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三 哦哟还是三年后

“四个轮子的啊。”顾飞笑笑。
“你要舍不得,也可以一直留着,房租也不贵,没什么压力。”顾飞靠着豆袋,脑袋枕在他腿上。
“嗯。”蒋丞点点头。
“鼻血。”学生说。
当然, 也有可能因为这个副班主任是传说中的钢厂老大。
“是啊。”男生笑了起来。
顾飞笑了起来:“我回去跟她聊聊吧,你们在哪儿?我过去找你们,去涮肉。”
“一块儿吃得了,”王旭提议,又冲一直靠在车边的顾淼招了招手,“淼淼女王,一块儿吃饭?”
最后一节自习他还得去教室里看看, 就像以前老徐那样,悄悄地出现在教室后门的缝隙里。
“小潘,”吃到一半的时候,大家的情绪都到位了,尤其是王旭,往潘智肩上一搂,“你别开书吧了,没有烟火气,等我过去开个分店,你来管理吧!”
“我买车干嘛,我又用不着,”蒋丞说,“你想买啊?”
-吃屁!
把顾淼送回家之后,他俩又开着小馒头慢悠悠地路上转着。
“那你坐这儿?”男生说。
“……我真是服了,”潘智起身,挤上了小馒头,猫腰站在蒋丞和顾淼腿前面,胳膊撑着后座的靠背,屁股往后顶着顾飞的背,“走吧!”
顾飞下午只有一节课, 但作为一个副班主任, 他还是挺忙的,今天下午班主任去局里了, 他拎了两个学生过来谈心, 还接待了一个学生家长。
他笑了笑,回过去一条。
蒋丞笑了笑。
小出租房就一间卧室,如果算上顾淼,蒋丞回来的时候就会不怎么住得开,但他俩也一直没有换个地方租房的想法。
“哦。”学生起身走了出去。
蒋丞看着易静,突然很感慨,易静这几年也变了很多,居然都会说这样的话逗乐了。
“你还是找个学馅饼管理的吧。”易静说。
见到他们,王旭一下眼睛都笑没了,过来抓着蒋丞就是一通乐:“让你定个时间吃饭,说过几天!结果今天跑这儿吃大餐来不叫我!”
这家涮肉店,蒋丞回来的时候都回过来吃几次,大概是因为地段偏,所以价格很合适,肉也给得很实惠,蘸料种类还特别丰富。
顾飞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旭一通乐:“神经病,你反正学管理的啊!”
他俩在人行道上一人一个石墩子坐着,顾淼踩着滑板在他俩面前滑过去滑回来,估计是在休息了,蒋丞和潘智大概也是百无聊赖了,脑袋跟着顾淼来回转着,像俩盯着逗猫棒的猫。
变化还挺大的,漂亮了,也比以前洋气了不少。
“我就是阐述一个客观事实。”潘智说。
“李炎还一直说蒋大律师什么时候登场他要请一帮人全体出去玩呢,”顾飞笑了和_图_书,“你要是进公司做了法务,他会不会就耍赖了啊?”
“你想买的话……”顾飞话没说完就被蒋丞打断了。
“对了,”蒋丞转过脸看着顾飞,“你记得跟她谈,那个小屁玩意儿长得还可以,我怕二淼万一是个颜狗……那就麻烦了。”
李炎几年来一直努力想让她把头发留长,也努力地想教她学会丸子头,但一直没有成功,顾淼学不会,在这方面她的耐心也远不如学滑板的新技巧。
“飞哥,”前排一个男生看着他,“要上课啊?”
“二淼,”蒋丞看顾淼还在扯着,估计是两根背带长短不一样了,他走了过去,“我帮……”
顾飞把车开过去吹了声口哨。
看着里面一帮初中小屁孩儿吹牛逼的, 睡觉的, 看小说的,想想自己似乎没多久之前的高中生活, 觉得跟做梦似的。
蒋丞低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一口:“好。”
“人家学的是图书管理。”易静在旁边说。
“到时再看吧,”蒋丞想想伸了个懒腰,“不过……你还记得以前我给带过家教的,就那姑娘特别拽鼻孔长脑门儿上的那家吗?”
“哎!”蒋丞正准备下车,差点儿撞他下巴上,“干嘛?”
