多少巧克力啊宝贝?蛀几颗牙了?”
他深吸一口气走进门,只见桌面上放了一个纸盒,剪成了巧克力盒的形状,上面也用颜色刺眼的绝缘胶带贴了个寒碜的心。
徐西临小心地把糖纸放回盒里,又把盒盖盖好,而后拔葱似的把窦寻拔起来,扔在旁边的小床上……动作是威武霸气的,可惜前一阵子伤了元气,手腕被扭了一下。
两个人很快纠缠到一起,床头依然是窦寻当年带着手绘的课堂笔记,打开一角的衣柜里是他千篇一律的衬衫夹克运动服,两双当年的限量球鞋已经泛黄,并排戳在墙角,与中二主人当年练泰拳的道服相互依偎……而穿衣镜上倒映的人影却已经成熟。
徐西临本来没觉得这房间有什么不对,之前看到窦寻发过去的照片也没什么特殊感觉,可是这会窦寻当着他的面打开,他却忽然有种莫名的羞耻感,在门口磨蹭了半天没敢进去。
谁知电话自动挂断后,过了一会又响了。
某年某月某日,小雨,
徐西临问蔡敬:“你想过以后干什么吗?”
祝小程:“我听你爸爸说过……”
窦寻:“……”
就在他跟自己的“食欲”做痛苦的斗争时,扔在一边的手机忽然响了。
……
说来也奇怪,明明祝小程这个当妈的比窦俊梁还不靠谱,但是窦寻对她的恶感并没有很重,想来是因为她一直缺席,以至于他从来没有对她抱过太高期望的缘故。
有个新来的华人女生也姓徐,跟她聊了两句,觉得索然无味,回来才发觉自己只是在别人身上寻找一个人的影子,听见个同姓都要敏感一会。
徐西临洗干净手,游手好闲地在旁边转了几圈,从身后抱住窦寻。
徐西临:“豆hetushu•com馅儿豆馅儿豆馅儿……”
徐西临不由自主地放轻了声音:“里面是什么?”
蔡敬晃了晃杯子里的茶水:“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祝小程留下个医院地址,真诚地说:“我替他把话带到了,你要是愿意,就去看他一眼吧,反正要是我我就去,窦俊梁有的是钱,够你少奋斗好多年的,不能都便宜了那小狐狸精。”
老成吓傻了,活像偷地雷的时候被抓个正着。
祝小程早早到了,在餐厅里等着他们,她依然比同龄人年轻漂亮,大概因为过得富足潇洒,还长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徐西临已经快忘了她早年拽着徐进哭哭啼啼的怨妇样了。
结果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声:“是窦寻吗?”
某月某日,阴
“写在本上的。”窦寻说,随后他不等徐西临问“本去哪了”,就自行交代说,“两次搬家,都扔下了。”
窦寻微微一扬眉:“嗯?”
灰鹦鹉颇有些“不让去哪偏去哪”的贱,逮个门缝就要钻,在它怂爸爸犹犹豫豫的时候捷足先登,它落在书桌上,翘着尾巴看着徐西临。
她比窦俊梁有自知之明,一直知道自己占着个“妈”的虚位,“妈”得名不正言不顺,对窦寻相当客气:“这次回国,我就准备待一个礼拜,这几天能见你一面吗?你订地方,变化太大,我都不认识了。”
徐西临为了维持形象,没有声张,偷偷把扭了的手腕背到身后活动,弯下腰用好的那只手端起窦寻的下巴,压低声音说:“我不吃巧克力,吃你行吗?”
这么写几年不会得糖尿病吗?
窦寻的电话是不漏音的,但徐西临离他实在是太近了,无可避免地听见了。
徐西临把坏笑憋回去,拈起一张糖纸:“闹了半天送我一堆糖纸?我以为起码得有个戒指,就算没戒指,也给我剩一块巧克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