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章 拖延症的诡计

谁看到那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情节,都知道喊一声“爽”。谁都能被几句话或者一件事影响得鸡血横流,仿佛万丈高楼马上就要在自己手中平地而起似的。
颜珂淡定地扭过头去,稳如泰山地坐在电脑面前,就是不动屁股。
来,让我们一起来回忆一下,中学语文里面节选自《左传》的一篇《曹刿论战》。
看参考书,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了三页,只感觉那些字在眼前跳来跳去,就是不进脑子。
叶子璐:“……”
一秒钟不碍事,一分钟不碍事,甚至一个小时、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都不碍事,然而日积月累,水滴石穿,慢慢地,就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
他充满鄙夷地扭头看了一眼电脑上的女主角:“你要是照这女的这样长,将来说不定也没准有个男的脑袋让门夹了,二百五得连是圆是扁都分不出来,就能看上你了。”
拖延症就像一群可恶的、无孔不入的病毒,稍微有缝隙,就会争先恐后地跑进人的身体里,肆虐不休。
叶子璐的痛经症状虽然算是比较严重的,但其实持续的时间只有半天到一天,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那种五脏六腑连在一起,已经不知道是哪里疼的感觉就已经基本没有了,只是小腹有些酸,稍微有些提不起精神来。
“都要累死我了。”叶子璐为了自己的耳根清净,不清不远地屈从了颜教导主任。
叶子璐痛苦地摇摇头,倒了杯热水,轻车熟路地从床头下面摸出止痛片吃了,抱着暖水袋目光呆滞地缩在一边。
叶子璐皱着眉扫了他一眼:“我今天m•hetushu•com不想看英语,也不想看那个书。”
叶子璐直砸床,感觉真是第一次认识颜珂。
……似乎。
叶子璐让他噎得够呛,她独自坐在那里生了一会闷气,叫了起来:“不行!这日子还一点自由都没有了呢!快还我电脑!我要看电视剧!”
无自由,毋宁死啊啊啊!叶子璐踩着轻快的脚步,哼着歌走了。
这句话是建立在对叶子璐同学历史数据的真实观察结果上的,显然非常准确。
那天之后,叶子璐借着自己追杀小偷的豪气,着实鸡血了几天。
不用查资料查邮件或者网申的时候,叶子璐的电脑就让给了颜珂,表示自己从良,颜珂没事用她的电脑看最新的财经信息,每天都能瞧见一个胖乎乎的小球,在对他而言无比硕大的笔记本电脑前面滚来滚去,颇有喜感。颜珂很快发现,用“手”敲键盘是不现实的,慢慢地,他开始练就了脚踩键盘的绝技,还是盲打——因为当他站在键盘上的时候,圆滚滚的肚子总会遮住他的视线,只能靠感觉。
就是说,勇气这玩意,第一顿鼓响,大家都能憋住了一口气,个个都仿佛大肚子蛤蟆似的,跳得高高的;可这口气撑不了多久,第二鼓,他们就都脚软腰酸易推倒,衰了;等到第三鼓,基本上已经吹灯拔蜡踹锅台,歇菜了。
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和时间。
从来人们传诵的都是那些断腕的壮士,慷慨赴死的英雄,向往大开大阖、跌宕起伏的人生,然而大多数讲故事的人都不会说,其实真正难的,并不是一时的勇气和决定,而是持之以http://m.hetushu.com恒、从一而终。
幸好劳拉小姐是个电白,不知道人工智能这玩意还只存在于大家的幻想中。
再潸然泪下的励志语录和励志作品,大多也只能管个几天的用处,像叶子璐这样坚持了一个星期的,其实已经挺不错的了。
尽管叶子璐的梦想还略微有些虚无缥缈,但她毫不在意,她觉得“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就是她现阶段的目标了。
颜珂:“是啊,那你还不快去买彩票?”
颜珂凉飕飕地看了她一眼:“看来你的自知之明都被狗吃了。”
叶子璐连活动内容是什么都没问,就一口应下了,得意洋洋地看着颜珂说:“姑奶奶有事出门了,你在家里自行玩耍吧,啦啦啦。”
“哦……”叶子璐的眼睛没从屏幕上移开,心不在焉地拿出她的计划本,了草地写了一行字,“等我把这个看完的。”
“你抽屉里有一条散了的手链。”颜珂为她解惑,“我捡了几个大小差不多的,自己粘的,看来对付你还不错。”
一切都似乎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
她连说话的声音都低了好几度,甚至上午的时候,叶子璐看着看着书,突然毫无征兆地站起来,冲到卫生间,吐了,然后冷汗涔涔地扶着墙爬回来,钻进屋子里,哆哆嗦嗦地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终于,她被颜珂搅合地看不下去了,磨磨蹭蹭嘟嘟囔囔地拎过自己的计划本,抠着手指甲,咬着笔头磨磨蹭蹭地写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计划。
然后不等颜珂有什么反应,她就飞快地收拾好了自己,臭美地出门去了。
叶子璐烦躁了,把书往旁边一扔:“我今http://m.hetushu.com天状态不好,大概是进入瓶颈期了,需要调整。”
叶子璐的屏幕保护和电脑桌面都换成了她自己PS的,“每天早晨叫你起床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这句近些年突然变得很红的励志名言。
颜珂已经熟练了自己这个笨重的身体,甚至使用颇为得当,立刻轻巧地躲开了,并且使用了秘密武器,在她手上咬了一口。
叶子璐的“第一鼓”在一个礼拜以后结束了,起因是每个月例行折磨的大姨妈。
人的感情敏感而异变,同时也有一种奇怪的功能——比如它会对某种东西变得麻木。
世上还有比“潜移默化”更叫人后脊发冷的词么?
