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八章 普通人

沈南一直坐在旁边一张只剩了三条腿的椅子上沉思,听了卢岩这话愣了愣:“你都听不懂问我?我连他是在说话还是哼哼都没分清……”
“插了喉管都会有些不舒服,”医生赶紧解释,“过两天就正常了。”
王钺倒回手术台上之后,屋里几个人都愣在原地,只有卢岩在第一时间冲到床边摸了摸王钺的脸,又盯着旁边的心率和血压看了半天。
卢岩看着沈南的车消失在小区的路尽头,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就看到了送餐的来了。
卢岩等了一会儿,估计暂时不会有什么变化,转身抓住沈南的胳膊把他拉出了手术室。
“啊!”王钺喊了一声,床边小茶几上放着的杯子飞了起来砸在了卢岩脑袋上,“别看!”
“可以了?”卢岩顿了顿,感觉到四周那种凝固着的静谧感的确是突然消散了,依旧安静的环境里却不再是之前那样沉闷,他听到了远处有人按喇叭的声音。
但王钺揉了揉眼睛打断了他的话:“想起来了,刚是忘了,现在可以了。”
“哦,”王钺伸手想去拿筷子,但手举起来又放下了,皱着眉靠在枕头上,“哎……”
“嗯,绑架人家时间太长了容易出问题,需要医生的时候再绑过来就行,”卢岩回头看了几个人一眼,“如果有什么意外通知我,不要自己解决。”
“什么?”沈南看着他。
医生再次确定了没有什么问题,几个人把王钺弄回了卧室的大床上。
还是饿死在一幢有天台有地下室有前后院的牛逼单体别墅里。
“行了别说话了,先休息着,”卢岩弹了弹他脑门儿,“丹龙眼帅哥。”
王钺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完全恢复之后你们才能走,”沈南站在客厅里对医生和助手说,“这两天辛苦几位了,凑合一下先住在这里。”
“是么?”卢岩盯着他看了几眼,“超能力还有这作用呢……那你吃吧,慢点儿。”
短短的一瞬间里他有很多猜测,现在仔细过了一遍,稍微合理一些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可又能明显感觉到王钺跟之前有所不同。
一直到数字都慢慢恢复正常了之后,他回过头看了看医生:“检查一下,继续。”
沈南抽了张湿纸巾出来在手上慢慢擦着:“王钺的情况你怎么看?另一个人格怎么又出来了?不是已经没了吗?如果醒了还是这样怎么办?你是没事,他估计得跟我过不去……”
“是,”卢岩点点头,“我m.hetushu.com们得等他醒了。”
沈南跟医生和助手坐在一楼客厅的几张椅子上,医生几个人都很沉默,大概是又被沈南再次恐吓过了。
“斧斧……”卢岩想再跟他仔细确认一下。
“可想杀你了,”卢岩啧了一声,从兜里拿出一包湿纸巾,“擦擦血,看着难受。”
“嗯,拿掉了,我都收好了,留着做纪念,”卢岩指了指旁边一个金属小盒子,这是沈南专门带过来的,“密码是今天你手术的日期。”
“不会,”卢岩打断他,“不是杠二。”
“嗯,”卢岩点点头,转脸看了看沈南的手,“要包一下吗?”
“别动!别动,我扶你。”卢岩赶紧把碗和罐子都放到桌上,跑到床边,扶着王钺坐了起来,往他背后塞了俩枕头。
“鸽子粥。”王钺马上说。
“怎么了?”卢岩一阵紧张。
“懂,我不会的,”王钺很轻地说,“你相信我吗?”
“哦,”王钺应了一声,“不是故意的。”
“我觉得我说得挺浅显直白的,”卢岩在他脑门儿上亲了一口,“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杠二的那些记忆……看来没有?还是这么傻。”
王钺清晰地叫出一声“岩岩”的时候,几个人全都跳了起来,就跟要普天同庆似的。
沈南示意医生过去再检查一下。
“普通人还是不普通的人,”卢岩指指自己胸口,“是在这里,你自己要做个什么样的人。”
屋子里几个人都沉默着,各自心里都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只有医生偶尔会交谈一下,再汇报一下王钺的情况。
“那你告诉我,”卢岩看了看吊瓶里的药,“适应完了你是什么样?”
卢岩心情不错,对于王钺这句话,他并不是太在意。
等待王钺完全恢复的这一夜加半个白天是卢岩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他不敢离开王钺身边一步,哪怕是在王钺睡着了的时候,因为他不知道王钺什么时候会醒。
王钺一切正常,医生的意思是他现在一切都跟普通全麻过后的病人一样。
“可是我想尿尿的时候怎么办。”王钺皱着眉,又咳了两声。
“又不怎么舒服了,手抬不动,”王钺垂下眼皮,“你喂我吧?”
