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愤世嫉俗的王劳拉

陆程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抓耳挠腮的模样:“你怎么还跟以前似的,好像什么都不上心,连自己的号码都记不住。”
叶子璐回头一看,叫她的是个男的,长得高高大大、一副宽肩窄腰的标准身材,戴副眼镜,看起来挺斯文,面相……有点眼熟。
但唯一的毛病,就是她十分喜欢抱怨自己的出身。
逼人太甚了兄弟,真的逼人太甚了!
要是这位老同学是别人,叶子璐一定会揪住对方大吐一番苦水,再没有比高中同学更亲切的了……可是这个是陆程年,是当年曾经那么费尽心思讨好过她,还被好多人笑话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陆小胖。
“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早回家看书了。”王劳拉是这么说的,她在卫生间里揪住了叶子璐,指着自己的眼眶紧张兮兮地说,“给我看看,黑眼圈明显么?我这样遮得住么?要不然我再上一点遮瑕膏吧?”
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削减了脑袋往上钻?怎么就不能学学先贤往圣,说一句“万钟于我何加焉”呢?
叶子璐为她的求偶之路感到深深的忧虑——因为细细一算,她觉得全国人民都是王劳拉小姐的仇人。
颜珂身上有种极深刻的矛盾,他仿佛还活在过去的惯性里,一方面对这种每天无所事事的日子感到焦虑和不习惯,一方面又在暗暗享受着。
“一个姓宋的先生在外面等着你,还给你带了束花,正被大家围观呢,你快点啊!”
对方飞快地说完,就踩着高跟鞋走人了。
陆程年好脾气地笑了笑,伸出手:“不要紧,把电话写在我手背上吧。”
这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叶子璐曾经想象过,如果颜珂这件事发生在她身上,她会怎么做呢?也许吓坏了,也许哭一场,但总而言之,绝对不会这样安安分分地呆在一个陌生人家里。
瞧,http://m.hetushu•com她鄙视官二代,鄙视富二代,鄙视龙城本地人,鄙视不求上进的废柴,鄙视穷人,现在……得,连自己奋斗、白手起家的富一代也被纳入了她的鄙视范围之内。
叶子璐闲来无事,用来思考的时间总是很多,她就想,每天那么多人出车祸,有些死了,有些醒过来了,为什么只有颜珂独一份的特别,这么长时间了,一直不死也不活,魂附在她的小熊身上不肯走呢?
叶子璐干笑一声,吭吭哧哧地、三番两次停下来假装思考,故意把自己电话的第五位和第六位数,第七位和第八位数给写颠倒了,然后跟陆程年草草寒暄了几句话后,落荒而逃。
她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等我想想啊,有点记不清,可别给你写错了……”
但颜珂并没有这么干,他连偷偷回去看自己的身体,也要借助自己的帮助,甚至藏在她的帽子里,伪装成了一只真正的玩具小熊。
可他又比自己显得高明在了什么地方呢?
“一两点吧,早晨六点还得起来背单词。”王劳拉暴躁地说,“就是记不住,我基础实在太差,现在想起来,都是那破高中毁了我。”
这……叶子璐绝对抹不开这个面子,她只得干笑了两声:“混着呗,凑合活着。”
果然,王祥林嫂开始了她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抱怨:“我们老家那种小地方跟龙城肯定没法比,教学质量不是一般的差,稍微有点本事的老师也往大城市里走了,剩下的每天就知道填鸭似的硬塞硬惯,照本宣科,可是水平就在那摆着,好多东西老师自己都不会,上课都能讲错了,我们有什么办法?像我这样考个大专出来自己升本科的,都已经算拔尖的了,哪像你们这里,光市重点就能数出十多个,还有各区重点,好像是个www.hetushu.com人都能混个重点上上……教育水平高就算了,机会也比我们多,每年光是自主招生,龙城就占了多少名额?”
“投胎真是个技术活。”看,到最后,每次她都会以这样一句让人非常不舒服的话结尾。
这天晚上,因为不想回去面对那一堆没念的英语书和没完成的计划,尽管觉得无聊,叶子璐还是全程跟王劳拉参加完了这个联谊,在快要离开的时候,有个人叫住了她。
尽管颜珂看起来非常急切地想回去,每天惦记着他的公司、父母、朋友和员工,但是叶子璐冷眼旁观,觉得他这些焦虑都并不是真心的。
“叶子……你是叶子吗?”
所以即使是半只脚迈进社会里的人,叶子璐有时候依然像个懵懵懂懂的学生妹,一见到陌生人就蔫,跟熟人倒是能口若悬河,两相对比,真可谓是一个静如病猫,一个动如疯狗。
叶子璐接过来,扫了一眼,立刻就觉得,那金光闪闪的某知名审计公司经理一行字刺痛了她的眼睛,她装模作样地伸手在包里翻了翻,然后一脸抱歉地说:“哟,你看,实在对不起,不巧了,我今天是被我朋友临时拉过来的,身上就带了两块钱,连手机都没装……”
这一刻,叶子璐明白了胡芊为什么一直看不起王劳拉——这种每天只知道为眼前一点事奔波、从不看书充实自己的精神、以至于连这种屁话也能当成金科玉律、雷点暴低的姑娘,她们的内心世界真的是简单到近乎贫瘠的。
陆程年以为她说客气话,并不在意,还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她:“我的联系方式,也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吧,前两天碰见咱们班班长,他还提起想组织老同学们聚个会呢。”
实在不怎么样。
“挺好的挺好的,至少我看不出来了。”叶子璐随口说,“你最近每天hetushu.com看书都看到几点?我记得你以前没有黑眼圈来着。”
她从他的只言片语里想象了一下颜珂以前过得那是种什么日子,又跟自己现在这种被一张计划表困住的感觉做了对比,最后十分阿Q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太强的上进心并不是好事,颜珂就是一个很好的反例。
她和颜珂聊过不少,知道他那份让人叹为观止的简历——像颜珂这样的人,应该算是有本事的了吧?
