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九章

“哦,赵柯,赵柯,”蒋丞想了想,“很帅么……说实话我没注意看……”
“你就是最,”蒋丞挤开他,低头一边洗脸一边说,“最帅的,最聪明的,最酷的,最可爱的,最有才的,最……舍不得的。”
时间是个非常讨厌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蒋丞拿出了手机,“随便搜搜看附近有什么吧?”
“上什么?”蒋丞脑子还有些发闷,一下没反应过来。
几捧水泼到脸上,再擦干了转过头时,顾飞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也许因为前一晚他俩都没睡,灯关掉了之后,很快都睡着了。
他闭上眼睛,紧紧搂着顾飞,紧紧抓着顾飞的衣服,就像是想要抓住一点点流走的时间。
也许是因为分别在即,也许是因为……蒋丞突然有些后悔让顾飞陪他来学校,顾飞的任何一点反应都会让他心疼。
“你是在提前吃醋吗?”蒋丞又问。
“谢谢啊。”蒋丞说。
收据,校园一卡通,学生证,校徽……还有一些社团的邀请卡,学院的宣传手卡之类的,东西挺多,顾飞把这些都放到包里单独的那一格里:“现在呢?”
“不是你想不认真就能不认真的。”顾飞说。
蒋丞和顾飞站在酒店门口,看着路上车水马龙,等着潘智花言巧语让饭店前台把他们已经被取消准备给到店的客人坐的桌子再让出来。
蒋丞啧了一声笑了:“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不要脸的人。”
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支包装得很漂亮的玫瑰花。
顾飞笑着叹了口气。
“我们前台的服务员。”迎宾往旁边指了指。
“留十分钟,”潘智看了看时间,“你俩真是考验我的社交能力。”
“我们当旅游了,”他妈妈说,“你们好啊,以后你们就是一个宿舍了,相互关照着点儿,有矛盾别打架,吵吵架就行了。”
“我明天才过来住,东西明天拿过来。”蒋丞说。
“订了桌的,姓潘。”潘智说。
“坦然个屁的直面啊,”蒋丞扭脸又看着潘智,“我俩没……”
这是第二次。
蒋丞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他已经不愿意再到手机上的时间,不想亲眼看到时间就这么从他和顾飞之间一点点扯掉共处的时光。
潘智把前台姑娘的微信加上了才上了楼,往他俩面前一坐:“点菜了吗?”
“嗯。”顾飞点点头。
“嗯。”顾飞看了看四周的人。
“看什么呢?”蒋丞走到了他身边站下。
“嗯。”顾飞点头。
“房间里的套套多贵啊,”潘智一边说一边拿手机拨着号,“亏不亏啊,吃完饭了去买一盒多好……”
“……哦。”蒋丞应了一声。
“吃完正好可以去报到,溜达过去就行了。”顾飞又说。
“……我服了你了,”顾飞没忍住笑了起来,“丞哥你能不能把你学霸的脑子给那些‘没用的事’匀点儿智商啊?你宿舍的同学啊,赵柯!”
