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人鬼情未了

“同时,任何角度?”卢岩皱皱眉,脑子里想像了满屋子全是王钺眼睛一块儿眨巴着的情形,汗毛都通透了,“在我屋里?”
卢岩关上冰箱门出来接了电话:“娘娘。”
“我学?”王钺笑了起来,“谁比我有经验,我是个老鬼,再说这些都是假的,是编的。”
卢岩从茶几下边儿拿了把折扇出来对着王钺扇了几下,王钺的身影纹丝儿没动。
“不会录到你,你一个鬼,但你会影响我,”卢岩开了Q,把胡亮发的文件收了过来打开了,小声把文档里的词念了一遍,“冻不着羽绒服,现厂家特价处理,特价处理,原价298,398,498元,现价只需118,158 188元,我们的羽绒服做工精致,款式新颖,你买到绝对不吃亏,绝对不上当,良好的品质,超低的价格,真正的物超所值,物美价廉……”
“没看过,”王钺紧跟着他,“这是什么?”
“靠,”卢岩愣了愣,把烟头掐了,指了指他的胳膊,“别老装着自己是个人,我昨儿晚上用衣服就把你扇出门去了,你就是一团烟别摆POSE了。”
“你没事儿别随便用别人的身体了,”卢岩捏了捏杯子,心里有个大概的猜测,“现在不好说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密码。”王钺看他没动,又补了一句。
“进来吧。”卢岩合上书。
王钺站他跟前儿没出声,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失望地说:“又赶我走?”
卢岩打开保险柜,从里面摸出一把手枪。
王钺脑子混乱这话卢岩相信,比如那个WC服务器什么的。
卢岩有点儿别扭,王钺虽然不说话,但一直盯着他。
“我可以喊。”
卢岩在第一个字响起的时候已经拿着枪转过了身,枪口对准了传来声音的方向,第三个字说完之后他垂下了胳膊。
“便宜好多啊,你不买吗?这么便宜,便宜一半有多了。”王钺在一边听得挺认真。
“录什么,多少钱啊?”卢岩顺手打开了电脑。
“嗯?有,”王钺站在床边看着他,“人和鬼可以谈恋爱啊。”
隔着玻璃门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打开门拿下了第三层的一本书,伸手进去按了一下,书柜往一边悄无声息地滑开,墙上露出一个小小的保险柜。
房间号111,卢岩记下了这个根本不需要记的数字,但立马又皱和-图-书了皱眉,这一看就不可能是Q号的数字估计就跟王钺的WC服务器一样……
“我没想过这个事。”王钺有点儿郁闷,没错,他死了又回来再死再回来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但他的确是从来没想过为什么会死。
卢岩犹豫了几秒钟,慢慢往楼下走,一直到一楼,也没看到王钺。
“你平时看碟么?我有个片儿你看看,”卢岩把枪放到枕头下面,关好保险柜,把书柜推回原位之后,从书柜里拿了张碟出来,“人鬼情未了。”
他对于关宁为什么会挑中自己并不了解,但关宁现在对自己的失望他倒是很了解。
“那你喊了么?让你学你就学。”
“是枪吗?”身后突然有人说话。
“这还能不知道?”卢岩叹了口气。
其实如果不是碰到了卢岩,他跟不存在了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卢岩拿着茶杯走到了他身边,靠着窗站下了,窗外没什么景致,被夜市的油腻浸得有些发黑的人行道,面黄肌瘦到不了秋天就开始落叶过完春天也长不出叶子的树就是全部风景。
“想起什么了吗?”卢岩喝了口茶,拉好窗帘。
“你能看到我,”王钺站在厨房门口,“这么久第一次有人能看到我。”
“……不知道,就杀不了了。”卢岩叼着烟含糊地回答。
“我开始想了。”王钺转身站到了窗边,一副沉思中请勿扰的样子。
胡娘娘叫胡亮,卢岩认识他有一年多了,不过没见过面。
“你再扇?”王钺还是抱着胳膊。
“什么事儿?”王钺一听就很开心地凑到了他跟前儿。
受打击了?
