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死来死去

作者:巫哲
死来死去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前方高能

开到街上之后,卢岩看了看残存的一个后视镜,没看到人了,松了口气。
37有点儿郁闷,这么久以来他就这么死过去又活回来地飘着,好容易遇到了一个能感知到自己存在的人,却连一句话都不肯跟他说。
帅哥又继续开始拖地,37再次把脚放到了拖把上,拖把依旧是顺利地从他脚上穿过。
理论上他想吃麦记也必须得找个身体,没人能看得见他,也没人听得见他。
到现在也没再出现。
“我想不起来……我的名字了,”37叹了口气,“不过我过一会儿就会想起来的,到时再告诉你。”
他经常能碰到这样的人,前阵在K记工作的时候,有个姑娘每天头发上别着一朵大红纸花来餐厅里要一杯白开水,然后坐在桌边对着一个空白笔记本朗诵,风雨无阻地坚持了三个月。
这话刚说完,门就被敲响了,还是很有礼貌的三声。
“嗯,她调休。”孟大哥手里似乎有个瓶子。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摇啊摇……”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这人拖地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37立刻开心了,肯定还能听到!
他整个人都还陷在巨大的莫名其妙以及不可思议不知道是该发火还是该惊悚的状态里。
不过让他更愉快的大概是这么快又在船上看到了37。
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
“没听过。”37没好气儿地说。
“我是个鬼啊。”37笑着说。
37跟过去,有些失望,这人是又看不见他了吗?
是的这人能看见他!
卢岩叼着烟,看着电瓶车后视镜里的街灯,还有在街灯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有种自己病得不轻的感觉。
还跟他说了话!
不过在K记里费了半天劲也没吃上东西的经历让他印象深刻,这次他没急着找身体,退到一张桌子旁,他得先研究一下餐牌。
可他根本不记得见过这么个人。
“我见过你,”转了几张桌子之后,37说了一句,“在肯德基,你也是在拖地。”
这个发现让37整个人,不,整个魂都有些哆嗦了,他瞪着服务员,有些语无伦次:“你是……跟我说……不,你是……你能看见我?”
和_图_书“不用了。”他站起来,尽管他现在震得有些扛不住,但还是看到了从休息室里走出来的店长,工作时间坐在椅子上被看到了要扣钱。
37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靠墙站着看着他。
卢岩手忙脚乱一通整理,门外突然响起了刚才的那个声音:“其实关了门我也能进去,你在厕所里我也能进去。”
“嗯。”卢岩回头猛地伸手挥了一下,手从身后的人身体里穿过,一股寒意瞬间裹住了他整条胳膊。
没准儿就是刚心梗完了跟他一尸两魂一块儿死的那位。
报应?
卢岩觉得自己眼前乱哄哄的奔过一片各种颜色的弹幕,居然临危不乱地想起来自己挺长时间没看B站了。
37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死来死去这么久,第一次碰到能看到他,听到他的人,这让他心里激动得不行。
“敲你大爷!”卢岩的火窜了起来,把拖把踢到一边,一把拉开了工具室的门,“你丫不是能穿墙么你进来啊!”
旁边落地玻璃里很亮堂,他靠过去看了看里面墙上挂着的钟,八点半,里面有不少人在吃东西。
天刚下过雨,门口这块被踩得都是泥,拖地的服务员低着头拖得挺起劲,拖把直接对着37的脚划了过来。
“……没关系。”37往旁边让了一下,看清这服务员的脸之后他眼睛一下瞪圆了。
“那……”37还想说话,但卢岩已经拿着拖把飞快地跑进工具室,把门给关上了。
“那应该怎么说啊,”37想了想,“要我先举个牌子写上前方高能么?”
这人能看见他?
“你长得真好看,”37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跟在他身后说话,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在没身体的情况下说过这么多话,也许是因为太寂寞,或者是太惊喜,“你有没有女朋友?”
“……现在看不见了。”卢岩低下头,转身往旁边拖着地走开了。
其实这样的事根本不需要有什么观察力,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
把门口这块拖干净了之后,他打算去收拾一下桌子,一转身,发现那小子还站在他身后,看到他转身立刻问了一句:“能看到我么?”
