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七章 别松手!

“去哪儿!”卢岩问了一句。
卢岩没说话,抬手看了看手表。
“当然知道,我也训练啊。”王钺说。
王钺也没再喊下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声音低了下去:“我就是个投不了胎的野鬼,白天,夜晚,我就每天来回转悠,没人理我……你不会懂的,就算你是杀手,你杀人,可你还是有朋友,有可以说话的人,有认识你的人……”
想到这个,他也失忆了,他为什么从来没闪过最后任务有关的片段……别说片段了,哪怕是闪几个画面也行,可从来没有过。
只是他还没弄明白王钺为什么会这样,就像失忆的人偶尔眼前闪过混乱的片段吗?
“嗯,你也注意安全,”关宁敲了敲椅子扶手,“记着我说的话,不要让人跟踪他,不要监听,这些都不要做,他会发现,一旦他觉得我有问题想要查清楚,那我们全都得有麻烦。”
“我在这里在这里!”王钺站到刘燕面前挥着胳膊喊,又回过头看了看卢岩,“她看不到我,骗人的。”
卢岩没催着他走,点了根烟叼着,从旁边的草丛里揪了一丛枯草出来,把叶子一片片往地上扔。
“谁说的,我出去找个人……”王钺站了起来。
王钺盯着自己的胳膊,突然往卢岩身上扑了过来。
卢岩没说话,这种模棱两可的话蒙不了他,谁还没点儿烦心事,晨便没拉出来还有人能郁闷一天呢,再说没事儿谁上这儿来。
“嘿!”卢岩坐了起来,“往哪儿摸呢,齁凉的,现在秋天了知道么!”
王钺有些着急,就像他说出一星期没吃饭也没饿死的那句话一样,训练这话也是脱口而出,自然而然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彭远只存在于关宁到死也不能公开的另一个身份里。
刘燕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盯着卢岩的脸看了一会儿:“肖少爷最近有不少事儿吧,新的旧的。”
“嗯,”王钺点点头,“那你出去吃吧,我看电影。”
“这么肯定?”
他低头冲地上打了个喷嚏,坐到了花坛边。
“好。”王钺点点头。
卢岩觉得后脊梁发寒,王钺这状态似乎又有点儿把持不住了。
“你要想让我走直接说就行了!”王钺没听他要说什么,提高了声音。
堂堂的杀手S,退役之后卖烤串儿也就算了,居然http://www•hetushu•com连吃个午饭都要三思而行!
“那你直接摸我。”
一个鬼,敏感到这种程度行走阴阳两界是不是有点儿太危险了!
“她说要赶走我,还说我是脏东西,”王钺皱着眉,“我一听就急了,我哪里脏了,我一点都不脏,我死之前每天都洗澡……”
“可是你不信,”王钺突然笑了笑,“算了,走啦。”
“什么?”卢岩愣了愣。
“岩岩,”王钺把手伸到卢岩面前,“摸我一下。”
“那夏天能摸么?”王钺收回手问。
“我的麻烦?”卢岩笑了笑,“跟这个一直跟着我的东西有关系么?”
“我没松手,”卢岩叹了口气,手从王钺胳膊上轻轻划过,“你……”
“除非他想起来了不告诉我,”关宁站起来转过身:“老彭,我们派了那么多人过去,只有他活着回来,而且XT从那天开始就不再有任何活动迹象。”
“等等!”卢岩快跑了两步,下意识地一把往王钺雄纠纠气昂昂甩得很起劲的手上抓了过去,“你别瞎……”
“夏……哪天也不能瞎摸。”卢岩差点儿顺嘴就说夏天可以摸了。
指尖能清楚地摸到腕骨。
“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儿而已。”卢岩觉得手心里都出汗了。
“三狗宝贝儿啊,”关宁闭上眼睛伸了个懒腰,“你还要让我们等多久?”
一阵寒意卷住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
掌心里王钺有些削瘦的手腕触感清晰。
“赶走谁?”王钺紧紧地跟着他进了电梯,跟复读机似的重复着,“是要赶走我吗?”
“谈恋爱的有吗?”王钺站起来跑到电脑旁边,“我想看谈恋爱的。”
“面条没了,”卢岩看着他,“我要吃得出去。”
王钺已经走到花坛尽头,再过去就是小区的路,卢岩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跟傻子似的追着空气玩,但王钺走得很快,也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刘燕大概是看出了他脸上的不屑,于是说了句比较抓耳朵的话:“你最近会有麻烦,你一直躲的麻烦会来找你。”
王钺点点头,摸手往他裤裆上摸了一把。
“快别了你,”卢岩赶紧往他腿上捞了一把凉气儿,“你那不叫找个人,你那叫找个死人,懂么。”
“知道了,”男人走www•hetushu•com了两步又停下了,“我知道你想等他自己想起来,但他要一直想不起来呢?”
