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的拖延症女友

作者:Priest
我的拖延症女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章 医院里的男人

病床上的男人闭着眼,还在昏迷中,尽管憔悴,却仍然能看出他醒着的时候,应该长得很是人模狗样。叶子璐难得看在帅哥的份上,对他起了一点怜惜,把帽子里的小熊拿了出来抱在怀里,让他能离他自己的身体近一点。
如果不是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颜珂简直就像一具毫无生命力的尸体——可能和尸体也差不多吧,他魂都跑出去了。
他真的会死么?真的会变成个植物人么?
“叶子?”
不知道为什么,胡芊跟王劳拉就是气场各种不合,听见叶子璐说王劳拉晚上有约才答应,结果等两个人到了家,蓦地发现,佳人有约的王劳拉竟然提前回来了。
不成人形的颜珂和叶子璐就这样有惊无险地混进了病房。
胡芊没想到开玩笑的话竟然成真的了,愣了愣:“啊……真的呀?”
颜珂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只放在自己头顶的掌心的温度。当他突然发现,世界上只有叶子璐一个人知道他是谁的时候,就对这个混得惨兮兮的姑娘产生某种……好像相依为命一样的感觉。
胡芊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大好接近。
最糟糕的、他最怕的情况发生了。
“可以是可以。”叶子璐抬头看了一眼外面晴朗的好天气,她还处在完成了一整天任务的飘飘然里,“不过你知道你自己在哪一家医院么?”
所以叶子璐先是愣了一会,才突然想起来,这个会说话会骂人、还会把自己绊倒的物件,并不是那个陪了她好几年、不高兴了可以任意蹂躏的小玩偶,它里面装了一www.hetushu.com个真正的人。
“你认识她?胡芊?”颜珂低声问。
果然,等胡芊跟叶子璐一关门,胡芊的脸就撂下来了,掐了叶子璐一下,小声说:“你不是说她不在家么?”
这一段时间,因为准备考公,她没有去找别的工作,每天按颜珂说的,坚持在自己的床头本上写一件事,慢慢地,一件事加到了两件。
其实颜珂连自己会住在哪个住院部心里都有数——只要他下定了决心去。
叶子璐长得比同龄人都嫩一点,穿着休闲衣服的时候,简直就像个十来岁的高中生,非常具有欺骗性,有一阵子龙城地铁查得严,要过安检,结果叶子璐每次拎包就过,保安从来都是看她一眼就放行,也不知道是不是把这看起来很傻很天真的姑娘当成了未成年。
而习惯是潜移默化的,等到考试前的一天晚上,叶子璐回想起来,发现自己最近一周已经基本可以安排整天的生活了。
叶子璐一直把小熊拿在手上,没把它放回兜帽,她觉得这家伙怪可怜的,当的好好的高帅富,咣当一撞,愣是给撞成了个穷矮丑了……光是穷矮丑也就算了,还是个穷矮丑的非人类。
胡芊对这个二货很无力,于是愤愤地往门外扫了一眼,嘀咕说:“就这种脑子都长在胸上,连四则运算都算不利索的女人还什么都想考,狗揽八泡屎,也不照照镜子看看她是什么德行,我听人说她还报了A大的研究生?切——她要是也能考上,我就给她跪了。”
叶子璐听着胡芊m.hetushu.com和颜妈妈的小声交谈,颜珂他妈妈是个非常优雅的女人,但是即使她极力掩饰了,脸上还是有哭过的痕迹,病房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大仙儿!”叶子璐狂招手。
叶子璐:“我我我我我紧张……你觉得这么说真行么?会不会给抓起来?”
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给送枕头,胡芊其实跟颜珂本人倒不算熟,主要是她爸在外地赶不过来,她替父探病,没等叶子璐要求,胡芊就主动拉着叶子璐陪她,正好探完病可以一起出去坐一坐。
就在刚刚,颜珂发现了一件非常严重的事,他在和自己的身体两步远的地方,却别说是回去,连自己身体的吸引力都感觉不到。
就在叶子璐踟蹰不前的时候,有人疑惑地叫了她一声,叶子璐一回头,发现是胡芊拎着东西,正站在不远处对她招手。
正巧他们俩都是龙城本地人,路线熟悉,很快就到了,叶子璐穿了一件有大连衣帽的衣服,把颜珂放在了自己的帽子里,在他小声指挥下,进了医院。
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再坏么?他这样想着,只要他自己一天没有魂飞魄散,一天没有彻底告别这个世界,事情就有转机的。
其实叶子璐很难把颜珂当一个人看……当然这不是骂人,鉴于颜珂目前的形象,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丰富的想象力,可以整天对着物品拟人,做梦都想怎么让自己鱼缸里养的两只小乌龟变成帅哥搅基的。
“高中同学,闺蜜。”叶子璐说。
叶子璐心里胡思乱想着,伸手捏了捏小熊的身体,可是和-图-书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她不知道他能不能通过这个机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叶子璐已经没有心情管别人到底考得上考不上了,她自己的考试也如期而至。
胡芊犹豫了一下:“你室友在家么?”
