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七章 嗨!

顿时愣住了。
沉闷的枪声响过之后,屋里静了下来。
“试一下啊,不行就再换?”王钺很兴奋地东张西望。
几秒钟之后他听到了“滴”地一声,门上的锁咔嗒咔嗒响了几声。
他对王钺没有很抗拒,偶尔也会觉得王钺很可爱,还有心里偶尔会莫名其妙出现的心软和心疼。
卢岩听到这声音时,心里猛地一沉,迅速举枪转过身指向身后的王钺。
“没。”卢岩低头轻轻在王钺脑门儿上亲了一口。
他没有改动安保提示的习惯,没有谁家的锁会提示屏蔽解除这种神奇的内容。
“斧斧?”卢岩往四周看了看,又从走廊楼梯往下看,“王钺?”
“开门吧,”身后传来了王钺的声音,冷静而镇定,“抓紧时间。”
“我……”王钺突然有些紧张地抓住了他的手,“我……”
卢岩回过头,看到王钺靠墙站着,抱着胳膊。
卢岩正想往扫描器前凑过去,听了这句话又停下了,回过头看着他:“你急什么?我纵横杀界十年,头回见着赶着死的人。”
他慢慢走进了门里。
等他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一片小小的玻璃茬悬在空中,尖锐的茬口对着他的眼睛。
转过身的时候卢岩心跳都停顿了两秒钟:“怎么?”
“你闭嘴。”王钺猛地一扬手,茶几上放着的一个水壶像是被人踢了一脚似的猛地往卢岩脸上砸了过来。
但墙角已经没有了王钺的身影。
卢岩没有说话,拨出了枪拿在手上,凑到了扫描器前。
“进都进来了,”卢岩笑了笑,“没事儿,你不是醒了吗。”
“哪弄来的?”卢岩终于把一直对着王钺脑袋的枪放了下来。
卢岩想都没想,举起枪对着那片玻璃茬开了一枪:“斧斧出来我亲你一下!”
“然后……”王钺从脖子上拉出来一根链子,那头是一个闪着光的小坠子,“等你想起来这东西的密码被你改成什么了。”
“嗯?”王钺终于松开了他,但手还在他身上脸上一会儿摸一会儿捏的没有离开。
嘴唇碰到王钺的瞬间,他突然僵住了。
“下回突然出现的时候麻烦从我正面。”卢岩说,走到了黑色的铁门前。
王钺低头看了看自己,突然喊了一声:hetushu.com“能碰到我了吗!”
卢岩没有说话,脑子里翻腾着每次他碰到王钺时的状态。
王钺低着头,身体轻轻晃了晃,慢慢抬起了头。
他不知道自己亲人脑门儿一下又不是要发言为什么要清嗓子,但还是又清了一下嗓子。
“不知道,我回不去。”王钺回答。
“你打算让我什么时候动手。”卢岩抽了口烟。
真实。
解除屏蔽?
除此之外是堆得满满的棕色玻璃瓶,看着跟大些的药瓶类似。
卢岩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王钺的这个人格的目的不像是只希望他杀掉自己那么简单,他摸了根烟出来点上了:“能换他出来吗,我想跟他聊聊。”
“一样啊,我们是一样的,”王钺说,“快开门。”
猛地站起来的时候枪已经拿在了他手上,枪口对准了王钺。
“想吃麻辣香锅!”王钺又报出一个新菜名。
“我问你,”卢岩捏着他的下巴让他面对着自己,“你现在能想起什么来了吗?”
这才是真实的触碰。
“哪些能想起来?”卢岩盯着他。
卢岩看了他一眼,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那他的那次任务还不定是怎么失败的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打开了自己曾经设置过的屏蔽设置。
他举着枪慢慢靠近门边,抬腿用脚尖在门上轻轻顶了一下,门慢慢往里打开了。
“王斧头?”卢岩又喊了一声。
“脑……门儿行吗?”卢岩把王钺前额的头发扒拉到一边。
“没有下回了,开了这个门,我就不再是这个样子。”王钺笑了笑。
“浓缩营养液,”王钺还是坐在沙发上,偏着头看他,“跟研究里吃的一样。”
“关掉你那个烦人的屏蔽,我好回来,拿回身体,”王钺站了起来走到窗边,“这个身体只有残留的记忆,只够维持在这里每天呆着……”
“嗯,”卢岩拍着他的背,对于来之不易的这次接触给王钺留下的居然是自己好多天没洗澡这样抱歉的第一印象有些郁闷,但之前那个冷静而疯狂的王钺还在他脑子里晃着,“斧斧,我问你。”
屏蔽什么?
“杀掉……你,”卢岩想了想,“要怎么做?”
