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门

作者:Priest
过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青葱

第十五章 冰红茶

他被这帮人闹得没办法,本来想指望罗冰出面耍赖,谁知罗冰被那句“被帅晕”将了军,赖也不是,不赖也不是,人棍似的僵在原地,女生既然没有表示,他要是死活不配合,罗冰不好下台。
徐西临递给窦寻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窦寻满脸莫名其妙。
众人没人吭声,各自面面相觑了一会,徐西临心想:“不会吧?”
这就是故意玩人了,他看了窦寻一眼,也不知道窦寻是气坏了,还是根本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个玩法,面无表情地拎着两个书包站在那。
但蔡敬不一样,哪怕他的文章能写出一朵潇潇打马状元花来,高考也至多只能拿满作文那六十分,对上他那一塌糊涂的理科综合和数学,也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
吴涛迅速反应过来:“门堵住,不许跑!”
徐西临一把揪住老成的衣领,将他的脑袋按在了沙发里,使劲揍了几拳:“你小心,以后别落在我手里。”
小王从善如流地改口:“那就三跟……国王老k?”
老成凑过来小声问:“窦仙儿怎么了?”
“三是谁?”
今天“咯噔”得重了,蔡敬胸口有点疼。
窦寻傻了吧唧地站在旁边,徐西临怀疑他可能都没听懂“法式”什么意思——窦寻平时的消遣是出门跑步或者窝在家里看各种不知所云的书,偶尔上网跟人下下棋,连电视都不看。
吴涛说:“老k坐在那,黑三把手机调成振动,从老k的左裤腿塞进去,再从右裤腿拿出来,必须得从前面走,中间停留满三十秒,姥爷负责连续打电话。”
徐西临没留意,m.hetushu.com他浑身尴尬地坐回窦寻身边,就听窦寻忽然开口说:“没劲,走吧?”
徐西临:“……操。”
老成本来想摘下手表递过去,被余依然悄悄按住了。
徐西临忽然抬手捏住了他的下巴,窦寻的眼珠轻轻地动了一下,随后他脑子里“嗡”一声,眼睛瞬间睁大了三圈,嘴里送进了一个温热而柔软的东西,吓得他一动不敢动,一股冰红茶的味道逐渐弥漫开,自口至鼻,让他的嗅觉和味觉串通一气地短了路。
徐西临什么时候从他手里拽走的书包,什么时候拉着他离开的包房,什么时候坐上的出租车,什么时候到的家,窦寻一概是印象模糊的。
吴涛心里一直很讨厌徐西临护着窦寻,在他心里,跟窦寻的过节压根就没翻页,只是平时不好光明正大地找回来,总算找到个挟私报复的机会:“这才哪到哪?团座,今天就玩这么一会,你可都没劲两次了——你要真那么偏向他,不玩‘过桥’也行,要不然你们俩就‘法式’四十秒,掐点计时。”
老成唯恐天下不乱,立刻拍着“小王”的肩膀发出“哦哦哦”地怪叫,吴涛拿起麦克风,站在沙发上,干咳一声:“嗯哼,都静一静,朕要开始发号施令了。”
抽到小王的把眼一蒙,不辨方向地乱点说:“黑桃2和黑桃5的。”
在众人一片起哄声中,罗冰从角落里站起来了,她飞快地扫了徐西临一眼,然后头也不抬地走出来。
一般这种场合,他都是挨整的主力,因为人人都觉得跟他很熟,对熟人总是能放纵和*图*书一点。
徐西临:“……”
因为对蔡敬来说,罗冰是不一样的。
窦寻听了,立刻拎过一瓶冰红茶,拧开盖递给他,大有动作慢了就要给他灌下去的意思。
吴涛慢吞吞地翻开自己的大王牌,一脸恨不能昭告天下的作弊样,说:“你们别老报电话号码,也点个‘带人’的,让本王说话有点力度。”
徐西临无可奈何地接过去,窦寻已经归心似箭地站起来去拿他们俩的书包了。
徐西临冲他比了个中指,然后虚虚地伸出手,像是拢住罗冰的肩膀,其实很小心地没碰到她,然后借着这一点遮挡,他低头借了个位,只摆个姿势就飞快地退开了,包间里灯光昏暗,离得远的人也察觉不出。
老成带头起哄:“亲一个!”
很快被注意到气氛不对的同学拉了一把。
同时对老成顺口胡诌了一句:“困了,想回家了。”
徐西临简直想糊老成这二百五一脸,狗屁不懂,什么哄都起。
他只是时常在别人哄徐西临和罗冰的时候,心里常常“咯噔”一下。
冒着白霜的饮料从喉咙冰到了胃里,除了凉,什么味都喝不出来。
徐西临:“涛哥,玩归玩,得适可而止。”
徐西临万分为难地看了罗冰一眼,整他,他倒是也无所谓,可是扯上罗冰总归不太好。
熊孩子们集体嚎叫:“亲嘴!”
罗冰脸红得要熟,眼泪都快给蒸出来了。
吴涛:“黑桃5呢?谁是黑桃5,赶紧站起来!”
徐西临怀疑吴涛根本就是发牌的时候看见了窦寻的那张,故意引诱小王点的。