我嘞个去了!这货是已经无聊到什么地步了?!
老曹说:“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第三天,叶子璐已经连屁事也没有了,睡不醒和易疲劳都消除了,恢复了生龙活虎的一个人,可她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竟然仍不是去写计划表,而是开了电脑。
她想……
大抵是年轻人容易冲动,就连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像叶子璐这么窝囊的小丫头给逼急了,都能当街上演生死追杀,乃至于心狠手辣,叫人血溅三尺。
股市上午快收盘了,颜珂开始点开财经新闻看,漫不经心地说:“调着调着你就不知道自己该干啥了。”
叶子璐决定使用武力,用手去抓颜珂。
颜珂在一边尽职尽责地提醒:“还要看一篇文章,背一页单词,另外你上礼拜不是说报名了那个什么职业资格证么?第一章书看完了么?题做了么?”
有一次颜珂纠正叶子璐英文发音的时候,他们俩都太认真了和*图*书,没听见门响,被不巧正好回家的王劳拉给听见了,王劳拉还以为家里来客人了,被叶子璐满头大汗地以“我新买的自动纠正口语的软件”给搪塞过去了。
颜珂吓了一跳,问:“怎么了?生病了?”
背单词,她在纸上把那些单词抄写了二十来遍,神不知道跑到了哪,一次都没过脑子,不到五分钟,就又忘了。
这一天的计划,自然而然地,就因“病”搁浅了。
果然,叶子璐正式进入了“再而衰”的阶段。
颜珂看着她翘着二郎腿看视频,笑得前仰后合,没有一点娇弱的模样,就提醒她说:“你下礼拜不是有个面试么,外资公司恐怕要考察你的英语水平,准备过了么?”
颜珂不知打所谓的“拖延症”到底是个何方神圣,怎么比癌症复发得还可怕呢?他一脸严肃地爬到了床桌上,试图用他圆圆的大脑袋挡住叶子璐的屏幕,严厉地说:“上礼拜你是怎么说的来着?就这点出息?冬不练三九、夏不练三伏,逢年过节大灾小病请假不算,什么事都没有了,还在那看什么片?”
叶子璐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颜珂和那个小计划本囚禁的犯人,现在她终于自由了!
她想看电视,想看几部小说,打一会游戏,当然,叶子璐知道,这些话如果说出来,一定会引发颜珂对她智商情商各种商的无差别攻击。
就在这时,王劳拉打来了救命电话:“叶子,下午有事么?没事啊,太好了,今天不是周五嘛,下午我这有个活动,可以带个人,我心里怪没底的,你出来陪陪我行么?一起过来呗。”
颜珂早晨把叶子璐喊起来的时候,就发现她脸色很难看,她勉强在和_图_书椅子上坐了一会,一直捂着肚子,过了一会,连坐也坐不住了,总是有不由自主地往一团蜷的趋势。
她于是决定要对自己好一点,把头一天的计划表撕下来,这一天就什么都没写,踏踏实实地在家里上网看片,窝在被子里叫外卖。
叶子璐不服气:“我都努力了一个礼拜了,什么事都没拖过,说明现在没有拖延症了,只是想休息一下。”
她每天清早就起床,一整天都在屋里上蹿下跳,查资料,学英语,读面经,甚至她又报了个职业技术资格的考试,信誓旦旦地弄回了一堆参考书,把大大的计划表贴在了墙上,做完一项划一项,每天沉浸在这种神圣的成就感里。
结果就是,她这一整天都没有任何效率。
颜珂静静地问:“那你想干嘛?”
这概括得真是纵横古今,相当有水平。
颜珂也不傻,立刻就明白了,由于怕她尴尬,于是不再追问,只是把电脑让出来,让她随便玩点什么转移一下注意力。
时隔一周,颜珂一听见这句熟悉的话,顿时就有点不详的预感。
有人说:“老不读《三国》,少不读《水浒》。”
叶子璐“嗷”了一声,震惊地看着手上的一排小牙印,眼睛都睁圆了:“你什么时候连牙都有了?”
颜珂得意洋洋地张开嘴,小熊布的嘴里,竟然歪歪扭扭地被粘了一排细碎的塑料方形珠子!
叶子璐还没从美好的、灰姑娘与王子的爱情故事里面清醒过来,得瑟地说:“万事皆有可能,没准呢。”
祥林嫂第一次跟别人说起孩子叫狼叼走的事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听了感到很同情,甚至掉眼泪的,可是好几遍好几十遍以后,这个故事就变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