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可大了,”那个小姑娘挺兴奋地说着,“你见过吗?最大的热气球,可以上去一百个人,站在一个大筐里!”
他站在广场中间,盯着这座一眼过去都不用加上全部余光就能看完整的火车站。
蒋丞觉得出门不带行李挺好的, 因为没有东西可收拾, 也就不会在这个过程中提前感受到分别的气氛。
“走,我也有不抠的时候,”蒋丞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我请你们吃烤肉吧。”
“没有。”顾飞说。
“试试吧,”顾飞说,“现在也不强迫她,只是要她不高兴的时候不尖叫,得告诉我。”
“我说你中午之前会回来,”赵柯说,“他俩说你得明天下午才回。”
“想说什么就说。”蒋丞也啧了一声。
顾飞把肩上的包拿下来,从里面拿出了那个小烧瓶:“这个你宿舍的人不会说什么吧?”
因为路程有点远,顾飞怕顾淼在路上会控制不住还是尖叫,所以没有带她打车或者坐公交,而是开了小馒头。
顾飞摇了摇头。
他冲顾飞挥了挥胳膊。
破纸条下面还有一张整齐的小纸条,上面是跟蒋丞同学的字一比宛如书法大家的顾飞同学的字。
顾淼点头。
“你去看蒋丞了?”看到他进来,李炎马上盯着他问了一句。
“你想去看吗?”顾飞又问。
“没啊,”李炎说,“我还有什么别的可说啊,你俩的事儿自己处理,我就问一嘴。”
-开车了
“公交车到我家那条街停。”顾飞说。
-书单发到你邮箱了,你收一下看看能不能借到,英语的资料我都去复印了今天发给你,没有的我也都写在书单里了,你去借借看
越是接近进站口,蒋丞就越有些说不清的慌乱,指尖一直无意识地在顾飞手心里抠着,发现自己的动作之后他就会停下来,但过不了几秒钟,就又开始抠了。
“跟这个妹妹说再见,我们回家了。”顾飞说。
“这么厉害啊。”顾飞在旁边说了一句。
“我操。”李炎好半天才说了一句,然后瞪着前面,没有再说话。
“也许吧,许行之说我给了二淼很多负面的暗示,”顾飞笑笑,“也许我不再……那样了的话,她也能感觉到。”
下了地铁,往车站里走的时候,身边拖着行李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蒋丞轻轻叹了口气,虽然他跟顾飞之间还是会有微妙的感觉,但在即将分别的时候,那种强烈地想跟他一块儿上车的冲动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什么书?摄影书吗?”李炎问,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吃惊。
“那我不能去买一条么?”蒋丞说。
顾淼应该是见到他有点儿兴奋,拽着他往前蹬着滑板,对他的要求没有反应。
“什么馆?”李炎看着他。
“嗯。”顾飞乐了。
送顾飞去车站, 这是第二次。
许行之说过,在这种过程要多跟顾淼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不那么紧张,而多说话,也是一种让顾淼能更好地跟人沟通的方式。
“你想去吗?”顾飞问,想了想又补充着和_图_书,“那里有喷水池,就是你在电视里看到过的喷水池,还有塑像,知道什么是塑像吗?就是……”
“没,”顾飞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想说的?”
“去把睡衣换了吧。”顾飞说。
蒋丞挥胳膊:“快滚。”
顾淼点了点头。
顾飞没说话,就啧了一声。
“你真……”蒋丞看着他,“了解我啊。”
“市图书馆。”顾飞又说了一遍。
“怎么个意思?”蒋丞看着他们。
“嗯。”蒋丞点点头。
“真话。”李炎说。
“平时的话是不会说什么的,我的事儿只有赵柯知道,”蒋丞说,“今天回去就不一定了。”
他把手机放下,拿了相机准备把下午拍的图导出来处理一下。
“好的,”顾飞说,“如果过去了,你不高兴,不可以叫,你要告诉哥哥。”
“你知道市图书馆在哪儿吗?”顾飞转头问李炎。
“吃。”张齐齐马上站了起来。
“你穿了我的呢。”顾飞说。
“嗯,再走两分钟估计就要破皮儿了吧。”顾飞笑笑。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不像以前,拖着时间进站的时候,他们多少会找几句废话出来说说,但今天,两个人都很沉默。
“不是,”顾飞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憋了半天才又开口,“是蒋丞给列了个书单,师大中文系的朋友那儿要来的,跟专业相关的书,还有……他的英语资料,他让我这学期把四级过了。”
“你一会儿出去的时候知道怎么走吗?”顾飞问。
顾飞看了他一眼。
“我内裤呢?”蒋丞进厕所看了看, 昨天洗了晾着的内裤不见了。
“糖!”顾淼很大声地说。
这次顾飞没再转身继续往前走,而是一直退着走,走到拐角了才冲他笑着摆了摆手。
照例是等到广播里提醒乘客快上车了,顾飞才说了一句:“我进去了。”
“再见!”小姑娘也挥了挥手,转身蹦着走了。
“一条破内裤。”顾飞看着他。
“……哦, ”蒋丞低头扯开自己裤腰看了一眼, “你就这一条内裤了是吧, 给我了就没了?”