“是什么?”蒋丞偏过头看着他。
“是的。”迎宾点点头。
“文明点儿,好歹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呢。”顾飞搂了搂他的肩。
学校里那些看上去并不算多漂亮的有些年头的建筑里透http://www•hetushu.com出的厚重感觉,那些身边走来走去的学长学姐,身上明显能感受到的打骨子里透出来的自信。
他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只要开口, 他一定会跟顾飞一起, 哭成一团。
潘智在大堂里百无聊赖地坐着玩手机,他俩过去的时候潘智正旁若无人地举着手机自拍。
顾飞沉默了几秒钟,转过头也看着他:“那个赵柯。”
“嗯。”顾飞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在人群里穿过。
“蒋丞,”学长叫了蒋丞一声,“走吧,我带你们去宿舍。”
学校离酒店很近,去报到的时候潘智就没再跟着了,退了房回自己学校,临走的时候交待了一句:“顾飞明天早上的车对吧?地铁口就在那边,坐地铁过去就行。”
“好。”顾飞在他肩上捏了捏。
“哪儿就一辈子了,”蒋丞学了他一句,“以后我们还会去很多这样的地方,大城市,小城市,山上,海边,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
顾飞也一直在看,这是蒋丞要呆好几年的地方,他每多看一眼,脑子里多记一眼,想像蒋丞在学校的生活时,就会多一分真切。
他俩换了衣服,准备去吃饭。
“我就不送你了,”潘智说,“你俩也别太那什么,也就大半个月又放假了。”
这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己心里像是有人抓着拧了一把, 抽着疼。
浴室里很安静,只有换气扇转动时低低的嗡嗡声。
早上睁眼的时候蒋丞甚至有些懊恼,有种这一夜白过了的感觉。
顾飞看了蒋丞一眼,蒋丞脸上很平静,他心里的感受跟自己肯定不一样,这是他要开始新生活的地方,一流的学校,顶尖的专业。
“学长?”张平又问。
“刚我打电话过来是谁接的?”潘智问。
在宿舍里看了看,顾飞又陪着蒋丞在宿舍楼里楼外地转了转,熟悉了一下环境。
“嗯,”顾飞笑笑,“第一反应就是吃的啊,人家也不卖大五花。”
听不到顾飞流泪的声音,但却听得到心跳声,蒋丞不知道这心跳是自己的想像,还是真实的,也不知道心跳是顾飞的, 还是自己的。
潘智转身走了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蒋丞转身继续办手续,顾飞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每次移动,顾飞都跟着。
“哎?”一个男生看着顾飞,“认识一下吧,我叫张平,你呢?哪儿的人啊?”
“……有。”顾飞说。
“你行李呢?”赵柯问。
顾飞没有跟着蒋丞挤到桌前,他站在人群外看着蒋丞。
“上你呗。”顾飞笑着说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你……”蒋丞往前台那边看了一眼,低头正接电话的那个小姑娘长得挺清秀的,他叹了口气,看着迎宾,“二楼是吗?”
顾飞从办手续的时候就开始有些低落,蒋丞能清楚地感觉到,他越来越少的笑容和越来越少的话。
“没有,”顾飞摇了摇头,“要不是你来了,我这辈子都不一定会来。”
不是后天了,是明天,而且是明天一早。
“正在打电话那个?”潘智看了看。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顾飞,顾飞http://www.hetushu.com正扭了头不知道看着什么。
屋里已经有人到了,一个男生和他的爸爸妈妈正在擦桌子。
“我也没有到哪儿就盯着男的看的习惯。”蒋丞喝了口茶。
“我的形象全没了。”蒋丞说。
他什么也没说, 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说, 顾飞的情绪向来不外露,哪怕是在自己面前, 他能控制也都会尽量控制。
“哪儿就一辈子了,”顾飞说,“以后你还会碰到很多人,最这最那的一堆呢。”
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场面。
“拭目以待。”顾飞拿手圈了个圈放在眼睛上看着他。
“不是么,就他,”潘智指了指顾飞,“你跑了多远啊,才碰到。”
“你快走吧。”蒋丞说。
