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六章 搓澡师傅

“他一直都不喜欢你,”卢岩捏捏他的肩,毛巾避开王钺背上的绷带擦了擦他的腰,“他就那样的人。”
“流氓。”卢岩乐了。
“感觉怎么样?”卢岩弯腰看着他。
“不要去,”沈南闭了闭眼睛,“我被转移到疗养院的时候听到了……研究所几辆运材料的车都被……炸了,你懂我意思吗。”
“不擦了,痒痒的。”王钺仰起头冲他笑笑。
“嗯。”沈南应了一声。
“我动不了,”沈南嗓子有点哑,“给我打了什么针,我动不了。”
卢岩转过身走到床边,床上的人的确是沈南,闭着眼。
“算了你擦我吧,”卢岩指指自己,“使点劲儿。”
里面的人刚露出一只手,卢岩就确定了这人不是疗养院的,病人和工作人员都没有黑色的衣服。
“先休息,明天醒了再细说。”卢岩把他身上的病号服扒了,给他盖上了被子。
“废话……你还想怎么着啊?”卢岩把他拉起来在洗手池上坐好,“你现在伤没好呢。”
沈南摔到地上,发出一声叹息。
“早就不麻了,”王钺靠在桌边笑了笑,表情看上去挺享受,“沈南睡着了吗?”
王钺用手指按了按他胸口:“我喜欢这里。”
“本来也没有,这么冷的天儿,”卢岩小心地把王钺的T恤也脱了,摸了摸他有些瘦的肩,“你得好好休养休养了。”
卢岩快速从墙边转了出来,借着惯性一膝盖顶在了这人胯下,这人身体猛地向前,卢岩在他发出声音之前一掌从下往上狠狠地拍在了他的下巴上。
“不知道,没感觉,”沈南喘得有些厉害,“要快,马上有人来换班,每天都是这个时间。”
“你是不是要去找她。”沈南说话有些吃力。
“我看到有人进去了……”王钺跟在他身后跑着。
卢岩沉默了几秒钟:“懂,关宁他们现在不惜一切代价。”
“嗯,不然你是想跟沈南睡一张床么,”卢岩把王钺推进浴室,“我帮你擦擦,伤口好了就可以洗澡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王钺拉了拉裤子,“你先开始的,现在又这样……”
而现在……
这两种选择都很安静快速。
“对不住了。”卢岩压低声音,一松手,沈南像个麻袋一样落了下去。
王钺低着头没说话。
“他不喜欢研究所做的事,”王钺搂住了卢岩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所以就也不喜欢我了。”
不过王钺还和-图-书算不错,一路上都抓着卢岩的衣服没有松过手,沈南也一直稳稳地靠在卢岩背上没有摔下去。
“啊,被药味儿盖住了吗?”王钺松了口气,“还好。”
楼梯口已经能看到人影,卢岩翻出窗台,手抠在窗台沿上没有松手。
“擦吧,我帮你擦擦,”王钺拽了拽他的衣服,“挺好玩的,我帮你擦完你再洗嘛。”
“没事儿吧你?”卢岩感觉有点不对,反手把王钺的手拽开了,借着光看了看,王钺的手冰凉,还保持着抓衣服的造型。
“嗯,也可以说是晕过去了。”卢岩回头看了看沈南,突然有点感慨,要是这回没能把沈南弄出来,这么一天一针地打下去,沈南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真的不敢想。
诚实而专注直白的反应让卢岩无法抵抗,相当享受。
“等你伤好了的,”卢岩伏身吻住他,狠狠在他嘴里翻搅纠缠,手在他腰上腿上屁股抓揉着,半天才松开了,“我先憋着吧。”
“来。”卢岩抓着王钺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现在好了,不用弄了,”王钺低头拉好拉链,“下去了。”
卢岩没给他再次扣动扳机的机会,抬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往上一抬一拧,连惯流畅不卡屏,在那人手上的枪掉下去的同时,卢岩的胳膊肘已经砸在了他肋骨上。
“卢岩。”外面传来了沈南的声音,声音有些低,透着虚弱。
“嗯,”王钺点点头,“要是有人过来怎么办?”
