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一章 扑啦啦

天快亮的时候出口到了,卢岩在交费的时候往那边看了一眼,路上空荡荡的,只有几辆跟他们一块儿下高速的车,从收费站出来之后就停在了路边洗漱休息,没有可疑的地方。
三十四个饺子,本来卢岩精确地计算过大概能包三十个,但王钺包的饺子都很瘦,馅儿多了几个。
彭远他们不是黑社会,追着王钺也只是为了一个正义的初衷,所以他们一定会避免伤及无辜把冲突控制在最小范围,而在城市里比在县城更需要小心。
“没,睡不着了。”王钺笑笑。
在车越过草坪的一瞬间,卢岩按下了方向盘旁边的一个红色按钮。
大白菜已经剁好跟肉馅儿一块拌好了,在等着面醒好的时间里,他和王钺并排从在车后备箱接出来的防弹野餐板上,一起仰着头。
开了一个多小时,卢岩把车停在了路边,绕到车后面尿了个尿。
卢岩比了一下,推算了一下车型和载重之后,站起来迅速打开车门回到了车里,挂了倒档开始往来时的路退着开了回去。
“嗯。”王钺坐正了身体,抬手隔着衣服摸了摸胸口的项链。
而且吸引了卢岩注意的那两条车辙印很新,在所有痕迹最上面。
“现在高速安全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不走高速。”卢岩把枪拿出来放在了手边的小斗里。
“车上吃去,烧麦给我留俩就行,我尝尝你的手艺。”卢岩把东西收拾回了后备箱里,走到小路边站着,看着路口那边。
卢岩挑了点馅儿放到面皮上:“捏起来就行,你随便捏吧,别把皮儿弄破了就行。”
“擀面皮儿用的,我擀给你看。”卢岩很麻利地把面揉好,揪好剂子,拿过消音器开始擀皮儿。
他们绕过了有可能有埋伏的路段,但彭远不会这么简单的只设一道卡,如果不走那条路,唯一往前的就只有高速。
卢岩把他推回后座上躺好的时候他也就哼哼了一声。
点着了以后他又觉得自己挺逗,都回车里了,还用得着防风的么?
“是找我的那些人吗?”王钺坐了起来,爬到了副驾上,看上去有些紧张。
卢岩喜欢月亮,有月亮的晚上让他觉得安全。
“好。”王钺也没强求自己要捏成卢岩包的那样,低头很专心地开始捏。
果然是跟王钺呆时间长了,脑子都不好使了……
这是杠和*图*书二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虽然当时杠二是为了骗他解开项链的密码,但他从没怀疑过这句话本身的真实性。
这口锅有点儿浅,一次煮三十个饺子肯定煮不开,只能分两锅。
“有什么不一样?”卢岩伸手按了按面团,站了起来,从包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圆管。
“我不会飞。”王钺笑了起来。
“他们不会堵在出口等,你能感觉多远?”卢岩看了他一眼。
王钺没说话,靠在椅背上,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发呆。
简直是酒足饭饱醉生梦死的腐败生活!
不过一个人看月亮无论是在洞里坑里草堆里还是废弃的楼里,都有点寂寞,两个人看月亮就能在傻逼里透着温暖了。
“消音擀面杖?”王钺很有兴趣地拿过去研究着。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打了个嗝,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过瓶子喝了口水:“吃太多了……是没有人。”
卢岩走过去,蹲下了,看着稻草上被压出来一条条车辙印。
在高速上不会有什么动作,但可以在出口等着他们。
“擦了,”王钺迅速扔下面皮抽了两张湿巾搓了搓手,又拿起面皮,“怎么包?”
“你在想什么?”王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了一句,有时候王钺敏感得会让他意外。
“不困了?”卢岩盯着前面的路。
王钺这回食量有些惊人,一个人吃掉了22个饺子,给卢岩留下的饺子里有四个他包的烧麦饺子。
“哈哈。”卢岩把剩下的饺子拿过去,蹲在了王钺身边。
王钺很积极地把车窗打开了,被刮进来的风一掌拍在了脸上:“啊!眼珠子吹掉了——”
“我们现在也还是在躲来躲去。”卢岩笑笑。
就喊出一个飞字,后面的话就被风灌回了嗓子里。
卢岩只能站在这里瞅着,王钺在车里吃饺子,他站路边放哨,脑子还转不动了。
“这是什么?”王钺摸了摸他手上的黑色圆管。
“你擦手了么?”卢岩挑了馅儿,随便捏了几下,包出了一个饺子放到一边。
“我们在地上飞,”卢岩把排档杆拉到了最后,这是沈南改装之后多出来的一个档位,沈南给这个档位起了个很弱智的名字叫扑啦啦,旁边有个红色惊叹号的标志,卢岩一直想体验一把扑啦啦,不过没找到机会。
“前面有人在等我们。www.hetushu.com”卢岩说,这条路太窄,没有地方掉头,他也不敢轻易把车开下路基掉头,只能这么盯着后视镜往回倒。
“开窗!”卢岩说。
“开走!拉开距离!”王钺也看到了那辆车,瞬间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们用了研究所的东西,快跑开!”