“我叫……http://m.hetushu.com”37看着他的背影,想了半天没想起自己的名字,他有时候会忘掉自己的名字,一直没忘过的只有37这个数字,这是他的编号,“我叫……37……”
而在还没弄清这其中的关系时,他猛地发现一个让他更吃惊的事。
这叫什么事儿?
37没说话,起来往船头靠了靠,一片墨色中他再次看到了灯光和灯光里的门板,不,奈何桥。
卢岩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了,下了车跟他面对面站着:“你什么意思?打算跟着我多久?”
“你……慢慢死,不要着急。”卢岩安慰了一句,把车往街上开了出去。
“我先敲下门吧……不知道能不能敲到,我还从来……没试过……”那个知道前方高能的鬼在门外说。
卢岩刚调整过来的心跳一下又蹦错了点儿,无比后悔自己开口跟这人说话,扶着拖把棍儿闭上了眼睛:“说得太突然了。”
失去实体感觉的滋味儿很难受,摸不到,碰不到,再加上各种迷茫,惊恐,不甘的折磨。
“你辞职了?”身后突然有人说了一句。
这不是在K记拖地的那个帅哥么?
在帅哥的拖把伸出去时,他过去把脚放到了拖把前。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船工沙哑着嗓子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卢岩停下了动作,心里说不出是恼火还是害怕。
帅哥依然是沉默着当他不存在地拖着地。
帅哥终于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抬起了头。
“不是不是,”37摆摆手,“我就是想跟你说说话,我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能看到我。”
他转身往门口走过去,打算去找个合适的身体。
“怎么可能?”37很吃惊地追问,“别人都看不到我,怎么你可以?”
37没动,这是船上的新鬼折腾出来的动静。
“像我这样吗?”37站到了船头最前端。
可这人很冷淡,现在连看都不往他这边再看一眼了。
“嗯。”卢岩站直了身体,扶着拖把,很认真地看了看面前这个人,不超过20岁,眼睛挺大,长得不错,就是说话有点儿不太正常。
“上回跟我说话的是谁。”他问。
“操和*图*书!”卢岩猛地刹了车,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路边站了很久,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对于他来说,这个时间挺好的,比白天强。
在37感觉自己指尖就要碰到瓶子的瞬间,船工在他身后轻轻地“咦”了一声。
拖把直接从他脚上穿了过去,帅哥的动作终于停下了,盯着拖把没有动。
怎么K记和麦记是一家的?
“你没死的时候是个话痨吧,死了不投胎跟这儿找人聊天儿?”卢岩坐回车上,发动了小电瓶,不管这是真的,还是他神经错乱,他都不想再跟这个田七三七的呆着了。
“你?你跟他们不一样……不一样……他们是永远就在这条河里,永远,两边儿都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永远只在河里,”船工顿了顿又嘎嘎笑了起来,“不过也许有一天你也……”
“喝什么喝什么?”37伸出手,“扔过来!”
“不知道。”船工回答得很干脆,甚至都没好奇上回有人说话。
服务员还是不理他,收拾完餐盘之后又回工具室里拿了拖把到门口拖泥去了。
“哥哥,跟孟姐姐换班了啊?”37冲桥边的黑影喊了一声,打断了船工的话,这话让他有些慌乱,也有些害怕,他不想变成一个永远被困在河上进退不得的魂魄。
37一阵绝望。
“你不看电视么?”船工嘎嘎笑了几声,“也是,20岁,这片儿演的时候你还没投胎呢。”
“你……”店长一脸震怒地举着手站在工具室门外,“什么意思?”
刚想拧拧油门加速的时候,后视镜里37的脸突然从他肩后探了出来:“你能帮我个忙么?”
“……卢岩,”卢岩盯着他,调整着自己因为过度震惊而没按节奏跳的心跳,“你是……”
这次他甚至连喊一声都来不及,就陷入了混沌之中,失去了意识。
又咦!
卢岩换掉工作服从麦记走出来的时候什么情绪都没了,就算店长不让他走人,他也呆不下去,自己辞了职。
他习惯性地躲了一下,拖把从他脚边划了过去。
船晃了晃。
“不能。”卢岩觉得这人肯定是有病,没再看他,拿着拖把往工具室走。
“你到底想干什么?”卢岩没回头,拿起烟头,http://m•hetushu.com拍了拍裤子上的烟灰。
那个声称要敲门进工具室的鬼在他吼完店长之后消失了,确切说他打开门的时候,那个鬼就已经不在门外了。
37惊喜地发现这是一家麦记。
“嗨,现在肯理我了吗?”37站在他面前冲他摆了摆手,“你叫什么名字?”