除了睡觉之外卢岩最喜欢的事就是看书,他并没有多爱看书这事本身,而是对着书的时候能让他静下心来思考很多事。
卢岩本来想说我主要卖的是烤串儿和啤酒,但这事儿他自己也很郁闷,就没说出口找抽了。
直觉和经验,让他相信自己对危险的预判。
卢岩的这个问题让王钺沉默了挺长时间,他在窗口和门之间走了好几个来回,才有些不确定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卢岩叹了口气,是高档不少,上回是两块钱一条的洗碗绵,这回好歹折后上三位数了。
“碰到我怎么了,我不是请你吃面了么?”卢岩站起来进了厨房。
“不一定在哪儿,说不上来,就是……好像变m.hetushu.com得很小,又好像变得很大,”王钺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来形容那种状态,“有时候又觉得自己能同时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东西,说不清。”
“这是个意外,”卢岩对着冰箱琢磨着中午吃点儿什么好,“你……”
“不是我弄的。”王钺有些郁闷。
哭也好笑也好,大喊大叫满大街瞎跑都行,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就连鬼都躲着他。
“卢岩,我看完了。”王钺在卧室门外喊。
“不是啊,不知道会在哪,都说我说不清了。”王钺有些烦躁地摇摇头,那种感觉并不难受,但却很空,就像是自己已经不存在了。
“王钺?”卢岩愣了愣,王钺从他这儿出去都走门,这还是第一次穿墙,他站起来拉开门往外看了看,走廊里空荡荡的。
“那我现在想想?”王钺很认真地问,“我的工作又不是做鬼。”
“大概是吧,”王钺点点头,“其实我也不确定,我记东西有点乱。”
书在指间一页页慢慢翻着,卢岩没注意时间,一直到听到王钺在外面喊了一声,他才抬起头。
几分钟之后,车慢慢开走了。
卢岩看了他一眼,笑笑转身回到了沙发上坐下,想了一会儿才说:“我很久没接活儿了,之前也没几个。”
“你现在就是个鬼,做为一个一直投不了胎的鬼,你难道不应该有点儿探索精神么,”卢岩满茶几上找打火机,“算了你先想吧。”
“你先上去看一下啊,上面好友里有我隔壁的住的小孩儿,我们每天聊的……”王钺指着屏幕。
“11137,”王钺说,“37是我的号,111是房间号,这个我记得。”
进门之后他走到窗边,从窗帘上一个小小的破洞里往楼下看着,这车他没见过,这条街送货的车他基本都有印象。
“我一会儿要吃饭午睡,你要不要出去转转?”卢岩问他。
“我也有Q号。”王钺指了指屏幕右下角正在跳动的头像。
“你太不争气,”关宁一脸痛心疾首,“我是把你当成要走出国门杀向世界的杀手来培养的,结果就培养出个大排档卖麻辣烫的。”
“王钺,”卢岩看着站在墙边的王钺,“我求你个事儿。”
“也就是说,”卢岩没躲开,感觉自己跟站在打开了门的冰箱跟前儿似的,“你呆不住的身体就不会死,你能呆得住的就会死http://www.hetushu.com是么?”
“不录,你还能不能行了,上回让我录什么两块钱!只要两块钱!出口韩国的丝瓜网洗碗海绵……”
他关心的只是自己为什么投不了胎,为什么要一直留在这里。
卢岩仰头枕在沙发靠背上闭上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杀不了人了。”
王钺没再继续争辩,坐到了电脑前的椅子上。
“对于这种档次的东西来说,原价是什么你懂么?”卢岩点着鼠标问了一句。
“现在不是碰到你了吗。”王钺没有走的意思,盯着他。
“不一定,有些人被我用了身体就不会死……”王钺往他身边挨了挨,“那些呆不了多久的身体。”
虽然他喝不喝都已经不记得什么事儿了,但那是个标志,喝完了才算是死透了,否则就继续这么空荡荡的晃下去也许有一天就会永远沉在那条河里。
“你笑起来真好看,”王钺跟着他,“为什么不接活儿了?”
“原来的价啊。”王钺回答。
王钺没动,不过也没再说话。
胡亮说话语速快,提着嗓子噼里啪啦一通说,卢岩让他说得烦躁,只得答应下来挂掉了电话。
“真的,你上去看了就知道,应该还有别人,我记不清了……你帮我看看呗……”
“我出声会录进去吗?”王钺对话筒很有兴趣,挨过去对着话筒喊了两声,“录什么音啊!录什么啊!”
“上Q必须要密码,没有能不要密码上去的Q。”卢岩说,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尽量放缓了语气,还瞅了瞅桌上的东西,怕一会儿再有什么东西被王钺给切了。
王钺进了卧室,他坐直身体问了一句:“怎么样?有什么心得体会?”