“哟,”卢岩让他说乐了,“挺能说啊,一套一套的,还知道杀手要训练呢?”
卢岩没来得及躲,王钺已经从他身体上穿了过去,透心凉,晶晶亮。
“我也没说什么啊,”男人笑了起来,“这么护犊子。”
“帮帮我,”王钺慢慢转过头,“我想知道我到底怎么了……”
“你是鬼,我能看到你,为什么我看不到别的鬼?为什么别的鬼见了你就跑?刘燕的话你听到了,无论是猜的还是真的……”
他稍微收了收手指,还在。
“你不吃饭吗?”王钺突然问。
“看,”王钺扭脸冲着电视,“哎?这人刚才不是跳楼了吗?”
沙发上坐着个男人,叼着一只雪茄。
“我……”王钺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说这句话。”
“亲,”王钺突然说,“亲我一下!”
王钺扑空之后就没再动,站在一边背对着卢岩一动不动地出神。
“还是不行啊……”王钺拉长了声音,“哎——”
卢岩叼着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顺手往王钺胳膊上划拉了一下。
卢岩忍不住瞅了他一眼,这种忧郁的时刻居然还能记得这个事!
“你想知道什么?”王钺的视线终于落在了他脸上。
对于卢岩来说,这句话稍微有那么点儿意思了,肖睿东虽然不学无术整天吃喝玩乐,但低调很少惹事,敢说出这样的话,要最后麻烦没找上门来,她这就是打自己脸。
你摸我一下这个活动从他俩到家就开始了,现在已经进行了快两个小时,一部电影都演到尾声了,还没有要结束的样子。
卢岩笑了笑,转身准备走,王钺突然拦在了他面前,皱着眉:“赶走?是要赶走我吗?”
“你吃吧,我现在不馋。”
王钺的声音越来越低,带着无奈,卢岩轻轻叹了口气:“斧头。”
说起夏天,卢岩扯了扯裤子,烈日当头的时候还他真挺希望裆里有个电风扇……
“卢岩。”王钺声音很低地叫了他一声。
“跳楼的是他仇人。”卢岩在沙发上躺下,该吃午饭了,可他没想好该怎么向王钺表达自己想吃饭的意愿。
“肖少爷,你身边没有需要赶走的脏东西,你要是不相http://m.hetushu.com信我,可以去问问别人,”刘燕看了看茶几上的信封,“钱也要花得值嘛。”
“没,”卢岩抬手挡着嘴,“你别瞎猜。”
“你急什么,她说你不是鬼我还没急呢,”卢岩转身慢慢往外走,“你要不是鬼,我就有可能是神经病你懂么。”
他迅速几步转进了两栋楼之间,在一看就长期没人打理的花坛边站下了,确定了四周没人之后,他看着王钺:“我们谈谈。”
“你训练?”卢岩眯缝了一下眼睛,坐了起来,“训练什么?”
“你这不是特殊情况么,你跟坨冰似的,”卢岩伸手往他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弹了个空,“再说你又摸不着。”
他把烟在脚边按灭了:“好。”
“你感觉不到我身边有东西?”卢岩虽然觉得刘燕这话很呼啸,但任何事情在百分百确定之前他都不会轻易相信。
“不用老叫我摸你,”卢岩看了王钺一眼,“你想试的时候随便摸个东西就成。”
这是王钺曾经说过的话,鬼见了他就会跑……
“还是不行。”王钺皱着眉。
居然光天化日青天白日地要亲一只鬼。
“啊?哦。”卢岩愣了愣,向王钺靠了过去,亲哪里他没多想,王钺矮他半头,凑过去正好能亲到脑门儿。
“那我先走了,你这边我安排了人,但是还是要注意安全。”男人站起来往门口走。
“反正他们看见我就像见了鬼一样吓得到处乱跑,一下就没了。”
“他会想办法让自己想起来。”
王钺猛地停下了脚步,卢岩也愣在了原地。
卢岩躺在沙发上没动,叼着的烟烧出老大一截了,他才弹了弹烟灰:“不知道?”
