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许行之看了他一眼:“顾淼的情况没有你们想像的那么严重,顾飞只要能配合,因为这个过程中顾淼会有很多反应,他要是心疼了,就会影响效果……还有,我之前就说过,顾淼错过最佳的治疗阶段了,不可能恢复到正常孩子的水平。”
“还有……”许行之往旁边走了两步,顾飞跟了过去。
一个火红的影子从前方的台阶顶上一跃而下,落到地上之后又飞速冲了出去。
虽然许行之的话让他有些茫然,但仔细想想,从顾淼拒绝说话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生活似乎就完全变了。
他跟着蒋丞傻乐了好半天。
顾飞想说这是猫的时候反应过来她叫的是肥羊的名字,于是笑了笑:“肥羊。”
“她有过同龄的朋友吗?”他看了看李炎。
“不辛苦,”许行之笑了笑,“顾淼很可爱。”
“它的名字叫肥羊。”顾飞说。
顾淼点头。
“嗯,”李炎说,“有固定的路线,唰唰飞,谁也不理,就那么一圈圈地飙。”
蒋丞没再往车窗外看,只是盯着空调出风口。
“跟我就别说这些了吧,”丁竹心笑了笑,“还有,你要是缺器材就跟我说,我帮你找人借。”
顾淼看着他。
“嗯?”蒋丞看着他。
“嗯,正好许行之想跟她单独接触一下,”蒋丞说,“你介意吗?”
许行之想跟顾淼单独待一会儿,看看她在没有顾飞的环境里,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继续什么?”李炎看着他,“不客气,别客气,不……”
“你打喷嚏之前的话说了一半,继续那个。”许行之说。
“你和顾淼的相处方式是有问题的,”许行之说,“你用你的行动和反应给了她一个暗示,她是你的中心,你是围绕着她存在的,你用这么多年的时间告诉她,哥哥对她的所有付出都是理所应当并且不会消失的,一旦她形成了这样的认知,那么任何一点改变,都会让她崩溃。”
很多事儿,很多想法,是顾飞从来没有跟人说起过的,他的朋友不知道,蒋丞也不知道。
而是因为在给许行之介绍顾淼的情况时,翻开了太多已经被他封存了很多年的记忆。
“啊。”蒋丞应了一声。
真正的希望。
蒋丞看着顾飞,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好的。”
“……不客气。”李炎说。
蒋丞觉得现在自己看着李炎都有些尴尬。
“嗯。”许行之点点头。
这句话,他必须要等着顾飞自己说出来。
“她过去玩了吗?”蒋丞看到滑梯那边有四五个小孩儿正在玩着。
这个在寒风里飞驰的小姑娘。
“李炎哥哥晚点儿会过来陪你,”顾飞说,“你想出去玩滑板的话,就跟他一块儿去。”
“你俩可以去附近转转,”蒋丞看着潘智和赵劲,“那边有美食街。”
顾淼的运动机能似乎很发达,秋千几下就能荡起来http://m.hetushu.com,而且非常高。
犹豫了大概五分钟,从家里走到路口,他还是拨了蒋丞的号码。
蒋丞知道许行之要说的是应该是顾飞自己的问题,他在余光里看着顾飞的背影。
顾飞看着趴在桌上的顾淼轻轻叹了一口气。
许行之和赵劲开着车走了之后,他们站在原地都没动,一块儿看着车离开的方向出神。
“不介意,”顾飞说,“下午李炎过来,要去哪儿的话你让李炎把她带过去就行。”
一直到导航提示到地方了,他才抬眼往外看了看。
而且还必须开口,因为跟顾淼有关。
“你嗓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啊?”顾飞实在是有些忍不住。
“谢谢。”蒋丞只能不断地重复。
“嗯。”许行之点点头。
“那个是顾淼吧?”许行之指了指前面。
不得不说,许行之是个很厉害的人,他的每一个问题,都能正正地问在最敏感的那个点上,让他不得不开口。
“别欺负我,”赵劲说,“我在减肥。”
顾淼又点了点头。
“好。”蒋丞应了一声。
可如果现在蒋丞走了,他也许会直接窒息。
“嗯,”许行之点点头,“你们这附近有什么可以玩的地方吗?”
