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三章 最痛苦的事

此时,叶子璐不想听见任何人的关心,也不想听见任何人的安慰,她就像是一头陷进了沼泽的食肉动物一样,只想歇斯底里地咆哮和撕咬东西。
叶子璐先查了自己的账户存款,然后取出一张纸,大致清点了一下自己收藏的模型,在论坛上开出了一个卖东西的帖子,把她的宝贝们都拍了照片,在旁边注明了装配和参考价格。
她蜷缩着坐在地上,坐到腿都麻了,也不知到了深夜几点钟。客厅的灯和妈妈房间的灯都暗了,她这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把手机捡了起来,装好放在了床头。
叶子璐冲动地打开了门,打算把她刚刚想出来的“决定”告诉她妈。
“人家拿你当想骂就骂、想损就损的玩意儿呢,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何苦呢?
怒伤肝,自己的肝,这件事每个人都知道,愤怒与焦虑是损己不利人的事。
做完这一切,她就关了电脑,一仰头靠在了椅子背上,整整一宿没有合眼。
她只不过是个狗屁能耐没有的小职员,混进那些个衣香鬓影里干什么呢?果然是自取其辱,怨不得别人。
她做完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像困兽一样地站了起来,在屋里走了几圈,想砸东西的欲望让她的手指都颤抖了起来。
可这片刻的宁静,很快被颜珂接二连三的电话打断了。
她这样一鼓作气地顺着大街跑到了路和图书口,一口气跑到能拦到出租车的地方,张牙舞爪活像告状一样地拦了一辆车,司机师傅还停稳,她就跳了上去,飞快地报出家里地址,满嘴跑火车地说:“师傅麻烦您开快点,有大流氓追我!”
叶子璐把脸皮绷得紧紧的,好像在思考一件特别严肃的事,然而她心里就像是一个热热闹闹的大舞台,什么人什么事都往上挤。
于是司机师傅不肯再跟她说话了,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地开车,等红灯的时候还把挂在胸口的外衣拉链一直拉到了脖子底下,打算用肢体语言向女流氓展示何为“凛然不可侵”。
然而有时候愤怒就像爱情一样,都会叫人情不自禁。
然后她的思路开始往越发诡异的方向跑偏而去——对,她要辞职,离开这个破公司,哪怕去路边摊煎饼,也不给别人打工了,她还要离开龙城,把这一段的经历、那些所有认识的人和事都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抹去,到南方去,重新开始,不混出个名堂来绝不回来。
“干什么,哎你看见我那盒药瓶子旁边的胶囊放哪了么,下午还在这呢——哦!行没事了,我找着了。”
她近乎麻木地刷开微博,漫无目的地在网上乱翻,带着莫大的恶意去给几个陌生人留了言,还上了人身攻击,这种散发的恶意在一定程度上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获得了片http://m.hetushu.com刻的安静。
“叶子,人家看不起你呢。”
司机师傅:“……”
叶妈妈吃完药,想起这出,问:“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叶子璐拿着蛋糕,就像个小超人一样,一路飞奔了出去——当年她念书的时候八百米考试如果也有这个速度,就不用厚着脸皮请体育老师吃饭求放水了。
叶子璐的手机还是老式的,这一摔,后盖掀开,电池就掉了出来,于是什么动静都没有了。
颜珂要是追上来,叶子璐估摸着以自己的脾气,一定会控制不住,二话不说就会翻脸,但是熊珂对她那么好,她不想跟他翻脸让他难过。
她把脸埋在枕头上片刻,然后爬起来,激活已经睡眠了的电脑,做了一连串的事。
以后不和颜珂来往了——叶子璐像是和谁赌气一样,心里下了这样一个决定。
他从后视镜里认真地看了这个奇特的乘客一眼,认为这个姑娘不像是被流氓追的,反而有点像是刚流氓了别人急着逃跑的——看那吃相,鼻尖上竟然还沾了一点奶油!
但她的愤怒久久无法平复,却是因为其实这里头本就无关别人。
叶子璐有那么一两秒钟,是屏住呼吸的。
然后她突然挪动着鼠标,把两个地方的颜珂都给拉黑了,接着又把自己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墙上。
叶子璐想象力有限,但m.hetushu•com尽管这样,她还是成功地脑补了一出狗血淋漓的豪门恩仇录,可惜这个故事烂尾了——因为她妈妈敲着她的卧室门问:“叶子,什么东西摔了?那么大动静?”
