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六章 别怕

“四个。”卢岩笑笑。
声音很不连惯,打两下停一停的,偶尔能连着打三四下,但你刚想跟上节奏的时候又结巴上了,听得卢岩浑身难受,就跟身上有个地儿痒痒但就是找不着在哪儿一样痛苦。
“靠,你吓我一跳,”卢岩小声说,摸了摸他的脸,“怎么醒这么早?”
沈南把钥匙放在桌上:“我先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卢岩也没什么胃口,但觉得俩人这担心受怕的状态不利于健康,所以把王钺剩下的豆浆和油条都吃光了。
“嗯?”卢岩正叼着烟躺沙发上。
“暂时没有,”卢岩说,“研究所那边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一个月的时间让王钺每天蒸鸡蛋羹,卢岩相信王钺已经听到了电话内容,但王钺说了一个月,卢岩也就配合着同意了。
王钺回头看了他一眼,挺不服气地把汤碗放到旁边的蒸锅上比了比,顿时泄了气:“你干嘛买个这么小的锅!买个这么大的碗!”
“你可以用小一号的碗,分两碗蒸,蒸锅有三层……”卢岩只得再指点他。
“睡吧,”卢岩替他拉好被子,搂了搂他,“晚安斧斧。”
“不破费,完事儿了转手卖掉能赚不少……”沈南从兜里掏出一包奶糖递给王钺,“外国糖,很好吃。”
“你吃了几个?”王钺问。
“……先吃一段时间咸的吧,”卢岩小心地说,以防打击他的积极性,“我喜欢吃咸的。”
“那让他靠边停车,咱跟他换换?”卢岩问他。
卢岩不知道是该上去阻止还是装不知道。
“五个。”卢岩拿着本《钓鱼技巧》在看。
“嗯。”卢岩把行李扔到地上,王钺坐到了床上,还忙着吃糖。
卢岩继续躺沙发上听着里边儿的动静,倒水,放蒸盘,放碗,点火……一切都进行得挺顺利,没出什么错。
别墅基本是空的,就装上了门窗,楼梯地板什么的弄好了,沈南没多说话,带着他们往楼上走:“设备在地下室,已经全弄好了,楼上卧室我装修了一下,这两天别出去,就在这儿休息,饭我都订好了,厨子做好了送过来。”
王钺大概不想让他看出来,表面上看着还是能说能闹,但两天之内和图书蒸了九次鸡蛋羹的反常行为还是让他暴露了。
超能力打出来的鸡蛋羹吃下去不知道会不会飞升……
沈南把卧室的窗打开,看了看外面:“这里边儿没几家入住的,安静。”
“一块巧克力的钱。”卢岩笑笑。
“哦,”王钺点点头缩回了厨房里,没过一秒钟又探出了脑袋,“就放蒸锅里蒸就可以了?”
沈南的车在前面带着他们穿过了整个市区,一直开进了南边开发区一个新建的别墅区。
“醒了好久啦,”王钺笑了笑,“你没醒我就没敢动。”
“走!”卢岩拍拍王钺,“出发。”
“环境不错嘛。”卢岩看了看四周,冲王钺笑笑。
“这人真是讲究。”卢岩啧了两声。
“嗯,”卢岩跟在王钺身后走进菜市场,看着王钺一个个菜摊子研究着,“知道了。”
小车一看到他俩车出来,马上就发动了,在他们前面带路。
这回他俩开着车全程高速,不看风景不停车胡吃海喝,两天时间就赶到了沈南指定的地点。
相比前一天五个包子的食量,王钺早上的食量小了很多,两根油条半碗豆浆就表示吃不下了。
卢岩本来已经打算先沉默了,结果一看鸡蛋连壳带瓤的在碗里碎成一团,实在没忍住喊了一声:“哎!”
这个味道在他意料之外,他自己做也就差不多这个味儿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
“我去买。”
“今天不跑步行么?”王钺问。
“我想吃豆浆油条。”
“以后可以天天给你做。”王钺边吃边说。
“走吧!”王钺甩了甩袋子,“回去给你做。”
“好嘞!”王钺在厨房里喊。
卢岩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吃鸡蛋羹吃到想哭,要不是冰箱里的那盒鸡蛋已经没了,王钺估计还会继续努力。
挂了电话之后,王钺拎着一把小葱冲他晃了晃:“是这个吗?”
半小时之后王钺终于忙活完了,跑到客厅里汇报了一声:“你坐好,准备吃啦!”
“知道了!”王钺马上回手一指他,“不要说话,我想起来了!壳不放进去!要磕开,我想起来了,磕完了就打蛋!对吧!”
