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一章 苏醒

“我能一边唱美国国歌一边给你把长恨歌默写出来,”卢岩继续按着按钮,“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斧斧说18也有。”
“这什么东西?”卢岩问王钺,这东西如果按杠二说的,有密码,那密码怎么输入?就拿这个按钮?那密码得是个什么形态?
卢岩的烟头差点戳到王钺脸上,他赶紧转开头把叼着的烟拿下来,拍了拍王钺的背:“出去转一圈消消食吧。”
“你教我首别的歌吧,要不我老忍不住哼这个,烦死了……”王钺皱着眉。
但数字不对。
卢岩用手按了按地:“那你睡吧。”
王钺的手停止了颤抖,从他手里抽了出去。
“记忆和能力。”王钺说。
俩人顺着小路一路往村后的山边走,路上碰到几个老乡,都被他俩的鞋吸引了目光。
“那下山吧,回去睡。”卢岩准备站起来。
“明白了。”卢岩说。
“那个什么青山疗养院。”王钺说。
这鞋不提还好,一提鞋卢岩就有点儿不想出门了。
“想要自由,”王钺慢慢抬起头,“不被控制,不被折磨。”
“累,出汗了,”王钺笑了笑,“还有点烦。”
“手冷吧,”卢岩抓过他的手搓了搓,“都红了,下回我洗吧。”
“烦?你还会烦呢?”卢岩敲敲他头顶,“烦什么呢?”
卢岩脑子跟要起飞的螺旋桨似的转着,感觉自己脑浆都要被转出去了。
王钺。
“这里吧。”王钺指了指自己的头。
有风吹过,地上的落叶打着转在他和王钺之间来回飘着。
为什么要用一首歌来提示数字?
“再喊响点儿瞌睡就没了。”卢岩靠到石头上,顺手把王钺外套拉链拉到头。
“洗碗要认真嘛。”王钺低着头,一个碗拿手里洗了十来圈了还没放下。
卢岩也笑笑,把坠子放回他衣服里,坐在了石头旁边的地上,屁股下面是厚厚的落叶,这么坐着还挺舒服。
树长得都挺好的,树杈也是纵横交错着跟网似的,把蓝天白云划成了一个个不规则的格子。
但如果王钺和18身上都有这东西,那作用就很明显了。
这要是密码,那这密码真够强大的。
卢岩一把抓过他胸口的坠子,按着小螺号的节奏开始在按钮上一下下按着。
“不知道,”王钺低头看了看,也伸手按了http://m.hetushu.com按,“这个一直戴着,18也有一个。”
无法形容,说不上来是难受还是舒服。
但就这一个按钮……卢岩在按钮上连按了六下,然后停了一下,再是两个三下,再六下,再三个三下。
所有的迷茫和混乱被一把拨开。
王钺低下头,手轻轻颤抖。
就像在他眼前打开了一扇厚重的大门,就像他这几年来都被包裹在迷雾当中,就像这一切阻碍都在这一刻消失……
跟之前回忆爆发时那种极度的痛苦和混乱不同。
“限制。”王钺回答。
“嗯,”王钺点点头,又低头看了看脚上的鞋,“正好试一下新鞋好不好走路。”
卢岩盯着他,慢慢站了起,看了看天,转身快步往山下走:“回去,先不要让他出来。”
王钺不再说话,没多大会儿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结合杠二说的话,基本能确定差不多就这么回事,四岁开始,五岁时因为承受不了痛苦和折磨,分裂出一个人格替他杠下这些。
“你这是感冒了还是这东西起反应了啊?”卢岩看着他忍不住问。
小螺号滴滴滴吹,海鸥听了展翅飞,小螺号滴滴滴吹,浪花听了笑微微……
不是简谱。
卢岩想了很久,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歌是他自己教给王钺的。
王钺明显体力不太好,走走停停,到山顶的时候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喘了半天。
王钺不会唱歌,在卢岩已经恢复不少的残破记忆里,除了那一句嘎嘎姐,他没有唱过别的歌。
他只能找到“苏醒”这一个形容词。
“这个密码重设过了,”沈南把坠子放进熟睡的王钺衣领里,“不能打开,营养液里那点抑制剂根本不够,这东西才能真正抑制。”
“限制什么?”卢岩的手停了。
卢岩的心跳一阵加速,感觉节奏都按着小螺号来的。
他决定思考一下。
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苏醒。
但王钺已经很积极地跑进屋把大外套裹上了,一脸开心地站在门口等他,他只得掐了烟踩着风火轮带着王钺出了门。
“哪个医院。”卢岩问。
“我操!”卢岩骂了一句,那个疗养院是个精神病院。
“怎么会……”王钺看着他,眼眶里全是泪,慢慢从眼角滑了下来。www.hetushu.com
因为涉及到按的次数不同,能做为密码的只有数字。
卢岩心里有些烦躁,落叶在风中飘荡这种美妙的场景在此时此刻完全没有美感可言,一片,两片三片,忽快忽慢地从眼前掠过。
卢岩握住他的手,捏了捏,闭上眼吸了口气:“37你出来。”
这什么境界!