蒋丞直接发了条语音过来:“这是尾随顾淼回来的追求者!俱乐部的小屁玩意儿!当街就他妈喊上了,什么我喜欢你我爱你的!我肺都气炸三个了!”
“等着吧,以后慢慢拍,给你凑出一本武林拍马秘籍。”顾飞说。
顾淼现在一天天长大了,虽然心智跟普通的小姑娘不完全一样,但毕竟漂亮,喜欢她的小男生这也不是第一个了……
“其实我也没想买个多好的车,”顾飞笑了笑,“刘帆现在不是在二手车行么,如果买二手的可以找他,他能帮着挑好的。”
“去洗个脸,”顾飞拍拍他的肩,“止不住就去医务室。”
俩人也就一直都没挑明,似乎是要等到最后关头再做决定。
“不上。”顾飞说。
蒋丞看了看顾淼,为了吃东西方便,顾淼把自己刚过耳朵长度的头发胡乱抓了一把扎了个小揪揪,这是她唯的会打理的发型。
-你什么时候回来!下班了马上就走!不要耽误时间!
“中午没少吃啊,”顾飞笑了笑,“饿成这样了?等我把车掉个头。”
“你就开小馒头吧,”蒋丞说,“这种反差特别显帅,小馒头往路边一停,门一打开,下来个长腿大帅哥,唰唰唰,这视觉效果。”
蒋丞转头又看着他。
“还能两边儿拉呢,”蒋丞把着窗户玻璃来回推了几下,“要不你上来玩?”
辛苦啊,蒋丞看了顾飞一眼,谈恋爱这事儿,谁都会碰到坎,怎么过去,怎么坚持,要不m.hetushu.com要坚持,要不要继续,每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
“走走走!”潘智转头看到他马上就蹦了起来,“吃饭去吃饭去!”
“……那也是管理啊。”王旭说。
顾淼头都没回地先回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上次见面到现在都一年了吧?”易静拢了拢头发。
-潘智撑了这么多年,性向终于暴露了?
“下班了?”蒋丞问。
“嗨。”易静笑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真是王旭和易静。
照片不是蒋丞的自拍,而是两个人的合照,一个是潘智,旁边那个看上是被潘智亲热地搂着肩膀实际是被勒着并且笑得很艰难以及尴尬的小男孩儿他没有见过。
顾飞没理他们,靠椅背上看着他们。
“嗯,”蒋丞点了点头,“也许我到时就特别有钱了,这点房租算什么。”
他俩有任何一个人的选择变了,就不会有今天。
顾淼听不懂他说什么,抓着背带抖了抖,把挂在上面的扣子抖到了地上,然后也不再管挂了一半在胸口的前襟了,夹着滑板一扬头就跟在王旭身后走进了饭店里。
“嗯。”蒋丞点点头。
“说得好像你不是颜狗。”顾飞夹了一筷子肉放到他碗里。
“知道了。”蒋丞点点头。
“撕就撕了吧,”潘智说,“一会儿潘智哥哥给她指点一下,就这么穿也挺时尚的。”
“没多远,坚持一下,”顾飞发动小馒头,小馒头很艰难地往前开了出去,“也就十分钟就到,今天超载了开得慢,大概十五分钟吧。”
“好,答应了,”王旭点点头,“走!”
顾飞就从家里搬了出来,让刘立住到了家里,他住出租屋这边,在客厅里加了张小床,顾淼可以两头住。
-你饿了吗,先跟潘吃点东西去啊
“就算是颜狗,也是那种特别高端的颜狗,”潘智指了指他俩,然后又指了指自己,“她从小看到的颜,都是顶级的,一般的小帅哥入不了她的眼。”
他回教室又转了两圈之后出来了,到楼下给蒋丞打了个电话。
顾飞也看了他一眼,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顾飞还是勾了勾嘴角。
“……你每次车车车车说的时候不会不好意思吗?”潘智看着他。
“买车?什么车?”蒋丞问。
“真是……很久了啊,”易静说,“你都保研了。”
他看到照片的就愣住了。
顾淼看了他一眼没有反应,低头扯着自己背带裤的带子。
毕业之后,王旭跟他们倒是成天聚,但易静大学离得远,假期一直做兼职,挺拼的,除了寒假都不太回来,一般都是王旭过去陪她。
“也不光卖馅饼了啊,”王旭笑着,转头看了看易静,“你们挺长时间没见着易静了吧?”
