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三章 我陪着你

卢岩把雪堆拍实之后,又开始铲雪做雪人脑袋,这个光用铲子完成不了,卢岩摘掉手套,跪在地上把雪弄成团。
“走三分钟,”卢岩看看时间,每十分钟让王钺慢慢溜达一会休息一下,“冷么?”
“那你就推吧!”王钺跟着也跳下了车。
“有啊,菠萝派,”王钺说,“糊糊的一团……”
“这样好看吗?”王钺问他。
“明天肯定就不酸了。”卢岩钻进车里,把王钺拎了起来,拿起衣服往他身上套。
“好看,”卢岩看了一眼乐了,王钺诡异的审美突然爆发回到正途上让他很惊讶,被咬成了两个月牙的巧克力眼睛看上去笑得很欢,“跟你笑起来一个德性。”
“剥了皮儿直接啃。”卢岩说。
“嗯?”卢岩扭头看了他一眼,王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蹲到了他身边。
“是因为关宁吗?”王钺摸了摸雪球,轻声问。
但这些想法他没跟王钺说过,王钺对医院大夫和手术之类的事有深深的恐惧。
小时候倒是堆过,农场那边冬天有时候能连着下几天雪,荒地上雪能积下挺厚,关宁偶尔会带他去堆雪人。
王钺啧了一声,过来把手里的柿子递给了他:“你吃吧。”
“你们研究所当初能把新闻视频的都过滤一次晚好几个月才给你们看,怎么没想着把吃的给屏蔽了呢。”卢岩啧了一声。
当然关于他和关宁堆雪人的回忆并不全都美好,把雪推成堆到一块儿之后,关宁会让他坐在地上,把雪往他身上裹。
关宁咬咬牙,拿过沙铲单手把沙子都挖开了。
“什么?”卢岩愣了愣,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有时候他们会住店,有时会在车上过夜。
卢岩想了想,按下了沈南跟他联系用的手机号。
就因为这些,对于王钺像强迫症一样吃个不停的行为,卢岩一直没有强行阻止,还在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把开着车拐了进去。
“我跟你说,”卢岩转过身把外套给他裹上,“你这要是碰上关宁,直接就拿根铁链给你拴车后边儿拖着走了。”
“么么哒。”卢岩凑过去亲他一口。
“你说,我是不是有病?”王钺拿着个小面包在手里一下下捏着,“我每天静下来就想吃,什么都想吃。”
跑了半小时,回到停车的路边时,太阳开始露了点头,地上的雪被映上了淡淡的金色。
王钺靠在车门上,看着手里的半个柿子,半天都没下嘴。
尽管跑鞋和衣服都是王钺很喜欢的红色……但跑步对王钺来hetushu•com说简直是灾难。
“你神经病!”卢岩也骂。
“不!不用不用不用,”卢岩赶紧说,“你不用跟他一样胖。”
路途挺漫长,卢岩却并不觉得时间过得慢,反正他俩没有目的地,没有需要完成的事,只是这样开着车一个村,一个镇,一个城市地往前。
仪表盘旁边的一个小触摸屏突然亮了起来,但并没有显示任何字。
卢岩看着她不出声也不松嘴。
“这个叫丹龙眼。”王钺一脸严肃地说。
王钺换了身衣服,从暖水瓶里倒了点儿昨天在高速服务站接的热水,蹲在路边刷牙洗脸。
王钺其实耐力还不错,尽管跟在卢岩身后一直唉声叹气地拖着脚跑,却一直能跟得上,卢岩跑得不快,不过速度始终保持不变,王钺也能跟着没停过。
卢岩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开着车一直没有说话。
“好好体会,什么是快死的感觉。”关宁蹲在沙坑旁边。
卢岩没说话,把剩下的半个柿子吃了,琢磨着王钺到底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接受自己吃的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多这个事实。