“我控制不住,就跟有些人紧张了就想抖腿一样。”蒋丞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里搓了搓,又吹了口气。
顾淼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你想去的话,我就带你去,”顾飞说,“但是那里比医院还要远,远很多,知道了吗?”
“就算跟他吵了,许行之也还会继续给二淼治疗的。”顾飞说。
不过今天顾淼的情况和平时不同,今天她不是一个人,她跟前儿站着个小姑娘,正跟她说着什么。
“糖?”顾飞往兜里掏了一把,“哥哥今天没带糖,一会儿回店里吃吧。”
蒋丞做事永远都是这么积极,说了什么就马上会行动,多一秒都不会拖。
“活儿可以推后吧,”李炎低声说,“好容易去一趟,就待一晚上?”
两个人的手都揣在兜里,没多大一会儿就开始发热,掌心也开始出汗,但他俩谁都没有把手拿出和图书来的意思。
“哥哥知道了,”顾飞也点了点头,“下次也这样说,这样别人就都能懂了。”
“嗯。”蒋丞点点头,有种隐隐的兴奋,期待,期盼,有希望是最舒心的事,特别是两个人都能盯着希望。
“那你知道来接站的话在哪儿接吗?”顾飞看了他一眼。
“二淼,”顾飞拉过她,扳着她的肩,“跟这个妹妹说再见才能走。”
“嗯。”顾飞应着。
“有啊。”赵柯点头。
“毕竟我昨天刚跟一位非本校的不知名帅哥在超市门口当众深情相拥,”蒋丞说,“他们肯定能猜到了。”
“知道,”蒋丞说,“还能总分不清么。”
一直到快走到王二馅饼了,李炎才转过头看着顾飞:“大飞。”
“你不是回来拿内裤的吗?”张齐齐问。
“哥们儿要车吗?”旁边停着的一辆车里探出一个脑袋问了一句。
“滚蛋,”蒋丞笑了半天,“我有这么抠么。”
顾飞伸了手过来,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一块儿揣进了兜里。
“你这样我有点儿尴尬。”顾飞伸手抬了抬他下巴,帮他把嘴合上了。
从本地的新闻里能知道,车站大概这么几十年里就翻修过两次,一次是加盖候车区,一次是扩宽站前广场。
“糖。”顾淼说。
顾飞走过去,俩小姑娘都没看到他。
“昨天去,今天就回了?”李炎又问。
蒋丞点了点头。
“二淼啊,”顾飞以前跟顾淼说话并不多,顾淼似乎对别人的话也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他俩之前的交流多数都是最基本的,现在慢慢要找话跟顾淼说,对于他来说还有点儿费劲,“你想丞哥了吗?”
这行字是把上面的丑字给翻译了一下,以便每次励志的时候能一眼就看清。
他没想到自己会一开口就是蒋丞。
顾飞松开胳膊,转身大步往进站口走进去。
在地铁上站着了,他才猛反应过来,顾飞要走了。
两个车站,每次都能形成鲜明对比。
顾淼又过了好半天,最后点了点头。
“我有点儿激动,”李炎说,“我说不清……”
“对面店里的吗?”顾飞回头看了一眼,对街是一排小店,这些店里无论是猫狗还是孩子,都是放养的。
晚上回到家之后,顾飞把蒋丞给他列的书单,还有中文系都学哪些课程,都整理出来记在了手机里,明天去图书馆看看能不能借到书。
蒋丞迅速指着他:“你别肉麻啊。”
“你跟哥哥一起加油好不好,”顾飞说,“以后我们就可以一直跟丞哥在一起了,可以在一起很久,特别久,非常久。”
顾飞看着他,没有说话。
就这么愣着吧。
“一千块啊,”蒋丞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下, “得有这么厚了。”
顾飞去前台要了个袋子,把烧瓶装好放进了包里, 就没什么可收拾了。
蒋丞想起来忘了交待他一句别回头,但想想又觉得或者应该交待一句回头。
“钱。”赵柯把椅子往后一蹬,回头向鲁实和张齐齐伸出了手。
“哈!”顾淼在后面喊和*图*书了一声。
李炎半张着嘴看着他,没有说出话来。
“嗯。”顾飞点点头。
“为什么啊?”李炎愣了愣,“我操,不会是又吵了吧?”