也许距离才能产生美,不管多牛逼哄哄的人,一旦混熟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我说清楚了!说了多少遍了,外国人不懂中国话都应该通过我的肢体语言听明白了!我告诉你说叶子,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发户!有钱了不起啊?有本事他也弄十万欧元买张船票啊!哪个要给他当地主婆?怎么不撒泡尿照照他那张脸?”
叫她说得,叶子璐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既得利益者了——好在她虽然是龙城人,但是家里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像胡芊那样的,已经被王劳拉私下里鄙视了不是一两回了,如果不是叶子璐高中就认识胡芊,知道这是个多么努力认真的姑娘,她都快被王劳拉洗脑了,好像胡芊身上的一切光环都是她那财大气粗的老爸给买的。
叶子璐这样想着,感觉自己好像看透了什么似的,异常沧桑、并且感慨万千地叹了口气,上了一辆出租车,赶到了和王劳拉约好的地方。
陆程年笑了笑:“你倒是没怎么变,乍一看跟十五六岁那会儿没什么区别。对了,我大学去了外地,有五六年没回来过了,最近才刚刚调回龙城,好长时间没见你了,现在过得怎么样?”
陆程年是她的高中同学,印象里,是个微微发福的胖小子,沉默寡言,成绩算个中上游,运动也不是很出彩,事隔多年,叶子和*图*书璐竟然一时没能把这个帅哥跟她记忆里的陆程年联系在一起。
这时卫生间的门被人敲了敲,一个姑娘在外面问:“劳拉,你在里面吗?”
颜珂也在逃避,觉得自己这样昏迷着,那些所有的烦心事,压力就可以一推二五六,心安理得地交给别人去惦记。
王劳拉怒:“叶子璐!”
她会第一时间想办法联系父母或者朋友,哪怕这种离奇的事他们一开始不相信,她也会想方设法让他们相信。
“哎,在!”
以王劳拉的智商,就算自主招生,也不会有哪个名校瞎了眼会看上她的。
叶子璐觉得这一刻,她无比了解颜珂那样做是为什么。
叶子璐:“……”
王劳拉这人,生活上没什么毛病,从不找麻烦,即使两个人不在一个房间住,基本门一关谁也打扰不到谁,但如果王劳拉要早出晚归或者带客人回家,也还是会提前跟叶子璐打招呼,另外她还很会照顾人,爱干净,并且喜欢按时打扫卫生。
“再上你就成日本艺妓了,脸白得跟墙皮一样。”叶子璐打了个哈欠,她对一切正常的社交活动全都兴趣缺缺——这大概就是每天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缺点,她心知肚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别人都没听说过,偏偏性格又是这样,唯恐自己讨人嫌,所以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引起话题、怎么沟通。
她打量了他好一会,恍然大悟地认了出来:“哦!你是陆程年对不对?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你这变化实在太大了,我都没认出来。”
说一两件只有她知道的私事,这总可以吧?自己的生日个人信息乃至银行卡账号和密码,总可以用来取信于人吧,再不济还能告诉她妈,她最后一次尿床是什么时候的事呢。
很多人都是抱着扩大自己的交际圈子、增加人脉来的,只有王劳拉,她作为万花中的一朵奇葩,是真m.hetushu.com的打算专心致志地相一场亲的。
然后她就知道王劳拉为什么非要让她陪着,还那么紧张了。
对比完把自己弄得那么压抑的颜珂,再对比愤世嫉俗的王劳拉,叶子璐感觉自己真是心有天地宽的典范了。
王劳拉闻言,认认真真地端详起自己的妆容,并在百忙之中抽空瞪了叶子璐一眼:“你懂什么?人家说了,女孩子要时时刻刻保持自己最美的状态,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命天子在什么地方。”
叶子璐打了个哈欠给她。
比如叶子璐隐隐约约地,从颜珂的字里行间感觉到了他的压抑。
王劳拉气性大,脸皮涨得通红通红的,叶子璐赶紧好言好语地劝着,还给她顺着气,心里却对这位室友感到万分无奈。
家境好,自己争气,事业有成,以叶子璐的主管评判来看,长得也十分不错。
这天下午,他们公司为单身男女青年组织的一次集体相亲的联谊活动。
人活着,难道不是就为了快乐么?叶子璐边走边这样想着。
然而……她也并没有宽很久。
又来了……叶子璐绝望地想给自己一巴掌:叫你嘴贱,叫你又引起敏感话题。
怎么样……
王劳拉气得抬手就把粉饼盒给摔出去了,叶子璐吓了一跳,赶紧给她捡起来,扯了一张纸巾心疼地擦了擦:“干嘛啊这是,都摔出缝来了,别生气别生气,乖啊,不喜欢他咱们就说清楚,以后躲着不就行了,气坏了多不值当啊,快别生气了。”
她一时有些尴尬……鉴于,这位帅哥,青春期不帅的时候,还追过她。
众所周知,这种半社交性的都市男女联谊,成功率有,但是比较低,尤其是挑花了眼的情况下,很难经过一顿饭以后就确认下自己的目标。
实在是给非常理想的室友。
可惜想也知道,那位不善言辞的小胖子很快被当时高高在上的“叶子公主”踢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