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五章 彻底清理

“我哪一步不在冒险?从他找我做这件事开始,我们就没有一秒钟不是在冒险,现在说不能冒险?”崔逸笑了起来,“从37四岁时我在他身上的第一刀开始就已经在冒险了,现在谈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彻底清理。
“我不想死,”18的手还是在抖,害怕和愤怒这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他握紧了拳,又重复了一遍,“不想死。”
关宁的事务所在17层,写字楼一共20层,卢岩直接坐电梯上了最顶层。
但他忽略了哪怕是一切信念都已经被摧毁殆尽的37还是会因为嫉妒而失控,或者说是……占有欲?
“沈南家,”卢岩按下电梯,“这个盘要破解一下。”
字母。
“你要干嘛?”王钺紧张地喊了一声,他看到卢岩拿着绳子站到天台沿儿上,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拎着工具箱,身体向后倾斜着。
卢岩看了看自己投在地上的影子,头发在风里嚣张地挥舞着胳膊,这就是鬼的优势了,24小时刮风下雨都能保持发型。
“藏墙里是为了保持房间美观,保险柜都那么丑,怎么放都不协调。”关宁的理由听起来还挺合理。
TX。
但尽管知道自己的任务几乎可以肯定是跟王钺有关,亲眼看到王钺名字时,卢岩还是心里一紧。
“崔医生,我说句不好听的,”老罗发动了车子,“如果真的跟37面对面,我们会是什么后果?你现在已经控制不了他。”
这个任务非同寻常,卢岩没想到一直看上去贪财抠门儿心狠手辣的恶婆娘关宁会接下这种如同正义的奥特曼才会干的任务。
“这就是我要考虑的!”老罗有些不满地提高了声音,“你负责技术,我负责安全,我要全程保证研究能安全顺利地进行!37已经给我们带来太多麻烦,我不能再让你冒险。”
关宁没有发出声音,晕了过去。
“嗯,”卢岩回头看了看,王钺正站在他身后,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这大概是一键了,卢岩站起来拿起包,“嗨。”
“其实就在……”王钺笑了笑,但话没有说完就停下了,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理论上这么挑逗的组合也不应该是关宁这种一辈子没谈过恋爱的女人正常的选择,哪怕她把23333都当成了密码。
“王钺!”卢岩扑过去往他身上抓了一把,却只感觉到了一阵寒意,王钺消失和图书在了空气里。
卢岩轻轻啧了一声,CG倒过来瞬间就气质全无了……
37失踪的事对崔逸的打击巨大,37无疑是个有着最好潜质的作品,可遇不可求,但偏偏难以控制。
王钺。
文件夹被打开,卢岩迅速点开了里面唯一一个文档。
“你要偷东西?”王钺看着卢岩熟练地打开了门锁,有些吃惊,“你比上回在你家门口的那个小偷厉害多了!”
自己给自己留的那张字条上意义不明的Z-A还没有合理解释。
“天黑了。”王钺念叨了半天吃的,百无聊赖地出去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小屋。
天台上风吹得很劲,卢岩看了看王钺,老觉得这么大风有可能直接把他给刮散了。
18没有37那么优秀的潜质,但虽说还不稳定,却比37更容易控制,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对18的注意力会让37完全失去控制,对自己的依赖和感情全都转化为对18的仇视。
车门打开,车外的两个人上了车,18低头坐在副驾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卢岩走到天台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卷登山绳,一头系在了水箱架子上,然后把绳子扣在了自己腰上。
如果按最简单的推测,最后一次任务的目标是王钺,也就是37,那么对应的字母就应该是CG。
22岁。
“嗯。”王钺还是坐在沙发上,很平静地点了点头。
“冲锋枪。”卢岩笑笑。
卢岩没出声,推开门走了进去,脚步很近地跑上了天台。
老狐狸!
他对18现在的情绪很满意,害怕,愤怒,绝望,无助,这些情绪都是他需要的,只有这种极端的负面情绪才能更好地发挥出18的潜能。
王钺对冲锋枪没兴趣,对为什么拿着冲锋枪去找领导也没兴趣:“你领导是谁啊?”