“就俩还买什么啊,给你们俩不就完了,”老头儿站起身回了屋,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几个柿子,“拿着吧,这是我们自己留着吃的,比卖出去的好吃。”
“嘴呢?”王钺边吃蛋卷边问,对嘴非常执着。
王钺坐在副驾驶上坐着,把椅背往后放了放,半躺着看上去挺舒服。
“买两个柿子给你吃。”卢岩说。
脚下的雪被踩出细细的嚓嚓声,显得四周很安静。
他让王钺锻炼不仅仅是要王钺健康一些,他之所以这么着急地还没稳定下住处就这么拎着王钺跑步是为了之后的手术。
卢岩撑着车屁股笑了半天。
“我比他瘦,”王钺研究了一下,“过段时间就可以跟他一样胖了。”
“吃得下,”王钺转身拉开车门,“不过推车有什么好看的,神经病。”
“知道了,”卢岩乐了,“我不吃了,等你饿的时候咱俩一块吃。”
“王八蛋!学坏了!”关宁抓着手腕骂了一句。
不过有件事是无论住店还是在车上睡都要做的。
“一会买了你能吃掉一个我推着车走。”卢岩看了他一眼下了车。
“你不说自己身体不好么,你答应我了要锻炼的,才跑了三天就这样了?”卢岩打开车门,冷风一下灌进了车里。
卢岩没说话,手轻轻抖了一下。
跟他和王钺之间这种是不是一回事儿,他也不清和-图-书楚。
卢岩的胳膊从沙里抽了出来,抓住了关宁的脚踝,狠狠地一拧一扳,关宁摔倒了在了地上。
卢岩看着跟老头儿自在交流说话还送人巧克力吃的王钺,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慨,就跟自己养的小狗终于会自己吃狗粮了一样……
“怎么吃?”王钺捧着柿子来回看。
“你哭了。”王钺伸手在他眼角轻轻碰了一下,指尖有一滴小小的泪珠。
“好,”卢岩在他鼻尖上亲了亲,又低头搂紧他在他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好。”
“等着。”卢岩又跑回车上。
“我喜欢。”王钺扯了扯衣服。
沈南那边还没有消息,但沈南是个认真的人,有可能的话他肯定会尽快找到合适的医生和设备。
以王钺这样的身体状态,卢岩担心他手术之后的恢复,毕竟这跟普通的手术不同。
“她拖过你么?”王钺突然笑了起来。
“别吃了,一会儿还吃不吃饭了?”卢岩看了一眼在后座上趴着研究先吃小面包还是小蛋糕的王钺。
卢岩可以想像崔逸的计划。
“还成,”王钺跟在他身后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岩岩。”
还杀手S了。
“今天跑十分钟行吗?”王钺靠着他,半死不活地穿着衣服。
“干嘛?”王钺在后座上问。
请输入短信读取密码。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和一个软键盘。
“没事儿,不差那点儿钱,我还懒得给你找钱了,吃吧。”老头儿很大方地挥挥手。
在郊外跑步比在市区要舒服得多,人少,没车,风景和空气都不错。
关宁不仅喜欢用雪埋他,还用过沙子和泥。
他还真的以为自己一辈子就在关宁的高压下走向国际杀出宇宙了……
那就是卢岩买了运动服和跑鞋开始每天早上拉着王钺去跑步。
“哦。”王钺盯着雪人的眼睛,摸了摸巧克力。
他长这么大没喜欢过什么人,关宁对他的训练里没有关于感情的部分,喜欢,爱,关宁从来不提。
“哟,谢谢啊,这么多。”老头儿接过巧克力。
“这个季节没有龙眼和荔枝对吧?”王钺叹了口气,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喊了一声,“你不说给我买柿子吃的吗!”
