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五章 章鱼小丸子

卢岩一阵内疚,之前他带着王钺很多时间都在躲,根本没有这么光明正大在街上溜达的机会……不过似乎他的确也没想过要给王钺买衣服。
“哎!”王钺喊了一声,一把抓住了胸口的坠子,“你别吓我!”
卢岩笑了:“没花完,别担心。”
“一会儿让你看。”卢岩盯着那边看了几分钟,把望远镜递给了王钺。
卢岩坐到椅子上,点了根烟叼着。
“一会儿没钱买吃的啦。”王钺有些着急。
“再买几身去。”卢岩想了想,转身又往回走。
衣服裤子都买好之后王钺全都自己拿在了手上,卢岩要帮他拿几袋他都不让。
崔逸很狡猾,他没有把沈南放在什么隐蔽的地方,而是只放在了楼下几层的普通病房里。
王钺点点头,捅起了盒子里最后一个小丸子。
“好的,”卢岩没再继续说这个问题,“还有个事儿。”
两个人的动作在这一瞬间停了下来,都站在了原地。
“嗯。”王钺点点头,看着手里的空盒子。
王钺食量还是不大,心满意足地吃饱之后菜都还剩了一大半,又都小心地把餐盒盖好了。
“那你杀了我呗!”王钺皱着眉喊了一声。
“嗯。”王钺还是皱着眉,但手上动作一点儿没犹豫,打开盒子,也没用竹签,直接捏了一个放到嘴里。
“累么?”卢岩握住他的手,迅速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保安。
“帮我拿一下吧。”王钺终于把一直抓在手里的衣服袋子递给了他。
两人从这个半成品楼盘走到街上,往疗养院大门走过去,距离那辆车和那两个人还有差不多一百米距离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看了过来。
“门口有辆车,车上大概有三个人,”卢岩从包里拿出枪,“从大门进不去,只能从山那边翻进去,但他们有两个人一直在外面转悠……”
无论研究是否还能继续下去,疗养院肯定还会有研究所的人,想进入疗养院对于卢岩来说不难,但要把状态不明的沈南安全带出来,就相当有挑战性了。
卢岩并没有睡意,只是习惯性地要养养神,顺便想想晚上的事。
“你在这里等我。”卢岩捏捏王钺的手,进了楼之后还要找到沈南,这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怕王钺跑来跑去吃不消。
说是去散散步消食,结果变成了找吃的。
“靠,”卢岩这是第一次亲眼看到王钺控制人,感觉实在诡异,他拉起王钺胳膊往前跑过去,“走。”
“嗯。”王钺挨着他应了一声。
“嗯。”王钺很听话地点点头,坐在了地上。
和*图*书卢岩看着他笑成两条缝的眼睛叹了口气,这笑点都低到南半球去了。
他给王钺配的是灰色的休闲裤和蓝色的呢子小外套,不看鞋的话很舒服,出门的时候他还搂着王钺亲了两口来着。
“我又不抢你的,帮你拿也不让啊?”卢岩看着他一脸满足地拎着好几个大袋子。
“先带你买几套衣服吧,都没换洗的了。”卢岩搂搂他的肩。
卢岩挂掉电话之后买了张报纸,打算带着王钺回旅馆。
“真体贴。”卢岩拿过自己的包,打开了一样样检查里面的东西,枪,绳索,刀,还有点小炸弹什么的,看着挺齐全,这些东西他未必用得上,但有没有这些东西直接影响他的心情。
“我要自己拿,”王钺晃晃手里的袋子笑着说,“我第一次有这么多衣服啊,以前都穿你的。”
“我知道。”王钺垂下眼皮小声说,睫毛轻轻颤着。
“看看风景。”卢岩走到还没装玻璃的窗户边,从包里拿出个望远望,盯着对面疗养院四周慢慢看着。
“好了,我们去里面。”卢岩拉着王钺靠到了路边的阴影里。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啊六月六我看不出我春打六九头……
“不一定,”卢岩把枪放到腰后,“如果……被拦了的话。”
“不用一分钟,三十秒就够了。”卢岩说。
“不知道,看到了才会想起来。”王钺笑着说。
