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章 习惯和适应

颜珂继续说:“你现在的状态,就是稍微能自觉一点,一旦有点小灾小病,遇上点小困难小烦恼,你防线一松,给自己放个小假,基本也就等于前功尽弃了——所以你现在的状态叫‘适应’,而不是‘习惯’。等你什么时候把‘今日事今日毕’养成一种习惯,才勉强算成功了一步吧。”
叶子璐想象了一下,被那种巨大的吸引力撞了一下腰。
比如连续二十一天睡懒觉,再早起一定非常的困难,连续二十一天半夜吃宵夜,再不让吃,一定会被饿醒,连续二十一天出去疯玩,再坐回来认真读书,一定会有一段时间坐不住。
她几乎觉得自己要痊愈了。
人么,都是好逸恶劳的。
颜珂愣了一下,然后显然从中得到了巨大的娱乐,前仰后合,笑声都快穿越大气层了——跟叶子璐相处时间长了,颜珂越发觉得,只要她不犯病,实在是自己认识的最逗乐的姑娘。
“现在我跟你说,明天你可以什么都不干,不用有任何心理压力,坐在家里爱玩什么玩什么,爱花多少钱花多少钱,不用上班不用看书,不会产生任何后果,你觉得怎么样?”
二十一天养成一个坏习惯是绰绰有余的……甚至一个礼拜就足够了。
“你教我哪门课啊颜老师?”叶子璐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
她一路磕磕绊绊,到了一个多月以后,总算感觉到一点点的成效——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的感觉终于减轻一些了。
“你先回来,咱们回家和图书,有什么问题,我帮你一起想办法还不行么?我要是也想不出来,就……就……”就什么?叶子璐灵光一闪,把颜珂举了起来,“让他帮你!”
这一天,叶子璐做完了一章的练习题,仰面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个滚,屁颠屁颠地对颜珂说:“我觉得我战拖胜利了!”
“为什么?”叶子璐问。
颜珂嗤笑一声:“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戒毒除了改变习惯以外还要克服生理上的痛苦,就你,割破个皮都能哭爹喊娘,万一有一天你要是不幸染上毒瘾,就赶紧自我了断,省得拖累家里人,放一百二十个心,你啊,肯定戒不了。”
或许是因为变成了一只熊,那些社会和他人贴在他身上的——诸如“家世良好”“品学兼优”“青年才俊”等等的、时间长了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那样一个人的标签,一下子都不见了。
然而,这种往好的方向发展的“适应”,并不是习惯。
“她会不会上楼顶了?她去楼顶干什么?”
而日渐严厉的颜老师,竟然在这个时间也会很配合她,口气温和很多,说出来的内容也像人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叶子璐的错觉,她觉得在她自己战拖这件事上,颜珂好像突然从一个局外人,变成了一个参与其中的。
“哦,”宋成梁说,“我没别的事,就是问问,劳拉到家了么?”
颜珂在她的贱爪子袭击下不堪重负,坐了个屁股蹲,几乎恼羞成怒起来:http://www.hetushu.com“叶子璐!你要注意师道尊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懂不懂?”
一个多月的坚持努力,会让坚持变得不那么困难,比如刚刚开始给自己做计划并且强迫自己完成的时候,叶子璐总会反复地跟倦怠做斗争,反复逼迫自己适应那种“失去自由”一样的束缚感。
叶子璐那口气终于又松了回去。
宋先生竟这样有自知之明,叶子璐有些无话可说。
叶子璐莫名其妙地说:“没,没啊。”
王劳拉顿了一下,慢吞吞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木然。
颜珂突然变得不那么有底气,好像有什么东西抽掉了他身上最支柱作用的那根骨头,他在慌乱间,像所有群居动物一样,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寻找一个同类。
颜珂打算咬她,战斗经验丰富的叶子璐灵巧地闪开了,她得瑟地打着滚笑……然后从床上滚了下去,摔出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跟着震了三震。
“她回来的时候情绪不高,哭了一路,我问她也不肯说……”宋成梁絮絮叨叨地说了什么,叶子璐一边听,一边打开了自己家的大门,探出头去往电梯那里看了看,心想也许是电梯坏了,结果她一抬头,却看见通往楼顶的那个小铁门不知道怎么的,被人打开了!
颜珂一听这腔调,就知道她后面准不是人话,果然,叶子璐说:“我第一次看见您这种熊样的人生导师。”
叶子璐脑子里一片浆糊,心里唾弃自己,竟然就这样冒失地http://m•hetushu•com跑上来了,难道不应该先打电话报警么?
