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九章 蜕皮

你才是总公司派来的,不靠你靠谁去呢?反正出了篓子,最好也是总部那边担着。
惨无人道,唯有“惨无人道”才能形容。
颜珂时常会给她发短信——有时候就像以前那样自在熟悉地说笑,好像他是一只会发短信版本的小熊,更多的时候,他会说一些自己的事,比如偶尔抱怨几句住院难受,说一下他的父母和朋友,这样她会慢慢地习惯,会在潜意识里接受他其实是个人的事实。
这时候,她终于收到了一条陌生的号码的短信。
而且叶子璐那个货,大脑间歇性残疾小脑先天发育不良,万一将来真的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难不成要指望她么?
叶子璐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跟一个箭步跳上了垃圾桶、虎视眈眈地与她对峙的野猫大眼瞪小眼了片刻,然后她突然就站在路中间,毫无预兆地哇哇大哭了起来。
如果说这种新环境带来的惶恐还不算什么,那么这边这个分公司简直就把叶子璐给弄懵了。
火车虽然相对平稳,但是她看书还是会有点晕,周围都是陌生人,她没有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也侃侃而谈的能耐,于是只能靠在椅背上睡觉,可是一闭眼,叶子璐满脑子都是到了新的住处的各种麻烦,她脑补了一下,感觉胃里开始泛酸水,就连睡也睡不着了,只能坐在那里发呆。
最开始的一两个月最艰难,昏天黑地地过去了以后,叶子璐终于慢慢开始把一些事情理出了头绪,而她生活的屋子,也慢慢开始有了她固有的痕迹,再次变成了让她感到舒适和放松的“家”。
叶子璐从离开龙城工作到第一次回家的这一段时间,足足瘦了七八斤,本来就没有二两肉,这下成了一具行走的小骷髅,照照镜子,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混进亡灵法师的http://m•hetushu.com骷髅兵团,弄个队长当当。
可是不过几个礼拜,叶子璐竟然换号码了!
她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两年以后是怎样灰溜溜地回到龙城,一事无成,在所有人希望后又失望的注视下重新成为一个可怜虫,每天过着麻木又可悲的生活。
总要有这样一段适应时间的,颜珂知道,他和叶子璐的关系太近又太远——他曾经在一个女孩子的床头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几乎知道她所有的隐私,跟她打打闹闹,无话不说,可是叶子璐却并不认识一个叫做“颜珂”的人。
颜珂其实也经历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生活不能自理。
她也曾经无数次想找个人抱怨,可她的朋友们,要么是胡芊那样的超人星人,要么是王劳拉那样的战斗机,她也不能打电话给妈妈撒娇——她们的关系早就变了,妈妈生不得气着不得急,叶子璐早就从要生活费的寄生虫,变成了一个需要照顾对方的角色。
颜珂每天努力地做着复健,应付梁骁之类、因为自己能直立行走所以时常过来刷优越感损友,陪父母说话,还要趁闲暇时间时时关注着自己的公司……以及在得到了手机使用权以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叶子璐。
她要处理很多无规章可循的事,接触各种各样的人,特别是一些手续没来得及走完,她连盖章的过程都弄不明白,只能没玩没了地天天跑、四处问。指望不上别人——别人还都指望她呢。
可是这一招也失败了。
无数次,她都想要逃回家里去,跟老板说她担不了这个岗位的事,只要有个舒舒服服的窝,一辈子混吃等死就行了。
天大的委屈也要自己受着,叶子璐毕业虽然已经将近第四个年头,然而除了积累了一点办公室斗争的和图书经验来以外,几乎还没有来得及经历社会的洗礼,“焦头烂额”四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眼下的生活状态,本打算好的每周末回家,因为实在太忙而一再推迟,等她第一次回家,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了。
当火车开始缓缓开出龙城的时候,叶子璐觉得自己就像是蜗牛被逼出了自己壳一样,又难过,又焦虑。
颜珂得到了叶子璐的新号码,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给她打电话,只是发了一条那样语气亲密又轻快的短信。
叶子璐手足无措地望着一直闪啊闪就是不亮的灯管,也不会修,只能穿上衣服到小区门口的小超市里买个廉价的小台灯回来。她拎着台灯,凄凄惨惨地带着一身风尘,走在路灯坏了的昏暗的小路上,就不小心踩到了一只流浪猫咪的尾巴。
她躺在又冷又硬、还没来得及买齐床上用品的床上,看着窄小的陌生的屋子,想要找出一些自己将来会成功的论据来,可是叶子璐把她的整个成长经历都回忆了一遍,也没想起什么来。
可是“阅历”就是这样熬出来的,有的时候,其实那就是由那些人们承受过的痛苦堆积起来的,每一次只有熬过去了,才会长出全新的铜皮铁骨,才会发现以后的小坎坷那样不值一提,就此有了Happy Ending。
这个分公司其实是去年年底才刚刚成立的,连初具规模都算不上,人员配备各种不齐全,甚至很多办公器材都是她到了以后才慢慢地开始到位的,叶子璐本以为自己一个新手,到了这边会有循序渐进的过程,先见习后管事,可没想到初来乍到,还没弄清怎么回事,这开头的万事难,就全落到了她头上。
理智上,叶子璐知道,这一次的外放机会对于她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一件和_图_书非常有利于前途的好事,除了辛苦,简直百利无害,然而这并不妨碍她在感情上感觉到凄凉无助。
大概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一段生命——什么都是不确定的,每天每天都在怀疑自己,所有的努力都看不见回报,看不清未来的路在什么地方,疲惫地一秒钟都不想待在那里,不知道未来自己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担心得不行,可是别无他法,只能熬。
猫凄厉地嚎叫了起来,毫不留情地用爪子给了她一顿天猫流星拳——幸好裤子厚,没被野猫挠到皮肉。
她其实本质上有些缺乏好奇心,尽管年纪尚轻,却喜欢偏安一隅。她对于新东西的尝试仅仅局限于门口超市卖的酸奶口味,其他的就再没有兴趣了,从来不追逐最新的数码产品,手机和电脑都是用到坏为止,同样一个发型能留个五六年,她也不喜欢旅游,叶子璐无法体会到传说中“一个陌生的地方的给人带来的新奇感和放松”,“陌生的地方”从来不能给她顺毛,倒是非常能让她炸毛,她会丧失安全感。
“嗨美女!我是颜珂,存好我的号码,我今天第一天摸到手机,可以慢慢练习走路了,等俺胡汉三回去了,就去找你玩,等着接驾哈!”