只要王钺能醒过来,只要那个破玩意儿能从他脖子里取出来,只要他没有失控,就足够了。
“这个最后一瓶了,毕竟是个手术,要恢复的,你忍忍,一会儿鸽子粥来了你吃一大碗就睡觉,醒的时候就好hetushu.com了。”卢岩安慰他。
“我没有变成普通人,”王钺偏过头看着窗外,突然有些失落,“我还是个怪物,会是很多人心里一辈子的定时炸弹。”
“吊瓶快滴完了。”卢岩说。
“嗯。”王钺点头。
“我有吗?”王钺瞪了瞪眼睛。
“嗯。”
“斧斧?”卢岩抓着王钺的手,凑到他面前,“能听到我说话吗?”
“其实吧,”卢岩想了想,拿起杯子吸了口水,“你偶尔在没人的时候扔个杯子打个蛋什么的也没什么,所有人担心的只是你会伤害别人,你懂么?”
“马上,”沈南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一会儿我把医生送走?”
“斧斧,”卢岩摸了摸王钺的脸,“大师你还做着法呢,电话打不出去就吃不着鸽子粥。”
“那个东西呢?”王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脖子上并没有缠着厚厚的绷带,只在脖子后面贴着一片纱布,“项链我不用一直戴着了?”
“杠……二?”沈南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叹了口气,“这么肯定?”
“不用打响指了?”卢岩笑笑。
“我陪你赌一把,”沈南也笑了笑,“赌你的判断和你们的关系。”
“嗯,”王钺抬手遮住眼睛,“好害羞。”
“我想吃东西,太饿了。”王钺说。
“你怎么知道没有,”王钺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我只是还在适应。”
“你……插着尿管呢,”卢岩低头看了看挂在床边的袋子,“还没多少……”
沈南转身拿着手机出了卧室去打电话了,医生检查了一下,给王钺换了一袋吊水的药也走了出去。
“跟我想的差不多,现在看来没什么不对劲的,感觉直接就能出门跑圈儿了,”卢岩走出门大门,往院子里看了看,“粥多久到?”
“回到麻醉状态了。”助手跟卢岩说了一句。
“他能吃东西么?”卢岩回头问医生。
他叹了口气,把东西拿上楼,进了卧室。
“我没什么感觉啊,除了有点想咳嗽别的都没感觉了,”王钺抓抓头发,“我现在就可以到处跑了。”
“可以吃一些东西,但还是建议流质或者清淡些的,粥什么的都可以。”医生说。
“备用控制器,”卢岩往兜里摸了摸,“你别告诉我你这么谨慎的人就一个控制器还带在身上。”
卢岩笑着没说话,现在的王钺让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努力想从王钺的言语神情之间找到杠二的痕迹,但似乎没有。
本来卢岩一和图书直半弯着腰等在床边已经感觉自己腰快折了,但王钺有些吃力地想要睁开的的眼睛和含糊不清的声音让他顿时腰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气能跑出五里地去。
王钺这个一阵一阵的状态一直到快四个小时之后才开始慢慢好转,医生和助手都已经体力不支地靠墙坐在了地上。
“杠二是王钺童年时期因为承受不了的痛苦才出现的,他能被合并是因为信念消失并且不再被需要,”卢岩皱皱眉,“先不说一个‘被杀死’的人格再次出现的可能性有多小,只说现在的情况,现在的情况绝对不符合新人格出现的条件。”
一个医生站起来跑上楼,没多大一会儿就把东西收拾了下来了,跟逃命似的。
“就这样挺好,其实哪样都挺好,什么样都是你,只要是你就行,”卢岩拿过旁边带吸管的杯子,“喝一口。”
沈南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打不出去,没信号。”
“别杀人了。”王钺回答得很快。
“没关系,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医生在旁边说。
“已经适应完了,”王钺眯缝着眼睛笑了笑,“就是这个样子。”
“等王钺能随便吃的时候吧,”沈南回身冲医生几个人招了招手,“走吧,我送几位回去。”
“太深奥了我消化一下。”王钺闭上了眼睛。
“不严重,没事。”沈南盯着手术台上的王钺。
“你可以去守着你的备用控制器,”卢岩点了根烟,想想又掐掉了,“如果真有什么意外你可以动手。”
“好香。”王钺想坐起来。
“听我说,”卢岩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扳过来对着自己,“你说我也要做个普通人,对么?”
卢岩拿着杯子的手轻轻抖了一下,眼睛莫名其妙地一阵酸涨,他偏开头笑了两声:“我这么帅的人想忘记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还能不能行了,你还欠我一顿饭。”卢岩拿了根烟出来点上,这几天他连紧张带忧郁的烟都没怎么抽,快给憋得戒掉了。
“这点没变,”卢岩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不过这几天要忍一忍,不能随便吃,医生会给你安排食谱。”
“备用的在哪儿。”卢岩把沈南推到墙角压低声音。
“情况应该不错吧。”沈南问。
沈南没说话,卢岩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如果醒来的王钺依旧是失控的状态,会是个大麻烦,相当大。
“习惯?”卢岩还是头一回听到王钺说这个,“我一直以为这跟开关一样,啪开灯,和-图-书啪关灯……”
“行么?”卢岩看着医生,医生点了点头,他又转脸看着沈南,“能打电话叫个粥么?”
