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唯一的番外

卢岩抽了一口烟,按存活时间来说,自己已经很牛逼,但现在的僵局却无法打破……
卢岩皱了皱眉,心里猛地一沉。
“行么?”
卢岩的呼吸顿了顿,手按了一下喇叭,放回了方向盘上:“你想去哪儿?”
“谁们?”卢岩迅速往四周看了看,小街上的一切都透着中午时分特有的宁静慵懒,他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
卢岩想说你这都在外边儿晃了半个月了,还没够一天么。
“什么?”卢岩愣了愣,他很少会跟任务对象交流,更没谁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过这样的请求。
“你家这么大,”王钺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在车旁边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好黑。”
“安全的,”王钺打断了他的话,很快地说,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手,“安全的,越安全越好……就是很安全的家,有吗?”
“你带着我行么?”王钺又说。
王钺低着头被推到了副驾上,听到卢岩的问话,他没有回答。
家。
王钺还仰头看着天,对卢岩和他手上的枪完全没有设防的样子。
22岁。
不行。卢岩看着王钺的眼睛。
卢岩的动作停下了。
走到仓库尽头的小屋前,卢岩松开了手,准备找钥匙,但王钺又很小心地抓住了他的手。
精神控制(不明)
卢岩愣了愣:“谢谢。”
“这么小,”王钺看清屋里的情况之后说了一句,松开了卢岩的手,“比我房间还小。”
卢岩缓缓地观察着在瞄准镜里依次出现的人,坐在喷水池边的老人,说笑着走过的小姑娘,带着孩子的妈妈……
他的声音很冷,脸上的表情也完全变了,之前有些懵懂迷茫的神情一扫而光,卢岩因为这种神奇的转变而有些后背发凉,但还是很快地绕过去跳上了车。
“行么?”王钺定定地看着他,继续重复着。
仓库里光线很暗,王钺有些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
现在的情况让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
“发现目标,”卢岩按了按耳朵里的通话器,“精神控制可能是激发状态,你的那些人……先停止联系。”
“我到了。”卢岩蹲在市中心广场某个酒店顶楼的天台上,从脚边的包里拿出了枪。
卢岩晃晃烟盒,走出了小屋,在门外点了上了烟叼着。
“有。”卢岩踩下油门,车往前加速开了出去。
他没有贸然开枪,他不是头一个接下任务的人,眼前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甚至有些苍白孱弱的人,之前任何一个人都和图书有轻松杀掉的能力。
“不是我要杀你,”卢岩开口,枪口还是对着王钺,放在扳机上的手机已经压紧了,“是有人要杀你,我只是个服务员。”
但就在他的手离开了方向盘的同时,王钺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们去哪儿?”
王钺想要看看“安全的家”,这个挺符合卢岩的想法,他能猜到除了给关宁任务的人之外,还有人在找王钺。
“因为我什么也不懂,”王钺拧着眉,手紧紧地抓着床单,“我不认识路,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你要……”王钺停下了,看了看他手里的枪,目光转到了他脸上,“杀了我吗?”
头顶上的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但卢岩还是在第一时间里确定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你要这么说……睡觉的地方我有,多的是,”卢岩笑笑,“你喜欢什么风格……”
就像吹过稻田时一样,抖动慢慢从头顶的树叶向四周漫延过去。
卢岩猛地发现自己对这个词的理解实在是太片面了。
你是复读机么?
而瞄准镜里的王钺在回过身的同时,目光跟他对上了。
卢岩没说话。
“是啊,”王钺转身走到床边坐下了,晃了晃腿,“我想一直在这里。”
“他应该在广场上,”耳机里是关宁的声音,“但现在安排的人全都没看到他在哪儿。”
王钺知道他在想什么。
精神控制。
“你想看什么,想去哪里,我都能带你去。”卢岩说。
身高,身形。
“行。”卢岩说。
“为什么?”卢岩进了屋,站在王钺跟前。
S没有失过手,他有耐心,面对棘手的任务,他可以花几个月时间来调查了解摸透对方的一切习惯再找机会下手。
他有家么?哪里是他的家?
“可以晚一点杀吗?”王钺看着他,突然问了一句。
王钺抬起了头:“往前开就行。”
“行么?”
从天台的消防通道下楼的时候他脱掉了身上的外套,从包里拿出一另一件换上了,下到六楼的时候拐进了办公室从员工通道出了酒店。
但就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时间拖得越久,可能出现的危险就越多。
卢岩用余光注意着王钺那边的动静,呼吸很稳,也很平缓,装睡和真睡的人很容易分辨,哪怕是刻意地控制呼吸,都会有细微的不同。
“行么?”