就这样,叶子璐整宿都没睡着,第二天又诚惶诚恐地用了几乎有二斤的遮瑕膏,才遮住了那一对硕大的黑眼圈,心惊胆战地上班去了。
战拖的阶段性成功带给她的后遗症,她已经和幻想划清了界限,不再能自我催眠地跟那些守卫地球的勇士们站在同一国了,那反而让她更加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个可悲的人。
直到半夜三点钟,叶子璐都没睡着,越想睡着就越清醒,床板硌得她浑身难受,最后她直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于是把自己的思想放任到另一http://www.hetushu.com个极端——她开始故技重施,借用各种电影电视剧以及小说里面牛掰的人物设定,想象自己就是牛人里的斗牛士,仿佛自己无所不能一样。
他经历了这样一番痛苦,下定了决心等康复以后要好好锻炼身体,以后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一定要把身体健康放在一切之前,他是在不想等自己老了以后再来个卧床不起,第二次经历这种痛苦。
而有一天晚上,当她累得死狗一样地回家,打开灯,却发现管灯的启辉器歇菜了的时候,就真的有点忍不住那一把辛酸泪了。
并不是和颜珂无话可说,她与生俱来的贫嘴功夫依然毫无退步,只是抱怨和诉苦的那些话,她说不出口了。
生活强迫地把她和周围的人隔绝起来,让她每天每天对着镜子痛苦地说“我还没准备好,我还年轻,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段时间”,然后她一边这样想,又一边觉得自己真不要脸——古人十二岁拜相,她都快奔三张了,还没从彼得潘综合征里清醒过来。
直到颜珂开始练习她的这个时候,叶子璐才终于得到了机会,可以找人吐露一下她的艰辛和痛苦,然而她却愕然地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了。
小野猫正在蓄势待发,准备要跟她战斗到底,可没想到敌人是如此地不按常理出牌,当场被她这一嗓子歇斯底里的大哭吓得毛都炸起了老高,“喵呜”一声跳上了房顶,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每次到一个新环境,叶子璐都会非常痛苦,无论是置办新的日用品,适应周围的环境,还是熟悉附近的路,都能让她暴躁成一个炮仗。
颜珂不死心,把电话打到了她妈那里,假装是叶子璐的大学同学,才得知她被调到了外地,跑到别处祸害去了。
接受应该接受的东西,决定应该决定的事,坦然承担后果和*图*书——“大人”所要做的事,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其实也就这三件而已。
这样低落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那边接她的人带她去这边给安排好的住所——是个旧房子,里面网线还没来得及开通,灰尘落了一堆,叶子璐光是打扫就整整花费了一下午,什么都没有,什么都要重新买重新弄,原来她生活的家里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本来觉得可有可无,可是没有了它们,她感觉生活真是各种不方便。
曾经,叶子璐把“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当成至理名言,为自己爱睡懒觉开脱,她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压力大到精神衰弱失眠的一天。
颜珂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前途昏暗,可他觉得自己就是很贱,这样惨淡的前途也没有打消他想要和这么一个丫头过的愿望。
叶子璐终于短暂地忘记了笼罩在她头顶上的拖延症阴云——她必须积极、必须主动,因为很多事她要负责任的。
颜珂觉得眼下就有了个绝好的契机——叶子璐回不了龙城,他也下不了床,谁也见不到谁。
叶子璐的生活中充满娱乐精神,可惜大多只是自娱自乐。
可叶子璐从来是有混吃等死的心,却没有混吃等死的命——她懦弱到总是想要临阵脱逃,然而临到头来,却又总是因为死要面子,而迈不动步。
这当然是不正常的,叶子璐可以和她的小熊这样相处,却不能和另一个人这样相处,如果他们两个这时候见面,一定都会非常的不自在。
叶子璐在自己也没注意的情况下,就这样长大成人了。
就这样经历了漫长的折磨,她终于习以为常了。
叶子璐也不要脸了,不管路上有没有人,她就这样站在街上哭了个痛快,然后才抽抽噎噎地回了她那没有一点归属感和安全感的临时住所,又一次觉得看不清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