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过门

作者:Priest
过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青葱

第十二章 决定

男人有点紧张,因为根据他的观察,徐西临这孩子是个很外向、很好打交道的人,跟店里看着顺眼的顾客都能聊几句,没料到自己好像不合他的眼缘。
也只是“浅尝辄止”而已,徐西临虽然去哪都带着他,但是别人讨论的游戏和女孩他都插不上话——游戏他不爱玩,女孩……除了偶尔混在一起的那几个,他基本都不认识。别人也仿佛知道他听不懂一样,从不主动找他说。
这客人可能是个事儿逼,统共两个菜,他这个不让放香菜,那个不让放葱花,一会要求少放酱油,一会要求给他盛一小碟醋,窦寻一只手插兜,连根笔也没拿,站着听完客人的一通细碎的吩咐,他略微一点头,转身就走。
男人叫住他:“同学,你记得住吗?”
他这个年纪,总不可能被当成少年儿童拐卖,一般两个半大小子走在路上,无论是骗钱的还是打劫的,都会对他们敬而远之,还没碰见过这种当街搭讪的。
那男人进门,不着痕迹地四下打量一番,然后挑了张角落里的桌子,先用餐巾纸把长凳和餐桌抹了一遍,这才微提裤腿坐下来。
徐西临心里隐约冒出了一个猜测。
他态度太过殷切,有点“非奸即盗”的意思。徐西临下意识地侧了一下身,挡住对陌生人十分戒备的窦寻:“您认识我吗?”
徐西临莫名其妙地问:“你干嘛?”
窦寻万分挫败,只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自顾自地往前走去。
徐西临顺着他的目光抬头一看,见那奇怪的和*图*书客人一双手肘撑在桌子上,露出手腕上一块内敛的商务表,正在看自己,被抓到了也不显得很尴尬,反而很亲切地冲他笑了一下。
等晚班结束,徐西临和窦寻交接了店里工作,又替蔡敬签完到,才一起往家走。徐西临站了一晚上,站得腰背僵硬,初步了解了“好好学习”的必要性,正想跟窦寻交流一下,忽然看见方才来店里的那个奇怪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路口一辆车旁边。
徐西临把书包往肩上一挂:“您贵姓?”
无论是课堂上那种让人觉得浪费生命的讲课进度,还是周围没法沟通的同龄蠢货,都让他对校园生活没有留恋也没有期待。
窦寻认认真真地点点头,徐西临看了他一眼,不知怎么的,又憋不住了,扶着门框笑得停不下来。
窦寻不声不响地在徐西临身后跟了一会,回忆着老成他们遇到类似的情况是怎么跟徐西临交流的——好像就是走过去,用肩膀轻轻碰他一下,递个眼神或者揽着他的肩拍一下,就算是安慰了。
“嗯……嗯,好的,知道了,谢谢您,马上送到。”徐西临刚登记完一个叫外卖的电话,递给窦寻一个疑惑的眼神,“谁?”
徐西临少爷脾气,时常让窦寻气得拂袖而去。不过吵归吵,等气头过去,他也不大会跟窦寻一般见识,因为窦寻属于一只哺乳纲、灵长目下的不明物种,是一只俊秀的人形宠物,有一副别出心裁的脑回路,不能以人的道理来衡量。
于是窦寻http://m.hetushu.com笨拙地凑上前去,学着老成他们的动作,用肩膀“轻轻”撞了徐西临一下……然而他没学好,一下撞过了劲,把徐西临撞得往旁边趔趄了半步,还给吓一跳。
“郑先生,”徐西临想了想,决定先用大人的方式回话,“您作为一个股东,已经把持有的相关公司的股份都出售了,卖了十多年,还想保存分红和查账的权利,没有这个理,您说对吧?”
窦寻总是刚到一个环境,就恨不能立刻摆脱,好像下一个环境能更好一样。直到他的中学生涯只剩下短短的一个尾巴,方才浅尝辄止地体会到一点做学生应有的滋味。
“笑个屁,”窦寻耳根发红、面色铁青地推开他进了门,恶狠狠地说,“傻逼。”
徐西临一震,没想到自己隐约的猜测居然成了真。
吵完,他自己默默回到屋里拆了一整包猪肉脯,边思考人生边吃,一不小心吃完了,窦寻也思考出了结果,他想:“我要再上一年高中。”
可即使是这样肤浅的感受,都快要到头了。
而后徐西临很快原形毕露,回归了青少年模式,冲他挥挥手:“还有,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说我妈坏话,抽不死你丫,不信你就试试。”
刚开始,徐西临还颇无所谓,这男的要能证明他真是自己的爸,那聊聊也无所谓,再怎么说也是亲爹。
窦寻转到柜台后面,给厨房报了菜单,转过头问徐西临:“你认识那个人吗?”
到家门口,徐西临才有点喘地停下来,叮嘱窦hetushu•com寻说:“今天的事别告诉别人,特别是我妈跟我姥姥。”
窦寻:“……”