卢岩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都快下来了:“我……”
疯了。
卢岩没有松手。
然而就在卢岩感觉自己要亲到王钺脑门儿的时候,掌心突然一空,紧紧抓着王钺手腕的手猛地握成了拳。
“走了。”卢岩说了一句,擦着王钺的身影大步走出了刘燕家。
“卢岩差不多该来找我问了。”关宁用脚尖在厚厚的地毯上点了一下,椅子转了一半圈,面冲沙发停下了。
王钺说完这句话就愣住了,看着卢岩。
卢岩看了刘燕一眼,这句话在他心里如同狂风刮过。
没等卢岩再说话,他转身就走,速度相当快,挥一挥衣袖不带http://www.hetushu•com走一片云彩,卢岩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快走到花坛那头了。
“躲起来就行了。”男人不以为然地抽了口雪茄。
这个男人叫彭远,跟她算得上生死之交,在多年以前还谈过几个月恋爱,当时觉得合作这么愉快的俩人谈起恋爱来也一定会是配合默契,没想到唯一的默契就是亲密接触一段时间后他俩都觉得对方满身槽点,想吐都无从下口,只好退回生死之交的关系。
“还跟我谈恋爱吗?”王钺小声问。
我疯了,没疯,疯了,没疯……
“不想摸别的东西!”王钺拧着眉坐在沙发旁边的地上。
“就摸你一下的时间不够人家死的,我最长的一次用了人家身体差不多三天他才死的!”王钺对卢岩有些不满,“一个杀手,还是什么敬业的杀手,怎么胆儿这么小,没训练过啊!”
“嗯,”王钺蹲回他身边,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你是不是不信啊?”
“没……松。”卢岩回答,手是没松,可他脑子里嗡嗡响着,不松手也不知道该干嘛。
“跟,”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老觉得还有之前抓着王钺手腕的那种触感,“本来什么事儿都没有,我说了带你来就是想弄明白你是怎么回事儿,结果你……”
“哪有谈恋爱不让摸的啊。”王钺虽说把手给收回去了,但还是挺不满地小声嘟囔了一句。
“这么肯定?他应该知道你不会告诉他。”男人笑了笑。
“没,我信。”卢岩笑了笑,这句话他信,王钺撒没撒谎实在是太好分辨了,简直是高清无码。
“谢谢,”关宁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王钺眼睛里细小的闪烁着的泪光,卢岩一直觉得鬼还会哭挺哏儿的,但现在看到王钺的眼泪却不太好受。
“所有的可能他都会尝试,他就是这样的人,”关宁又把椅子转回去对着玻璃,“你下次不要不打招呼就过来,再碰到你,他会怀疑。”
“怎么了!”王钺很着急地喊了一声。
“我就是鬼!”王钺喊了起来,“我死了!我见过孟婆!见过奈何桥!只是没有喝到孟婆汤!”
他不知道卢岩会不会相信他,但除了不知道,他却找不到更合适的话了。
不过卢岩虽然是她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却并不认识彭远。和*图*书
卢岩没说话,慢慢退开了。
卢岩拿着遥控器往他胳膊上敲了敲,敲空了。
“摸我一下。”王钺又把手伸了过来。
“别松手!”王钺回过头喊了一声,又一连串地喊了起来,“别松手别松手别松手!”
“别松……手。”王钺瞪大眼睛看着他。
“……你先不要说话,”卢岩觉得再这么聊下去他真的需要联系一下他的心理医生了,“先回家。”
“怎么松手了啊!”王钺皱着眉把手举到他面前。
“也许……是它们近不了你的身,你进屋的时候,这屋里有俩,都跑了,”刘燕也不再绕圈子,神色凝重地看着他,“我看不到它们,我能感觉到,可现在都感觉不到了。”
是鬼,不是,是鬼,不是……
“找个人死一死看能不能投胎。”王钺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卢岩感动地掐了烟:“我电脑里有不少电影,你想看什么?我帮你放。”
“太天真,”关宁啧了一声,“你现在从这里出去,半小时以后他进来,可以知道你是男是女,抽的是什么牌子的烟,知道你习惯用左手还是右手,老彭,他是我手下最优秀的人,哪怕他卖了两年半烤串儿。”
卢岩没说话,不敢说了。
“没脏东西跟着你,”刘燕背光站着,一脸阴影看着很玄妙,语气也跟着变得有些玄,“不过,你的确是有点儿怪。”
“哎!”卢岩赶紧追过去,王钺这状态他怕出事。
“你有病啊?”王钺追上来跟他并排着走,“我不会嫌弃你有病的……是因为病了才不能做杀手了吗?”
“嗯?怎么了。”卢岩抬头,看到王钺还是背对着他站着。
“你不说要看电视么,”卢岩弹弹烟灰,“打开了让你看又不看了。”
关宁坐在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玻璃前,太阳斜着照进来,洒满了大半个屋子。
门关上之后,关宁坐下,盯着电脑屏幕很长时间。
一定是疯了。
“那就这样吧,”男人回过头叹了口气:“你真有自信。”
出了电梯之后王钺还是很郁闷,跟在卢岩身后:“你来找她就是想知道怎么赶走我对吗?其实你不想跟我谈恋爱我知道……”
“我年纪大了,将来迟早一个孤老婆子,还指着他给我养老呢。”关宁看着窗外的大片高楼。
“谈恋爱的啊,我觉得你好像不太会谈,我看完了教你。”
亲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