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三章 过年

您可太不客气了。
叶子璐“哎哟”一声,捂着肚子坐直了:“熊珂!你也积点德行不行,有你这样高空坠物专门往人肚子上跳的么?”
叶子璐家第一次少了个人,还有一个明天一早要给送回医院里,颜珂呢?他连个人都不是,他简直不敢想象今年他父母的年要怎么过,只能拼命地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一个劲地给叶子璐出馊主意,然后跟她一起手忙脚乱。
颜珂摘下耳机,从小床桌上跳到了她身上,这才仿佛突然惊醒了她。
陪了半辈子的人了,哪能是说没就没的呢?
可是看她那一脸期冀的表情,却鬼使神差地说:“吃了,真咸。”
颜珂哼了一声,压着心酸移开目光,满不在乎地说:“谁稀罕啊。”
叶子璐瞪了他一眼:“有一个不错了,这是我孝敬我爸的!”
“叶子,”他搜肠刮肚地想了半晌,奋力地踮起脚尖,抬起他胖乎乎软绵绵,棉花和布做的爪子,轻轻地揉了揉叶子璐的脸,终于说出了一句非常苍白又没有水平的话,“别难过了,过年的时候不能伤心,不吉利,啊?”
妈妈还在住院——她的情况时好时坏,好像一个看起来健健康康的人,突然一下子就崩塌了下来。
他们俩都知道,这个年很凄凉。
她的肩膀先是微微垮下来一点,好像被什么东西压弯了一样,微微凸起的脊柱透过薄薄的毛衣依然清晰可见,头发落下来,挡住了半边脸,脸上好像只剩下一双黯淡的大眼睛,在最热闹的时候,感觉很难过。
她们俩压低了声音,鸡飞狗跳地搏斗http://www.hetushu.com了一会,叶子璐气呼呼地抽了张面巾纸擦干净了颜珂的熊掌,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迟早有一天要炖了它吃。
叶子璐:“……”
叶子璐每天去给她送饭、陪她的时候,她会尽量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说她都二十五周岁,奔着二十六数了,终于成人了。
然而这声本该出口的咆哮,就在叶子璐把颜珂跟她爸的遗像放在一起的时候,给吞回去了。
叶子璐冲她爸的遗像挥了挥手,穿上外套,带上颜珂,从床底下拿出了她买的那一大把小鞭炮,欢天喜地地跑了出去——她其实没买着钻天猴,那玩意太危险,市区没有卖的。
颜珂只见她像做贼似的钻进了厨房,找到了剩下的饺子——那玩意好多是她包的,都露馅了,她捡了几个看起来还不错的,放在了小碟子里,然后又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香跟一个打火机,溜回到屋里。
就连颜珂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地关了视频,叶子璐都没察觉到,依然直着眼睛盯着屏幕看,也不知道她在看些什么。
半夜,她妈妈没能撑完整场春晚就累了,借住到王劳拉的房间里去休息,叶子璐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带着颜珂,一人一个耳机,回到自己房间里继续看晚会。
颜珂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依然不知从何说起,依然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
“这边您放心,我靠谱着呢,顶天立地没问题,一会我就到楼下放俩小钻天猴去,最好也跟北朝鲜人民那霸气的大钻天猴一样,‘嗖’一下和_图_书就到大海里,把我妈的病也带走了。”
然而她的情绪还是不高,像是有那么一点强颜欢笑的意味,窗外市民们开始趁着烟花爆竹解禁玩儿命地燃放起来,此起彼伏的乒乒乓乓,烟花闪烁得跟星球大战似的,整个龙城耀眼如白昼。
好像这样,他们就能忘记一起忘记所有那些不开心的事一样。
可是叶子璐有一次丢了东西在病房,回来取的时候,却看见她妈妈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病床上,扭头望向病房外的窗外光秃秃的树,表情木然,好像笼罩着一层说不出的惨淡的云——她原本是那么一个爽朗爱笑的胖子。
干得好,叶子,她这样对自己说,多坚强啊,这不是成功地忍住了嘛!
颜珂除了被熏了一脸香之外,屁都没吃到——他想叶子璐办事太不靠谱,他连个排位都没有,拿什么吃上供呢?
叶子璐小声尖叫着拎起他的耳朵,把他倒挂了起来:“死熊崽子!什么玩意你就往我身上踩!”
颜珂:“没事,你结实着呢,踩不死你。”
她那么废话上车拉的人,这半宿过去,竟然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木然地盯着屏幕,无论是小品相声,还是微博上如同现场直播一般的精彩油菜花点评,都逗不笑她。
颜珂:“哎,乖女。”
那一切都只是想象……
颜珂:“……”
连耳机里的声音也听不清了,叶子璐的脸上被那些光映照得明明暗暗,嘴角的笑容却假得有些僵硬。
他对这个姑娘时常抽风的无厘头行为感觉十分无力,认为此时此刻,非得一声咆哮:“老子还活着hetushu.com呢”才能表达他的心意。
“这个熊孩子叫颜珂,也是个倒霉催的,原来是个人,现在混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我一直怕吓着您二老,没说过这事,挺稀奇的哈……现在说了,估计吓不着您了。看他怪可怜的,您给他剩个饺子。”
然后她从床上跳起来,好像被什么东西注入了活力一样,拍拍颜珂的头说:“你吃饺子么?”