“医生,”王钺还是闭着眼,语气很平静,“要我……处理吗?”
“你意思是说王钺意识里很清楚这次手术他不会受到伤害,对么。”沈南靠到墙上。
“医生全程紧张得半死谁顾得上看你那些,”卢岩把杯子捡起来放回茶几上,虽然医生说王钺的体质可能恢复会慢,但王钺醒了之后的确看上去就跟睡醒了似的,没有任何虚弱的感觉,“别再扔东西了啊。”
“出息。”卢岩笑了笑。
“啊,”王钺偏了偏头,想笑却没笑出来,只是扯了扯嘴角,“我……喉咙……疼。”
“怎么样?”沈南看到他下来,问了一句。
这要是王钺使了个大招,然后睡醒一觉起来能力没了,他们几个人就得在这个和谐进步人人丰衣足食的社会里活活饿死。
相比沈南和卢岩,两个医生和助手明显压力更大,卢岩看着他们紧张地观察着王钺的情况变化,神经似乎比之前手术时绷得更紧,额角能看到大颗的汗珠。
卢岩退到一边给他们让出地方,另一个医生和助手也过去了,把氧气和别的管子都重新弄好。
“嗯。”王钺点点头。
等到王钺终于在第二天清晰地说出一句话之后,所有人才有了一种皇上大赦天下的感觉。
王钺的脑袋轻轻转了转,眼睛还是闭着,但嘴动了动,虽然卢岩听不见他的声音,但还是从口型上看出了王钺叫的是“岩岩”。
卢岩又小声跟王钺说了一阵,感觉王钺没有什么异常,除了很虚弱之外,情绪也挺稳定,于是咬牙活动了一下腿,从床边退开了。
“本来也不用,”王钺抬手啪地打了个响指,“只是习惯。”
“荔枝眼桂圆眼……柿子眼……”王钺闭上眼睛,“哎,饿了。”
如果说一定要说拿掉那东西之后对王钺有什么影响,不是能力,而可能是杠二那些记忆跟王钺自身的真正完全融合。
一个医生吸了口气,走到了床边。
卢岩没忍住乐了:“害羞个屁啊,你现在算半个病人,病人都这样。”
“你想我变成什么样?”王钺轻轻咳了两声,嗓子还是有点哑。
“我放弃了,判断他有没有问题需要时间,等时间够了他也已经可以轻松对抗了,”沈南叹了口气,“我没干过这种事,压力太大,再说我也不想随便就死……”
“浪费钱,”王钺啧了hetushu.com一声,动了动手,“这东西还要扎多久啊?手都麻了。”
“没事儿了,你没事儿了,”卢岩轻声说,摸了摸王钺的额头,“现在麻药还没过,过了就好了。”
几台仪器也被跟着搬到了卧室。
不过因为身体素质还是有点差,所以意识恢复得比较慢。
“那你说我怎么才能是个普通人?”卢岩问他。
一个小时之后,王钺开始慢慢对声音和光亮有了反应。
“我在,”卢岩一直没变换过姿势,这会儿想跟着一块儿跳一下都力不从心,腰已经完全麻了,“我在这儿,看着我。”
“你干嘛呢!”卢岩捂着脑袋吓了一跳,“我就看一眼我又没喝,你这么大反应干嘛……不好意思啊?”
“我现在什么不舒服都没有,完全好了的感觉……”王钺啧了一声,“医生看了吧,真是的。”
“明白,”沈南点点头,“你走的时候告诉我,我要卖房子……”
“你这么傻是怎么混成杀手的。”王钺笑着说。
“我现在肯定拿不到,”沈南说,垂下眼睛看了看卢岩的手,“要杀我?”
“嗯,丹凤眼帅哥。”王钺笑着说。
“是么,”卢岩摸了摸他的睫毛,“感觉变化不是太大。”
“没错,我不杀人,我就能做个普通人,”卢岩笑笑,“我不需要一个开关,打开我就是杀手,关上我就是普通人,我也没有这么个开关。”
卢岩心里尽管百分之百相信王钺,但对刚才跟杠二重新回来了一样的场景并没有底。
王钺一直半醒半迷糊地小声念叨着,卢岩一直也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得回过头看着沈南:“他在说什么?”
一份鸽子粥,一罐老火煨汤,用个保温箱送来的,卢岩结完账之后才发现这点儿吃的都是给王钺的,没他什么事。
卢岩的胳膊举在空中停了停:“应该不用,他们现在能活着就很满足了,还有一大笔钱,正常脑回路的人都不会多说。”
王钺咬着吸管喝了一口水:“我还记得你就行,我最怕的是把你忘掉了。”
这个唯一靠谱点儿的推测其实让卢岩压力相当大,万一这个融合是有偏向性的,而且偏偏往杠二那边偏了……每天面对一个聪明而冷漠的王钺他还真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
“全世界要只有一个人相信你,那肯定是我,”卢岩笑了笑,“我去看看你的粥到了没有。”
“有啊,你不记得了?还是说你……”卢岩顿时紧张了起来,他没想到王钺会问出这么一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