“好。”卢岩点头。
“那香菜和葱呢?”王钺和_图_书扒着门框继续问。
沈南走了之后,卢岩楼上楼下转了转,别的房间虽然没装修,但都打扫得很干净。
沈南下车走了过来,卢岩打开车门看着他:“破费了。”
“这糖好吃,”王钺把那袋糖递了过来,“你尝尝。”
他躺了一会儿,轻手轻脚坐起来准备下床的时候,猛地看到王钺是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的,看上去不是刚醒。
“我也是,”卢岩在他脑门儿上亲了一口,“那咱们起床吧。”
“你要吃几个来着?”王钺拿起一个蛋。
两碗鸡蛋没多久就全打好了,王钺从厨房里探出脑袋:“岩岩。”
“谢谢。”王钺接过糖眼睛一亮。
卧室里装修得很腐败,所有该有不该有的东西都备齐了,还有个巨大的投影仪,甚至有个放满了书的书柜。
“下回放点儿巧克力试一下吧,甜的也好吃吧。”王钺托着下巴一脸期翼。
“不怕。”卢岩笑了笑。
“呼!”挑完之后他松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胳膊,又拿起一个鸡蛋,想了半天才往碗边上磕了两下。
“巧克力蒸鸡蛋羹?”卢岩笑着说,“创意不错。”
卢岩觉得自己没有坚持看下去的信念了,转身回到了客厅里,打开了电视看着。
这之后俩人都没再提去手术的事,卢岩知道王钺心里不踏实,他也一样,但相比王钺来说,他的那点担心根本不算事儿。
王钺大概也是鸡蛋羹吃腻着了,包子一气儿吃了五个还意犹未尽。
过了能有十来分钟,卢岩听到了筷子和碗碰在一块儿的声音,王钺开始打蛋了。
“嗯?”卢岩走过去。
“那我也要四个,”王钺拿着碗研究了一下,“这个汤碗应该够大了……吧?”
蒸上之后他听到王钺开始切香菜和葱,这回没用大招,卢岩听得出王钺是自己在切,切完了还剁了半天,听响儿跟砍排骨使的劲儿差不多。
卢岩愣了愣,翻了个身对着王钺:“您还看过红楼梦呢?”
“彭远有什么动静吗?”沈南在电话那头问。
卢岩收拾行李的时候王钺给大葱换了水,又放了点白糖进去,这是他从网上学来的,据说可以让被剪下来的花活的时间长一些。
王钺和*图*书应该是只看过鸡蛋羹的成品图片,至于前期要有什么步骤他似乎不是太有概念,把一盒鸡蛋放在案板上之后就停下了。
这段时间的锻炼还是很有成效的嘛。
“是么?”王钺笑了笑,从自己碗里舀了一勺放到他碗里,“那我们就先吃一个月咸的吧。”
“找个碗……”卢岩提醒他。
提到18,王钺突然沉默了,翻了个身背对着卢岩:“我困了。”
后天他们就得出发,那边沈南已经安排好了。
“不用了,”王钺笑了起来,“沈南会说你神经病。”
“四个,你做的我得多吃点儿。”卢岩盯着他手里的蛋,准备在他手一哆嗦把鸡蛋扔地上之间飞身扑救。
沈南没把手术地点安排在自己地盘上,按他的说法就是谨慎起见,越陌生的环境越安全。
“切碎了蒸好撒上去就行,再放点儿生抽香油就齐活了。”卢岩说。
“原来比我多!”
“是吧!香吧,我也觉得很香!”王钺很兴奋地又跑进厨房把另一碗捧了出来,“我还没尝呢。”
“是,”卢岩点点头,一边掏钱一边问,“还要香菜吗?”
“好。”卢岩点点头。
这声音连贯而有节奏,当当当哐哐哐透着一股子厨房小能手的范儿。
卢岩打开了书柜,抽了几本书出来看了看,还都是真书……
卢岩这还是头一回跟在王钺身后转悠的,他接起沈南的电话之后,王钺就转身在前边儿领路往菜市场走了,走得还挺有气势,甩胳膊甩腿的。
卢岩笑笑没说话。
王钺伸手搂住了卢岩,在他背上拍了拍:“别怕。”
“挺好看的,比这辆黑色的好看。”王钺对颜色明亮的金色很有好感。
“小了。”卢岩说。
“你看,撑大了吧,我比你吃得都多了。”王钺有点儿得意地小声说。
“我吃得本来就不多……”
“哎……”王钺翻了个身摸着自己的肚子很满意地啧了几声,“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
“行。”
“哦,好。”卢岩起身坐到了桌子边上。
王钺拿起筷子费了半天劲把碗里的碎蛋壳一点点挑了出来。
打个蛋!居然!要用这么高端的手段!