颜珂随着她迈步的频率在兜帽里一跳一跳地,趴在她肩膀上,小声说:“我还没说什么呢,你瞎紧张什么?放心,你这样的,一般没人把你当坏人,眼神真诚一点,动作别那么猥琐,挺胸抬头!”
胡芊:“别啊,你都已经这么漂亮了,还是稍微胖点号,也给我们留点活路嘛,复习得怎么样?哎,不用问,肯定没问题的——那行,我跟叶子坐一会就走,不多打扰你们。”
叶子璐觉得,如果小熊也能哭,他说不定已经快忍不住了。
就跟她高考前的那种不安一模一样。
这是叶子璐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颜珂。
胡芊感叹说:“你说这不是无妄之灾么,好好地坐车也能出车祸,万一有点什么事,才这么年轻……唉,看见他,我顿时就觉得平衡了,即使每天回家要没完没了地背英语,从早到晚地跟我那后妈斗智斗勇,也挺幸福的了——你呢,脚怎么样了?”
有江湖谣言说,她中学的时候就整天戴着五万块的表上学,每天有司机来接。高中时候,很多女孩子们拉帮结伙的方式以及消遣,就是一起上厕所一起放学回家,胡芊这个人,行程跟大家就不一致,又不是很乐意和别人一起叽叽喳喳,再加上是个优等生,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就不大接地气,在广大人民群众心里,总像一朵难以攀折和*图*书的高岭之花。
王劳拉看见胡芊,明显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个假客气的笑容:“来了啊?”
直到胡芊尽到了礼貌,要离开的时候。叶子璐从病房出来往外走,这才发现,小熊的脖子扭了一下,她侧过身,发现那双乌黑的塑料眼睛正盯着颜珂妈妈的方向,颜珂的妈妈对她们表示了感谢,把她们送了出来,可她们一转身,她就回过头去,看她的儿子,眼圈又红了。
这时候,叶子璐还天真地认为,王劳拉和胡芊唯一的交集就是自己,剩下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她一直没弄明白,她们俩到底是怎么结了这么大的仇的……当然,后来她才明白,这里面是很有一些内情的,不过是后话了。
“嗯,哎?劳拉你比我上回见你时候瘦了哎。”胡芊也笑眯眯地跟她寒暄。
叶子璐表示无辜。
颜珂终于也履行了他前一天晚上对自己做出的承诺——跟叶子璐提了自己想去医院的事。
她是怎么和叶子璐结下了孽缘一样的友谊,这至今都是未解之谜。
叶子璐跟他说话的时候把头压得低低的,还欲盖弥彰地拉起衣服领子挡住自己的嘴,探头探脑,那叫一个鬼鬼祟祟,回头率已经接近百分之百了。
“太好了,跟着她。”颜珂当机立断,“她们家跟我们家是世交,我估计她是来看我的,你想办法跟着她,就能混进去。”
王劳拉表示各种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颜珂很快报出了一个医院的名字——那家医院有父母的老熟人,他又在王劳拉的办公室里听见了一些只言片语的八卦,综合推断一下,八http://m.hetushu.com九不离十。
颜珂说:“没事,你趁着没人的时候混进去,有人逮住你就说是走错了——哎哎,麻烦你正常点行么姑娘?好好走路。”
“去我家玩么?”叶子璐随口问。
王劳拉的笑容真诚了一点:“真的啊?谢谢,可能是最近复习考试累的,无意中减肥了。”
小熊版本的颜珂不能说话,只是愤愤地偷偷用自己的大脑袋磕了一下叶子璐的手——你们俩这是把自己的平衡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么?厚道点行不行啊!
叶子璐吐了吐舌头,她觉得光看表面,绝对看不出,这俩女人在背后一提起对方的名字就一脸恶心,那甜言蜜语你来我往的……真像现代版的金枝欲孽。
这几天她最痛苦的时候都被这只突然之间会说话的小熊看到了,他虽然说话很欠揍,但是也真的出了些靠谱的主意,帮了好多忙,叶子璐觉得,如果小熊恢复成以前那个呆呆傻傻不会说话的样子,她居然会有点舍不得。
“脚好了。”叶子璐闷闷地说,“就是失业了。”
“我又不认识你,突然进去,别人会不会觉得我是变态啊?”叶子璐低声问。
她这大半个月过得无比充实,充实到让叶子璐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完胜拖延症了……然而就在临考前,她心里却升起了某种隐隐的不安。
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冥冥间,颜珂已经有了接受这种情况的心理准备,又或许是因为叶子璐的手一直放在他头顶上,颜珂反而诡异地冷静了下来。
叶子璐撇撇嘴:“算了吧,反正我现在也平衡了,丢工作可以再找,丢了小命就找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