“没歪,吹塌了。”卢岩笑笑,他看到了高速入口,往后视镜里看了看,确定四周没有可疑的情况,把车开了过去。
“啊!”王钺趴在一边,盯着在卢岩手下转着圈迅速变成一个小圆片的剂子,“好圆啊!”
“没有奇怪的人。”王钺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
现在卢岩要判断的是在哪个出口下去。
“我觉得你包的好吃,肉多,我包的好小啊,吃起来全是面团团,”王钺喝着饮料,揉揉肚子,“饱了,感觉明天都不用吃东西了。”
车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半冲半跃地冲上了对面车道。
“那不一样,”王钺一手摸着醒面的锅,还是仰着脸,“就算以前看月亮也和现在不一样。”
“高速交警会来抓我们。”卢岩放下车窗,接过了收费员递过来的卡。
“不一定是人,也许是别的东西,陷阱什么的,谁知道呢,之前没跟彭远交过手,不知道他什么画风,”卢岩在方向盘下面加装的一个小控制板上按了两下,车子底盘发出了低低的机械声音,“没事儿,你别紧张。”
“我帮你想吧,我可以感觉到有没有人。”王钺说。
“我现在……”王钺犹豫着试着问了一句,“能用吗?”
卢岩拿过外套盖到他身上。
在第一次跟卢岩面对面的时候,他就说过。
“没问题,想吃就给你包!”王钺半躺在后座上,枕着一堆衣服一挥手,样子就跟他是个拿着高级技师证的大厨似的。
夜里风挺大,路边没有土坡挡风,北风刮得很劲,卢岩拉起衣服挡着风,打火机打了十来下都没打着,只好回车上拿了沈南扔车上的防风打火机点了根烟。
“哈哈!”王钺因为是第一次亲手做出了吃的,相当兴奋,很响亮地笑了两声,挑出他自己包的那几个烧麦扔进了锅里。
“好大啊,又圆又亮,”王钺看着月亮,“我还从来没这样看过月亮,以前研究所里没有窗看不到,出来以后又一直躲来躲去没有机会看……”
卢岩http://m.hetushu.com看了他一眼,沉默了几秒钟:“现在那些人应该不在附近了。”
车往回倒了能有一公里才到了岔路,卢岩果断地左转上了大路,前面是高速入口。
“不冷。”王钺说。
“消音器,擀面杖,”卢岩叹了口气,“没你这么组合的。”
卢岩愣了愣,他以为王钺的回答会是什么因为跟你在一起啊,因为有好多吃的啊……没想到王钺会突然说出这么个词儿来。
他笑了笑:“别偷看我啊。”
窝在黑暗里,却依旧可以借着银色的月光看清危险……
“嗯。”卢岩没有停留,车往前开上了进市区的路。
“你不说高速不安全吗?”王钺看到了路边高速入口的指示牌。
路口那边是顺风,如果有车开过来,在他们这里听不见发动机的声音,要是有人摸过来,就更听不见了。
卢岩把剩下的饺子盛出来之后,王钺那边一个饺子都还没夹起来。
“必须拿掉这玩意儿。”卢岩看到了他这个动作,王钺虽然一天二十四小有二十三小时是傻呵呵的,但也依然会担心。
卢岩怎么也没想到已经这么近了,王钺居然完全没有感觉到!
双向八车道的路上时偶尔跑过几辆车,速度都挺快的,特别是刚从高速下来的车,都还没切换过来状态。
“嗯,”王钺揉揉眼睛,“我怕有人跟着我们。”
王钺点点头,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膝盖盯着锅里的饺子,不再说话。
“自由。”王钺看着他。
“没有,”王钺靠过来在他手上轻轻摸了一把,“就觉得你在想事儿。”
我不想死。
“包得不错,长得都跟烧麦一样,”卢岩表扬了一下王钺,之前在旁边地上扔着烧水的锅已经冒出热气,“准备下锅。”
“没睡着啊?”卢岩有些意外,之前王钺闭上眼睛用不了两分钟就能睡过去了。
卢岩笑着帮他关上了窗,放慢了车速:“怎么样?”
“如果像沈南说的那样,拿掉了我也没有变回普通人,怎么办?”王钺轻声问。
这条路靠近村子,前两天下了雪,虽然雪不大,但从村子出来到这条路上的一段还是有人铺上了稻草防滑。
“手枪消音器,”卢岩拿过湿纸,把野餐板仔细擦了擦,撒上了些干面粉,“现在是擀面杖。”
“好玩,”王钺揉揉脸,笑得很开心,“鼻和*图*书子都吹歪了……”
这日子过得真美妙。
“这样吧,”卢岩摸摸他的脸,“我要是觉得不对劲,就告诉你,你再打开你的雷达怎么样?”