“你懂我意思吗?”李炎看着他。
“我想想,”李炎叹了口气,“说起来了我就觉得我还是有印象的,在市政府那边吧,就新城区。”
“你怎么还记着那一千块啊。”顾飞笑了。
“这么远。”顾飞说。
顾淼转过头,看到他的时候一踩滑板就冲了过来,然后拉着他就往回走。
鲁实和张齐齐一人掏出二十块钱放到了他手里。
-嗯好的
回学校是补不了瞌睡的,蒋丞拎着烧瓶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三个人居然全在,他推门进去,三个坐在电脑前的人同时转过了头。
“我上哪儿知道你有没有。”顾飞说。
“你们很有乐趣啊。”蒋丞笑了。
“嗯,”顾飞往前过来搂住他,用力地收了收胳膊,“那我进去了。”
“啊。”顾飞应了一声,没再说别的,转身走了。
“能行吗?”老妈从自己屋里走了出来,有些担心的样子,“市政府那边真挺远的了,我都没去过。”
“……谢了啊。”蒋丞说。
“她的名字吗?”顾飞给了她回应。
顾飞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看到了正踩着滑板站在路边的顾淼,估计是李炎过来了,看得出顾淼的头发被剪短了。
李炎跟他认识的时间很长,虽然他几乎不会跟李炎谈心,但他的事儿,他家里的情况,李炎都能看到。
几次短途的旅行他也都选择的是大巴,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着这个车站。
这次他很顺利地就顺着路走了出去。
除此之外,车站就一直是这样了。
“你知道这种感觉吗,”李炎低头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我们这帮人,就这么在这儿长大,不管小时候有没有什么理想……我小学的时候写我的理想是开飞机,反正不管是什么吧,就我们这帮人,长大了全都没理想了,就这么混一辈子,随便在哪儿打个工,开个店,谁谁谁展翅高飞了也不是没有,就是离咱们特别远。”
大概是因为这次出现得太突然,蒋丞一直都没回过神来。
顾淼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着那个小姑娘,冲她挥了挥手。
顾飞顺手拿过旁边的一本摄影杂志翻了翻,指着一张铜塑:“这个就是。”
“说明我视钱财如粑粑,”蒋丞说,“走吧,没落东西了吧?”
明明觉得想说的挺多的,但是又什么都不想说了。
“因为他没有换洗衣服啊,”赵柯说,“他平时多讲究,俩晚上不换内裤他肯定受不了。”
“我还没高飞呢。”顾飞说。
“五一我来看你吧,”顾飞说,“说不定到时能把二淼带出来了。”
-那我睡会,你回学校也补补瞌睡吧
“我操,”蒋丞看了一眼,发现他手心里有两条特别红的道子,“我抠的吗?”
“嗯?”顾飞愣了愣。
李炎在店里,虽然这店现在的老板是刘立,但李炎每次来的时候都m.hetushu.com还是往收银台后边儿一坐,跟以前一个样。
-嗯,我快到学校了
蒋丞再次挥胳膊。
“跟烧瓶放一块儿吧, ”蒋丞说, “一会儿别忘了拿。”
“什么糖?”顾飞马上反应过来了,顾淼是在说那个小姑娘,大概是姓唐,但他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继续问,顾淼需要不断地加强表示能力。
“吃不吃烤肉?”蒋丞看着他。
“好啊,”蒋丞转头看着他,这句话还是让人心定,“不过二淼能那么快就有那么大进步吗?”