卢岩闭上眼睛,6336333,633335323……
卢岩猛地抬起头看着王钺。
“不,”卢岩放下了坠子,“万一对了呢。”
“我会啊,”王钺总算放下了一个碗,拿起另一个开始磨,“我脖子上是不是有一个疤?”
而之后只要碰到让自己害怕,不安的事的时候,杠二就会出现,所以很多记忆是断篇的,但也会有交叠。
他伸手扒拉了一下脚边的落叶。
他慢慢靠到了身后的石头上。
“怎么,”王钺又冲地上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真的要感冒。”
“你试吗?”王钺看着他。
他想不起密码是什么,但也许会给自己留下提示?
如果他四岁进了研究所,理论上那样一个研究所里不会出现这样的歌。
“要。”王钺走到了他前面,往山上走了没几步就又开始哼歌。
当然也有可能王钺还没想起来这是怎么来的。
“行吗?”王钺问。
最后一组数字按完之后,卢岩看了他一眼:“对么?”
“你认真点,别按错了。”王钺盯着他的手指。
节奏?
王钺的身体轻轻晃了晃,慢慢抬起了手,声音有些发涩:“岩岩。”
小螺号滴滴滴吹,海鸥听了展翅飞,小螺号滴滴滴吹,浪花听了笑微微……茫茫的海滩,蓝的海水,吹起了螺号,心里美哟……
中午的阳光很好,四周一片金黄。
这也许是艺术品们的外挂?
王钺迅速地把手抽了出来:“你试。”
卢岩皱着眉盯着地上的落叶,为什么?
卢岩轻轻擦掉他脸上的眼泪:“别怕,没事。”
卢岩觉得自己这会儿相当神清气爽适合思考。
“哦,隔着裤子也不好摸,”王钺收回手揣到外套兜里,“那回去摸吧。”
“把我的记忆抹掉,”沈南说,“我不想惹麻烦。”
数字不对。
节奏。
卢岩点了根烟,斧头以前还对他撒过谎,这么想一下也都合理了。
数字m.hetushu.com肯定没有按错,卢岩对自己这一点很自信。
王钺低头看了看坠子,慢慢抬起头,看着卢岩笑了笑。
对于脑子里正疯转着小螺号的卢岩来说,这种合不上节奏的忽快忽慢让他烦躁。
小螺号滴滴滴吹,小螺号滴滴滴吹……
脑瘤死亡。
他叹了口气,小声唱了一遍学习雷锋好榜样,好容易扳过来了一些,站起来走进厨房看看王钺收拾得怎么样了,结果一进去就听到王钺一边洗碗一边还在哼哼。
这东西只有一个按钮,只有来回按这个一个按钮。
卢岩没说话,伸手从王钺领口里把链子拉了出来,挂在上面的小坠子还是在闪着光,看不出这东西的意义。
一首歌完整地按完之后,卢岩松开了坠子。
“好像是手术,”王钺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又继续洗,“大概是很小的时候,崔医生帮我做了手术,他说我生病了,别的我还没有想起来。”
“嗯,”卢岩点点头,“还有呢。”
“我困了,”王钺从石头上出溜下来坐到身边,“想睡觉。”
“……摸呗。”卢岩叹了口气。
他在按钮上试着按了一下,没有任何变化,长按短按,嘭恰恰,嘭嘭恰……都没变化。
说实话,到乡下来感觉还是不错的,安静,放松,就算心里还梗着不少事,但身体是舒适的。
为什么没教王钺歌词只教了曲调?
这一耳朵听过去,之前的学习雷锋好榜样立马灰飞烟灭,脑子里再次开始停不下来的小螺号滴滴滴吹。
“感冒了,”卢岩下意识地捏了捏他的手,“起来吧。”
监视器?窃听器?
卢岩一直想问,但一直没开口,对于卢岩来说这条疤不是重点,而对于王钺来说却可能是不愿意提的痛苦回忆。
卢岩点了一根烟,再次从王钺领口拎出了那条链子。
这山不高,顺着村民平时上山踩出来的路往上走二十来分钟就基本到顶了。
王钺不再说话,看着他按着按钮。
“对了。”他说。
王钺枕着他的腿没有动,过了一会儿说:“沈南在医院。”
卢岩沉默地抽完了一支烟,重新拿起了坠子,继续按了几下。
“你是洗碗呢还是打磨呢,”卢岩笑笑,“我来吧。”
卢岩皱皱眉,四岁因为脑瘤被弄到了研究所,对外宣布死亡,然后研究开始。
m.hetushu.com气清新,阳光明媚,这会儿风也小了。
“痒,”卢岩用手指在他手背上弹了一下,“光天化日的瞎摸什么呢。”
王钺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不对。”
指尖摸到了链子,也摸到了王钺脖子后面那条疤。
卢岩放下了坠子,拿出烟盒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支烟:“你想干什么。”
还有什么数字?
