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章 小螺号

他叹了口气:“没事儿,把糖重新弄弄就行,加点儿葱什么的就没糊味儿了。”
卢岩有些挫败感,在王钺眼里,这只有可能糊了的鸭子把之前他俩的激情戏风头瞬间抢光。
没过几分钟,王钺就回来了,卢岩这边鸭子才刚放了佐料没炒两下。
“端屋里去,”卢岩把做鸭子没用完的二锅头拿上进了屋,“一会儿吃完了你收拾。”
“哪样?”卢岩坐下给自己倒了杯酒。
“你?”卢岩愣了愣,想起了王钺在K记点餐时的情形,“你算了吧,你买个肯德基都能把自己气死……”
卢岩没出声,老头儿低头拿出一串钥匙,又喊了一声:“李光明你是不是回来了!”
王钺跟着他的动作往后退了两步,卢岩的舌尖在他齿间探索的时候听到了“哐”的一声。
不过他并没有放松,沈南,许蓉,许军,都曾经被控制过,这老头儿也不能排除可能性。
王钺的呼吸暖洋洋地扑在他脸上,闭着的眼睛上睫毛微微轻颤,所有一切都在卢岩记忆深处翻腾撩拨。
“好。”王钺马上收拾了碗,哼着歌进了厨房。
“怎么了?”卢岩扫了他一眼,发现他脸上表情凝重。
“给我一杯酒。”王钺的声音打断了卢岩翩翩起舞的思绪。
不用看也知道了,王钺踩翻了烫鸭毛的盆儿。
“喝口汤吧。”卢岩给他盛了碗蘑菇汤。
“嗯,会讲,我说我要两双,给我两个棒棒糖吧,老板就给我了。”王钺咬着一块鸭子出来了。
“出去,”卢岩半拎着让王钺爬上了窗户,“离了多远?”
“那你去吧,”卢岩掏出钱包递给他,又抬起脚鞋底冲着王钺晃了晃,“42的,43的也可以。”
等卢岩把鸭子炒好铲到盘子里的时候,王钺拎着个大黑塑料袋回来了:“买啦,棉鞋,穿了一下感觉好软啊。”
卢岩稍微偏了偏头,从宽大的门缝里看到一条阿土从旁边跑了过来。
“那好,”老头儿点点头,接了钱转身走了,“多了我退给你。”
“也好看。”王钺笑了笑。
“你哼的这个歌。”卢岩说。
当初那些老前辈们,死的死,死的死,死的死……
“那我呢?”王钺单腿站着扳起一条腿往鞋底上看,“也没写啊。”
不是18,也不是崔医生,那还会是谁能找到这里来?
手忙脚乱地把锅里的鸭子都铲出来之后,卢岩一边洗锅一边沉痛地看着王钺:“还有救,糖糊和-图-书了鸭子没糊,但是在我处理的时候你就呆一边儿老实看着,别再……知道了吗?”