“就现在先过去看看吧,没有小孩儿再换地方。”蒋丞说。
“蒋丞第一次捡着她,她就跟着蒋丞走了,”李炎说,“这要是个人贩子,也就卖掉了,一点儿不费事。”
“我变声期到了。”蒋丞说。
“大飞,”丁竹心停了停,“我还是那句话,有要帮忙的,就跟我说,别的我帮不了什么,急钱用的话我还是没问题的。”
而这样让人疲惫不堪的过程……他喷出一口烟,看着烟雾在风里甚至来不及散出个形状就消了,他转身把烟头按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关上了窗户。
“其实她有不少想法,我感觉,”李炎偏头打了两个喷嚏,“我操!”
我们和好吧。
蒋丞笑笑,没说话。
蒋丞拨了李炎的电话。
“继续。”许行之说。
“我又不是器材党, ”顾飞说,“我现在这些就够用了,镜头我都没多买。”
“不要笑,”李炎说,“要不是为了配合你,我都不会带她过来,就在那边街上,她玩她的,我猫店里待着就行了。”
但尽管他很想说,却无论如何也不会说,他不能让两个人再回到过去的循环里。
“估计……没时间了,”顾飞说,“他有同学朋友一块儿过来玩,寒假时间也短。”
“你那是没钱。”丁竹心直接说。
顾淼看着他。
“嗯。”蒋丞应着。
“这是李炎,顾飞的朋友,”他给赵劲和许行之介绍了一下,又看着李炎,“我同学的姐姐,赵劲,这位是许行之学长。”
羊就羊吧,至少她记住了肥羊的半个名字。
而在许行之和赵劲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和_图_书才慢慢回过神来。
对于跟他说出了“算了吧”的顾飞来说,无论是说出一块儿去买猫,还是说出一块儿过年,都是件很艰难的事儿。
顾飞搓了搓自己的脸,看了一眼时间,他这会儿得出门了,去跟人家见个面,了解一下要拍的东西和想法。
“听懂了才点头。”顾飞说。
“嗯, 另外的摄影我认识吗?”顾飞叼着烟靠在窗边, 看着趴在茶几上画画的顾淼。
他竟然没有抗拒这样的过程,也许是为了顾淼,也许是为了蒋丞,也许是因为许行之看上去靠谱。
“那行吧,以后有机会再说了,”丁竹心说,“你一会儿记得过去跟人先见个面。”
“那我明天给你打电话?”顾飞说。
“嗯?”蒋丞看着他。
而这些细节,让他一点点地可以确定,无论是他对顾飞的感情,还是顾飞对他的感情,都比想像中的更难割舍。
上午跟许行之聊的两个多小时,他觉得很疲惫。
“二淼,”顾飞蹲到顾淼身边,“哥哥现在要出去。”
“我……好像不知道,平时我看小孩儿都在健身器材那儿玩,跟老头老太太抢器材,”蒋丞想了想,“要不我问问李炎吧,这片儿他熟。”
“哦,脑子有点儿冻上了,”李炎啧了一声,“我是说,我跟顾淼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她更喜欢蒋丞,不知道为什么。”
“听顾飞说了,”李炎拉下口罩,“辛苦了。”
出门的时候许行之拉了拉围巾:“平时顾飞不带她去商场那些游乐场玩吗?什么海洋球之类的。”
“她有平地就要踩滑板,进饭店都想踩,”蒋丞说,“顾飞很少带她去室内玩,她玩不了滑板生气又会尖叫。”
车一路开过去,每一眼都是熟悉,但又因为心境而变得裹上了恍惚的陌生。
潘智转身走了之后,他和顾飞继续在原地站着。
李炎远远走过来的时候,蒋丞差点儿没认出他来,裹得跟个棉球似的,脸上还捂着口罩。
“嗯,”蒋丞点点头,“学长,你给我吃颗定心丸吧。”
“许哥哥,还记得吗?”蒋丞说,“二淼跟许哥哥打个招呼。”
“我一个人去着就没意思了,”潘智摊摊手,“我们当助手吧。”
“谢谢。”顾飞说。
我们和好吧。
“她平时自己出去玩滑板的时候,”许行之问,“就是这样吗?”