他知道王钺害怕他杀人,考虑到那天无奈之下他逼着王钺杀了18的事对王钺的刺激不小,他说得很模糊。
给王钺挑了两件外套之后他明白了为什么王钺会挑不出,因为店里没有红色的衣服。
“我不杀人,”王钺看着他,“你也不用杀人。”
卢岩拿着两盒热乎乎的章鱼小丸子有点儿无语。
“哦。”王钺有些不好意思地伸舌头舔了舔嘴角。
王钺换上了新衣服,走路都小蹦着,凡是经过能映出人影的东西,什么镜子玻璃不锈钢牌子他都要瞅瞅自己。
“我没说就让你下一秒完全就不用了,”卢岩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坐下,“那也不可能,但就是想让你稍微悠着点儿。”
“没事儿……”卢岩对于王钺还能想着帮他省钱很感动。
沈南不是杀手,也没有任何受训经历,就一个技术流的花花公子。
二十分钟之后,病房那边开始熄灯,几分钟之后一栋楼里只剩下了走廓里的灯光。
王钺揉着眼睛下床趴到桌上看了看:“很香!这是回锅肉吗?这个是茄子吧?”
卢岩没有走楼梯,从栏杆那里一蹬一跨,m.hetushu.com直接跳到了下一层楼梯上,拦在了王钺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站着!”
“斧斧啊!”王钺愣了愣突然瞪圆了眼睛,“我是斧斧啊你不认识我了?”
“还一盒拿回去吃吧,大街上这么吃容易灌风。”卢岩看他这样子估计也不需要再遛食儿了。
卢岩没有打车,还是老习惯地公汽儿地铁来回倒着到了疗养院。
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你脖子后面这玩意儿,”卢岩摸了摸他脖子后面的那条疤,“我想把它弄出来,主要是因为……我怕你死了,项链要是被人拿走,你就得完蛋。”
“在哪里。”
要按以前,卢岩会很有耐心地在疗养院四周转上几天,摸清所有出入口的情况,对方有多少人,在哪里,吃饭休息换班的规律……
“你凑合吃点儿,这会儿我们没时间出去找饭店吃了,”卢岩把菜放到桌上,“你是不是爱喝鸽子汤,专门给你要了一份。”
“谁拿得走。”王钺笑了笑。
为了在不影响美观的基础上尽量挑得让王钺满意,卢岩把手上挑好的一件黑色外套挂了回去,拿了件蓝色的。
“哦,”王钺低头夹了块肉,“我吃不完的,给你留点吧。”
他拉着王钺冲进了疗养院的大门,扫了一眼旁边指示牌上的地图。
卢岩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闷头往旅馆走,王钺也不再出声,低头跟在他身后。
“……哦,”卢岩咳嗽了一声,“我们去找。”
“……还想吃什么?”卢岩真觉得自己当初要是用食物引诱,估计王钺也一样不会杀他。
“不知道,要找……”卢岩说到一半顿了顿,“你知道?”
王钺一直睡到晚饭的点儿才醒了,卢岩已经出去打包了几个菜回来。
王钺拿着竹签吃丸子的样子让卢岩看着有点儿心疼,王钺以前基本不会用筷子,拿勺也是拿得别别扭扭,卢岩闲着没事的时候教过他,但因为一直让王钺喝营养液,也没机会实践过,现在他拿着两根签子戳东西吃的样子看着跟要捅人似的……
“我帮你捅吧。”卢岩叹了口气。
“进来我就感觉到了,”王钺闭上眼睛,“18控制过他,还能感觉到一点点……”
王钺趴在床上倒是看得很愉快,卢岩连嘴角都没动一下,他笑得一直捂着肚子。
卢岩带着王钺进了一个楼盘的工地,工人这会儿正好去吃饭,他俩很快地走离路边最近的那栋楼,上了五楼。
卢岩停下了脚步。
“嗯,”王钺打开盖子,闭着闻了一下,“好香和图书。”
“回去,”卢岩轻轻推了他一把,“我们得谈谈。”
最后的那颗丸子像是被按了暂停,悬在空中。
“不累,”王钺摇摇头,“还好。”
“我来,”王钺没等他反应过来,扭头就往楼梯跑,“你有一分钟时间。”
让他欣慰的是,王钺走进店里转了一圈之后,小声说:“你帮我挑吧,好多啊看不明白了。”
“就让那几个人什么也不知道……”王钺小声说。
“等关灯。”他拉着王钺蹲下,轻声说。
“什么?”卢岩愣了愣,“来什么?”