“行么?”王钺跳下床,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话还没说话,王钺突然退后了几步,之前hetushu•com有些意外和兴奋的表情消失了,他有些惊慌地说:“他们来了……他们来了……”
“从哪边!”卢岩又问了一遍。
卢岩没有说话,看着王钺,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他觉得王钺一定能听到自己心里万马奔腾震天撼地的悲鸣。
“嗯,”王钺的手抖了一下,“总踢到东西,你家院子好乱。”
“你人挺好的,”王钺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第一次有人这样拉着我走路。”
那个穿着麻袋的街头艺术家王钺,坐在他车头前方的人行道边。
“乱才安全,有人进来先得摔几跤,比报警器好使。”卢岩说。
而更让卢岩在意的,是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不断经过他身边的人却没有一个好奇地看过他一眼。
卢岩没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按理说一个拥有如此逆天外挂的人面对危险时不该是这样神奇的反应。
所有人都视若无睹地从他身边走过。
王钺在这个夸张的距离里用肉眼或者别的什么方法准确地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处。
“没谁,”王钺笑了笑,靠在了椅背上,声音有些发虚地轻声说了一句,“困了,我……睡会儿……”
在走到离车还有十来步的地方,他停下了脚步。
但他不敢这么说,他咬咬牙:“我带你去看,要不要。”
不行。
“上车,”卢岩冲过去抓住了王钺的胳膊,王钺很瘦,这一把抓上去,卢岩觉得自己用点劲儿就能直接把王钺的胳膊给抓折了,他拉开车门,把王钺推了上车,问了一句,“他们从哪边来的?”
“哦,”王钺应了一声,脸上迷茫的表情似乎是没有听懂这句话的意思,“那还是要杀我啊。”
王钺眼神里没有任何让人觉得危险的情绪,单纯而明亮。
“真的?”王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次。
半小时之后车开到了老码头的一个旧仓库前,卢岩下车打开了仓库的大门,把车开到了仓库里。
“嗯,你有家吗?”王钺问,“每个人都有家吧,我想看看家是什么样的。”
绕了快两个小时,卢岩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甩掉他们了吗?”
“那你为什么……一直想甩掉我,”王钺站了起来,慢慢走到他身后,“还一直想杀我?”
这里到广场的距离很远,超过目视能达到的距离,加上水幕墙的反光和天台围栏的遮挡……
“这就是个藏身的地方,”卢岩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了,“你说要安全hetushu.com的地儿,这儿就很安全。”
范围,目标(不明)
王钺一直一言不发,盯着前方,卢岩也沉默地开着车,顺着市里几条最繁忙的路开着,高架立交一通绕,却始终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两个人都沉默着,卢岩站在原地,身边有人路过,却没有人往他俩这边看过一眼,他感觉自己就像被隔离在了另一个空间里。
王钺慢慢站了起来,往他这边走了两步,卢岩握着枪的手举了起来,枪口对准了王钺的眉心:“站着。”
“因为……因为……”王钺皱皱眉,声音低了下去,“因为我害怕,他们会找到我,我不想再回去……你可以……可以保护我……”
卢岩没说话,一股寒意从脚下迅速窜起,瞬间漫延到了全身。
王钺的眼睛挺大,眸子很黑,也很亮,卢岩能在他眼睛里看到自己。
走了几步之后,王钺伸手轻轻拉住了卢岩的袖子。
穿着奇怪衣服的年轻人。
这是卢岩心里的第一反应,他无奈地看了王钺一眼:“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吧?”
王钺在屋里站了一会儿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又趴到了桌上。
这么黑的眸子很少能见到,看上去如同干净清澈的湖水……
一件灰白色的袍子套在身上,看料子像是粗麻的,宽松得完全没有形状,站那儿跟街头艺术家似的。
卢岩脚下的油门松了松,如果他用“带你看看外面”争取到了时间,那现在也许就是脱身或者……下手的好机会。
广场四周高层建筑不多,酒店这个高度很合适,而且面对着广场楼面是一整片水幕墙,现在是中午,水幕墙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能把楼顶上的人隐藏得很好。
王钺也没再说话,只是仰着脸盯着他看。
“行么?”王钺轻声问。
没有照片,没有更详细的资料。
王钺暂时没有攻击他的意思,但他要想脱身却不容易,车上自己刚有动手的想法,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王钺却突然醒了。
“你这么牛逼还有什么怕的,”卢岩又点了根烟,“你觉得我一个连偷摸琢磨点儿什么都能被你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人能保护你?”
他不想死,他愿意成为传说中任务失手了的杀手S,不愿意成为传说中任务失手挂掉的杀手S。
“你长得挺好看的。”王钺突然说。
卢岩防身的袖珍手枪从右边袖管里滑落到手上,他握住了枪柄。
“早甩掉了。”王钺说,声音依旧冷得不带任何情绪。
卢岩留意着王钺的和*图*书每个细小的动作和眼神表情变化,几秒钟的“睡眠”之后,王钺又回到了之前懵懂迷茫的状态里。
如果不是王钺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卢岩还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家在哪里。
这不正常。
王钺转过脸看了看他的手,眼里一闪而过看不清是惊慌还是紧张的神情让卢岩有些意外。
卢岩迅速收回枪蹲到了围栏后面,一秒钟之后他把枪收拾回了包里。
虽然他还没放弃,但该怎么办却一时半会儿没有头绪。
如果说不行,会不会被弄死?