“如果不杀掉身体呢?”和图书卢岩突然想起来,“我有时候能碰到他。”
你要的真相在你脑子里,我这里没有。
卢岩赶紧偏开头,水壶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砸在身后的墙上。
“他啊……”王钺抬手伸了个懒腰,指了指自己,露出一个笑容,“在这里面。”
让卢岩意外的是王钺居然就这么平静安稳地坐在这间屋子里。
屋顶的吊灯啪地响了一声,灯罩炸开了,碎玻璃从屋顶洒下来,卢岩脸上被划出了两道口子。
从身影变淡到消失,只有短短的几秒种,卢岩甚至都没缓过神来,自己面前已经空无一物。
“觉得?”卢岩愣了,手上那些清楚的触感,王钺抱着自己时那种真实的感觉,怎么可能只是自己“觉得”?
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误,那边有一面落地窗,光线从那边投射进来,有人在屋里晃动都会在墙上留下影子。
很大的房间,卢岩估计了一下,跟楼下的房间结构相同,在能看到的范围里没有暗室。
门正对着房间里的一堵墙,右转之后有一个大概三步可以走完的过道,他慢慢走了进去,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半个房间。
“你能想到多重人格,怎么没有想到潜意识,你潜意识里没有把他当成一个鬼的时候……”王钺还是靠在墙边。
“你总得给我时间,”卢岩放缓声音解释,“谈恋爱是个过程,不是预备起就开始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他转过头看了看卢岩:“现在好了,我回来了。”
“你记得什么?”卢岩看得出目前王钺对他没有威胁,转身过去把门上了,但重新设定门锁需要密码,他对着数字盘沉思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密码是什么。
也看到了坐在背光的窗前沙发上的王钺,身上穿的应该是自己的衣服,看上去似乎比平时更削瘦一些。
“我现在只是要进去看看怎么回……”卢岩再次试着解释,但话还没说完,王钺突然猛地抬起头,身影瞬间开始变淡。
如果仅仅是把身体藏在这里,居然不需要冷冻?也不需要……防腐?
从内心的真实感受来说,卢岩觉得自己没有完全在骗王钺,虽然他最初答应谈恋爱是出于安全考虑,但他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这么能容忍m.hetushu.com一个人在他面前由着性子来。
他慢慢从走道里转了出来,看清了这间屋子。
心里忍不住呵呵了自己一脸。
跟之前那些转瞬即逝的触碰有着完全不的感觉。
“任务里不是有说明么,砍掉头。”王钺说得很轻松。
“是,”卢岩点点头,指了指他,“找到你的……身体了。”
卢岩叼着烟没有说话,盯着王钺脸上的笑容。
那里应该是浴室和卫生间,他慢慢走过去踢开了门往里扫了一眼。
屋里很静,没有任何声音。
卢岩你就算失忆了,也不是金鱼,十几年职业杀手的生活是怎么过来的总记得吧,居然最后还会这么轻易地走进了陷阱里!
王钺往门口走过去,胳膊甩着看上去情绪很好,但走了两步他突然又停下了。
“谁。”王钺往沙发里靠了靠。
卢岩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王钺的重点似乎不是要被杀,而是被杀了就没时间谈恋爱了。
“岩岩?”王钺突然瞪圆了眼睛,有些吃惊地盯着他。
卢岩觉得自己后背发凉。
精神控制?
眼前的王钺才是真真实实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碰到了。
“可是你现在要来杀我了,哪还有时间谈啊。”王钺很着急。
“嗯!”王钺点点头。
“那个辣,你不是吃不了辣么?”卢岩说。
卢岩清了清嗓子。
“快亲快亲,”王钺凑到了他眼前,“亲哪儿?”
“然后呢?”卢岩说,残留的记忆?
“不是说了……”王钺眼神闪过一抹惊慌,声音有些抖,“不是说了不要进来吗!”
王钺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撞得卢岩往后退了一步。
“啊……”卢岩松了口气,只要那个不出来,别说是亲一下,现在让他上床去滚着他估计都能考虑,“是。”
能清晰感受到衣服下王钺有些瘦的身体。
“啊,”王钺笑着躺倒在了沙发上,“不能。”
的确,似乎的确。
每次他觉得王钺真实地站在自己的眼前时,下意识地伸手触碰时……而当他反应过来王钺是个鬼时,这种能够触碰的状态就瞬间消失了。
“你要唱歌啊?”王钺问。
没有人回答。
“过来我碰碰看。”卢岩张开胳膊。
“行,都听你的。”卢岩点点和*图*书头,现在必须要保证他心情愉快,再把那个人格换出来卢岩觉得自己吃不消。
卢岩想起了关宁说过的话。
他突然有些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应付打开门之后的情况。
烤串儿烟熏傻了吧。
王钺低头靠在墙边没再有别的动作。
“当然是劫了运输车,”王钺笑笑,“都不记得了?”