“是谁?”卢岩抓过车钥匙对着屋后树下停着的车按了一下,“你上车。”
“哦。”王钺趴到桌上,盯着他。
“我去买吧。”王钺突然来了兴致。
卢岩感觉自己这个吻有些忧郁,正考虑着要不要松手重新调整好了再来,王钺突然挺了挺腰,皱着眉哼了一声。
过了几分钟,卢岩在门后等得都快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王钺耍了的时候,终于听到了脚步声。
王钺舌尖唇间带着让卢岩觉得熟悉的香甜温润,怀里王钺有些消瘦的肩背和腰,手摸到的每一寸都带着记忆里的感觉。
“哎!”卢岩喊了一声,转身跑回了灶边,看到锅里的糖已经开始发黑。
卢岩刚要松开他看看是怎么回事,王钺却哼哼着勾着他脖子不撒手,他只得继续。
“想没想起来你不知道么,你自己偷看偷听一下不就得了。”卢岩有点儿不爽。
“哦,”王钺弯腰瞅了瞅,“也没写啊。”
“这种事我也要管么,”王钺笑了笑,“你告诉我密码,我告诉你沈南在哪里。”
“不用吃别的,我吃这个就行。”王钺倒是很谦让。
“是么。”王钺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别下来。”卢岩从枕头下摸出了枪,站到了门后。
就连一直游离在这个圈子边缘只偶尔帮着自己打打下手的沈南,都不知所踪了,那么多女朋友都还没来得及安排好……
王钺喝了口汤,突然把碗放下了。
“就这样啊,捉鸭子啊,做饭啊什么的,”王钺托着下巴,“特别踏实,也不会害怕。”
“不吃了,我以为你没在呢,”老头儿嗓门儿挺大地说,“我就是跟你说一声,厕所那个顶子有点儿漏了,我叫了人明天来修,要不怕下雪的时候要压塌。”
“算了,给小斧斧喝吧,”王钺低头喝了一口,“我没他那么馋。”
“那行,去帮帅哥把碗洗了。”卢岩放下筷子,指了指桌上的碗。
她说三狗啊,你想想,你现在给我卖几年命,退了以后,你拿上一笔钱,换个身份,找个没人知道的地儿安安静静过完你下半辈子,多好,再买个媳妇儿捡个孩子什么的,人生简直没有缺憾!
“你还会小螺号呢?”卢岩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又不吃,我就尝尝那个酒。”王钺指了指卢岩手边的二锅头。
随便http://m•hetushu•com哼的?
就是歌有点儿……
“糊了。”王钺说,带着微微的喘息。
是的,他有放不下的人,要不当初他的任务也不会失败。
“你吃吧,我减肥。”卢岩喝了口酒,他对食物并不执着,能吃饱就算是白菜就酒也一样。
“我还可以,保证你安全离开,买个媳妇儿捡个孩子……”王钺又说。
“我没被气死!”王钺有些不满,“那人明明就是快死了啊,就算气死也是你气死的啊。”
“学会怎么做了没啊?”卢岩问,“下顿轮到你了。”
“不行,”卢岩抓住酒瓶,“这身体扛不住。”
“你直接去试,能穿的就行。”
“没,挺好的,喜欢,喜庆,穿俩月过年了还可以应景儿。”卢岩穿着棉鞋在屋里溜达了两圈,虽然看上去像是踩着风火轮,但穿着倒是挺舒服,只要不低头,一切都当不存在吧。
“你试一下合适吗?”王钺把鸭子骨头咬得咔咔响。
卢岩让他这一勾正好勾在膝盖弯儿上,差点没跪下去。
“一滴。”王钺很坚定。
“你告诉我密码,”王钺往后靠在椅背上,把脚伸到了卢岩椅子下边,愣了愣,“这鞋也太难看了……”
卢岩皱皱眉,这里是他最安全的兔子洞之一,虽然说能通车,但岔路相当多,每条岔路的尽头都是长得一个德性的小村子,卢岩第一次来租房子的时候差点儿迷路。
卢岩没说话,只是笑了笑,喝了口酒之才伸手在王钺脸上摸了摸:“吃吧。”
“没有平时的那种鞋,只有棉鞋,行么?”王钺比划了一下,“绒面的,说是自己做的。”
他赶紧伸手到王钺身后摸了一把,又摸到了一钉子。
“你听到了?”卢岩马上站了起来,打开了后窗,“过来。”
“你不设防的事我才能感觉到,”王钺倒是很诚实,“再说还有小斧斧的干扰,你别担心,这么长时间我就听到这一句。”
“……嗯。”王钺对这个称呼无奈地接受了。
“沈南也无所谓了?”王钺挑了挑眉毛。
“五味鸭。”王钺笑笑。
“交换什么。”卢岩问。
除去那一句I'm beautiful in my way,这是卢岩第一次听到王钺哼歌。
“吃不下了?”卢岩看了看盘子,吃掉了一半,战斗力比吃牛排的时候强了不少。
“我操,”卢岩终于受不了了,松开了王钺,“这他妈什么钉子户。”和-图-书
卢岩给他盛了半碗汤,拿过剩下的半盘鸭子慢慢地开始吃。
“……成吧,”卢岩犹豫了一下,棉鞋就棉鞋吧,现在天儿也冷了,再过阵子估计就得下雪,“就棉鞋吧。”
“别跑题,”卢岩提醒他,“斧斧去买鞋的时候你不知道么。”
“我看看,”卢岩接过袋子,“多少钱?”