法学院的楼前很热闹,支起的一圈阳棚下摆着桌子,很多志愿者在给新生做解答,旁边放着各种迎新展板,很多新生在展板前拍照。
他脑子里一直是“顾飞后天回去”,潘智一句“明天早上”让他心里一颤。
“坦然直面啊。”蒋丞啧了一声。
“看看繁华的大都市。”顾飞说。
学长把他们带到宿舍楼,给他们挨个按房号找到自己的宿舍之后才走了。
这个问题顾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并不介意告诉任何人他的学校,但他们那个师范学院,在一堆R大法学院学生面前,说出来也只有蒋丞知道。
“别说大五花,我饿了……”蒋丞按了按肚子,“走吧,我们吃点儿东西去。”
“不客气。”赵柯说完又往顾飞这边看了过来。
“几点了?”蒋丞问。
“帅哥。”蒋丞叫他。
蒋丞说到一半莫名其妙却又非常顺畅地唱了起来。
“回来再洗吧,”蒋丞吸吸鼻子,“洗个脸得了,反正晚上睡前不洗睡不着。”
他俩进了蒋丞的宿舍,据说这栋宿舍楼的条件比较好,看来的确是不错,都是上床下桌的结构,四人一间。
“啊?”蒋丞都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心里翻腾着的难受完全压下去,顾飞对情绪的控制,就是神级水平。
一分一秒。
“嗯。”蒋丞蹭到他身边贴着。
身边的来报到的新生很多,家长也很多,每一个人脸上都写着愉悦和骄傲,他们跟蒋丞一样,各种各样的学霸们。
“赵柯,”男生转过头,指了指靠窗的床,“你的床是那里,我已经擦干净了。”
蒋丞和顾飞都没说话,一块儿看着他。
蒋丞没怎么说话,顾飞也找不到可以说的话题,也只能沉默。
“姐姐!”刚才还气势如虹的潘智突然换了语气,“姐姐,别给取消,我保证去啊,我现在过去就十分钟,真的,你给想想办法,让那桌客人再等等座呗,我这儿请客呢,非常重要的客人,关乎我的面子……”
“这个学不来,”蒋丞也很严肃地说,“这种本事娘胎里带出来的,他幼儿园就已经失过恋了。”
差距。
这种实实在在的,放在眼前的差距,比他之前的任何想像都来得清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顾飞低头在他肩上轻轻蹭了两下:“没事儿了,你洗个澡吗?还是吃完饭回来再洗?”
活泼而冷酷。
“干嘛?m•hetushu.com”蒋丞看着他。
“有个超市,”蒋丞说,“买吃的还挺方便。”
“听我男朋友的。”顾飞转过头笑笑。
蒋丞笑着点了点头,脚步慢了下来,跟顾飞慢慢走到了这群人的最后面。
“不了,晚上一块儿洗吧,”顾飞笑笑,“鸳鸯浴。”
“什么意思?”蒋丞愣了愣。
往楼上走的时候,蒋丞又回头看了一眼,潘智已经走到了前台,把手里的玫瑰往刚才接电话的小姑娘前面一伸,小姑娘先是一愣,潘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小姑娘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小看我?”潘智看着他。
“那我只能同上了。”顾飞说。
出了房间,蒋丞还跑到隔壁潘智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不过没有人回应。
“赵柯。”顾飞说。
“先生几位?”迎宾微笑着问。
“留桌了?”蒋丞问。
“哦,你朋友啊,”张平笑着点点头,又问了一句,“哪个学校的啊?”
“男朋友,”蒋丞往他肩上轻轻撞了一下,“想吃什么?”
抬头时能看到不太明显的夜色,低头时满眼的明亮,连成片的一栋栋的灯光和闪烁的霓虹,远远近近。
他现在不能哭, 他不能再给顾飞加上更重的思念,他只想抱着顾飞,让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活生生的, 温热的, 在他怀里。
“他一直这样吗?”顾飞也正回头看着,“简直行云流水。”
“啊,那真是铁哥们儿了。”张平说。
“放你的回旋镖屁。”蒋丞拧着眉。
“去宿舍,宿舍在一楼,挺好的,不用爬楼了,”蒋丞笑笑,“一会儿学长带着过去。”
“渣男。”潘智说。
明天早上开始,他就是一个人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陌生的人群里。
就像自己想要的那样, 实实在在的能搂在怀里的顾飞。
第二次, 他看到了像他一样被分别和想念打倒了的顾飞。
“太有道理了,我竟无言以对。”蒋丞笑了笑。
“我能进去吗?”顾飞问。
“我操,”蒋丞还是瞪着他,“他叫赵柯啊?我都不知道我是忘了还是根本就没记住啊!”
