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章 我接受不了

妈咧……
她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着,很快把叶子璐的床单都给打湿了,眼看就要水漫金山。
王劳拉不负众望地循声走进她的房间,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床上,大大的眼睛红了眼圈,表情越来越委屈。
王劳拉被她的王八之气震慑,愣了好半天,才游魂似的冒出一句:“叶子,你知道龙城那个著名的古董街么?我也想去看看……”
叶子璐当时心跳都停顿了一下,回过神来立刻狠狠地瞪了颜珂一眼。
那缺了一条腿、落了灰尘无数,被某个深度拖延症患者一直选择性无视的衣帽架,就这样轰然倒塌了。
“我们之间,就是云泥之别。”王劳拉目光看向别处,这么说着,“我曾经想象过,有一天,我会考上D大的研究生,也成为高级知识分子,也成走进这个社会上的精英人群里,有一天在大街上和他相见的时候,会怎么样呢?他会多看我一眼么?会欣赏我么?”
她一边打着圆场,一边七手八脚地把衣帽架扶起来,然后捡起了小熊颜珂,把他抱到了自己膝盖上,以防他再弄出什么动静,两只手泄愤似的掐住颜珂的熊脸,把他的脸一会捏圆一会捏扁。
叶子璐连忙用脚尖勾住颜珂小熊身上的衣服,迅速把它拉扯到自己这边,救他脱离了苦海,迅雷不及掩耳地远远地摆在了窗台上:“其实这个也没什么吧,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一样的,古代人不是说什么传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么?他们说的你不懂,你懂的他们还不一定懂呢?”
叶子璐偏头看了她一眼:“你买那么多干和*图*书啥?”
叶子璐眨眨眼:“等会,我说,你不是要考研么?”
王劳拉又抽噎。
王劳拉呆呆地坐在那里,目光黯淡,好像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指望了似的,过了良久,她才小心翼翼地拉了拉叶子璐的衣角:“你是不是经常在网上买书,给我买几本书行不行?”
“看看,”叶子璐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孟姜女当年就是这么哭倒长城的。”
智能搜索这时候管用了,“文徵明”三个字跳了出来,王劳拉发现新大陆一样捅着叶子璐说:“哎对,就是他就是他,给我买一本这个,我还要……”
不知过了多久,王劳拉才开了口,声音沙哑地说:“叶子,人就是分成三六九等的,出身不好的,是次一等的人,学历不高的,是次一等的人,长得不够好看的,也是次一等的人,乃至于没见过世面的、什么都不懂的,又是次一等的人。你说,一个人要是把这些每一项都占全了,他还活着干嘛呢?”
颜珂一激灵,感觉那个人好像他认识……自己貌似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
可是王劳拉只知道哇哇大哭,肝肠寸断的,无论叶子璐怎么问、怎么安慰、怎么绞尽脑汁地逗她笑,王劳拉都毫无反应。
“叶子,你懂古董么?”王劳拉沉默半晌,在叶子璐的一再追问下,终于没头没脑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颜珂差点没忍住破功笑出声来,没想到叶子璐竟然是这样的有自知之明。
王劳拉愣了一会,仿佛觉得自己说这些没意思,整个人的眉目间都笼上了一层说不hetushu.com出的灰败,她终于没兴趣再和叶子璐说下去了,低低地道了声谢,转身就离开了叶子璐的房间。
王劳拉的指甲把小熊的肚子给挤得凹了进去,叶子璐的脸跟着一起扭曲了一下。
“懂……懂懂什么玩意?”叶子璐眨眨眼,感觉她们俩的对话有点串台。
王劳拉哭。
叶子璐飞快地摇了摇头。
“我没跟别人提过——那个人是我们公司的,用你们的话说,就是个高帅富,听说我们公司就是他爸送给他的礼物。”
“我不甘心……”王劳拉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了半张脸,配上她哭花了的脸,简直就是一只女鬼,“我一想到,我一辈子都是比别人次一等的人,那还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古董,就是那些瓷器啊……书画之类的东西。”一泡眼泪就在王劳拉的眼镜里晃啊晃。
王劳拉心情处于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状态,说话的时候手里下意识地想抠点东西,于是她选上了看起来非常柔软的颜珂。
“唉……凡事都想开点,难道是你没考好?”叶子璐问,“模拟考没考好有什么关系?你就想,这都是替真正的考研攒人品呢!”
王劳拉不理,继续哭。
“……”叶子璐坐远了些,以防被唾沫星子沾上,小声说,“没用……没用就没用呗,那啥,你还要哪本来着?我一起给你买,乖啊,别嚷嚷了。”
“那不一样。”王劳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懂,那不一样,他们知道什么样的瓷器是哪个朝代的,哪个人的字写得比哪个人好,我呢,我知道怎么养猪,怎么和饲料,这http://www•hetushu.com就是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区别。”
“哟,怎么了?”叶子璐问。
王劳拉神色阴郁地坐在一边,目光从叶子璐的屏幕上移开了,直直地盯着小熊,吓得叶子璐和颜珂都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一人一熊都被她盯成了两具形态各异的僵尸。
王劳拉上的考研班偶尔会组织模拟考——在叶子璐看来,这就是让请的老师少上几门课,减量不减价。
叶子璐一边开电脑登陆自己的账户,一边问:“买什么?”