她点上香,虔诚地拜了拜,十分不着四六地对着她爸的遗像说:“爸,您尝尝,这是我包的饺子,特难吃,我估计您肯定没吃过这么难吃的饺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您可得赶紧抓紧这次机会,好好长长见识。”
叶子璐问:“你拿了几个,我可说就给你一个,别多拿啊。”
他们俩一个自诩“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一个从小被家里大人惯得不像话,从某种程度来说,都属于生活只能勉强能自理的一类人,平时自己凑合活着也就算了,置办年货之类的事实在非常难为人。
叶子璐一个人张罗起了整个新年,她时而要扮演女儿的角色,撒娇卖萌,彩衣娱亲,时而又要扮演起她爸爸的角色,大小事宜一并操办了,像背课文一样地背出哪个亲戚家的小孩今年考学,哪个亲戚家的小孩今年要结婚,谁病了要去医院探望,大姐姐有了孩子,要去给送压岁钱等等等等。
叶子璐又冲他施展了一阳指。
“……”颜珂反问,“你看我这样有法吃么?”
可这一年,她发现自己要独挑大梁了——叶子璐虽然贫,但却不是很“会说话”,特别在面对不是很常来和*图*书往的人的时候,很多人情事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一想起这操劳的年,她就一点也乐不起来,压力大得跟什么一样,可是呢……还是要在她妈面前表现出胸有成竹的模样来,好像这些都是小菜一碟似的。
这一年春节,叶子璐过了她有生以来最凄凉的一个年。
比如今天那饺子,连她妈都没忍住,告诉她说放盐放少了,太淡,有点腻。
“想什么呢,你这年过得也太没诚意了。”颜珂磨磨蹭蹭地从她身上踩过,脚上不知道从哪沾了奶油,在叶子璐身上踩了一串小白脚印。
她说到这,问颜珂:“运到你那没有,吃了么?”
王劳拉回老家了,不在,公司年三十下午才开始放假,叶子璐只能跑前跑后,上班的时候就偷偷把颜珂塞进了包里,下了班以后风驰电掣地一个人带着小熊一只杀到了超市。
叶子璐眨巴了一下眼睛,眼泪差点掉下来,不过还是忍住了——只有一滴黏在了睫毛上。
颜珂:“哦,我费劲打劫了半天,就为打劫一个饺子啊?”
“没事,我有办法。”叶子璐露出个大大的笑容,大包大揽地说。
叶子璐突然发现,她妈妈在这件事上受到的打击比她大得多,她觉得无所依仗、天都塌下来了,可她妈妈呢?
“我现在工作一切顺利,明年开春考试的书看完快两遍了,再做点题,要是还过不了,一定是考官脑残了。等考下证我就换工作跳槽,现在这工作顺利是顺利,给钱忒特么少,偶尔打个车都心疼得我什么一样,这样不成,将来我妈上年纪了,万一要吃点什么灵芝玉http://m•hetushu•com露之类的补品,我一看瞎了,买不起,那多丢人啊……您啊,反正吃不着了,在那边好好修炼,早日登仙,好赶紧保佑我赚大钱啊!”
叶子璐提前一天晚上在网上查了好多东西,结合自己多年过年光吃不干活的经验,绞尽脑汁地列了一整个购物清单,在颜珂这个狗头军师的……不知是参谋还是捣乱的干扰音下,最终确定了一个终极方案。
一直到了超市里,颜珂还是趴在她耳边,叽叽咕咕个没完没了,一会想起这个,一会又想起那个。
即使最普通的平民百姓家里,亲戚朋友的社会关系也非常复杂,足够她喝一壶的,叶子璐每年扮演的角色都是听从父母安排,跟着他们探亲访友的脚步,说几声叔叔阿姨舅舅舅妈过年好,跟小朋友们玩一会,吃完饭走人。
叶子璐一边找了个装饰用的小蜡烛台,插上香,一边低声絮絮叨叨地说:“我小时候看见过,我奶奶给太爷爷上供就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说这样点上香,把东西放在供桌上,就能让那边的人吃到,你呢……还没到那边,不过是卡在半路上了,我批准你可以子在半路上打劫一个……”
春节那天,叶子璐尽量想让妈妈高兴一点,把她接出了医院,却没让她回家,怕她看见空荡荡的屋子伤心,把她带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那里,就只有她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叶子璐就抬起眼看着他,小熊那么小,只有她的两个手掌叠在一起那么大,他蹲在她的膝盖上,好像漫画上那个笨拙又勇敢地守在床头上,替孩子们抵御噩梦的可笑又伟大的小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