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一章 意外

她用力把砍刀往木门上狠狠地一砍:“都活得不耐烦了?老娘在外面混的时候,你们这帮小丫挺的还不知道在哪猴山上扯旗呢!”
说时迟那时快,颜珂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劲风”,刀影一闪,厚重的刀背哗啦一下掀开空气,活像个大棒子当空砸下来,一想到这“大棒子”一侧的刃能把他的脑袋劈成个烂西瓜,颜珂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阿姨战斗力惊人,一嗓子把楼上楼下街坊邻居全惊动了。
颜珂沉默了一会:“你还是想吧,现在看来,你的朋友好像都比你有钱。”
颜珂:“……”
“先去我家吧,锁还没修好呢。”叶子璐坐上车,感慨了一句,“你说就为这点钱,人脑袋都快打成狗脑袋了,至于的么?”
颜珂一边按着张牙舞爪的叶子璐,一边说:“阿姨,这些人是小偷,被发现了就要明抢,刚才的锁就是他们给弄坏的,您赶紧帮忙叫人!”
叶子璐没骨气地说:“……我,我是小贱人。”
“钱啊。”叶子璐说,“你看,我为了钱,努力学习,努力找更好的工作、升更高的职位、拿更多的薪水,你呢,整天起早贪黑猪狗不如地为你那小破公司挣命……”
颜珂:“嗯?”
但都到这个份上了,能怂么?
就在这时,拐角处突然冲出来一辆车,冲着他们就撞了过来——颜珂开车很规矩,从不闯红灯或者超速,甚至不怎么并道加塞,对方明显就是故意撞过来的。
她把藏在身后的砍排骨刀拎了出来,刀柄重重地往木门框上一戳,阴恻恻地看了颜和*图*书珂一眼:“闭嘴,小贱人。”
被她突然砸人的那一下弄得愣了一分钟,对方已经很丢人了。
颜珂其实心里早就毛了,他从小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好学生,长大了成了个正经八百的生意人,没有对任何人、也没有被任何人使用过暴力——虽然中二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做过一些愚蠢的大侠梦,打算仗棍子携可乐,浪迹个天涯快意个恩仇什么的,可他现在长大了,十分确定以及肯定,他很不喜欢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迟疑了一下,终于整个人都斯巴达着,移动了过去,就在这时,堵着门口的三个男人之一反应了过来——无论是从气质上还是吨位上,他认为叶子璐都是在忽悠人,哪个出来混的要带这么一根长得豆芽菜一样的黄毛丫头?
颜珂随口说:“你已经超凡脱俗到觉得钱都是王八蛋的地步啦?”
他觉得自己亏透了,死丫头又没答应当他媳妇,他却都背了她两回了。
叶子璐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然而她似乎本能地遇见到了危险,突然之间汗毛都炸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去,就听见了一声巨响,刹车声变成刺耳的尖鸣,叶子璐没系安全带,顺着惯性往前倒去。
阿姨转身回到自家厨房,片刻之后回来,左手一个擀面杖,右手一个平底锅,以一种“铁甲依然在”的造型雄纠纠气昂昂地打开防盗门,在楼上楼下越来越多的人的围观下英勇地打开了自家的防盗门。
“这还差不多,”颜珂大爷一抬下巴,“上车,哪去?咱俩找地方hetushu•com吃饭去么?”
最后颜珂只好弯下腰:“上来吧,我背你下楼……先把那刀给我放下!”
叶子璐:“……”
颜珂:“你没电了?大点声行么?”
“真当我不知道你们是哪路货色?懒得跟你们计较,还他妈给脸不要了。”叶子璐放慢语速,一字一顿发挥超常地发挥着,“都想干什么?绑架?入室抢劫?”
颜珂就笑了起来。
终于,闹哄哄间,还没来得及走远的警察叔叔回来了。
当然,这个囧囧有神的想法只在颜珂的脑子里闪现了一秒钟,很快就被理智给压过去了,他连忙扑上去,一把抱住打算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的叶子璐的腰,冒着被她误伤的危险把她拖进了屋里:“行了宝贝,祖宗!行了!”
颜珂看起来像是受到了人生观层面上的震撼。
叶子璐:“你闭嘴好么?我那叫大器晚成。”
叶子璐就在这时候踹开了门,抬手就把水还没擦干净的大花瓶照着那人后脑勺砸下去了,“咣当”一声,玻璃渣子碎水花,一通乱溅,那位直接就给跪了,半天找不着北,好半晌才晕头脑胀地一摸后脑勺,一把的血。
他忽然有种表达什么的想法:“我……”
难为她吹得也像模像样。
颜珂心里一动,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什么玩意我跟你差不多?”