“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给我打电话,”许行之看着顾飞,“我有什么进展也会跟你联系,我写给你的那些训练方法你要坚持,她闹了叫了生气了,你也要坚持,你松了一次,前十次的努力就白费了。”
点点滴滴,他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记忆力居然这么好,那么多的细节,他以为自己根本没记住的那些细节,居然全在脑子里。
挂了电话之后,他在路边站了很久。
“那我就先回去了,”顾飞说,和*图*书“你……休息吧,这几天太辛苦了。”
这些都是他努力不去多想的。
“好。”蒋丞松了口气,赶紧往那边走。
“好,”许行之说,“有别的孩子的地方更好。”
顾飞的问题。
“她很喜欢肥羊,”顾飞说,“我觉得她跟小动物在一起情绪一直很放松,所以……我想买只猫给她。”
“不好意思,辛苦了。”许行之说。
他一直在消化许行之说的那些内容,这些都是他以前从来没想过的。
从他回来那天开始,他和顾飞的联系就都是因为顾淼,他们打电话,他们见面,说的全是顾淼,而许行之这一走,他和顾飞因为顾淼的事建立起来的关联就会断掉了。
仿佛有很多年都没有拨过蒋丞电话了的错觉。
这让他非常难以忍受,相比之前再也见不到蒋丞的那种感觉,现在这种人就在这里,就在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但却摸不到碰不到的感觉,更让他喘不上气来。
“那个,”顾飞终于开了口,“我想……给二淼买只猫。”
“你俩要不……”顾飞说得很艰难,“到我家吃饭吧,热闹。”
出了门之后他摸出手机,感觉应该给蒋丞打个电话,毕竟蒋丞为了顾淼回来,许行之又跟他聊了一个上午,这会儿肯定应该是联系一下,万一下午人家有什么安排的话他不在。
李炎说得没错,他们一块儿过去之后,顾淼先是踩着滑板在旁边玩了一会儿,看到一个秋千空下来了,她才站了上去。
“……哦,”顾飞愣了愣,“那你有点儿晚熟啊。”
说完这些话之后,几个人原地站了一会儿。
蒋丞把钥匙拿出来给了他。
“那个,”顾飞终于止住了笑,“我是想跟你说一下,我不是接了个活儿嘛,现在要过去跟他们见个面……下午还需要跟二淼沟通吗?”
小男孩儿大概五六岁,之前就一直在看她玩滑板,这会儿又看到她玩秋千,之后就一直跟着她了。
蒋丞坐在一边,沉默地看着顾淼。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顾飞听到了蒋丞的笑声,这种熟悉的,控制不住地想要一块儿傻笑的感觉卷了上来。
“没有吧,我认识她那天起她就是个独行侠,”李炎说,“她又不说话,也不理人,在学校也是被孤立的。”
一直看着顾飞拐弯了,他才转身进了楼道里,点了根烟叼着,慢慢往楼上走。
顾飞转身之后,蒋丞没有动,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我知道了。”蒋丞说,许行之这样的答案,对于他和顾飞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也正是他这两个艰难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说不下去了的邀请,和他转身离开时从未有过的慌乱,让蒋丞突然看到了希望。
不知道她能不能感觉得到,身边正在悄悄发生的一些变化,哥哥带来的新朋友,肥羊……
从吃完饭回家到现在,她和图书一直在画画, 画了很多绿兔子。
“找肥羊呢吧?”赵劲小声说。
几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蒋丞甚至没有太大感觉,就这么满脑子里都是顾淼忙忙碌碌地过去了。
录了一些视频之后许行之收起了手机,顾淼始终对跟在她身后的小男孩儿视若无睹,踩着滑板漫无目的地来回滑着。
“你帮我找活儿已经是帮大忙了,”顾飞说,“真的。”
顾淼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嗯,”顾飞说,“谢谢。”
“过去吧,”许行之说,“先看看。”
“没事儿。”蒋丞笑了笑。
许行之拿了手机出来,对着顾淼开始录视频。
“哦,”蒋丞说,“学长开车吧。”
蒋丞跳下车,冲着那边吹了一声口哨。
“是,我估计这一片儿也没第二个玩滑板有这水平的小姑娘了。”蒋丞说。
这让他有些不安。
顾淼继续看着他,过了好半天才又说了一次:“羊。”
“羊。”顾淼轻声说。
顾飞沉默了一会儿:“你……有时间吗?一块儿去。”