“我在想从哪里下去比较安全。”卢岩捏捏他的指尖。
现在这条路没有监控,路也很平……
车辙印有宽有窄,有深有浅,其实要不是草有些湿,被压实之后会留下痕迹,平时也不会看得这么清楚。
“操!”卢岩猛地挂了倒档,飞快向后退了一段。
饺子没花多长时间就煮好了,卢岩拿了个一次性小碗调好了蘸料,装了七八个递给了王钺:“烫,吹吹再吃。”
稻草是新铺的,不过也已经被路过的车压得挺难看了。
“这玩意儿不够长,要不一次能擀两片儿,”卢岩擀皮儿速度很快,说着话没几分钟就擀好了一堆,他不饿,随便吃几个,王钺眼大肚小,包三十个就足够了。
上了高速之后,风景变得很单调,王钺扒着窗户往外看了一会儿,就团在副驾上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王钺垂下眼皮,看起来有点儿郁闷。
“去你的吧!”王钺很不爽地把筷子扔到了地上,伸手捏出来一个饺子放进了嘴里,嚼了两下笑着喊了一声,“哈!好吃!好多肉!”
王钺一直没有感觉到什么可疑的人和车,卢岩控制着车速没超过60地向前开着。
卢岩说话和神态都很轻松,他不想让王钺看出他心里并不踏实,不想影响王钺的情绪。
“我们在第三个出口下。”卢岩在导航上点了几下,看了看地图,第三个出口是唯一的市区出口,别的都是县城。
其实如果是正面攻击,卢岩完全不担心,哪怕是面对面一棱子扫过来,他知道以王钺的能力可以防得住这些,他担心的是埋伏,各种没人出现在王钺感知范围内的伏击。
“一会儿不就开了吗?”王钺蹲到锅边,盯着泡在水里的几个饺子,“哈哈哈哈!”
“好像……”王钺伸了个懒腰,话还没有说完,卢岩猛地踩下了刹车,他一下扑到了前面,喊了一声,“怎么了!”
“那就当个超人。”卢岩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哦,拿来干嘛用的?”王钺看着卢岩把面团放到板子上,伸手又揪了一小团下来,“我再捏只鸡。”
车继续往前开之后,王钺很快就睡着了,大半夜吃一肚子饺子,睡得http://m.hetushu.com很踏实,卢岩走了一段小路,颠得车上的异常状态报警装置都响了一回,他躺后座上抱着衣服都快滑下来了都没醒。
卢岩一脚油门踩下去,发动机发出了一声怒吼,车猛地向前冲了出去,王钺被强大的惯性拍在了车座上,喊了一声:“啊哈!”
踩上去有些发软,卢岩小蹦了几下,正要拉开车门上车的时候,他动作停下了,盯着前面铺地上的稻草。
月色很美。
那辆车已经拦到了他们面前,卢岩不知道王钺这个拉开距离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马上猛打了一下方向盘直接撞向了路中的草坪隔离带。
“一会上高速了还这样开吗?”王钺一脸意犹未尽。
这句话是拖着声音喊出来的,透着兴奋,他趴到车窗上:“飞……”
“嘿!水没开呢……”卢岩叹了口气。
只是猛地听到傻呵呵的王钺说出来,他有些恍惚。
一辆车停在前面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的岔路上,他们开过来的同时,那辆车从岔路冲了出来,逆行着迎着他们开了过来。
“然后呢?包吗?我也要包!”王钺看着卢岩把面皮放到手上,也拿了一片放在了自己手上。
卢岩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要自由,不被控制,不被折磨。
前面的地下如果埋着一颗炸弹,九成可能是王钺发现不了的,除非底下埋的是活人。
“怎么了?”王钺被他关车门的声音吵醒了,发现在车后退。
卢岩为了安全起见,停车的时候是把车尾对着来路,这样如果有人拐进这条小路,他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车在两三秒之内提速,两边的树像被人拽了一把似的猛地飞速向后退去。
“烧麦好吃,我喜欢吃你包的,下回再给包几个吧。”卢岩没要蘸料,几口把剩下的饺子都吃了,碗筷收拾到垃圾袋里放到了后备箱。
“嗯!”王钺接过碗,拿着筷子很小心地夹饺子。
“我现在也没开着雷达啊,”王钺笑着说,“很累的。”
他笑了笑,叼着烟站回了边。
水开了之后卢岩又扔了几个饺子进去,王钺很着急地等着,水第一次开的时候,卢岩往里倒了一点儿凉水,他一下就喊了起来:“你干嘛!好不容易开了!”
“点水……你别急,我给你做吃的还会坑你么,”卢岩懒得跟王钺多解释了,“你就跟一边儿等着,别说话,我保证你吃得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