“等你不做某件事的时候,开始全身难受,茶饭不思,吃不好睡不好,心里老惦记着它的时候,就是‘习惯’了。”颜珂为此还打了个通俗的比喻,“就好比你每天早晨要大便,有一天因为某种原因没能大出来,这一天都会非常不爽一样。”
这个“同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好吧,尽管有点非主流,但也就算凑合了。
“哎哟,”宋成梁急得直拍大腿,不知道是哪里的家乡口音都出来了,“我就知道她今天不对劲,不然不能答应坐我的车回来。”
颜珂仍然想尽办法,也没有再像那天一样,意识飘出小熊的身体,变回原来的那个“颜珂”,他于是更加严厉地监督起正在战拖的叶子璐。
王劳拉继续说:“我没那个意思……可能本来有,到了这一看,那么高,又不敢了。就干脆在这坐一会。”
她蜷成一小团,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十九层楼的楼顶上,背对着叶子璐,大风把她烫卷的长发吹起来,好像马上要乘风而去似的。
叶子璐在屋里走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王劳拉回来的迹象。
王劳拉看了那歪鼻子歪眼睛、造型搞笑的小熊一眼,过了好久,才轻轻地笑了一声:“干嘛?你以为我是要跳楼?”
叶子璐快给吓哭了,紧紧地揪住颜珂的衣服和四肢,飞快地脑补了一系列的电影电视剧,弱弱地说:“我……我不过去,你……你别担心,但是和-图-书咱们有话得好好说……什么事想不开呢?”
颜珂:“……”
“我是人生导师。”颜珂人五人六地说。
叶子璐颤颤巍巍地低声叫了她一句:“劳拉……”
“宋先生,出什么事了?”
这比喻虽然易懂,但实在太粗俗了,叶子璐没想到他当着自己一个女孩子的面,竟然能公然讨论大便问题,脸都有点红了,于是驾轻就熟地伸出手指,弹了颜珂一个脑瓜崩。
叶子璐想了想,认为有道理,于是问:“那怎么算习惯呢?”
叶子璐捂着后腰,呲牙咧嘴地爬起来,打算跟他大战三百回合。
他在无意识地从叶子璐身上找那点自己的影子,好像如果有一天她能克服掉根深蒂固的心理障碍,那么他也能。
人的习惯是可怕的,想要养成或者改变一个习惯,都要付出非常大的代价,据说,21天就可以让人养成一个习惯,这个说法无数次在网络以及各种纸媒上以讹传讹,出处已经不可靠,或许也是有些科学含量的。
叶子璐发表感言:“哎哟我的妈耶!”
叶子璐自己对颜珂说:“感觉就像戒毒一样。”
叶子璐已经可以比较自觉地写计划并实行,每天晚上睡前反省自己的一天,并尽量以鼓励的、接受的目光看待自己。
宋成梁一听这话,马上把电话挂了,大概也是要往上赶,叶子璐最后一步迈了三个台阶,没想到个矮腿短不给力,直接被绊倒,摔了个大马趴,她连裤子上的土都没来得及拍,就火速爬了起来,然后真的在楼顶上www.hetushu.com发现了王劳拉。
宋成梁急了:“不可能!十分钟以前我亲眼看见她上了楼,你再看看,她没回家么?”
叶子璐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
王劳拉摇摇头:“我什么事都想不开。”
颜珂和拖拉机超人聊过以后,整整沉默了一天,他开始良久地反思自己那些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过往——觉得自己就像走在了钢丝上一样。
她猛地转回屋里,一把拖起颜珂,踩着拖鞋就跑了出去。
可是好习惯并没有这么容易。
叶子璐以往喜欢看主角个性坚强的小说,然而也只是因为她实在看不惯菟丝花似的弱势的人,到了这里,她才真正明白什么是“个性坚强”,明白了那些被她当热闹看的故事里的人,如果生在现实中,应该是叫人怎样敬佩的。
叶子璐的生活似乎在重回正轨,她在新的工作岗位上适应良好,请陆程年吃了顿饭,朝九晚五的规律工作生活,似乎能从某种意义上推动她战胜无序拖延的战斗。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叶子璐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号,她接起来,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稍微带着点口音,语速又快,她听了两遍才听明白,竟然是宋成梁——那个狂追王劳拉,一直被甩的土大款给她打电话。
叶子璐自己都感觉到,她的手当时就凉了。
这个二货!
王劳拉把脸埋进臂弯:“好好活着,好好做人,怎么就那么难呢?”
颜珂正专注地看一本关于“完美主义人格障碍”的书,头也没抬地说:“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