“嗯。”
“嗯?”卢岩对于沈南一睁眼就问关宁有些意外,“躲起来了。”
休息了两分钟,卢岩把沈南拖进了路边的草丛里。
刚贴着墙站稳,病房的门打开了。
王钺的呼吸有些急促,带着细小的呻吟,卢岩的吻落在他胸口时,他很低地哼了一声,身体微微地挺了一下,腿也跟着抬了起来夹住了卢岩的腰。
接下去的时间里卢岩有两个选择,拔刀捅进心脏,或者是直接拧断脖子。
这回王钺没有帮忙接着沈南,他正努力地往栏杆上爬,没顾得上。
沈南没再出声,大概是因为药力作用,没几分钟他就睡着了。
疗养院的院墙不高,都是铁栏杆,卢岩蹬着栏杆爬到顶上,把沈南先扔到了栏杆外面。
卢岩直起身,解开了王钺裤子上的扣子,伸手准备拉开拉链的时候,看到了王钺身上缠着的绷带。
“还喜欢这里,”王钺又按了按他肚子,“肌肉很好摸。”和*图*书
王钺还是笑,腿绕他身后勾着:“我帮你擦吧。”
这人只哼了一声,往前倾着的身体又猛地向后一仰,被卢岩力道惊人的这一掌打得整个身体都腾了起来。
“沈南的记忆也恢复了,”王钺胳膊撑着墙,看上去很舒服地闭着眼,“他不喜欢我。”
王钺的喘息,收紧的胳膊,缠着他轻轻蹭着的腿,很快勾起了他身体里的火苗。
病人打不开门,能打开病房门的,就肯定不是病人。
“嗯。”王钺很认真地点点头,胳膊环在沈南身体两侧向前伸过来抓住了卢岩的衣服。
卢岩要开车,沈南动不了,只能靠在卢岩身上,再让王钺摞着坐在最后面扶着沈南。
“嗯。”王钺很快地应了一声。
“我身上有没有怪味儿啊?”王钺有点担心。
“那我怎么办。”王钺有些郁闷地垂下眼皮往自己身下瞅了瞅。
王钺没有羞涩,但凡亲密接触开关被打开,他就会立刻全力投入。
卢岩迅速靠到墙边,弯腰以最快速度接近了发出声音的那扇门。
想到这些,卢岩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诡异快感。
按王钺同学的要求,他没有杀人。
卢岩抓住他的胳膊,唇在他胸口缓缓轻移,舌尖在他皮肤上打着圈。
沈南慢慢睁开了眼睛,没往地上趴着的人身上看:“你太凶残了……”
“嗯……”王钺的喘息里带出一声低吟。
“怎么了?”王钺用腿夹了夹他,小声问。
“针是每天打么?”他问沈南。
“多久了?”卢岩把他拽了起来,拉着他胳膊把他扛到了背上。
卢岩回过头,王钺正弯腰把滑掉脚面上的裤子提起来,他差点儿笑出声,在王钺脑袋上抓了一把,轻声说:“腿挺漂亮。”
沈南趴在卢岩背上轻轻叹了口气。
疗养院那边有些卢岩意料之外的安静,远远地能看到停在大门外的车还没有动,但人都没在四周了。
卢岩松开他的唇,在他下巴上脖子上一连串地吻了下去。
但卢岩把车一直开到旅馆门口停下了,王钺还抓着他衣服没撒手。
王钺有些费劲地翻过了栏杆,卢岩看了看楼那边,蹬着栏杆跳出了墙外。
“帮别人擦?”王钺举着毛巾。
卢岩这才有空拉过王钺的手看了看,来回搓了搓,一直到王钺的手有了温度他才问了一句:“还麻吗?”