“贴上了,”卢岩点点头,往卧室走,“我休息一会儿,你看完了要进来先出声。”
“说吧。”卢岩点了根烟。
“学着怎么能碰到东西,”卢岩看着他,“我求你了,下回再进我屋先敲门。”
卢岩看了他一眼,王钺笑起来很可爱,眼睛弯着,还露出半颗虎牙,这样的小孩儿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死了,还投不了胎,家里人要知道了估计得伤心死。
“你不是说你很多事不记得了么。”卢岩抬手想拍拍他肩膀安慰一下,拍了个空,只好顺着在自己腿上拍了两下。
卢岩检查了一下在楼道里充电的电瓶车,正要转身上楼的时候,看到对面街边停着一辆面包hetushu.com车,司机正半躺在驾驶室里把脚搭在仪表台上,看上去是在睡觉。
“有空没,帮我个忙,着急录个东西,特别急,你随便帮我录几句就行。”胡亮声音听上去挺着急。
“我一直以为这些是我记得的,都不对啊。”王钺声音很小,说完之后突然转身直接冲着客厅的墙走了过去,消失不见了。
“你试试,谁知道呢。”卢岩点了播放。
“我每次死了都会回那边,身体死了,我要是没出来,就跟着死一次,”王钺说,“然后就去船上,听船工唱外婆桥,他声音很难听……”
“要做什么?”王钺凑到他身边看着电脑屏幕。
“电影,”卢岩走到电脑前,把碟片塞进DVD里,“你学习一下怎么做鬼。”
他叹了口气,对着楼道外面耀眼的阳光伸了个懒腰,大白天都能到处乱跑的鬼应该不会因为记忆混乱的打击就出什么事吧。
每次回到船上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再也不回头,一直往前,接过孟婆的那碗汤喝下去。
“王钺,”卢岩放下鼠标,转过椅子面对着王钺,“这事儿我们得谈谈。”
现在没办法让王钺从自己身边彻底消失,只能先凑合着不惹急他。
“我就是想吃东西,”王钺转过脸看着他,“你不是杀手么,杀人的叫杀手,那你是不是也弄死人了?”
好在录这玩意儿不难,没多大一会卢岩就弄好完了给胡亮传了过去。
卢岩回到沙发上坐下,慢条斯理地泡着茶,等着王钺的思考结束。
“哦,我只是习惯……”王钺应了一声,又往下了一点,“贴上了吗?”
“是不是你弄的也都跟你有关系……”
“那你没有想一想为什么吗?你是个杀手,”王钺抱着胳膊,“杀不了人了都不找找原因,这么不敬业?”
卢岩弯腰看了看:“你装什么坐着呢,你屁股和椅子中间能养一窝鸡了。”
“录个音,”卢岩戴上耳机,把桌上的话筒拿过来,又看了一眼王钺,“你别出声。”
“嗯,别跑题,”卢岩点点头,“他们为什么死?是每次这样都会死吗?”
因为关宁一心要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个完美优雅的……杀手。
“卖羽绒服的,我朋友的店,明天就要用,”胡亮说,“词儿和音乐我都发你Q上了……”
“练千斤坠了?”卢岩把扇子放回去,王钺的状态不好判断,但能确定的是这和图书鬼如果心情不好了,就会跟空气混一块儿变没了,“我问你,你不见的时候是去哪儿了?”
他对孟姐姐或者孟大哥手里的那份特饮的执着恐怕没人能理解。
“为什么?”王钺继续问。
“学什么?”王钺问。
“是从来没卖过的价,”卢岩清了清嗓子,“行了你别出声儿了,飘一边儿呆着去。”
如果不小心又飘散在风中了,再聚成团应该就没事儿了。
王钺还指着黑掉了的屏幕,定了一会儿才轻声说:“你想说什么,也没有吗?”
扔在客厅沙发上的电话响了,王钺转身跑过去:“我帮你看我帮你看,我会看……是胡……胡……娘娘?”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没有理清楚,今天的那辆车他也很在意,他虽然不在乎死不死,但在乎怎么死。
“你是个鬼,对吧,”卢岩拿了根烟叼着没点,“一个鬼居然连这么基础的问题都不知道,你也太不敬业了吧。”
“不是赶你走,”卢岩叹了口气,“你意思是就打算呆我这儿了?没碰到我之前你不自己一个人……鬼飘很久了么?”
刚把耳机摘下来,王钺就在一边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能说话了吗?”
卢岩进了卧室关上门,抽了本书出来半躺在床上慢慢看着。
卢岩感觉自己因为紧张而收缩的毛孔刚张开一点儿又被王钺身上的寒气激得再次收成一团,这再来几次不感冒都对不起毛孔们。
“记得号和密码吗?”卢岩马上点开了一个Q。
“想吧。”卢岩过去帮他把窗帘掀起一角来,这鬼没抽疯的时候还是挺乖的,不吓人,也不招人烦。
卢岩进了卧室,走到书柜前站下。
“这样啊……”王钺低下了头,似乎有些失落,“是我记错了吗?”
他谈不上有多喜欢泡茶,对茶却很了解,很多事他都没有兴趣,但都做得不错。
卢岩没再追问,王钺的状态不稳定,逼急了给自己招灾不划算。
“王钺……”卢岩打断他。
“我本来也不想找你,但这是我朋友,人说了要个特稳重特性感的男声,我一想就只有你了啊!而且这比上回洗碗绵要高档多了!”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很快地扫了一眼车牌记下了,慢慢又上了楼。
王钺之前说自己死之前没离开过WC的话大概是真的。
“王钺,”卢岩关掉了显示器,“你先听我说。”
一根烟抽完,王钺还站在窗边没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