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俱乐部

“一星期没吃饭?”卢岩回过头。
“一直就想摸摸你,”王钺笑着说,又用手指在他脸上摸了一把,“还想亲一下。”
到晚饭的点儿了,家家户户做饭做菜时的香味飘进了屋里,卢岩还坐在沙发上发呆。
“烤鱼?”王钺抬起头。
“啊?”王钺顿了顿,两秒钟之后他扑向了茶几,对着杯子抓了过去。
“是个……”卢岩犹豫了一下,如果换个人问他,他可以编出无数个答案应付过去,但王钺问就不同了,这是个鬼,是个只有他才能听到能看到的小鬼,他沉默了几秒钟,“是个杀手俱乐部。”
卢岩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星巴克还是星妈克上边儿了,他看着王钺,猛地伸手往他脸上摸了一下。
“我要吃星巴克。”王钺没什么表情,跟他对视着。
“不是。”卢岩有点儿无奈,做为一个完成不了任务的杀手,他开始后悔把这事儿告诉王钺了。
卢岩长长地叹了口气,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着,脑子里很乱。
在他打算去买个热狗垫垫的时候,一个中年大叔从广场舞大妈群中穿过向他跑了过来。
“嘿!”卢岩迅速抽出手,“干嘛呢!”
卢岩看了他一眼:“杀不了人了我也……”
“你刚打到我了,”王钺转过头看着他,“对不对?你打到我了!”
卢岩慢慢地伸出手往他胳膊上拍了一下。
“为什么啊……”王钺蹲在了一边,胳膊抱着头,声音越来越低,“为什么就我是这样啊……我死也死不掉,活也活不了……”
“你点就行,”王钺突然停下了脚步,“卢岩。”
“做什么的俱乐部?”王钺问,这才是他有兴趣的。
“马?马是站着睡的吗?”王钺来了兴致,但很快又叹了口气,“我没见过马,我有好多东西都没见过……我死了这么久,就吃了一碗面,我还想吃红烧肉,蚂蚁上树,苦瓜酿,小笋炒肉片,糖醋里脊,锅包肉……”
“吃吧。”卢岩指了指桌上的东西。
“真漂亮!”王钺很开心地拿起来就开始吃。
卢岩盯了他一眼,站起来带着他进了星巴克。
“我要吃。”
“不吃了。”卢岩转身就往反方向走。
“我休息呢。”王钺笑了起来。
“这窗帘能有一年没洗过了,”卢岩玩着打火机,“你有没有看出点儿岁月的沧http://m.hetushu.com桑来。”
但王钺的眼泪卢岩还是在意的,因为这家伙一旦情绪不稳定,自己就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桌上的东西没能全部吃完,王钺找来的这个身体没吃几口就饱了,卢岩把剩下的打了包。
“就问问,坐着吧。”卢岩拐上了大街。
“带我走……王钺,”卢岩低头继续弄车头,“帮我个忙。”
“对面那个车,你过去看看车上除了司机还有没有别的人。”卢岩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拉着。
“吃吃吃吃……”王钺在他身后跟着一连串地说,“我不碰你了还不行么。”
“能啊,你要我下去啊?”王钺问。
卢岩呛了口烟。
他一直觉得广场的大屏幕挺逗,要贴近市民放个电影什么的,又要透着文艺高端的劲儿,所以电影全都没字幕,学生来这儿练听力不错,还能就着音乐看看广场舞体会另一种思想境界。
“俱乐部有什么意思啊。”王钺对于俱乐部是什么并没有直观印象,不过他没追问,他的思维里俱乐部大概就是个聚在一起乐的地方。
“走吧,带你去吃,”卢岩站了起来,抓过钱包塞进裤兜里,谁死谁倒霉吧,“你去找个身体。”
王钺蹲在旁边一直在哭,卢岩对眼泪没什么感觉,任何人在他面前的哭泣,无论是喜极而泣还是潸然泪下,都不会让他有什么触动。
“吃。”王钺马上回答。
“你怎么吃?”卢岩掐了烟。
话没说完他猛地愣住了。
卢岩把停在楼道里的电瓶车推到街边,坐到车上之后,看到对街路边停着辆破得敞开车门高歌一曲《带我走》也不会有人感兴趣的小奥拓,后座还拉着窗帘。
“找个身体去吃,”王钺开始在屋里来回转着圈,“我找个身体用一下,吃完我就走。”
“你问我?”卢岩关上门,随手揪了根头发塞到了锁眼里,压低声音,“你自己说的没饭吃。”
卢岩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发现王钺两眼发直,整个表情都是空洞的。
他皱了皱眉,果然,又死了。
“嗯?”卢岩发动了小电瓶。
扑面而来的寒气让卢岩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顺手往王钺肩上推了一把:“你吃……”
“带我走,到遥远的以后,”卢岩没有发动车子,慢吞吞地点了根烟http://www•hetushu.com,拿着小电瓶的钥匙在车头上戳来戳去,“带走我,一个人自转的寂寞……”
“你有过一星期没饭吃?”卢岩不太相信,这年头要想一星期没饭吃不太容易,垃圾堆里还经常有整袋的过期面包呢,何况王钺说过自己一直在WC研究所里呆着,堂堂一个研究所,就算是研究屎,也不至于没饭吃。
“算了,”卢岩对王钺混乱的脱节的记忆失去了信心,转身往楼下走,“先吃吧。”
卢岩盯着他的动作,看到王钺的手从杯子上毫无阻碍地穿过去抓了个空时,两人都愣住了。
“没事儿吧你?跟出窍了似的,”卢岩皱皱眉,“你也没窍可出啊。”
“我一星期没饭吃?”王钺迷迷瞪瞪地说,“为什么?”