远处的人看不清和图书,近处的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吴涛刚要扬着嗓门广而告之徐西临作弊,就被徐西临一个警告的眼神瞪回去了,他这才有点从啤酒上头的兴奋里回过神来,想起罗冰脸皮薄,太过分也不好,于是默默闭嘴,酝酿下一个坏主意去了。
徐西临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只好默默地走过去。
吴涛双手抱在胸前,高高地挑起眉。
老成可能喝多了,丁点看不懂人脸色,屁颠屁颠地在旁边傻乐:“选选选!”
罗冰平视前方不敢抬眼,目光落在徐西临胸口的衬衫扣子上,眼睫毛剧烈地颤抖着,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期待。
“慢着!”吴涛对徐西临的偏袒不满到了极点,“法式呢?四十秒呢?老徐你别他娘的装纯行吗,在网吧看片的时候就你纯洁地蒙着眼吗?”
吴涛见缝插针地讨人嫌:“看看,都是你们玩不开,把咱们天才玩得都困了——赶紧再抽一轮。”
徐西临:“亲完就走,说好了。”
吴涛:“要打此路过得留下买路财,玩完这把就让你俩走。”
徐西临也有点火了。开玩笑闹着玩他是不在乎的,但是恶意的针对就很没意思了。
有个女生窃窃地笑:“哦?看片?”
窦寻:“……”
别人的前途是“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他的前途是超级玛丽里的移动板,非得挣着命去跳、去奔不可。
老成不嫌丢人现眼地嘶声嚎叫,蔡敬则坐在一边跟着应景地笑,笑得很是敷衍了事,约莫连真皮层都没有触及。
窦寻根本没听见别人说什么,他还没从刚才的冰冻状态中回过神来。
徐西临不知m.hetushu•com道他怎么又烦了,然而这建议正中下怀,他一看表,也快十二点了,就说:“行,我喝杯水,这就走。”
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才不管他们暗潮汹涌,立刻一拥而上地堵住了门,老成和吴涛一左一右地押住徐西临。
吴涛举着麦克风:“团座别怂好吗?咱们可说好了,坐在这抽牌的,谁急谁孙子。”
徐西临:“老成你大爷!”
徐西临给了他一脚。
老成那搅屎棍子眼珠一转,撺掇着一帮女生跟他一起闹:“班长你是害羞吗?”
徐西临:“……”
吴涛的脸色沉了沉。
“我们班头不敢,是被团座帅晕了吗?”
他保持着面无表情受到了莫大的惊吓,四肢都僵硬了,一手拎的书包差点掉在地上。
吴涛:“亲哪?”
吴涛:“你快点行吗?酝酿什么情绪酝酿这么长时间?”
吴涛得意洋洋:“这回不许借位,我们都看着呢,你自己选。”
老k叫了三遍,没人应,吴涛迫不及待地一步上前,翻开了放在桌上那张牌,然后他抬眼斜着窦寻:“大仙儿,你中了一个晚彩,玩完这局再走嘛。”
窦寻打了个寒噤,砸吧了一下嘴,心想:“我有病吗?”
吴涛嬉皮笑脸地看着徐西临,活像个拉皮条的龟公:“团座,你要是不亲,也可以找个人替你亲。”
吴涛一侧身,受了这一脚:“帅哥美女配,你们说怎么办啊?”
徐西临翻了个白眼,预感不太好:“我是黑桃2。”
这一个学期,大家一直在帮他值班,加上平时零零散散的稿费和省吃俭用,蔡敬总共攒下了两千多块钱,这一笔钱对和图书他来说已经足够把高三读下来了。他心情难得轻快,破例请假加入了班级活动,这会却忽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
窦寻拎着包在旁边等徐西临,没理他。
罗冰回过神来,一时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她飞快地坐回自己原来的位置,有点恼怒地把方才起哄的女生一人掐了一遍。
班里的同学大多家庭条件都不错,只有罗冰和他同病相怜,她对他来说有种本能的吸引力。但是蔡敬不承认自己喜欢罗冰,也没有表露过一点,因为罗冰聪明漂亮,在还不知穷富阶级为何物的少年阶段,她喜欢上徐西临不算高攀。
徐西临二话不说,一跃而起:“今天就先玩到这吧,我们先走了。”
徐西临拽过窦寻,蜻蜓点水地在他嘴唇上蹭了一下,一触即放:“行了吧?走。”
所以喜欢谁都是不应该的,癞蛤蟆就该吃素。
这时,抽到小王的人已经亮了牌,顺口说:“三和七。”
老成:“说得对,圣旨呢?”
他翻开方才随手接的牌一看,果然,又中了招,吴涛也愣了一下:“怎么又是你?”
吴涛嚣张地拿着麦克风大声说:“谁给我块表?”
吴涛这天晚上格外来劲,不知道是“成人仪式”刺激到了他什么,要消哪门子的闲愁,他很快闹闹哄哄地给每个人又抽了一次,徐西临无所谓地随便拿了一张,吴涛则把最后一张牌扣在了桌子上,对窦寻说:“我给你放这了!”
直到半夜三更,他已经安全到家躺回了床上,窦寻突然诈尸一样地爬了起来,钻到厨房,扒开冰箱,拎出一瓶冰红茶喝了。
“谁他妈知道。”徐西临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