“是么。”卢岩看着这个坠子,很普通的样子,金属的小圆球,如果没有闪光,和按钮,就一个小钢球。
“再试。”王钺突然睁开了眼睛。
王钺这两个字说出口的瞬间,卢岩在风里感觉到了某些变化。
王钺很开心地蹭着躺下了,枕着他的腿,喊了一声:“舒服!”
“洗这么久。”卢岩走到王钺身后伸手在他脖子上轻轻捏了捏。
“好多树,”王钺抱着一棵树仰着头往上看,“我以前都没见过这么多树。”
“午安,岩岩。”王钺侧身躺好,手在他腿上来回摸个不停。
那是什么?
根本停不下来!
那说明这个密码不对。
“你干嘛啊?”王钺笑了起来,半天都停不下来,“神经病。”
但他却一直在哼哼小螺号这么一首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儿童歌曲。
“要上山吗?”卢岩过去把他拽开。
为什么不是一公式,一组字母?
再总结一下就是精神控制什么的这种见了鬼的能力对于杠二来说是主动技能,而对斧头来说基本是被动技能。
四岁。
“不想走,累,”王钺拉住他胳膊,“在这儿一会儿睡吗?我觉得好软和啊。”
小螺号滴滴滴吹,小螺号滴滴滴吹……
以及完美的……身材。
卢岩靠着身后的石头,仰起头看着头顶已经落光了叶子的树杈。
卢岩没有说话。
“医院?”卢岩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轻易就说了出来,“哪个医院?”
那他是从哪儿听来的?
自己居然无聊到教王钺哼哼小螺号!
王钺终于把碗给洗完了,码好了放在一边,很有成就感地拍了拍手:“洗好了!”
“没办法改动里面的设置,所以一定不能打开,这东西不光用来控制,”沈南放低声音,“它会把研究所的人引过来,它能准确定位。”
在他身体里,在他脑子里,渐渐漫延。
“你一个人救不出沈南,还有关宁,也没办法带走小斧斧,”王钺看着他hetushu.com,“你要靠我。”
“试吗?”王钺又问,然后偏过头皱着眉打了个喷嚏。
“没什么感觉,不冷。”王钺迅速地贴到他身上。
卢岩坐在桌子旁边看着窗外一地的枯枝落叶,在心里把这首歌唱了好几遍,接着就发现停不下来了。
节奏!
“你这身体太差了,在研究所没什么锻炼吧。”卢岩按下了第三组数字。
几秒钟之后,一直闪烁着的灯停了。
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同。
“病了?哪里病了?”卢岩靠到灶台边。
哼得卢岩有种想抱着树迎风流泪的冲动。
一组按完之后,他停下了,盯着手里的那个小坠子。
他不能确定这个东西是不是密码,也不能确定密码是不是这么跟发电报似地一直按,但如果他蒙对了,一组按完,应该会有点儿什么提示。
“嗯。”
“感冒吧,你干嘛带他到这儿来吹风,”王钺坐了起来,盘腿坐在卢岩对面,把外套的帽子戴上了,“继续。”
卢岩没有睡意,吃饱了就犯困这种事他基本没有过,因为他基本不会吃饱。
“啊?”卢岩愣了愣。
杠二知道斧头的事,但似乎因为被斧头干扰,不是百分百齐全,而斧头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杠二的想法。
但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连灯闪的节奏都没变。
卢岩按着按钮,凑过去对着坠子:“喂喂,一二三,你大爷你大爷。”
卢岩想起来这是杠二,叹了口气,拿起坠子,按下了第二组数字,王钺又偏过头打了个喷嚏。
一点点顶开泥土,一点点探出头来,一点点伸展开来。
“嗯,是有一个。”卢岩说,对于王钺会主动说起这个,他有些意外。
坠子在王钺胸前轻轻晃动着。
“啊。”卢岩应了一声,所有的回忆,所有的细节……
“累了?”卢岩站在他身边,这山顶上没有什么登高望远的美景,在耀眼的阳光里往山下看反倒觉得有些萧瑟。
他虽然无聊的时间很多,但不会因为无聊而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就算是无聊到要教王钺唱歌也不会是这首。
“放心,我会保护好他。”
“对不起,又骗了你,”王钺抬起头,勾起嘴角笑了笑,笑容里有一丝转瞬即逝的无奈,“但你带着王钺一直在躲,我要不让他们知道我在这里……怎么能见到崔逸。”
七八分饱有助于保持头脑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