“够,但你要看它能不能m.hetushu.com放进蒸锅里。”卢岩说。
“嗯,”王钺翻身把腿搭到他身上,“又要旅行了太兴奋。”
买好了之后王钺看着手里的小塑料袋:“这些多少钱啊。”
不过这样也好,路程要近一些,卢岩对王钺的状态有些不放心,路上的时间越少越好。
“是沈南吗?”王钺坐直了身体。
“不用,”王钺看着他一眼,“很快就回来了。”
“真的好吃吗?”王钺眼睛很亮,低头自己也吃了一大口,品了品之后笑了,“真的很好吃!”
一下高速就看到了路口停着的一辆金色的小车。
“哎我知道小了!”王钺很没面子地把碗放回去,拿了一个汤碗出来,“得要这么大的!”
“嗯嗯嗯,你胃都撑大了五个包子不在话下了,可牛逼了。”
“对,”卢岩弹了弹烟灰,想了两秒又补充了一句,“蒸锅里要放水,用碗量一碗倒进去就成。”
“嗯,这么骚包的颜色一看就知道是沈南……”卢岩点了根烟,放下车窗。
“岩岩,”王钺跳上床跪着,对他张开了胳膊,“来。”
第二天卢岩醒得很早,外面天还黑着,卢岩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五点刚过。
王钺在厨房里奋战,卢岩边看电视边注意着厨房里的动静,不过动静不大,至少说明王钺没把碗给摔了。
卢岩对于王钺下厨这件事很不放心,但王钺不让他帮忙,他只能杵在厨房门口看着。
“什么?我没看过,”王钺揉揉鼻子,“18看到菜的图片的时候老爱说这句……”
卢岩没说话,点点头。
“晚安岩岩。”
这话他不是安慰王钺,的确味道不错,咸淡合适,因为用了大招打蛋,所以蛋羹的口感很细腻。
“没有,没了崔逸他们元气大伤,要想再起来估计不容易了,”沈南停了停,大概是喝了口茶,“那要是彭远没什么动静你们就直接过来吧,我都安排好了,提前三天到,医生要先给他做个全面的检查。”
“哦……”王钺大概是在心里对比了一下,啧了一声,“那还不如买块巧克力呢。”
“嗯,放点儿盐蒸上,就咱盐罐子里那个小勺一勺盐就成,”卢岩本来还想说你要想吃嫩点儿的就再加点儿水http://m.hetushu•com,但又怕王钺加水加砸锅了就没敢说,“蒸几分钟就可以了。”
卢岩低头闻了闻:“很香!”
卢岩剥了一颗放进嘴里:“你洗洗睡会儿吧,这两天都没好好休息过。”
“嗯。”卢岩跟着他走进卧室,这种情况下还要找厨子做私房菜,的确是沈南的作风。
王钺站在案板旁边,案板上是什么情况卢岩看不到,被王钺挡住了。
“知道知道!不要说话了!”王钺迅速拿出小一号的碗,把鸡蛋直接扔了进去。
“打起泡了就行了对吧?”王钺这回很谦虚。
“哦,知道,”王钺马上从消毒柜里拿出一个饭碗,“这个……”
站厨房外面想了半天,卢岩最后坐回了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蛋壳碎了,鸡蛋黄一边一半地挂在了碗边,然后缓缓滑落到案板上。
晚上固定的“王钺唠唠叨叨时间”时,王钺趴在卢岩身边念念叨叨:“我发现胃是能撑大的,我吃了几个包子?”
卢岩站在原地没迈步子,只是够着身子往厨房里看了一眼。
但卢岩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王钺手上是空着的。
王钺从厨房里捧了个碗出来放到了他面前,又放上一个勺,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你尝尝看?”
卢岩本来想说那大葱有根,有水就能活,没水你放一个月也不会干掉,但看着王钺那个认真劲儿,他只说了一句:“要不带着走吧?”
“睡不着?”卢岩躺回他身边搂住他。
“斧斧,”卢岩伸手在他鼻子上轻轻摸了一下,“谢谢。”
卢岩笑了笑:“嗯,也是。”
两秒钟之后声音再次响起,卢岩一听就愣了。
出发前一晚卢岩终于吃到了鸡蛋羹之外的东西,因为没有鸡蛋了,所以他给王钺蒸了几个包子吃。
刚走了两步,厨房里的打蛋声停了。
卢岩拿起勺,舀了一口放进嘴里,然后又喊了一声:“好吃!”
“要点儿,切碎撒在上面吧,”王钺盯着面前的菜摊看了一会儿,又回过头很小声地说,“但是我不知道真的香菜长什么样……”
卢岩乐了,伸手拿过一小捆香菜:“这个。”
他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一通按,最后实在忍不下去,站起来打算过去跪地上求王钺让他来打蛋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