目送http://www.hetushu.com他们离去之后顾飞拉开了小馒头的车门,想想手撑着车顶笑了:“哎,刚是怎么塞进去的啊。”
“轮子会爆吧,”顾飞坐进了车里,发动了小馒头,“丞哥,你想买车吗?”
“流鼻涕了还是流鼻血?”顾飞问。
“不会,”顾飞掉转车头转了半圈开回来停在路边,“你不乐意就打车过去!”
吃完饭回家的时候,王旭开了车,说送潘智回酒店。
话还没说完,顾淼揪着背带猛地一扯,生生把前襟撕了一个洞,铜扣子给拽了下来。
顾飞闭着眼睛笑了半天:“我暑假过去你们那边,顾淼训练的时候,老胡想去拍点儿东西让我跟着,到时也能赚点儿了,不差房租这几个钱吧?”
“还几分钟,我回办公室收拾一下就回去。”顾飞说。
“吓死活该,”蒋丞说,“差点儿没把我气死!当我面儿就敢喊,我也就现在,换了以前早抽他了。”
一帮人愣了愣之后全乐了,笑了半天。
“没有,你干什么都会是个大写牛逼,”顾飞睁开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样子我都特别喜欢,你什么样的选择我都特别放心,在这方面你特别有谱。”
他走到了走廊上,站到了学生看不到的地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说是打车,但潘智蹲路边拿着手机盯了快二十分钟也没司机接单。
“你现在马屁一伸手就能拍出一套八卦连环掌来啊。”蒋丞笑了。
“止住了没?”顾飞看了看他。
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估计是蒋丞,他没有把手机拿出来看,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进教室,他也不会在教室里拿出手机。
“我靠,”潘智从地上捡起扣子看了看,“我觉得今天那孩子被她推了一掌应该有内伤了。”
“我本来也不是做律师的料,”蒋丞说,“我一开始就想好了……你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期待没?”
自打顾飞妈妈跟刘立的关系稳定了之后,刘立就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又开了个小超市。
“你……”蒋丞瞪着她,这虽然是条穿了两年多的旧裤子,顾淼穿东西也挺费的,扣子那儿已经磨起毛了,但就这么被生扯了下来,他还是很震惊,“你练什么滑板啊,你去参加大力士比赛多好。”
“我本来就得打车!”潘智喊,“您那辆!车!后边儿能坐下三个人?”
希望有一天,顾淼也能有这么大的改变。
“嗯?”蒋丞愣了愣,跟顾飞一块儿转头看了过去。
“不知道, ”学生说着把鼻子里的纸团揪了出来,还是鲜红的,他一低头跟着就有一滴血从鼻子里滑了出来,“还没止住。”
蒋丞没马上回复,过了一会儿直接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好久不见啊班长。”蒋丞http://www•hetushu.com说。
这好几年了,这也就蒋丞第二次碰上她。
“那个是王旭吗?”潘智说,“旁边的是你们班长?比照片漂亮啊!”
“你要不还是,”顾飞冲他桌上装样子放着的书指了指,“忍辱负重地写会儿作业得了。”
易静有些不好意思地慢慢走过来的时候,他又撞了潘智肩膀一下,压低声音:“我说过她漂亮吧!你还不信!”
车一停,潘智就飞快地打开门跳了下去,刚一下去,又马上一转身探回了车里。
他敲了敲桌子,这学生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他,立马坐直了。
“我不想,”蒋丞靠在后座,把鞋脱了,一条腿踩在他后背上,“我用不着,你也用不着,等我毕业了再说吧,现在顾淼每年治疗训练什么的花费也不是小数目。”
他其实觉得自己和顾飞是幸运的,他选择了坚持,顾飞选择了前进。
有时候他站在门口时都有点儿想笑。
四周一片低低的笑声。
“是不是她爸爸在一家特别牛逼的外资公司,想让你毕业了去的那家?”顾飞问。
“想塞的话还能再进一个,”蒋丞跟在顾淼身后上了车,“就怕车跑不动了。”
“这是重点吗?”蒋丞瞪着他。
“嗯。”顾飞笑了半天,回手在他腿上摸了摸。
“不用安慰我。”潘智说。
“你下回要夸自己的时候直接夸行吗。”蒋丞乐了。
男生的笑凝固了一秒,叹了口气。
顾飞听到了潘智的笑声:“你俩没把人吓死啊。”
“我升仙了,”潘智无奈地看着他,“我已经不需要烟火气了,我踩着云朵,飘在半空中。”
不过蒋丞倒是觉得她就这发型也挺好的,看上去随意而嚣张,跟顾淼的性格挺配的。
开着小馒头回到楼下的时候,顾飞老远就看到了蒋丞和潘智。
“那你憋着吧。”顾飞说。
潘智抬头看着他,半天才说了一句:“我操,挺先进啊,这窗户还能打开啊?我一直以为是打不开的呢。”
顾飞一般只是让顾淼不要理那些说喜欢她的小男生,也没对那个男生真怎么着,他完全没想到蒋丞和潘智会抓着一个还拍了个照。
果然是蒋丞发来的消息。
“我操,”他感叹着,“你们这儿是太落后了还是太繁华了!”