“你是个危险人物。”卢岩拿了根烟叼着,没有点着。
必须要找到37,否则所有的投入都会陷入危机。
卢岩没有犹豫,对着关宁的右臂开了一枪。
这么匪夷所思的一个词出现在他任务目标的特征说明上让他半天都缓不过劲来。
范围,目标(不明)
他不确定是不是TX,除去TX,XT的可能性也很大。
就是这个,关宁的宝贝加密U盘。
关宁的身体被子弹的力量带着往右后方倾了倾,卢岩在这时冲了进去,两步跨到了关宁http://www.hetushu•com面前,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枪口顶在了她脑门儿上。
崔逸关上车窗,靠在后座上轻轻叹了口气。
“吃了会长胖。”卢岩拿起照片再次仔细看着,阳光是从左边窗口照进来的,从墙面反射光的强度和整个画面的光线都有些发白来看,这应该是午后。
卢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打开了门:“走吧。”
几分钟之后他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上百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的名称都只有两个字母,同时被设置了只要有一个文件夹被打开,30秒内U盘会被格式化,而五分钟之内没有选择也会格式化。
“老罗,”崔逸对驾驶座上的人说了一句,“再去一趟沈南家。”
到19层的窗户时,卢岩看到了站在窗户里的王钺,他笑了笑,继续向下,18层的时候又在窗户里看到了王钺。
“在等我?”他笑了笑。
保险柜的密码卢岩不知道,当然他也不打算在这里破解密码。
王钺的脑袋从玻璃里探了出来:“屋里有人,女的,在电脑那里睡着了。”
“找到了?”身后传来王钺的声音。
卢岩没说话,关宁不会让人这么轻易得到资料,U盘里估计还有陷阱。
“像崔医生那样吗?”王钺突然说。
“回哪儿?火星么?”卢岩盯着屏幕上密密麻麻两两组合的字母,脑子开始飞快转动,为什么是字母,为什么都是两个。
消防通道旁边往天台去的门是锁着的,不过这个锁对于他来说形同虚设。
他十几年的努力全都赌在了37身上,精心地从精神上一次次摧毁,最终看到了希望。
“你喜欢她?”王钺很敏感地迅速提问。
“所以才要彻底清理,”王钺笑了笑,“你得……杀了我。”
“快。”王钺在一边说。
“啊!”王钺喊了一声,扑到天台边的栏杆上,看到卢岩慢慢松着绳子,小步跳着向下滑去,“我跟你一起去一起去。”
没用多长时间,保险柜上就被烧出了一个洞。
屋里还是像上回一样乱七八糟。
王钺没有说话。
以前的任务顶多有X个XX级别护卫,受过某某特训之类的说明。
卢岩掐掉了烟,如果是倒序,他决定选择倒得更标准的答案。
他拿过鼠标在XT上点了两下。
卢岩狠狠踢了一脚沙发:“我操!”
卢岩点了点头,开始动作hetushu•com很轻地卸窗户,气窗这里有个很隐蔽的感应器,为了躲开这玩意儿,卢岩用了比正常要多一倍的时间才进到了厕所。
“我知道他的意思,”崔逸打断了他的话,这个老板崔逸没有见过,但这些年的研究的巨额资金都是老板提供,现在老板的意思是无论死活,37都放弃,而崔逸不同意,“今天的事不要汇报了。”
TX是倒序的第一判断,然后还有一个倒得更厉害的XT。
“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崔逸回答得很简单。
卢岩看了他一眼,这个状态下的王钺坐姿很标准,不像斧头王钺每次坐下之后都要调整,会坐不准。
不过对于卢岩来说,这有点麻烦,他把包放在了厕所地上,拿出枪慢慢走出厕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穿过走廊。
那么就换一下,如果是倒序,那就倒得再彻底些。
“好身手。”关宁笑了笑,胳膊上涌出来的血染红了她的袖子。
卢岩睁开眼睛,已经进入倒数,20……19……18……
卢岩闭上眼睛。
“要去哪儿?”王钺在身后问。
真是……方便。
“崔医生干了什么?”卢岩转头看着他。
卢岩瞅了他一眼:“没,她跟我后妈似的,管吃管喝管打管折磨。”
“那就再仔细感觉一下。”崔逸的声音放缓,变得很柔和。
“这么容易。”王钺说。
还有两分钟。
不过事实却是王钺连头发都没动,就像是在另一个空间里。
老罗不再说话,沉默地掉转车头往沈南家的方向开去,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老板要做的事找崔逸是正确的,这人足够疯狂。
而精神控制这四个字更是像氧焊一样燎过了他的身体。
所以这些字母就算是字谜,也不会太复杂。
“没时间了,”王钺说是这么说,却看不出有多急着,“我要回去。”
文档很快也打开了,里面只有简单的几行字。
关宁喜欢在这种地方琢磨人的心理。
卢岩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慢慢转过头,看着王钺:“你看到了?”