对于叶子璐而言,她可以克制不把火发在外面,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叶子璐到了嘴边的话,就像她妈妈喝下去的水一样,咕嘟一声,掉进了肚子里,连个响都没砸出来。
她要衣锦时候才还乡,要把每一个侮辱过她错待过她的人都狠狠地踩在地上,要让那些故意或者无意地错过她的人痛不欲生——管他们到底是不是无辜。
“妈,”叶子璐清了清干涩的嗓子,突然说,“我跟你说件事。”
叶妈妈敲了门就不在意地转到了客厅里,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你小心一点啊,都这么大姑娘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我还以为你要玩得晚一些呢。”
她受到了侮辱,却无法以牙还牙,她受到了蔑视,却无法证明自己。她看自己十分不顺眼,毫无底气,精神上就像是个赤裸脆弱的小孩子,所以连一丝丝的轻视,都能给她造成致命的伤害。
最后,她打开文档,写了一封辞职信,凌晨三点半,发给了公司。
叶子璐怀着满腔的愤怒和委屈,心里愤愤地想了五六种让詹妮身败名裂的办法,然而一推开自己的房门,又开始满心凄凉起来——她连自己的事都www.hetushu.com拢不过来,哪还有工夫琢磨怎么害别人?
叶妈妈一边说着,一边熟练地拿出了自己的几样药,摆在客厅的小茶几上一排,她艰难地喝几口水,咽一样药,表情痛苦,两大杯水才把这些药送下去。
詹妮说的话,叶子璐以为自己一开始没有当回事,她觉得自己离开颜珂那里的时候,还是非常冷静客观的,可是心里复杂的怒火却好像一个火种,不显山不露水地埋藏着,非要等到吹了风,才会一点一点地以燎原之势着起来。
司机师傅一脚把油门踩了下去,横眉立目地问:“什么?还有这种事?龙城治安怎么越来越差?你报警了么?”
叶子璐连网页也读不下去了,她只能木然地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屏幕,听着电话铃一遍一遍地响。
而忍着忍着,她的思维又会自动跳转别处,总而言之,是一会幻想自己的成功,一会嘲笑自己的失败。
“人家当你是个自不量力想往上爬的东西呢。”
接着,仿佛双管齐下一样,颜珂的企鹅头像也跳了起来,再之后,微博页面上闪出了一条私信提示。
叶子璐一晚上什么都没吃,整个人正饥肠辘辘,她顾不上别的,先剥下蛋糕上的锡纸,一口咬掉了一半,含糊不清地说:“报什么警啊,等警察来了,乌龟都能从这跑到护城河去了,还得被拎到局子里做笔录,净耽误事。”
“哦,”叶子璐避http://m.hetushu.com开她的目光,声气低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她才说,“没事,我本来想告诉你胶囊在那边的干果盒子上面。”
叶子璐的心跳慢了下来,她满心疲惫,这会没力气发脾气了,于是开始觉得自己方才那砸锅卖铁似的一出很是莫名其妙。
这种愤怒无法通过一句“怎么和这种人一般见识”来缓解,她在心里死命地贬低詹妮,以说服自己和那种胸大无脑的货色不是同一层次的,可是依然于事无补。
那是放屁。
终于,长长的一段路,叶子璐什么都没想明白,除了一点——今天晚上她就不应该跟着颜珂出来。
她默不作声地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顺着门坐在了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手脚冰冷,轻轻地张开嘴,不出声音地说话。
一会是那两年在外地受得委屈,回来以后得到的不公——她一想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就愤怒得不能自已,然而这是外面,司机师傅和她非亲非故,她就算愤怒得想把龙城踩个窟窿,此时也只能铁青着一张脸忍着,忍着。
叶子璐三口两口啃完了蛋糕,吃太快了,冷冰冰的甜食噎得她胸口疼,用力锤了几下才好一点,她扭过头看着飞快倒退的景物,仿佛一个旁观者一样地审视着自己,心说,颜珂可千万别追上来啊。
按理,人还不应该和狗一般见识呢,难道走在路上的人无缘无故被狗咬了一口,就能心平气和不生气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