“……像。”卢岩点点头。
卢岩笑笑,把雪球和下面连接的地方加了几团雪拍紧了:“我一直以为我会比她先死。”
“没有嘴。”王钺在嘴的位置戳了戳。
“半小时。”卢岩把他衣服套好之后直接拖下了车。
“那不跟柿子一个德性么,都糊糊的。”卢岩http://www.hetushu•com把柿子都塞进外套兜里,拿了一个也慢慢吃着。
“谢谢大爷,”王钺接过柿子扯起外套兜着,又从口袋里摸出了几块巧克力,递给老头儿,“你尝尝黑巧克力吧,很好吃。”
真是太忧伤了,这简直就是全人类快灭亡了的节奏……
王钺很费劲地剥了半天,最后不耐烦地直接把柿子掰成了两半,低头啃了一口:“哎!好吃。”
“那多不好,我给您钱。”卢岩掏钱包。
卢岩坐在车里看着地图,按他们走走停停的速度,明天一早应该可以到达第一个符合王钺要求的小城。
卢岩乐了,走到车后面胳膊撑在车上:“吃完那半个我就推。”
王钺回头看了他一眼,把咬了一口的巧克力又按回了雪人脸上,看了看之后又抠下了另一边,也放到嘴里咬了一口,边吃边把剩下的半块也按了回去。
“啊……”王钺用力缩了缩,“我腿酸了。”
“那就行……你看着真喜庆。”卢岩看着王钺一身红色加上跑红了的脸。
“关宁死了,我还陪着你,”王钺很认真地说,“我努力比你死得晚些,等你死了我才死。”
“不冷,”王钺伸手到衣服里摸了摸,“出汗呢。”
“我不去,”王钺团在后座上用衣服包着脑袋,“不去。”
不过卢岩还是看得出一向叫嚣着不要感情的关宁和彭远之间不仅仅是合作关系那么简单,但具体是什么滋味儿他并不清楚。
卢岩刚想说你要想吃我给你拿,还没开口,王钺已经把巧克力给抠了下来,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么么哒。”王钺闭着眼笑了笑。
卢岩大概能有二十年没堆过雪人了,一是这么大的雪不常有,二是堆雪人这种幼稚的事实在不合S的身份。
“不知道食物的就不是真的人啦。”王钺笑了笑,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把手里的小面包两口给吃了。
“不着急,”王钺笑着摸了摸雪人的脑袋,“我们还有好多时间呢。”
“没想过,”王钺托着下巴,“上网的时候看到吃的就是想想这个是什么味道啊,不过想来想去都是营养液的味道,再说也出不去,就没感觉了……”
“哎!买买买!一会咱看看路过的村子里能不能买到,又新鲜又便宜。”卢岩赶紧说,车上乱七八糟的吃的一大堆,他还真把买柿子的事儿忘了。
“哎……”卢岩无奈地叹了口气。
卢岩在她手摸到自己脖子的瞬间一偏头咬在了她手腕上。
出村的时候王钺跟在卢岩身后挺愉hetushu.com快:“五个,哈!好大!”
雪人没能堆到跟王钺一样高,只到他胸口,不过又圆又壮的看着挺有气势。
“你有吃着不好吃的东西么?”卢岩笑了笑。
卢岩回车上拆了一袋巧克力,拿了两块回到雪人旁边,把巧克力按在了雪人眼睛的位置。
“我随便,主要是你。”卢岩发动车子。
“啊,”卢岩迅速擦了擦眼睛,他有些意外自己会完全没感觉到,居然还当着王钺的面,“你看这个球够大了么。”
“你吃我就吃,你不吃我就不吃……你还是别吃了,”王钺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我现在很撑,但是你要是一个人吃,我就忍不想吃。”
“嗯?”卢岩回过头。
王钺没说话,跟着在雪人上来回拍着。
“还荔枝眼呢。”卢岩笑着说。
“我陪着你。”王钺说。
“傻缺,”他转身走过去一把搂住了王钺,在他头上狠狠揉揉了几把,声音里带着微微颤抖,“缺心眼儿吧你。”
到了车边卢岩吃完了一个柿子,从车里拿了湿巾递给王钺:“你这吃一口往脸上糊一口做面膜呢?”
“现在就已经喘上不气儿了。”卢岩吃力地喘息着,脸憋得通红。
“吃不下了?”卢岩笑着接过柿子。
又让卢岩有了那种全世界就剩了他俩的感觉。
还愿意……忍受他把本来整洁舒适的车厢里翻得乱七八糟扔满衣服和零食袋子。
神经病。
“一会儿路过市区还吃饭吗?”卢岩问他。
“嘿!”卢岩吓了一跳,“这东西不能瞎玩!”