“就是想看看你想起密码了没有。”王钺低头看着脚上的鞋。
还有……狗叫。
“会,两双鞋嘛,挑鞋给钱拿走,不就行了?”王钺回答得很溜。
脚步声走了过来,只有一个人,卢岩看清了这个人之后举着枪的胳膊垂了下来,这是……房东老头儿。
“嗯?”王钺探出头来,“什么小螺号。”
王钺拿起筷子,往他杯子里蘸了蘸,然后放到嘴里舔了一下,皱着眉:“不怎么样啊。”
“我不知道啊,随便哼的,不知道怎么哼出来的。”王钺弯着眼睛笑了笑,回厨房哗哗开始洗碗。
“什么糊了?”卢岩看着他的眼睛,黑亮亮的有些雾气。
要不是这鞋泼的是鸭毛水,卢岩真不打算买鞋,晾晾凑合就能穿了,村里杂货店的那些鞋他都想像出来是什么样。
“真好吃。”王钺说。
老头儿没问题,卢岩最早租下这间屋子的时候老头就住隔壁,他俩一块儿呆了快有半个月,他能看得出。
“我好喜欢你啊,”王钺轻声说,“你长得真好看。”
“嗯,一走路都带响儿了,”卢岩跺了跺脚,“一会儿我去杂货店买两双鞋吧。”
“嗯!”王钺哼了一声。
解放鞋,胶鞋,皮鞋一水儿PU,不,没准儿是塑料的,或者是纸皮的。
“多了算房租里吧。”卢岩关上门,松了口气。
“好的,”王钺终于抬起了头,“你怎么没吃啊?”
“你最好消停点儿,惹毛我了你就晾着吧,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卢岩拿起筷子继续吃白菜。
来无影去无踪的杠二走了。
“出来有事?”卢岩喝了口酒,夹了一筷子白菜吃着。
“饱了没?”卢岩乐了,“还吃得下别的么?”
卢岩一开始还充满了希望,时间长了他就知道这些都是扯蛋,先不说关宁每年都驳回他的退休报告,能不能活到买媳妇儿捡孩子那天都没准儿。
“还够喝半碗汤的地方。”王钺看着蘑菇汤。
牛逼啊,现在阿土都能当追踪犬了?
“好。”王钺拿着钱包很愉快地跑了出去。
卢岩看着手里火红色如果举和*图*书起来简直如同骄阳一般耀眼的棉鞋没有说话。
“为什么?”王钺过去拿起碗把汤喝完了。
卢岩心里动了动,但没有说话,还是慢条斯理地吃着白菜。
“王斧头,”卢岩过去把他拉进了屋里,“明天咱们出去转转,屋子修完了再回来。”
他在王钺腰上轻轻捏了一把,手伸进了他衣服里,慢慢往墙边推了推。
“嗯,”王钺点点头,盯着鸭子,“还能吃吗?要不要再去捉一只?”
“你视力不太好吧,”卢岩摸了摸脸,“我都一星期没刮胡子了。”
在退到墙边的过程中,这个盆儿如影随行,在王钺和卢岩脚下踢过来撞过去哐哐哐了好几个回合都坚韧不拔不肯离去,直到最后一滴水都泼到他俩脚上了才算是完成了任务,被卢岩一脚踢到旁边去了。
“……哦,”卢岩很想问你是不是色盲啊,但看着王钺一脸开心,他忍住了,把鞋放在地上,去冲了冲脚之后穿上了这双棉鞋,顿时觉得想高歌一曲《火》,“没有……别的颜色吗?”
“成,”卢岩笑了,“那晚餐你做吧,我们下午再去捉一只鸭子?”
卢岩点了根烟,随便哼的?