顾淼没理他,踩上滑板往前冲了出去。
虽然有点儿舍不得,但他还是打算按顾飞的安排,请同学去吃烤肉,毕竟一个宿舍这么长时间,大家处得一点儿矛盾都没有,相互之间也很照顾,挺难得的。
“她是谁家的孩子啊?”顾飞跟着顾淼往回走,问了一句。
“就……挺好的,”李炎点点头,“非常好。”
跟以前一模一样。
“也对。”顾飞点头,捏了捏他手心。
顾飞从拐角消失之后,蒋丞转身离开了进站口。
希望我们都像对方一样勇敢。
顾淼没有见过的东西实在太多,许行之告诉他用这样的方法对于顾淼来说的确很管用,利用顾淼的好奇心。
顾淼抱着猫跑进了卧室。
正琢磨着自己到底是想要顾飞回头还是不回头的时候,顾飞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李炎脸上有一种很奇妙的表情,他从来没见过的,说不清是因为什么样的情绪而产生的表情。
顾淼抱着猫,仰头看着他,很认真地听着他说。
蒋丞也看着顾飞:“没破。”
其实他来车站的次数并不多,在蒋丞出现之前的十几年里,他没有需要接送的人,也没可以去的地方。
“嗯,”顾飞应了一声,“我下午有活儿。”
“本地人啊?”脑袋一听他说话就愣了愣,然后啧了一声,“看着不像……你是多少年没回来了吗?这破车站盯着看半天。”
昨天下午才到的今天上午就要走了。
顾飞叹了口气, 把他俩手指头往一块儿捏了捏:“这么厚, 你那个得有一万了,我以前真没发现你目测能力是这样的。”
“就那个意思,起飞之前不都要助个跑拍拍翅膀什么的么,”李炎说,“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了,都多少年了啊,我没见过你这样,真的,我就突然有点儿激动。”
顾飞没说话,拍了拍他的肩。
从繁华到落寞,连温度都猛地降了下去,顾飞走出车站的时候拉了拉衣领,转头看了看车站。
“嗯。”顾飞点头,拿了张椅子坐到了他旁边。
顾飞看着他。
“你能不能争点儿气,好歹也是上过学的人,”顾飞说,“成绩还比我好呢。”
但现在李炎这么一说,他突然有些感慨。
“不推后。”顾飞说。
坐到电脑前面之后,他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小镜框,里面是一张破纸条,纸条上是蒋丞同学奇丑无比的那行字。
“啊。”顾飞应了一声,李炎很少这么说话,他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我包里, ”顾和图书飞说,“已经干了。”
回学校的路上他收到了顾飞的消息。
“不知道,”蒋丞笑了笑,“我可以找个地儿呆着,你过来找我就行。”
-好的
“我们这儿去哪儿坐公交可不方便,打个车多好,”脑袋说,“不绕你道,放心吧。”
“那……”顾飞皱了皱眉。
“图?书?馆?”李炎重复了一遍,“我操,图书馆?你问我?我差点儿没反应过来图书馆是什么。”
顾淼低头看着照片。
顾淼一脸面无表情并没有影响她的热情,她似乎也不需要顾淼有回应,自顾自地说着:“然后一点火……就跟点炮仗一样,嘭!热气球就点着了,烧着就往上飞走了,飞得可快了!”
顾飞本来没有多大感觉,他只是单纯地想要跟上蒋丞,学别白上,书看了一定会有用,不一定非要有什么具体的改变,人往前走的时候未必会一直数着一二三,但无论多少步,都是一二三累积起来的。
蒋丞的消息发过来的时候,顾飞和李炎正打算带顾淼去王旭家吃馅饼。
“你大爷,”蒋丞继续挥胳膊,“玩我呢?”
继续往前走,再第三次回过了头。
“没事儿,”蒋丞拿过装着烧瓶的袋子,“没人会说什么的,我又没果奔,你进去吧。”
顾淼往对面街指了指。
“给,”赵柯拿了二十放到了他桌上,“一人一半。”
“你上月刚买了四条,”赵柯说,“按你平时抠门儿的程度来看,应该不会又花十几块买一条,直接回来拿比较划算。”
“我没想过,”李炎啧了一声,想想又往他身边靠了靠小声说,“不是一路人,上床可以,谈别的太玄幻。”
“还行吧。”赵柯说。
顾飞转身继续往前走,走了两步又回过了头。
公交车的确是能到他家店邻着的那条大街,中途都不用倒车。
“柯啊,”鲁实看着赵柯,“你是怎么判断的?”
“你这名字,总算是没白叫。”李炎说。
“糖!”顾淼看着他,似乎有些不耐烦。
到了进站口,他俩站下了,顾飞把手从兜里拿出来看了看手心。
这一瞬间涌上来的不舍让他顿时有点儿不能忍,盯着车窗上映出的自己和顾飞的影子出神。
“以后一千块别随便给人充卡买大五花,”蒋丞一脸忧伤地说,“好歹先把内裤买了。”
这个音量让顾飞有些惊喜,但他还是又问了一句:“哪个糖?”
“干嘛?”李炎问。
心里有些情绪在翻涌,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我……要借书,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顾飞说,“先看看吧,借不着就买。”
顾淼憋得脸都有些发红了,最后指着刚跟小姑娘说话的地方:“糖!”
“嗯?”顾飞看了他一眼。
“哥哥要去图书馆,”顾飞说,“图书馆很远,你没有去过的地方。”
“是啊!”小姑娘转头看着他,“你没见过吧!”
这话说出来之后,顾飞愣了愣,想想又有点儿好笑。
“……我操,”李炎在椅子上蹦了一下,“我发现你这人真挺烦人的啊,我有那个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