关宁没有睡觉,在他推门的同时关宁的右手动了动。
“够狠。”卢岩点了根烟。
“17楼,你不想在这儿等我就一起下去。”卢岩小声说。
他把关宁桌子旁边的小冰箱推开了,后面有一个保险柜,这种把保险柜藏墙里的毫无创意的习惯他就是跟关宁学的。
卢岩拿出了里面的几个和*图*书文件夹,翻了翻,不是他需要的东西,又伸手细细找了找,在角落里摸到了一个口红似的东西。
“抓紧时间。”王钺在沙发上坐下,说了一句。
关宁没有回家这并不意外,她经常在事务所过夜。
“急着投胎么,反正也投不成。”卢岩又点了一根烟。
“嗨。”王钺笑笑。
跟卢岩和沈南这种程度的人相比较,关宁不算是特别谨慎的人,毕竟她没有战斗在江湖第一线,第一线上好歹有十个八个卢岩替她扛着。
卢岩打开关宁的抽屉,把枪拿出来放在了自己身上,又翻了副手铐出来把关宁拖到一边双手铐在了沙发腿上。
倒数结束。U盘上的指示灯闪了几下之后屏幕黑掉了。
这是要求斩断脑部神经,也就是砍掉头。
开机密码已经被取消,电脑里也没什么东西了,但卢岩需要的东西还在。
“好。”卢岩躺在床上,眼睛上盖着王钺的那张照片。
“点错一个就全完。”卢岩回答。
他没有时间安慰王钺,关宁能这么平静地一个人呆在这里,只能说明她还有后手,自己找资料的时间不多。
“这个我自己判断。”卢岩没多说别的,扬手劈在了关宁颈侧。
下滑到17层时,王钺已经站在了窗户里,卢岩脚蹬着玻璃轻轻靠了过去,冲王钺勾了勾手指。
字母的提示还是有的。
“卢岩,你是要想起来,不是查出来,你要的真相在你脑子里,我这里没有。”关宁说。
他把U盘插到了机箱旁边的一个看着跟定时炸弹一样的小盒子上。
“棉花糖,”王钺坐在地上,小声说着,“能去吃面的时候再吃个棉花糖吧?”
沈南家已经没有危险,对方也不会想到卢岩会再次回到这里。
“好像……”王钺皱着眉头,似乎想得很吃力,“不……他很好,他对我很好。”
“我说了我会自己查。”卢岩的枪还指着关宁。
顺序,倒序。
“在哪儿?”卢岩站了起来。
倒数计时消失了,卢岩盯着屏幕。
一般第一判断都会明显一些,会被人当成是判断的基准,在这个基础上再有新的判断都会被归为第二或者是障眼法。
“我领导啊,以前是个美女,现在是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卢岩拿过放在墙边一个工具箱,“要是能活到老太太阶段,估计能算个漂亮老太太。”
这加起来都不够30个的几行字,根本不需和-图-书要30秒这么久来记忆。
“水晶肘子,”王钺又说,“你吃过吗?听上去很好吃。”
他回到厕所把工具箱拿过来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了一把氧焊枪。
他已经对着这张照片两天了,还是没想起来自己的那个兔子洞在哪儿,王钺的记忆里更多的是小时候,以前,死前几年的事他基本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也没有想起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是时不时念叨一下想吃的食物。
两秒钟之后倒数字再次弹出,30……29……28……
精神控制(不明)
“走了。”卢岩也没收拾残局,就把关宁胳膊上的伤用皮带扎了一下,然后直接从正门走出了事务所。
现在更是在疯子的道路上赌上命带着小旋风越跑越远了。
对应字母反过来。
现在就是设下谜题的人和猜谜的人在相互猜测对方的想法。
“给腾讯打广告呢么。”卢岩小声说,鼠标往下,停在了标着TX的文件夹上。
而最后的“彻底清理”四个字的含义卢岩很清楚。
“你拿的这是什么啊,好像很重?”王钺听说要出门,立马精神了。
“嗯,”卢岩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把照片收好坐了起来,“走,带你去找我领导聊天儿。”
卢岩拿了张椅子坐到电脑前,打开了沈南的电脑。
打开关宁办公室门的瞬间他举起了枪。
但这也太简单了,卢岩咬了咬嘴唇,如果真是CG,那起码也该转换成CAD比较符合关宁的风格。
就像当年的37一样。
一般来说,对应数字。
为什么不是A-Z,而要反过来。
王钺没有说话,抬眼看了看他,身影开始变得模糊。
“帮我看着她……”卢岩转身对还站在门外的王钺说,却发现王钺半张着嘴眼睛瞪得很圆地僵在原地,“算了。”
卢岩也不再追问,开始琢磨这些字母。
电脑发出了哔地一声轻响。
“时间太长了,今天连你都出来了,”老罗回过头看着他,“我怕老板那边不好交待,老板的意思是……”
这一面是厕所窗户的位置,除了一个气窗能开大约20厘米的口子,别的窗户都打不开,不过把气窗卸下来不难。
烧得他一疼。
“尸体在哪里。”卢岩看着他。
没等王钺回答,卢岩已经轻轻往后一跃,消失在他眼前。
你觉得是A,我就让答案是B,但你有可能猜到我的想法,那么我就让答案还是A,反过来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