窦寻心里茫然若失,又无从倾诉,对徐西临生出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恨不能考完试以后能把他一起打包带走,可是那货非但先天大脑发育不良,还一天到晚吊儿郎当,一多半的心思都不在读书上,根本没有上进的意愿。
来客远远地看了徐西临一眼,点了几个菜。
这位先生和徐西临“或许沾亲、然而非故”,有道是疏不间亲,连讼棍出身的徐女士都没说过前夫什么坏话,他倒好,刚一见面,还没验明正身,先隐晦地告了徐进一状。
但是听到后面,他觉得不对劲了。
蔡敬周二和周六在麦当劳工作,不能随便替,其他时间则无所谓,他在一家很小的私人快餐馆里当服务员,小快餐店管理宽松,跟老板打过招呼就行——反正老板只出一份工钱,不在乎是不是一个人领。
窦寻:“要不我给你重复一遍?”
第一天上班还挺新鲜,徐西临干得津津有味的。
男人当场一愣。
他小跑了几步,往窦寻后背上一扑,胳膊肘勒住他的脖子往后一带:“你怎么那么好玩啊豆馅儿。”
徐西临反应了三秒,终于有点明白窦寻好像是想安慰他,当场被这个活宝逗坏了,把什么“正先生”“歪先生”都丢在了一边。
徐西临在柜台后面捂住了脸。
“姓郑,你小时候也是……”
这种熟稔的语气让徐西临一下皱起眉。
徐西临对他爸没什么印象,也谈不上爱憎,徐和_图_书进也不像有些离婚妇女一样,为了让孩子“站在自己这边”,整天给他灌输仇恨另一方父母的信息——她根本不怎么提前夫的事。
男人一愣,忙叫住徐西临:“等等,小临,你其实还记得爸爸对不对?”
那以后的几天,老成徐西临他们几个轮番上阵,一天纠缠蔡敬三次,硬磨着蔡敬答应他们一伙人去代班。
从小到大,他看不上别人,别人也不爱带他玩,善良一点的环境会孤立他、冷落他,乱一点的地方还会三天两头大动干戈。
他有点不太耐烦地说:“碍不着您的事吧?”
说完,徐西临就扬长而去了。
那男人笑起来,没正面回答,只是问:“你们学习那么忙,你妈妈给的零用钱不够用吗?怎么让你来做这种事?”
那男人上前一步,有点急切地说:“我走的时候你才那么一点大,现在也都长这么高了,爸爸这么多年虽然一直在国外,但真的不是对你不闻不问,我心里一直很惦记你,之前也给你寄过很多礼物……不过你可能都没收到,你妈妈她……不太愿意让你跟我接触。”
“不记得,”徐西临面无表情地拉过窦寻,“走。”
窦寻替他回头瞪了这位“郑先生”一眼,飞快地追了上去。
他再一看,见这男人打扮的人模狗样的,说是出了国,那他这么多年难道就买不起一张机票回国看看?
当天傍晚,有个打扮得让人眼前一亮的中年男子走进小快餐店。他衣料挺括,打理得很细致,风度翩翩,没有寻常中年男女挺胸叠肚的“富态”,头发www.hetushu.com甚至能看出一点打理的痕迹,跟店里的民工与穷学生们一对比,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窦寻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想起徐西临嘱咐过他对客人要微笑,于是又强行挤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硬邦邦地问:“吃什么?”
怪客虽然点了菜,但没吃几口,沾了沾筷子就走了。
窦寻越想越恨铁不成钢,于是当天又寻衅滋了一回事,找碴跟徐西临吵了一架。
男人近乎讨好地看着徐西临问:“你还记得我吗?”
那男人脾气不错,笑了一下,没和他一般见识。
窦寻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角落里的奇怪男顾客。
窦寻被他勒得脸都红了,炸着毛挣脱,然后俩人你捅我一下,我推你一下,追跑打闹着回了家。
那坐姿很是优雅,好像此人不是来喝地沟油,而是来品拉菲的。
此时已经有点初夏的意思,槐花冒出了一点白色的端倪,干燥的夜风中浮动着一股朦胧的暗香。
窦寻心里却觉得十分不对劲,因为在这种小店里干活的打工仔和打工妹们,基本也就是高中生的年纪,他们俩混在其中不显得突兀,那个陌生人张口就是一句“同学”,他怎么知道他是学生的?
徐西临礼貌地跟对方点了一下头,转头对窦寻说:“不认识,我认识的都明人不装暗逼。”
窦寻讨厌学校。
五一放假回来,徐西临就带着甩不掉的窦寻同学,出席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份“工作”。
那男人看见了徐西临他们,弯腰和车里的人说了句什么,然后大步走了过来,对徐西临说:“我能跟你说两句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