“嗯,”王钺抬起头,“你还带我回家。”
而他没能完成任务,还带着目标满城转,甩不掉也干不掉一不小心还有可能先送命,所以找个安全的地儿呆着再慢慢想办法是他的计划。
王钺眼里有期待,但他哪怕有任何一点可能性,都不愿意跟这么危险的人物待在一块儿。
卢岩放慢车速:“我家?”
“知道了。”卢岩转过身把枪架在了天台边上,从瞄准镜里一寸寸寻找着。
“安全,”卢岩在屋里扫了几眼,一切都是原样,“这就是我最安全的睡觉的地方。”
“我没有家,”卢岩说,打了一下方向,拐上了一条岔路,“你还有别的地方想去的吗?”
“真的?”王钺眼睛明显一亮。
卢岩说完话把通话器取出来关掉了。
“去……”王钺随着路上的一个小坑颠了一下,脑袋在车窗上重重磕了一下,他皱着眉捂着脑袋,“你家吧。”
“你不是现在才问么,”王钺回答得很平静,“我以为你在带他看外面什么样呢。”
“哦。”王钺点点头。
“我想……”王钺缓缓抬起手,轻轻打了个响指,一阵风猛地从卢岩身后刮过来,头顶的树枝和树叶一阵摇晃,哗哗地响着,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王钺仰起头,“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
但这次他却决定放弃。
“嗯?”王钺转头看着他。
员工通道的出口在酒店后面的停车场,卢岩快步穿过停车场来到了小街上,他的车就在前面。
“嗯,”卢岩把枪收了起来,眼前王钺看上去天真得有几分幼稚的表现让他一瞬间有些怀疑自己这个决定是否有必要,他指了指自己的车,“先上……”
卢岩停下了,王钺这个动作里透出的小心翼翼让他意外,他回手抓住了王钺的手,带着他往前走:“看不清?”
卢岩举着的胳膊慢慢放下了,枪是没有用的,自己这趟任务如果没有奇迹出现大概是挂定了。
卢岩犹豫和_图_书了一下,用一只手开了门,打开了小屋里的灯。
“……那你怎么不说,”卢岩有点儿恼火,“我这儿跟傻逼似的绕了半个城,要换个人早迷路了。”
只是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没在什么地方留封遗书,也没来得及实现自己想要写本《杀手S,不一样的人生》的装逼梦想,就有可能要这样弹指间灰飞烟灭了……
而随着王钺的惊慌失措,卢岩发现自己身边的空气开始有了变化。
车开出小街,汇入了外面主干道的车流中。
卢岩抬头看了一眼,树叶在……抖动。
“去……”王钺脑袋靠在车窗上想了半天也没说话。
“来,里面就亮了,有灯,”卢岩招招手,带着王钺往里走,“这儿是我家……院子。”
瞄准镜里的那个人在这时转过了身。
没等卢岩再说话,他已经闭上眼睛,头偏向了一边,没几秒钟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他?”卢岩愣了愣,“谁?”
王钺的手也很瘦,握在手里会让人莫名其妙有些心软。
“你不说你看不清么。”卢岩说。
“你讨厌我吗?”王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但空气却又明明有了波动,他甚至能感觉到空气因为某种震动而轻轻掠过皮肤的轻微触感。
“行么?”
王钺应该是真的睡着了。
卢岩从兜里摸出烟盒:“我要抽烟。”
彻底清理。
“不讨厌,”卢岩叼着烟回过头,王钺还趴在桌上,侧着脸正看着他,“接任务之前我都不知道你。”
卢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甩干了两遍脑浆之后,他冲王钺问了一句:“看看外面?”
“嗯,”王钺应了一声,终于不再仰着头,视线落到了他脸上,“一天也可以啊。”
“他们来了……我不想……回去……”王钺退到了车边蹲了下去,身体努力地缩成一团,感觉像是要把自己塞到车下边儿去。
卢岩抽完一支烟,把烟头弹到了门外。
这不是什么能见怪不怪的大城市,广场舞大妈今儿妆化得浓了点儿都有人多看两眼的普通城市里有个穿着麻袋站在路中间的人居然没人看。
就算只是巧合,卢岩也不可能再冒险。
还有他那身奇怪的打扮。
卢岩没有说话,沉默地抽着烟。
“怎么会没有家呢?”王钺有些不相信,“每个人都有家,没有家你睡在哪里啊。”
可所有人都失败了。
不,不是湖水,更像能看到自己清晰倒影的深邃潭水,恍惚中有种想一头扎进去的错觉。
像是有风吹过,却又感觉不到风。
王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