“嗯。”王钺点点头。
“你不吃?”王钺拿了筷子准备吃的时候发现卢岩点了支烟坐到了一边。
沈南被放在疗养院里,具体是什么状态却并不确定,是正常的,昏迷的,还是受伤了?
“我想吃小丸子。”王钺笑了笑。
“像那天那只鸭子那样?”卢岩问。
“不吃,吃了东西影响我琢磨事儿,把沈南弄出来再说了,”卢岩抬了抬下巴,“你快吃,一会儿凉了。”
病房那边还亮着灯,卢岩看了看时间,带着王钺藏到了假山喷水池后面的灌木丛里。
“好,那消消食,”卢岩往四周看了看,“那边有个旧货市场,去那儿转转吧,有时候能有点儿好玩的小东西。”
王钺一扬手打了个响指。
“在这里等我,”卢岩捏着他下巴,“听到没?”
“普通人没这些本事,”卢岩掐掉烟,胳膊撑在腿上,声音放得很缓,“普通人的丸子掉了都掉地上,不会悬空吊着。”
疗养院远离市区,依山不傍水,但地段却并不僻静,隔着一条街就是两个正在建着的新楼盘。
“玩溜溜球呢你!”他赶紧把手里的袋子都拎起来挡在了王钺身前,压低声音,“要不就吃要不就扔,赶紧的!”
“好的。”王钺也压低声音,靠在了他身上。
王钺没有回答,一溜烟地往楼下跑。
卢岩飞快地在他脑门儿上亲了一口,转身猫着腰顺着树影往楼侧面跑了过去。
傻片儿看完的时候时间过了八点,卢岩收拾好东西背着包带着王钺走出了房间。
“啊?”王钺赶紧跟上来,“不用了啊,够了,别买了,花不少钱了。”
“现在。”卢岩说。
其实带着王钺走进店里的时候,卢岩挺担心的,一直在考虑怎么样能在不伤王钺小自尊的同时打败他的审美。
“好的。”
“你回来!”卢岩赶紧追上去,“你干什么!”
他没说话,手在王钺软软的头发里轻轻揉着,脑子里在不断地衡量比较。
这种如同从凝http://m•hetushu.com固的时间里穿过的场景让卢岩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儿,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轻松地从对手眼前潜入目标地点,简直是……闲庭信步。
王钺很快地用手拿过丸子放进了嘴里。
两分钟之后他松开了手,扶着王钺的肩看着他:“你打算怎么弄?”
“算……我操!”卢岩刚想说掉了就算了,结果发现盒子掉到了地上,但丸子没有落地!
病房在最里面。
但现在他却很犹豫,现在不杀人的条件就是王钺去控制,而他最不愿意的就是王钺再动用这种没天理的能力,这跟用刀柄砸人脑袋不同,跟给章鱼小丸子点穴也不同,这是精神控制。
“来这儿干嘛?”王钺小声问。
但现在他没有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五天,他再不进去,沈南被灭口了做鬼都得缠着他。
“啊!”王钺举着竹签喊了一声。
“没,”王钺看着他,眼睛还挺亮的,“我尽量试一下吧。”
“看到什么了?”王钺也往那边看。
“你要……”王钺放下望远镜,盯着他手上的枪,“杀人吗?”