“你这样子我还真有点儿不习惯,”卢岩又转过身带着王钺往星巴克走,“你们鬼不是有技能么,你看小说啊电影啊鬼不是能变成各种样子么,你为什么不行?”
“他的身体我能用。”王钺说。
“王钺,三七,田七……”卢岩点上了烟,盯着烟头,“小七七,喂。”
“抓不到啊!”王钺喊,两只手在茶几上拼命地抓着,却始终什么也没碰到。
王钺哭了。
卢岩有点儿饿了,他吃饭还算有规律,一天三顿误差不会超过一小时,今天这都快八点了还挺着。
“真的?”王钺跟着也站了起来,“真的?”
“我不知道。”卢岩皱了皱眉。
“你干嘛打我!”王钺捂着脸瞪圆了眼睛,跳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王钺很快地抬起了头:“吃。”
“找吧,我三天不吃饭没事儿。”卢岩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吃不了你看……”
“这不是个普通的俱乐部。”卢岩拿着手机一下下抛着,这次还没到一年呢,通知就又来了?
“走啊。”王钺在旁边看得着急。
卢岩没出声,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儿奇怪,或者说,王钺有点儿奇怪。
拍空了。
“变?”王钺愣了愣,思考了一会儿,“明白了,我也可以啊,我可以让自己的样子……嗯……怎么说呢,让自己的样子盖……盖?盖吧,盖在别人外面……你听得懂么?”
“怎么了?”王钺看着他。
因为太惊讶也太激动,这一把摸得没太掌握好力度,手在王钺脸上跟甩了个巴掌似的,m.hetushu.com一声脆响。
“哦。”
“嗯,”卢岩看了看手机,“你找合适的身体要怎么找?”
“好。”王钺也没问为什么,往小奥拓那边跑了过去。
王钺很严肃地看着他:“你没带笔记本你怎么好意思去星巴克啊!”
卢岩让他这话给说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直接往路边一蹲,咬了咬牙:“你就说,你吃还是不吃,你再跟我这么莫名其妙废话一蹦一座山的咱就回去吃回锅肉了。”
“你赶紧吃你的,吃完了把人放回去。”卢岩喝了口咖啡。
“你带笔记本了吗?”
卢岩本来挺饿的,但这会儿却没什么胃口,他对正餐吃一肚子点心实在兴趣不大,而且此时此刻坐在自己对面的是个不修边幅还吃得一脸陶醉的大叔。
又要……抽风了?
“睡觉?你马啊站着睡觉还不闭眼?”卢岩觉得自己可以写本书叫《告诉你一个真正的鬼魂世界》,第一章标题,鬼其实都是马。
“去。”卢岩点点头,他往年不一定会去,去了也得不到什么消息,最多可以看看谁死了谁消失了,今年却打算去转转。
“你饿了啊?要吃饭吗?我看你吃吧。”王钺一脸忧伤地看着他。
十分钟后卢岩走到了跟小花园隔着一条街的地方,远远地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
王钺似乎没感觉,身体被推得晃了一下,又逼到了他眼前:“星巴克!”
手上清晰真实的触感让他吃了一惊,他甚至感觉到了王钺削瘦的肩头!
卢岩站起来转身就想走,被大叔一把抓住了胳膊:“是我啊,王钺。”
“怎么回事?”他有些茫然。
“被你上过的人都死了。”卢岩站起来,打算直接出门打包个红烧肉回来。
“我干嘛打你?”卢岩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还残留着王钺脸上的温度,“你怎么不说我为什么能打着你?”
“我一星期没吃饭也没死呢。”王钺跟在他身后很快地说了一句。
“哎,我说不明白,”王钺低下头,“不过那样很累。”
“我,”王钺突然一步跨到了他面前,“要吃星巴克!”