刀拔不下来,她就装模作样地用小手指摩挲着刀柄,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像叫狗似的冲颜珂漫不经心地招招手:“哦,对了,熊珂,你先过来。”
颜珂:“……”
离他最近的一个人一把拽住和_图_书了颜珂的领子。
很多姑娘都说过自己曾经扛着一桶二十加仑的桶装水上五楼的故事,有的姑娘说的是真的——比如王劳拉,有的姑娘则完全是吹的——比如叶子璐。
颜珂扑到了她身上。
民警同志:“……”
兔子急了也要咬人,尽管站在叶子璐门口的这些人都不想节外生枝,可到了这种地步,也终于忍无可忍地要殴打颜珂了。
“我还不信了,光天化日下打劫!”这阿姨大概唱过河北梆子,一嗓子吼出来端是个底气十足,跟现场版的《花为媒》似的,“太不像话了!你们一群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大老爷们儿,有本事你怎么不劫富济贫去?怎么专找我们平民老百姓欺负?寒碜不寒碜?大妈我告诉你们,我都看不下去了!”
于是他搭住颜珂的肩膀,狠狠一捏,把他往后推搡了一下,咬着牙说:“吓唬谁呢?小姑娘,你不分青红皂白,一个花瓶就给我兄弟开了个瓢,这事得说道说道……哎呀我操!”
而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知己”两个字,才是精髓。
他在这血腥吓人、生死时速的时候,严肃地想起了一个问题——以后跟她一起,不会时不常地被家暴一下吧?
叶大能耐吭吭哧哧地喵了一句什么,卡在喉咙里,谁都没听清。
他也没办法,只好硬顶上。颜珂心里悲壮地想,老子今天就是豁出去为红颜了,挨揍就挨揍吧。他抬起一只手,虽然预备好了随时挨一顿胖揍,嘴上却还在那不依不饶地拉仇恨:“我告诉你们,敢跟我动手,今天最好就在这打死我,m.hetushu•com只要还给我留一口气在,就等着以后老子日你们祖宗。”
“但是并不是因为这钱有什么特别大的用途,其实左手给我右手花出去都行,哪怕不是给我自己花的。主要是因为赚钱的这个过程和结果,让我特有成就感,自我感觉特别良好——我费尽心思,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废柴,能花就能挣,还有一个职位需要我,我能养活自己,还可以买礼物给别人,帮助别人,我很了不起。”叶子璐眉飞色舞地说,“我告诉你说熊珂,我曾经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有一天我有钱了,然后有朋友过来和我借钱,我二话不说,直接一句话丢过去,‘要多少,给我账号,不用还了’,想想都觉得爽啊!”
就他说话的功夫,叶子璐一脚踹在门上,使劲一蹬,“咣当”一下把砍刀抽了出来,一刀就冲着那只按着颜珂肩膀的手砍下去了。
叶子璐从他身上获得了无敌的勇气——今天她算是明白了,要是她也跟着哆嗦了,颜珂这货得在她家门口被人活生生地削平了。
他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看《红楼梦》,宝玉提起黛玉的时候,总喜欢用“知己”两个字,那时候他连字也认不全,完全不明白大人说的书里描写的宝黛之间的“爱情”,究竟表达在了什么地方,后来他长大一点,明白古代人说话是很含蓄的,那大概就是在说心有灵犀之类的意思。
民警同志看了一眼现场的狼藉:“怎么又是你啊?得亏我们还没走远,得罪谁了这是……行了,都跟我们回局里录口供吧。”
叶子璐不动。
颜珂轻轻地推hetushu.com了她一把:“人家跟你说话呢。”
死死地抱着叶子璐的颜珂就忽然明白了,叶子璐同学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奇葩环境里长歪的。
同时,他心里竟然还琢磨着,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剑气!
颜珂:“……”
堵在门口的两人都躲得很快,万万没有料到在这里竟然遭遇到了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女疯子,场面上的狠话都没来得及撂下,还没点到碰到正题的毛呢,她先不分青红皂白地拿刀捅起来了!
等两个人从警察那里回来,已经是下午了,出来的时候,颜珂显然还惦记着方才的事,第一句话就是:“你刚才叫谁小贱人?”
颜珂:“……”
邻居的门开了,一个上了些年纪的阿姨先是警惕地透过防盗门看了一眼,大呼小叫起来:“哎哟,这干什么!这干什么呢!”
“什么?”阿姨瞪圆了眼睛,气沉丹田,来了一声气壮河山的狮子吼,“来人啊!抓贼啦!”
叶子璐:“我脚软……”
叶子璐狞笑一声,反手去拔她劈在门上的刀……坏了,刚才太激动了,插太深,现在拔不出来了。
在众多热心市民的帮助下,两个半坏人被抓走了。
颜珂只愣了一秒,下一刻就大惊失色地说:“你你你你你出来干什么?男人打架,有你什么事……”
很久以前,颜珂听说过叶子璐英勇地用高跟鞋砸晕了偷她手机的小偷的故事,还以为里面多少有一点艺术加工成分,现在看来,那种事她是真干得出来,绝对干得出来!
叶子璐:“那倒不是,我还是挺喜欢钱的,可是不是那种喜欢法……大概跟你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