“有啊,黑的蓝的,我觉得红的好看,”王钺从袋子里把自己那双也拿了出来,也是艳阳高照,他有些担心地看着卢岩,“你不喜欢啊?”
“就是告诉你这个意思。”卢岩收回脚。
不过两秒钟之后他感觉到脚上有些湿热。
“我撑了。”王钺摸了摸肚子。
“这么快?”卢岩转过头看到了王钺空着的手,“鞋呢?”
这老屋外面没有院子,只有一小片空地,堆着些以前盖房子剩的碎砖,戳着几根树杈子表示这片空地属于这间破屋子,所以视野不错。
卢岩抽空往墙上瞄了一眼,居然是颗钉子。
“不是18,也不是崔医生。”王钺很听话地跑到车边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嗯,”王钺把菜都端进屋里放在桌上,搓了搓手看着卢岩,“这样多好啊。”
WC大概不太重视对“艺术品”审美的培养。
这一撑还没撑实了就觉得掌心一疼,他赶紧收回手,想扭头看看墙上有什么,但王钺依旧不撒手,还抬腿往他腿上狠狠一勾。
“无所谓,”卢岩眯缝了一下眼睛,“你知道我从小受的是什么样的教育么,谁我都能放得下,谁我都无所谓,关宁,沈南,都无所谓。”
“吃吧,”卢岩把鞋拿了出来,“你还会讲……”
和*图*书“来了来了,”卢岩打开了门,“大爷你过来了,进屋一块儿吃点儿?”
“一滴个鬼啊,怎么滴!”卢岩有点儿无语。
这都什么跟什么!跟打架似的!
他某年躲乡下避祸的时候在集市上买过一双皮鞋,看着是PU,穿了一次就开口了,撕看一看是厚牛皮纸的。
“安全起见,”卢岩皱皱眉,坐下继续吃鸭子,“老头儿没问题,不表示他带来的人也没问题。”
“小李!”老头儿走到门口喊了一声,“李光明!”
“您不说您今儿不出来么?”卢岩看着他,“斧斧还没吃两口呢。”
卢岩看了他一眼:“二?”
是挺好的,关宁当年就是用这样的场景给他勾勒了一幅幻像。
“没关系你慢慢想,”王钺手指撑着额角,“不过你要愿意快点儿想的话,我可以跟你交换。”
“你会买吗?”卢岩把鸭子重新倒回锅里,感觉王钺去买鞋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单纯是单纯,但又不是弱智,买棒棒糖的时候还会装傻呢。
卢岩退回床子旁边捏了一块鸭子放到嘴里,应了一声:“来了!”
“会了,很简单啊。”王钺头都没抬。
“我感觉到了有人过来。”王钺跑到他身边。
卢岩也没再说下去,他知道王钺在笑什么。
这个吻的开头还是很美妙的。
以前哼没哼过卢岩没印象,但还挺好听的。
“一双40,我讲价了,”王钺进了厨房,喊了一声,“鸭子可以吃了吗!”
“嗯,想起点儿以前的事,不过没有什么密码。”卢岩也笑笑。
“李光明。”王钺趴在窗台上叫了他一声。
“干嘛?”卢岩瞅了他一眼。
“路口。”王钺跳出窗外。
卢岩回到厨房里继续做菜,王钺一直站在五味鸭的盘子旁边,等卢岩把白菜炒出来蘑菇煮好之后,盘子里的鸭子被吃掉了一个角。
“操,”卢岩放下筷子,“你偷窥我?还有没有点儿公德心了啊!”
卢岩回过神来发现王钺正埋头趴桌上吃着鸭子。
“行,修吧,”卢岩拿出钱包抽了一叠钱出来,“明天我不在,您直接进来弄吧,屋里窗户有点儿漏风,一块儿帮我封一下吧。”
“有人过来了。”王钺说。
王钺勾着他的脖子往墙上一靠,卢岩跟着压过去,手撑到了墙上。
“没什么大事,”王钺笑了笑,“就感觉你又想起什么了。”
“我鞋湿了,”王钺低头看看自己的脚,“你的也湿了吧。”
王钺点点头又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