“你让我开了这个门,是要干嘛。”卢岩问。
卢岩垂下胳膊,看着王钺,试着轻声喊了一声:“斧斧?”
“嗨,”卢岩的枪口对着王钺,这个王钺还是杠2,冷静得让他有些不舒服,“好久不见。”
最后只能是把锁用正常方式锁上了。
卢岩把烟头扔到脚边,低着头慢慢把烟头踩灭了。
黑色的铁门已经轻轻弹开了一条缝,卢岩站在门外,枪口对着门。
接着一个机械女声响起:“解除屏蔽。”
“王钺!”他对着门里喊了一声。
一阵冷气从房里涌出来,卢岩感觉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因为这一阵冷气,也因为有可能面对的未知危险。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沙发,茶几,冰箱,沙发旁边的墙上有一扇门。
不过卢岩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影子。
“另一个你。”卢岩这回没有再说斧斧,他刻意地想强调这是同一个人。
“闭嘴!”王钺又一扬胳膊,椅子随着他的动作撞向了卢岩的肚子。
卢岩也抱住王钺,在他背上轻轻拍了两下。
“怕斧斧再出来影响你,”王钺笑着说,“他太会影响人,而且你还感觉不到,不是么?”
“对不起,”王钺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坐起身往前凑了凑,“我骗了你。”
“操。”卢岩小声骂了一句。
看到王钺的瞬间,卢岩已经能够确定这就是王钺的身体,也能够确定之前自己的触碰无论有多真实,的确都只是假象。
“我不知道,你摸摸我,好舒服啊!”王钺情绪又高涨起来了,“搓搓。”
“怎么了?”王钺笑着问。
“斧斧你出来,”卢岩咬了咬嘴唇,“我……带你去吃东西。”
浓缩食品。
“一些吧,有一些……”王钺本来亮着的眼神慢慢暗了下去,“有些还是记不清。”
这心理素质,要是去做杀手,绝对不仅仅走向世界那么简单,宇m.hetushu.com宙都拦不住了。
王钺这一胳膊让卢岩心里一紧,但周围没有什么动静,他抓住王钺的胳膊:“嗯,去吃牛肉面?或者你想吃什么?”
“嗯!”王钺挥挥胳膊,“你说要带我出去?”
里间只留出了一个马桶和独立浴室的空间。
“嗨。”王钺没有动,靠在沙发里看着他。
如果这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不仅仅是因为他跟王钺这段时间的相处,还跟过去那次任务有关……
卢岩皱了皱眉,王钺说过吃这些东西。
“是么,”卢岩摸了摸门上的瞳孔扫描器,指尖有某种熟悉的感觉,“那斧……斧呢?”
“身体在里面,是什么样的状态?”他问王钺。
“这些是什么?”卢岩问了一句。
“很可怕?”王钺看着他,“我也觉得。”
卢岩盯着能看到的那面白色的墙。
这种真实只有看到了才能感觉到。
“好了好了先不想,”卢岩赶紧拍拍他的脸,尽管心里很焦急,但能把斧头叫出来实在不容易,他怕再出意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带你出去?”
“你说要亲我。”王钺看着他。
卢岩有些无奈地在他胳膊上背上来回搓了一阵:“好了吗?”
这回卢岩没能躲开,椅子腿在他小腹上撞了一下,没等他再出声,王钺打了一下响指。
王钺歪了歪头,皱着眉看他。
“真的,真的!”王钺抱着他不撒手,脸在肩头洗脸似的拼命来回蹭着,“真的能碰到了,真的回来了!我能闻到你身上的味儿!灰尘味儿!你好多天没洗澡了!”
“他呢。”卢岩拿了张椅子坐在了王钺面前。
王钺笑了起来,笑容里隐隐有些卢岩熟悉的天真:“什么时候能碰到?你只是觉得你能碰到而已。”
精神控制四个字再次从脑海里活泼地蹦过。
“斧斧,”卢岩没有理会他的话,突然提高声音,“斧斧我知道你能听见。”
卢岩没有说话,王斧斧清澈单纯的眼神从他眼前晃过。
“还想试?”王钺平静地看着他,“你谁也杀不了,小斧斧最后悔的事大概就是让你杀不了人吧。”
“牛肉面!冷面!水晶肘子!”卢岩退了两步,继续提高声音喊,“你还想吃什么,我们去吃,棉花糖,我给你买蓝色的,还有粉的,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