卢岩愣了愣,伸手在屏幕上摸了一下。
老头儿愣了愣:“俩?”
“……就吃个新鲜,多了放不住。”卢岩笑笑,大老远跑村里来就买俩柿子,老头儿大概头回见着这么无聊的人。
“岩岩。”王钺叫了他一声。
“这儿呢,”卢岩从身上摸了个红色的一次性火机出来,横着按了上去,“怎么样?”
翻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东西,最后拿了个俩蛋卷,一个给王钺吃了,一个竖着戳在雪人脸上当鼻子。
“啊!”关宁想抽回手,但卢岩死死咬住她不松口,她往卢岩脸上拍了一巴掌,“福三狗你撒嘴!”
“两个不够吧?柿子才多大一个啊,”王钺手握成拳比划了一下,“就这么大吧?”
所以哪怕是在过滤和屏蔽之后,王钺还是能像个普通人一样,上网,聊天,看视频,玩游戏,过着“真实”的生活。
“我把你弄出来!你松开。”关宁喊。
卢岩一下下拍着雪球,他有时候挺佩服自己在关和*图*书宁这种神里神经的所谓训练下居然平安地活下来还长大了。
忍耐力这个大概是王钺在研究所这么多年以来最明显的“收获”。
“哈!”王钺喊了一声,退了好几步,盯着雪人,“漂亮!”
“吃吧,吃一个我推车。”卢岩把柿子拿了过来,留了一个给王钺。
王钺没理他,啃完了半个,拿着另一半,抓过湿巾擦了擦嘴,抬头刚想说话,一张嘴打了个嗝。
只有拥有这些的人才会在一次次被折磨时会因为正常人的感受而承受巨大痛苦,这些痛苦才能“完美”激发出他们的能力……
探进车里拿王钺的外套时,王钺贴到了他背后趴着,拉长声音:“啊……”
“放屁,沙子我还没踩实呢,怎么可能……”关宁伸手到他脖子旁边摸了摸脉。
他拿着铲子,一铲铲地把雪堆到一块儿,堆到大腿那么高的时候他围着雪堆一下下用铲子把雪拍实,为了美观,他还转着圈把雪堆给铲圆了。
“不一样,这个是水糊糊。”王钺埋头苦吃。
崔逸要的不仅仅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杀人机器,他的“艺术品”是要接触社会的,需要有真实的情感,要对这个世界有真实的感受。
“这样我死的时候你就不会难受了,怎么样。”王钺也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衣服里挺平静地说。
村子里有很多柿子树,卢岩带着王钺随便找了个老乡家,跟正在打扫院子的老头儿说想买俩柿子。
他有时候觉得关宁不仅仅是在训练他,关宁就是个神经病。
“你这是馋的,”卢岩笑笑,“以前在研究所想不想吃?”
“你吃吗?”王钺犹豫着问。
“……拖过啊,”卢岩啧了一声,“要不说她是神经病呢。”
“就一会儿,一会儿就还给你,”王钺站到雪人旁边,笑得很开心,“像不像?”
如果王钺愿意,他打算租个房子先住下休整一阵子。
王钺很兴奋地围着雪人转,把自己的帽子放到雪人头上,想了想又跑回车上把卢岩的枪拿了出来戳在了雪人身上。
“还好多呢。”王钺笑笑。
“嗯,你还有一辈子吃……”卢岩点点头,捏捏他的脸,拿过枪转身往车边走,“回车上,风太大了,冷了吧?”
“杀手要个屁的感情,没事儿瞎感动的人出门儿就得被人一枪崩了。”关宁说。
不过他确定自己愿意为了王钺做这个做那个,愿意放弃任务,愿意拼上命带着他逃亡……
卢岩依然不松嘴,关宁的手腕已经被他咬出了血,他垂下眼皮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沙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