“我……靠,”卢岩松了口气,对着外面喊了一声,“洗澡呢,你醒了?”
www•hetushu.com停车了才发现麻了的。”王钺笑了笑。
“看什么,在仓库那阵儿估计能搓下泥来,”卢岩在他脸上弹了一下,“今儿肯定没戏,别瞅了。”
“这有什么好玩的,你要想帮人擦我给你介绍个地儿,”卢岩有些无奈地脱掉了上衣,把毛巾搓好放到王钺手上,“澡堂子里有专门干这个的,搓澡师傅,你可以去。”
卢岩迅速一把把王钺抱了下来,靠到墙边,他觉得自己真是色字当头,刀砍下来了估计都发现不了。
“嗯。”王钺拍拍裤子。
王钺很卖力地在他胸口上用毛巾搓了几下,又停下了盯着看。
“你伤快点儿好就行了,”卢岩亲了亲他脑门儿,“我去看看沈南。”
“我闻闻,”卢岩笑着帮他脱掉外套,凑到他脖子边上闻了闻,“没有,一身药味儿。”
“怎么休养?”王钺回过头。
卢岩在屋里的人举枪瞄过来的时候对着自己面前这人狠狠一撞,身体藏到了这人身前。
“吓死我了,”王钺在身后舒出一口气来,“裤子都掉了。”
“好的。”王钺坐到了沈南旁边。
卢岩用毛巾浸了热水,在王钺背上一下下轻轻擦着,他从来没干过这种伺候人的活,动作不太熟练。
“嗯。”卢岩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王钺指尖在他身上触碰带起的酥麻很快窜开。
“是。”卢岩在床边坐下。
“那我呢?”王钺看着他,“我也憋着啊?”
“我困了,”王钺小声说,“我们睡一张床吗?”
手刚要握上去,他突然听到外面房间里似乎有声音,王钺也在这时一把按住了他的手:“沈南醒了?”
他没有听到沈南落地的声音,往下看了一眼,看到了黑暗中王钺脚上那双鞋上的耀眼白色。
“你要是扶不动了就说,”卢岩交待王钺,“他摔下去也没事的。”
沈南除了跟高位截瘫似的动不了,有些疲惫之外,别的地方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卢岩捏了捏他的下巴:“听沈南的。”
开锁,打火,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卢岩开着车冲出工地的时候,屋里的人才刚跑出来。
声音很轻,走廊两边的病房里还能听到没睡的病人念念叨叨,还有唱歌和笑个不停的,但这声音还是被卢岩听到了。
“长褥疮了吧都。”卢岩扛着他出了病房,跑到了走廊窗户前。
“累了?”卢岩低头看了看他的脸色,还算正常。
“我错了,我和-图-书这不是冲动了么,”卢岩抱着他在他头发上揉了揉,“再说沈南还在外边儿呢。”
“晕。”沈南说。
王钺身体猛地扭了一下,笑出了声:“痒,别碰我腰。”
卢岩伸手拉开了他裤子上的拉链,把他内裤拉下拽了拽。
走廊中间的楼梯上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卢岩迅速把沈南挂到窗台上,脱下外套往他脑袋上一裹,拎出了窗外。
“吃了睡,睡了吃,”卢岩笑笑,“先长胖点儿再说。”
“我去弄车,”他看着王钺,“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用摩托车把沈南弄回旅馆是个技术活,尤其对于王钺来说。
沈南当初是对王钺能力有着最深忧虑的人,卢岩知道如果不到最后实在避不开了,沈南不会让王钺轻易动用能力。
卢岩把车往小路上开过去,他知道今晚他们可以顺利离开。
卢岩伸手摸了摸:“一会儿就……下去了,我也一样啊。”
“应该是。”
“解决了。”卢岩在他脸上拍了一下,沈南醒着,只是默契地在装睡。
“走。”卢岩掀开了沈南身上盖着的被子,在他胳膊上腿上摸了一遍,似乎是没有受伤。
“她知道37还活着,”沈南说,“你不能让关宁找到你。”
拿枪的人被撞得退了两步,但并没有倒地,同伙摔到地上之后,他再次举起了枪。
