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二章

“你什么意思?别瞎说,”顾飞说,“怎么就完了,你都没完呢,她有什么可完的。”
“不算太多,多少都有点儿印象,毕竟天天跟着男朋友复习呢。”顾飞勾勾嘴角。
“飞屁啊,我不得在地上给你拽腿吗,”潘智心情似乎还不错,不过这人最强的一点就是考个17分的时候都能做到不影响心情,“我就那样呗,奇迹不出现我就飞不起来。”
“啊,那我放松点儿, 看看能不能超常发挥。”蒋丞笑着说。
一直到顾飞的手机响了才打断了他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有些紧张,不是因为考试,而是有一种找不到根源的因为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搂着顾飞的焦虑。
蒋丞倒是突然平静了下来,很多时候他就是这样,一旦事情到了跟前儿了,他也就没什么所谓放松下来了。
“吃几瓣蒜呗。”蒋丞说。
“真的,相信我,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俩一眼, “你俩平时成绩不怎么样吧, 那就更不用紧张了,放松点儿还能超常发挥。”
眼前是一条条的题,耳边是自己的笔尖在答题卡上轻轻划过的沙沙声,还有自己安静平和的呼吸声。
这段时间各种考没少考,按理说起来,大多考试难度都不小,也都这么一路考过来,没见哪次的分低得特别离谱的。
“嗯。”顾飞应着。
“一会儿就吃了,我其实就是问问你情况,好给老袁汇报,”潘智说,“他估计想问,又怕影响你心情不敢问。”
老徐依旧在外面等着他们,但蒋丞发现他的神情明显没有上午的时候愉快了,说的话也不太一样。
“嗯。”顾飞点点头。
“想吃什么就点,”老板娘把菜单放到他们桌上,“这两天所有的考生阿姨都给你们打对折。”
看来蒋丞选手是个很有计划的人啊。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顾飞伸后在他背上搓了搓:“丞哥。”
“顾飞呢!”老徐看着顾飞,“你小子反正考成什么样都这样子,也看不出来个好坏。”
“休息得怎么样?”老徐问。
“放心,”蒋丞勾勾嘴角,“我不会受影响的,我就是觉得易静太可惜了。”
“你闭嘴,”蒋丞看了看四周,一个个的不是一脸凝重,就是皱着眉,就他俩跟考完了似的在乐,“要点儿脸吧行吗?”
“别学我说话。”蒋丞扒拉了他一下。
“嗯,”顾飞笑了笑,“少说两句吧,现在就哑了接下去怎么喊。”
到了考场, 司机没收他俩的钱:“我这是爱心送考车队, 考生我们都免费送呢!快去吧!”
有点儿出息啊丞哥。
顾飞点了点头,又问了几句之后挂掉了电话。
司机大哥一路话多得车里都装不下了,各种鼓励加油和感叹自己当年没努力。
“易静完了!她这回高考完了!”王旭直接哭出了声。
“就学了,你有什和*图*书么意见?”顾飞转头一脸恶狠狠地又说了一遍,“不服,憋着。”
厕所里神奇的没有人,蒋丞退后一步看了看外面,跟着过来的人还有一点儿距离,他速度进了厕所,冲到已经站在小便池前准备尿尿的顾飞身后,连胳膊带人的一把用力地搂住了他。
“大飞!”那边是王旭带着哭腔的声音。
作文写下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蒋丞扫了一眼时间,还有时间,对于再检查一遍前面的题来说已经够了。
老师的声音很快从他耳边消失,教室里细细的纸张摩擦声,大家拿起笔时跟桌面细微的碰撞声,有人轻轻拖动椅子的声音,低声咳嗽的声音……各种声音全都消失了。
蒋丞没说话,紧紧搂着他一通乐,一直到门口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他才松开了手,站到了旁边。
发挥失常这种事,蒋丞从小到大还没碰到过,考试砸锅的次数不多,真砸锅那几次还真就是没复习好,而且所谓的砸锅,无非就是没达到家里的要求而已,按潘智的标准都得是超常发挥。
“你跟他说吧,挺好的,发挥正常,情绪平静。”蒋丞说。
“是的。”蒋丞回答。
“好,”潘智应了一声,“下午继续飞。”
“放松,不要给自己压力,”老徐看着他,“就像平时考试一样,回去好好吃饭,早点儿休息,放松,放松!”