“嘴上全是肉松,舔舔。”卢岩指指他的嘴。
卢岩帮王钺把药给换了之后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王钺不再说话,安静地团在他身边,没等他睡着,王钺已经在他耳边发出了轻轻地鼾声。
“别掉了。”卢岩提醒他。
“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都不会去感觉别人,也不会……”王钺在一边小跑着有些郁闷,“我不是故意的啊,就是一着急……你慢点儿走。”
“掉了一个我再给你买一盒,你这样让人看到怎么办?”卢岩走得很快。
卢岩闭着眼叹了口气,怎么弄出来?
“不要再杀人了行吗?”王钺把脸埋在他衣服里闷着声音说。
“心真大。”卢岩偏头看了他一眼,起身去把窗帘给拉上了。
卢岩看着他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问了一句:“你是谁?”
卢岩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转了两圈,找了个九十年代香港搞笑片没滋没味儿地看着。
“别急!”卢岩赶紧说了一句。
“锁也锁不了全部,只能锁大招……”
“就在二楼或者三楼吧,大概……18死了,我已经快感觉不到了……”
“那哪有准儿呢,你想想,这所有的事都是崔逸计划的,他一开始能想到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吗?”卢岩轻轻啧了一声,“这链子要是断了,掉地上,咱俩都没发现,哗啦啦还往前奔呢……”
王钺抬手在脸上抓了抓,又放下了。
进了屋,卢岩把手里一堆袋子扔到桌上,拉着王钺的手把和-图-书他按到床上坐下,再把那盒章鱼小丸子放到他手里:“先吃。”
“慢点吃,烫。”卢岩放了一盒在他手上。
“谈什么?”王钺跟在他身边,“我不是故意的,掉地上就少吃一个啊。”
“嗯,消了食还可以吃点别的。”王钺摸摸肚子。
要不是时间场合都不允许,卢岩都想唱两句儿了。
“你也做个普通人吧,你从现在开始,我从救出沈南之后开始,”王钺很平静地说,说完之后皱了皱眉,有些着急地补了一句,“好不好啊?”
“嗯。”王钺笑了笑。
“嗯?”王钺应了一声。
“没没没没……”卢岩抱住他,在他背上用力搓了搓,“你突然这么高大上我有点儿不适应。”
“好!”卢岩立马回答。
卢岩放慢了脚步,轻轻叹了口气。
卢岩没说话,王钺脸上的冷静让他有一瞬间感觉自己面对的是杠二。
卢岩从楼侧的管道爬了到了二楼,从走廊开着的窗户轻轻跳了进去。
正要往嘴里放的时候,丸子从竹签那头滑了下去,掉在了盒盖上,然后连盒子带丸子一块儿掉了下去。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王钺问。
“好看吗?”王钺问他。
王钺抬了抬手。
“不用,”王钺低着头捅了一个丸子,很小心地仰起头把丸子扔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自己吃才有意思啊。”
“好看。”卢岩点点头,这回答挺由衷的。
卢岩本来还想说两句,听他这声音又有点儿不放心,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了过来:“你没哭吧?”
卢岩搂着他没动,这个要求对于他来说其实不算多高,他本来也想着这事过了以后就退了。
“哇!”王钺低声喊,“好近啊。”
卢岩一身冷汗都吓出来了,这不是在下西村上西村的野地里,这是在人来人往的汽车站大街上!
王钺把一盒小丸子吃光了之后,卢岩慢慢吐出一口烟:“你是不是说过想像别人一样生活。”
“嗯,吃吧。”卢岩抓抓他的头发。
往那边又走了二三十米之后,那人回了回头,另一个蹲在路边的人站了起来,往车子旁边走了过去。
“我来吧。”王钺突然说了一句。
“嗯,”王钺点点头,想了想又说,“你的钱快花完了吧。”
“无论什么事,都要尽量慎重点儿,能堵的都给它堵上,”卢岩在他脸上勾了勾,“我睡会儿,晚上去把沈南弄出来。”
“要不你再把我锁起来呗。”王钺低着头。
“我们散会儿步吧,”王钺拉了拉他胳膊,“吃完饭不都要散散步吗?”
“我知道了。”王钺声音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