“刚不还红烧肉糖醋里脊呢么,一转脸又蹦星巴克上去了?”卢岩叹了口气,星巴克有什么可吃的,“锅包肉也不错啊。”
如果之前的规律没有错……
这倒是挺少见的,王钺话多,卢岩旦凡开口,他就会跟hetushu•com被按了开关似的说个不停,这会儿卢岩说了话,他居然没反应。
“你想吃什么,说两个最想吃的。”卢岩问他,打算去旁边小馆子打包回来吃给王钺看。
“嗯。”大叔点点头,抓过他的手摸了摸。
“你想去谁也拦不住你啊,”卢岩笑笑,“想去你就跟着吧。”
“不知道,就想吃这个。”王钺很坚持。
“王钺?”卢岩叫了他一声,又用胳膊往他透着寒意的身上划过,“三七?”
“你都吃了吧,”卢岩手指撑着额角,“我一会儿去吃烤鱼。”
王钺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他,脸上似乎有些迷茫:“啊。”
王钺没说话,也没动。
“我知道,”卢岩扫一眼他胡子拉碴的脸,“你找个收拾干净了的人不行么?找个姑娘不行么?找个不穿老头儿布鞋的不行么……”
“听不懂,”卢岩看了他一眼,“你当你是手机贴膜呢?带水钻么?”
卢岩百无聊赖地坐在市中心广场的音乐喷泉旁边看着大屏幕上正播的一部年头久远的原声电影,他看得挺投入,还唏嘘了一小会儿。
“就街上转,有合适的我能感觉得到!”王钺说完又有些迟疑,“就是……可能会……挺久的……”
王钺对星巴克的认识除去装逼之外就没别的了,不知道该吃什么,卢岩只得把什么提拉米苏三明治丹麦酥吐司的一样点了一份,再要了几杯咖啡。
“找不到啊,就这个合适,”大叔叹了口气,“要不然我再去换一个?你不饿啊?”
“啊!”王钺喊了一声,回到了平时的状态里,像是被吓了一跳,“干嘛?”
王钺站在窗户前一副远眺沉思的样子,但他眼前是拉得严严实实的窗帘。
“广场过去两条街的那个小花园。”
“我不知道,”王钺想了想,“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想想……”王钺马上低头皱着眉开始想,之前数了那么一堆,其实是什么他都不知道,要挑两个最想吃的还真不容易,卢岩点上一根烟抽了好几口之后他才抬起头,“星巴克!”
“卢岩!”大叔笑着冲他挥挥手。
“是不是啊?”王钺很执着地继续问。
“不是你吃,是我吃,你看着。”卢岩提醒他。
卢岩余光能看到王钺围着车转了两圈,还把脑袋探到车里去看了看,然后跑了回来。
卢岩的肚和图书子咕地叫了一声,王钺对于食物的执着让他五体投地。
“带我去行么?我也去看看?我没见过俱乐部,还有杀手。”王钺搓搓手,往他身边凑了凑。
卢岩没说话,手指往他脸上勾了一下,寒意卷到了胳膊上。
王钺猛然提高的声音吓了卢岩一跳,烟灰掉在了地板上,他看了看烟灰,又抬眼瞅了瞅王钺:“你什么意思?”
“我要吃!”
“有点不舒服,我先把这个大叔放回去。”王钺抹了抹嘴站了起来。
找个合适的身体比卢岩想像的要难,王钺已经消失在人群里快一个小时了也没见回来。
“明白了,”王钺打断了他的话,“去的人都是你这样杀啊杀啊谁也杀不死的杀手吧,交流失败经验什么的?”
“嗯?”卢岩也停下。
卢岩拎着打包的东西走出星巴克的时候,大叔早跑没影了,他本来想回广场上等王钺,但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往小花园那边走了过去。
“别换了,就这么着吧,”卢岩也叹了口气,“对面就有星巴克,走吧。”
“嗯?”王钺鼻音很重地抱着脑袋应了一声。
“啊?”王钺有些吃惊,又追了一句,“你不是杀不了人了吗,还叫你去?”
“那你要去吗?”王钺又问。
“你就这样吧,”卢岩不想让王钺累着,没准儿累了比他情绪不稳更吓人,“星巴克有没有你想吃的东西?品种也挺多的,你别又跟去肯德基似的点不明白就发火。”
卢岩看着王钺,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神都透着可怜巴巴,他差点儿想说算了我不吃了。
“为什么又不行了?”王钺的失望全写在脸上,“为什么又不行了啊?”
“就司机一个人,没别人,”王钺汇报,又回头看了看那边,“卢岩,那个司机……”
“真好吃!”王钺把每个盘子里的点心都咬了一口,“你不吃么?”
“去吃星巴克吗。”卢岩看着他。
卢岩往沙发上一靠,没说话。
“……应该是,”卢岩低头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是。”
“现在呢?”王钺扑到他面前。
“笔记本?我带笔记本干嘛?”
“什么忙?”王钺马上凑到了他身边。
“不用他的,”卢岩把车开下了人行道,往路口加了速,后视镜里能看到王钺正从他肩膀上探出脑袋来,“你不坐车能跟得上么?”
“放哪儿?”卢岩在他往门口跑的时候追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