王劳拉人走了,可她那句“我接受不了”,却一直在叶子璐脑子里打转,晚上睡觉前,她躺在床上,终于再次摸出了那本《拖延心理学》,打开看了起来。
“可是我今天看见他了,在路边,我考完试出来买了杯奶茶,坐在路边休息一下,他正好跟别人在另一条路的长椅上,没发现我,跟旁边的人相谈甚欢——也是个漂亮女人。”王劳拉终于把小熊放下了,“他们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我背对着他们,就好像一个偷听地球人说话的外星人一样……叶子你知道么?我从来没觉得自己那么……那么的……”
她说话的时候还嬉皮笑脸的,本意是逗逗对方,结果没想到,王劳拉听了这句话以后,“嗷”一嗓子就哭出来了。
那哭声真是相当之歇斯底里,刚从墙角爬起来,准备在不惊动“外人”的情况下默默躲起来的颜珂让她吓得心肝一跳,结果一头撞在了叶子璐卧室角落的衣帽架上。
可怜颜珂一声也不敢吭,只能僵硬地顶着一副呲牙咧嘴的熊样,傻乎乎地坐在那。
和*图*书子璐接着说:“老娘失恋又失业,还没这么肝肠寸断呢!你到底遇上什么倒霉事了,说出来,咱们俩互相娱乐一下,明天太阳依旧红嘛!”
叶子璐:“好好说话!”
“怎么样啊王学术?”叶子璐又一次下意识地逃避了呼之欲出的真相,每次她不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能给自己找一些别的事,而这一天,王劳拉就成了她的“另一件事”。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轻轻柔柔的,叶子璐从没听过她用这样温柔的语气说过话,一时间竟然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叶子璐的目光落到被捏扁了头的颜珂身上,后槽牙一阵漏风,试探着伸出手去,几次三番没能把他从王劳拉的魔爪里弄回来,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把这家伙拿走,动作还得自然一点呢?
颜珂僵住了。
骤然听见那个有个性的曾用名,王劳拉呆了一下,打了个哭嗝。
王劳拉深吸了一口气,手指插进浓密的头发里,轻轻地揉了揉,脸上突然疲态尽显:“我其实喜欢过一个人,没跟你说过吧?”
只有王劳拉这样的傻狍子还以为是考试班的售后服务。
她以一种“关心室友”的“善良”心态逃离了那本让她心惊胆战的书,做出一副毫无压力的快乐模样,大声问候着才进门的王劳拉。
叶子璐连忙飞快地点点头。
叶子璐肩膀一垮:“看屁啊,还古董——你去问问,把咱俩买一送一地卖了,买不买得起人家汉武帝用过的尿盆?”
“光会读书有什么用?”王劳拉突然爆发起来,歇斯底里地嚷嚷说,“我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难道还要读出个书和*图*书呆子么?学历高能改变命运么?在别人眼里,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土丫头!”
王劳拉把她的话当成放屁,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先把书给我买了吧,回头让我货到付款就行——叶子,我接受不了,你懂么?我自尊心疼,我接受不了我不如别人,接受不了我天生就比别人差,接受不了我天生就是个乡下人、穷人!我宁可一头磕死也接受不了!”
叶子璐终于气沉丹田,冲着王劳拉的耳朵大吼一声:“王小花!”
“哎哟喂,你到底怎么了?”叶子璐脑袋一歪倒在床上,打了个滚,颜珂差点被她压得口吐白沫,苦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要么你就别对着我哭了,要么你就说说好不好?这不是折腾我玩么?劳拉大美女,劳拉妹子,劳拉姑娘,劳拉美眉……”
“我要学习。”王劳拉鼻音浓重地说,在叶子璐肩膀上推了一把,“再给我查查字帖,我要字帖……那个写字的书法家叫什么来着?明什么文什么的……”
王劳拉轻轻地笑了一声,摇摇头:“你不懂。”
叶子璐弱弱地说:“革命工作不分贵贱。”
“关于古董的书……”王劳拉凑过来,在一片书籍列表里,艰难地挑选着,“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再加一本这个。”
叶子璐的眼睛睁圆了,她哆哆嗦嗦地说:“小花……咱有事好商量行么?别要死要活地行么?”
叶子璐翻了个白眼:“你觉得我长得像古董么?”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叶子璐小心翼翼地问。
叶子璐:“我我我是不懂,那……那……那那你给我解释解释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