“是不是我坐这儿,你想聊个天儿干点儿什么特别不方便啊?”顾飞问。
小姑娘是真的一天天的越来越漂亮,也难怪小男生那么激动……
“二淼呢?什么反应?”顾飞问。
“……我没不信。”潘智叹了口气。
“是想去你家吃馅饼的。”蒋丞笑着说。
王旭开的是真的车,四个轮子带方向盘的那种车。
初中孩子还是年纪小,在大多数学生眼里,老师的权威还是有的,换了高中就不一http://www.hetushu•com样了, 每次老徐从门缝里现身的时候, 都仿佛自带隐身效果。
“我才不坐,”男生说,“我就问问。”
“不用急了,”蒋丞叹了口气,“一没留神让那小子跑了,跑得跟快进似的。”
易静跟王旭的关系这几年都有些说不清,她对王旭的好感是实打实的,但她不打算再回钢厂的想法也是实打实的,王旭家的生意现在做得挺大,分店开了好几家,都挺火的,王旭一直在帮家里打理,要跟着她走也不容易。
从教室后排往前走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学生趴在桌上闭着眼睛,鼻子里塞着一团纸。
“浪费钱,”蒋丞说,“我更舍不得钱啊。”
想想老有点儿忍不住想乐。
“是,装修得一点儿也不像个馅饼店。”顾飞点头。
当然,被当场逮住的倒的确是第一个。
“就楼下小街那排新弄的健身器旁边。”蒋丞说。
“丞儿,丞儿,”潘智趴着桌子凑过来,“别这么紧张,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她爸呢。”
“好。”顾飞笑着挂了电话。
顾飞也不知道自己这名声怎么就会在学生里传来了的,自己听着都觉得杀气满满。
“爱听吗?”顾飞问。
“这裤子挺旧的了,蒋丞给买的,逮着机会就穿,就那个扣子,每次都死命拽,”顾飞叹了口气,“今天才被撕下来都算是很顽强了。”
-不用这么省钱
这间房对于他俩来说,还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的,几年的回忆,大多都存在这间屋子里。
每次都是这样,无论他什么时候看着顾飞,顾飞都会给他一个小小的笑容。
“下班放学的时间,本来就不好打车啊,”蒋丞跟顾淼一块儿挤在后座上,从窗户探出头来,“你上来吧,在我们腿前边儿撅会儿就到了,这边儿没交警。”
顾飞走到讲台上坐下了。
“以后你要是走了,这房子就得退了吧,”蒋丞躺在阳台的小摇椅上一下下晃着,看着玻璃外面星星点点的黄色灯光,“过年过节回来的时候,就住酒店。”
他推开后门, 门发出短促的一声“吱”, 教室里的嗡嗡声瞬间以后门为中点像四周唰地就静了下去。
一直到教室里变成了一片安静,无论有没有看书写作业,大家都安静了下去之后,他才站了起来,扫了一眼下面,发呆的发呆,睡觉的睡觉,几个开始写作业的简直感动钢厂。
“非常冷漠,”蒋丞说,“非常冷漠,这小子也够惨的,从表白前中后到被逮再逃跑,一通热烈的苦情戏演下来,二淼跟没看到似的。”
“羡慕啊?那要不你上来坐这儿?”顾飞说。
“去啊,”王旭说,“不挑时间了,就明天,去新店吃,开城中广场美食城的那家你还没去过吧?大飞去过了,是不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