他的手在王钺光滑紧绷的皮肤上缓缓游走摩挲,顺着腰,腿,一直向下握住了王钺的脚踝,轻轻一拉,王钺的身体顺着向后半躺着靠在了镜子上。
“在这儿歇歇,一会儿我去工地弄辆车。”卢岩拉着他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又摸了摸沈南的脉搏,跳得有点慢,但似乎没什么问题。
“你怎么这么烦人呢,”卢岩笑着把他抱到洗手池上坐着,“你说我多难得伺候一次人。”
卢岩落地时的同时,听到了“喀”的一声。
靠!他松手跳了下去。
“进来开始。”沈南有些吃力地咳了一声。
他盯着王钺看了看,在他腰后轻轻摸了一把,手挑起王钺的下巴吻了下去。
“我擦个屁啊,我一会儿直接洗澡了。”卢岩在他腿上摸了摸。
是沈南。
“站好,”卢岩把他转了过来,搓了搓毛巾继续在他胳膊上擦着,“其实沈南不是不喜欢你……”
“当心别摔了。”卢岩交待了一句。
关宁那边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要清除掉研究所的成果,37和18,为了这个目标已经牺牲了很多。
这人和_图_书已经腾空的身体被撞得向后飞去,准确地砸在了里面那人拿枪的手上,枪口被撞向了左边,发出一声很低的闷响,子弹穿透同伙的身体打进了墙里。
“麻了。”王钺皱着眉动了动手指,甩了几下手。
小旅馆的前台对于卢岩大晚上又弄回来一个人并没有多问,卢岩把沈南弄回房间放在了床上。
“靠。”卢岩停了手,小声骂了一句,觉得自己是不是憋太久了差点儿不管不顾。
就算在这里守着的几人不了解研究所的真相,但让他们守在这里的人会知道,18已经消失了,37有可能还活着,没有人敢贸然行动。
屋里还有个站着的黑衣人,卢岩转出来出手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尽管卢岩出手很快,但这两三秒的时间还是足够屋的人拿出了枪。
“你怎么一直没说?”卢岩下车把沈南背到背上,“先回房间。”
卢岩搂搂他的腰,举着毛巾:“你别乱动成么,还擦不擦了啊?”
王钺喘得有点厉害,卢岩停下了脚步,把沈南放到路边,回手往王钺脑门儿上摸了一把,汗出了不少。
卢岩看着他轻轻颤着的睫毛,过了几秒钟一咬牙:“靠,我帮你弄。”
卢岩潜回了半成品的楼盘里,在工棚附近转了转,找到了一辆摩托车。
“你的眼睛要比脑子快,你看到的,就是你要考虑的,”理论专家实践菜鸟关宁曾经说过,“你看到的越多,你成功的机率就越高。”
“那你明天应该该就能正常?”他又翻了翻沈南的眼皮。
“洗完了说吧。”沈南说了一句,不再出声。
沈南身材跟卢岩差不多,体重不轻,卢岩扛着他一路跑到山脚下的小路上时感觉自己跟个逃难的似的。
卢岩看到了屋里的人,左手拿枪,也看到了那人右边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不是让你等我么?”卢岩把沈南扛起来,往楼后跑过去,“从后面走。”
王钺愣了愣,在他探进嘴里之后才很快地迎了上来,柔软湿润的感觉顿时包裹住了卢岩的舌尖。
王钺点点头没说话。
沈南闭着眼躺在床上,卢岩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你老板呢?”
他又拎起中了一枪但正要趴起来往腰上摸对讲机的那位,对着他脖子劈了一掌。
其实他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伺候一个小孩儿。
但卢岩最终选择了第三种方式,他抓着那人的头发狠狠往墙上撞了一下,那人很低地闷哼了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