“二锅头。”孟大哥手一扬,瓶子冲着他飞了过来。
船工很享受新鬼这个状态,念叨了几句摇啊摇之后就开始嘎嘎地笑。
新鬼不会说话,也顾不上说话,在船上来回来去晃着。
想到这点,37有些担心,如果时间一点点变长,会不会有一天,他醒过来的时候就会变成一个在混沌的河里飘着无处可去的鬼魂?
卢岩觉得自己头都开始疼了,扶着车把咬了咬牙,定了定神:“……外婆叫我好宝宝。”
“我想投啊,但是我死来死去每次都被扔回来啊,”37一提这事儿就很烦躁,“你以为我不想走么!”
这是卢岩这辈子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他对自己的观察力有百分百的信心,拖把的确是从这个人脚上穿了过去,而且是两次。
靠在一边的拖把滑了下来,砸在他头上,他猛地一惊,蹦了起来,一脚踢在前面的水桶上,架在水桶上的另一个拖把也倒了下来,叮铃当啷一通响,在工具室狭小的空间里响得跟炸雷似的。
37闭着眼,听着让他烦躁不堪的熟悉声音,琢磨着这次要是还投不成胎,回去不惜一切代价也得把外婆桥后边儿那句问出来。
心里的郁闷暂时被一扫而空,上次没吃成K记,这次吃麦记也不错啊!
“你跟他们不一样……小孩儿,你知道么,”船工不急不慢地哑着嗓子说,“有多少人既不在阳世,也不在阴间?”
研究了十来分钟,37决定要个巨无霸套餐,要吃就吃个大的。
自己第一次死的时候好像也折腾了半天来着,但记不清是怎么折腾的了。
门一关上,他把拖把往旁边一扔就蹲到了地上。
“理我吗?”37问。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到有人过来就吓跑了,我怕被撞到……”身后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你在镜子里也能看到我?我自己都看不到!”
服务员和图书的动作停下了,抬起头冲他说了一句:“对不起,没注意有人过来。”
这几天是怎么了?
“你船上的人你会不知道吗?你要不知道你咦什么咦,还回回都咦。”37看着门板边的黑影,相比孟姐姐细长的身影,这个黑影要魁梧得多,这回是孟大哥。
“你不记得我吗?那天我……”37站到他身边,“那天我点餐的时候就倒在你面前死了。”
“三七?不叫田七么?”卢岩弹了弹烟灰,这鬼是投胎失败的中药么。
这是他听到“鬼”字时的第一反应。
他收回手,没再说话。
“啊不过不记得我也正常,那天我不是这个样子,”37继续跟着他,“那你有没有女朋友?男朋友呢?”
拖把穿过时,这人的脚变得有些透明。
这个服务员真的很帅,37站了一会儿,开始离着几步距离地跟着他在一张张桌子间走来走去。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时间,两边的时间不一样,他被人推下船,不一定当时就能回来,根据经验,有时候是几小时,有时候得几天。
在商场后面的员工停车场找到自己的电瓶车,卢岩坐在车上点了根烟。
“回去。”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说。
他很开心地跟着行人进了麦记的玻璃门,看着收银台上方的餐牌。
“摇啊摇……摇到奈何桥,不,摇到外婆桥……”37的声音就贴在他耳边,“后面一句是什么?”
卢岩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嘴上叼着的烟掉在了裤子上。
肩头突然有了实感,他被人结结实实推了一把,向前栽下了船头。
“你能,你能看到我,还能听到,是不是?你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那小子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地说着。
服务员没理他,拿了餐盘倒进垃圾筒里,扭头又继续收拾。
后视镜里赫然站着刚才的那个鬼,卢岩一巴掌拍在后视镜上,镜子应声掉到了地上。
他看着一言不发埋头拖地的帅哥,沉默了一会儿,决定出个大招。
卢岩没再理他,把拖把放好之后开始收拾桌上的餐盘。
第一天上班,工作时间就公然坐在大厅正中间休息,进了工具室就不出来,还骂了店长。
这一瞬间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想找个人掐自己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