“应该不认识,不过不影响, 又不跟他们合作, ”丁竹心说, “这个活儿你能好好做下来了,以后再介绍大活儿就好介绍了。”
“我在走之前会给顾飞写一个行为校正的详细方法,”许行之说,“具体的治疗方案我得回去想想。”
许行之这次过来差不多能有一星期,时间其实挺紧的,他需要在顾淼可以容忍接受的范围内观察,跟她沟通,交流。
今天他其实挺累的,如果不是这次的活儿不光钱多,而且对以后接大活儿有帮助,他是真不想再出门儿了。
不过他按许行之说的, 已经找了简笔画的猫,照着画了一个给顾淼, 最多四笔就能画出来了, 如果她愿意画肥羊, 可以学着画,不过目前为止,顾淼画的还是她的绿兔子。
“时间我可以帮你跟那边说一下都改到下午晚上, ”丁竹心在电话里说, “不过今天下午你先过来跟他们谈一下,三个摄影, 负责不同的单元。”
他想做的就是保护顾淼不再受到任何伤害,她无法表达,那他就去努力理解,她的世界里只有哥哥,那他就去做那个唯一。
蒋丞知道,现在如果自己说出这句话,顾飞一定会同意。
“她这个技术……要是以后能培养一下,”赵劲一边下车一边说,“应该挺有发展的。”
“嗯。”顾飞挂了电话之后转了个身,胳膊肘撑在窗台上往外看着。
先是离着好几米就一抬手,响指带拇指冲蒋丞打了个招呼,然后一个急停,站在了许行之面前。
“喂?”蒋丞接起了电话。
但是有个小男孩儿过来看她玩的时候,她又迅速地停了下来,跳下秋千走开了。
顾淼看着许行之,过了一会儿冲他鞠了个躬。
“寒假蒋丞回来了吗?”丁竹心问,“之前有用过他的老顾客hetushu.com还想找他,他有时间吗?”
“没人玩的她会去玩一下,”李炎说,“有人玩着她就不过去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不跟同学玩。”
“是么?”许行之笑了笑。
“跟你们这种路痴我话都不想说了,”潘智叹气,“这地方在王旭家馅饼店还要过去,你对这个距离总能有个概念了吧?”
顾飞拿过之前自己画了一只猫的那张纸,在上面画了一排猫,然后放到顾淼面前:“哥哥画的。”
其实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真正的问题。
“还有四天,”蒋丞笑笑,“潘智今天才跟我念叨了。”
“而你恰恰又在她用错误方式表达的时候满足了她的需求,所以,改变和进步,都要从你自己做起。”
顾淼转过了头,往这边看了一会儿,踩着滑板冲了过来。
但是顾淼跟天生自闭的孩子不同,她的问题根源在于童年创伤,她在很多情况下是可以感知情感情绪的,但她的注意力无法集中,加上没有人去引导她用正确的方法交流和沟通……
“她现在应该跟顾飞的朋友在一起,”蒋丞说,“我打个电话?”
“嗯。”顾飞也应了一声。
这一次顾飞没有回头看,只是顺着路快步往前,像是要逃跑一样。
许行之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按下拨号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动作竟然会在熟悉里透出陌生。
“我。”顾飞说。
“是啊,多近啊,就一个手指头的距离。”潘智看了一眼地图。
这场景看上去相当依依不舍。
“啊,”蒋丞点点头,“好。”
这句话他说出来,和顾飞说出来,意义完全不一样。
“钥匙给我,”潘智伸手,“我先上楼了。”
“还有,”顾飞咬了咬嘴唇,“马上要……过年了。”
之前傻笑带来的轻松感觉只维持了三句话,就又回到了沉闷里。
不是因为说了太多话。
“有啊,往你们同学那个烧饼……不,馅饼店那边过去,有个小体育场,旁边有很多什么滑梯之类小孩儿爱玩的东西,我现在可以带她过去,”李炎说,“不过是户外,这会儿有太阳还行,晚点儿没太阳了小孩儿就都回去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声音又是哑的。
然后两个人同时沉默了。
蒋丞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慌乱的顾飞。
但他又觉得这个电话打过去,自己心里这些理由,全都会变成借口。
“有也不花在这上头,”顾飞说,“用钱的地方多了。”
这几天他经常会陷入回忆,随便一句话,一个人,一个场景,都会把他迅速地拉进回忆里。
“嗯,”许行之蹲下了,“你好啊,二淼。”
几个人上了许行之的车之后,李炎带着顾淼到了地方,给蒋丞发了个定位过来,蒋丞作为一个路痴,根本看都没看,直接就设了导航:“好像没有多远?”
“啊,”蒋丞这才反应过来顾飞的意思,“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