“你好,”蒋丞打了个招呼,“我叫蒋丞。”
“有一群蓝精灵……”顾飞边乐边跟着接了一句。
顾飞已经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你现在要洗澡吗?”
第一次他看到了沉在黑色河底闭着眼睛的顾飞。
“嗯?”顾飞愣了愣。
“好。”蒋丞应着。
“走吧男不知道几号。”蒋丞笑了。
“这会儿肯定不在房间了,”顾飞说,“肯定在大堂等着骂我们呢。”
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是几点,顾飞懒得拿手机出来看,不过窗外的天已经黑了。
“我操,”潘智一脸解放了的表情站了起来,接着又换成了一言难尽,“不是,你俩是不是也太争分夺秒了点儿啊?吃完饭还有漫漫长夜呢,就非得急这一会儿吗?”
“我是他朋友。”顾飞说。
“我不喜欢那个小破城市,也看不上钢厂那个破地方的人,”蒋丞说,“但我还是很舍不得那里,那个城市,那个钢厂,因为我在那儿把你挑出来了。”
顺着路没走多远就到了R大,顾飞突然有些紧张,突然有些和图书不适应。
他很少会有这样的感觉,但现在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只是,每多感受一分,他心里隐隐的惊慌就也会多一分。
“你以前自己跑出去旅行的时候,来过吗?”蒋丞问。
“嗯,毕竟首都嘛,”蒋丞说,“钢厂的话,这会儿都黑透了吧。”
“他很帅啊。”顾飞说。
几个都是本科的男生,没走几步就聊上了,从哪儿来的,多少分之类的开场,蒋丞话不多,另外几个聊得很热闹。
“潘先生啊,您订的桌在二楼,请往这边……”迎宾的话没说完就被潘智打断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说你就憋着吧,反正你就这个货,”蒋丞说,“但是我的话你记着。”
“等你点,”蒋丞说,“我们不会。”
“知道你俩专一,”潘智叹了口气,“那也得碰上了才行啊,我不到处找,怎么能碰到那个我想专一的呢,对不对。”
“谁?”蒋丞还是很茫然。
“你不开心,除了因为明天要走,”蒋丞盯着手机,“还有别的什么?”
“是啊,”顾飞笑笑,“路灯都不亮。”
“自己孙子跟前儿还要什么形象。”顾飞笑着把胳膊搭到他肩上。
“啊?”蒋丞愣了。
“是的,二楼35号桌,二楼有服务员带你们过去。”迎宾说。
“我们……”蒋丞想说我俩真没在屋里用套套,但想想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俩到底为什么在房间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于是没再说话。
“等我一下。”潘智突然跑进了路边的一个花店里。
顾飞笑了半天,摸了根烟出来叼着,站到了窗边。
“哦。”赵柯又继续擦桌子了。
蒋丞看了顾飞一眼,没有说话。
“不在学校里转转了?”顾飞问。
“嗯。”顾飞看着他。
“好。”顾飞点头。
“啊,”蒋丞笑了半天,“初中就这样了,非常不要脸。”
潘智什么时候会“难受”,蒋丞不知道。
大部分时间沉默,偶尔会扯几句跟离别无关的内容。
“别跟他学。”顾飞很严肃地说。
顾飞没说话,笑了笑。
“哦,”赵柯点点头,跟旁边的父母说了一句,“我都说我自己过来了,人家也没让爹妈一块儿跟着。”
吃完饭回到房间洗了澡之后,他俩就靠在床上看电视。
“潘智说有早点,可以送到房间来,”顾飞说,“你现在想吃吗?想吃我就打电话叫服务员送过来?”
“喂!”潘智拨通了电话,“我今天订了个桌……潘安,对,我现在……别取消!取什么消我现在就过去了!我刚还打了电话让别取消!”
“刚那个小姑娘你看到没?”潘智拿了菜单翻着,“特别可爱,说话也好玩,跟小蹦豆似的。”
“顾飞,”蒋丞一边在手机上扒拉着,一边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他只知道自己已经难受了很长时间,从隐隐不安到刻意回避,再到躲无可躲一阵阵地发慌,最后到现在。
“滚蛋!”蒋丞回过神来了,“上就就呗还同上!你同谁上啊!”
“嗯。”顾飞点点头。
“我们老家师范的,”蒋丞说,“这次专门陪我过来的。”
蒋丞是他的骄傲,也是他开始感受到和图书隐隐慌乱的源头。
“磕头也不要。”顾飞说。
“哦,那个小姑娘是女的。”潘智说。
“你跪下求我我也不要啊。”蒋丞说。
“嗯,”蒋丞点点头,“挺多事儿的,身份证通知书准考证……领了报到证再去办后面的手续。”
顺着路往学校门口走的时候,蒋丞一直望四周看着,顾飞看得出来蒋丞虽然心情不是很高涨,但对这个向往以久的校园还是会有兴奋和好奇。
“你要洗澡吗?”蒋丞问。
两分钟之后潘智一招手:“赶紧的,过去,就在前面。”
“怎么了?”顾飞笑了笑。
“我朋友,”蒋丞说,“陪我过来的。”
带着顾飞情绪的小小的温度。
“无论我在哪里,我都还是能一眼就把你挑出来,”蒋丞说,“你跟别人不一样,我以前就说过,你跟所有人都不一样,就算你说了,我还会碰到很多人,但碰到再多人,也没有第二个顾飞了。”
顾飞没说话。
很快有一个女生带着蒋丞到了旁边的桌前,蒋丞边走边回头往这边看过来,顾飞举了举手。
信息核对,入学登记,交费,有志愿者带着,这些手续办得挺快的,也很顺利,最后蒋丞拿着一堆东西走到了他面前:“帮我拿一下。”
“你别离我太远,”蒋丞一边从包里掏出自己的东西,一边低声说,“不要超过五步。”
蒋丞觉得自己的手是暖的, 但顾飞闭上眼睛时, 眼角一颗很小的泪珠滑到了他指尖上,他还是感觉到了温度。
一个大概是志愿者的学长走了过来,还带着另外几个男生和家长。
“去那边问问怎么报到。”蒋丞说。
“赵柯?”蒋丞瞪着他,“我靠,你就这么一会儿就认识谁了啊?还很帅?”
“不敢看手机,”顾飞说,“我感觉潘智的桌可能要取消了,我们要怎么面对他?”
“是在这儿报到吗?”顾飞走到他身边。
“嗯。”顾飞松开了他,转身弯腰拧开了水龙头。
“你赶紧记一下,要不明天去了都不记得人家名字多尴尬。”顾飞说。
“我……不是新生。”顾飞突然有些尴尬。
“我这么坚贞不屈的人怎么可能跪下求你!”潘智说完又瞪着顾飞,“你俩真般配。”
“以后再转吧,大把时间呢,好几年。”蒋丞说。
“能,平时要刷卡,这几天有家长,就都能进,”蒋丞看着他,“你是我家长哎。”
“不过吧,”潘智招手叫了服务员过来点菜,“我现在至少有一点比你们强,我不用体会分开了的那份难受,不认真,就不难受,我还是先快活够了再说吧。”
最后顾飞关掉了电视和灯,蒋丞躺下,翻身搂住了他,把腿搭到他身上,闭上了眼睛。
“你们先上去吧,”潘智回头看了看蒋丞,“我一会儿的。”
饭店离得不远,是个川菜馆,生意很火爆,难怪订桌一过时马上就取消了,按说这么火爆能接受订桌都不容易了。
“不怎么,”蒋丞说,“看到你我踏实。”
“啊。”蒋丞闭着眼应了一声。
“坦然直面。”顾飞提醒他。
“靠。”顾飞乐了。
“操?”蒋丞很震惊地转头看着顾飞。
“不是给你俩的。”潘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