“是。”顾飞点点头。
现在让我们继续关注蒋丞选手的战况吧。
“那就行!那就没问题!”老徐一拍他肩膀,“下午保持这个状态!”
蒋丞选手的字比较难看,虽然近期他有针对性地练习过,但这种大面积的字凑在一起,要想让裁判第一眼对整体有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挑战……
“是啊,你赶紧给我拽着点儿腿,”蒋丞说,“你怎么样?起飞没?”
作文题并不难写,这样的材料没有写过,但他迅速抽出一个主题之后从记忆里找到了曾经写过的类似的内容,差不多可以用上。
“还行,”顾飞说,“反正题都写满了,作文也写完整了。”
“你别担心我会这样,”蒋丞想了想,转头看着他,声音很低地说,“毕竟我吧,拖家带口的对吧,必须站稳,每一步都不能有意外。”
蒋丞一下乐了:“么么哒哟。”
考点附近的店都很体贴,他俩吃完东西顺着街溜达了一会儿,就看到一家咖啡店给考生和考生家长免费提供休息场地。
只有回头看着闭眼抱着胳膊养神的顾飞时,他的心里才会猛地一松。
一切都很宁静。
不过顾飞还是坚持不要凉菜,但估计是看他馋肉了,最后还是给他要了一份爆炒牛肉。
监考老师报出最后五分钟的时候,蒋丞才慢慢从屏蔽的世界里重新回来。
“……对对,”老徐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失望,但m.hetushu.com又很快地回到了充满活力的语气里,“一会儿别吃太油腻,不要吃太饱,好好休息……”
“放松考,你肯定没问题的,考试的时候少喝水,”老徐说着指了指旁边,“一会儿先去上个厕所。”
但哪怕检查时的答案跟之前的答案有出入,他也不会轻易修改,第一判断是在脑子还没有被翻乱时间作出的,往往是最准确的。
“我有含片。”老徐哑着嗓子说,从兜里掏了含片出来放进嘴里。
“高考的学生吧?”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问了一句。
“考得挺好的。”蒋丞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
他说“抽背”的时候,男朋友会马上抽过一本书翻开。
做题的时候蒋丞还是老习惯,第一遍迅速把一看就能做出来的题先都解决,然后再回头把有些犹豫的题做出来,第三遍就是一边检查一边把不确定的题再做一遍。
“嗯。”蒋丞笑着塞了个饺子。
他俩过去,拿了准考证,老徐身边聚集了不少学生和家长,一个个都脸色凝重,尤其家长的脸色,比孩子要凝重得多。
“不说考过了就不要想了么?”蒋丞说。
现在蒋丞选手的状态非常完美,从他检查之前的题的速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对答案没有把握的题很少,看来蒋丞选手前期的备战非常充分。
老徐在考场外面等着他们,一个一个地安慰鼓励着:“好样的,都是好样的,考完的就不用再去想了,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下午加油,下午我还在早上那里等你们……蒋丞!怎么样!”
“然后离开这里对吧,”蒋丞笑了笑,“所以她全力以赴,所有精力都拼上去,所有压力都加上了。”
蒋丞随着铃声长长舒出一口气,脑子里迅速把相关的内容封闭起来,无论是什么结果,都已经过去了。
“你紧张吗?”蒋丞问。
蒋丞选手对时间的掌握体现了一个高手在对战当中强大的心理素质。
最后的时间里脑子转得能带起风来,老师报时的时间都被扫得很远,仿佛是睡梦里听到有人叫自己。
蒋丞把作文题看完之后翻回第一页,低头开始答题。
卷子在蒋丞的桌面上铺开,他拿起笔转了转,开始飞快地看题。
“紧张啊,”顾飞说,“我再瞎考也不能落榜吧,所以也是紧张的。”
“她考数学的时候又晕倒了,”王旭哭着说,“考到一半被送去医院了!”
“这里!这里!”老徐老远看到他俩就开始挥手了,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原来你们学霸也会紧张,”顾飞笑着追上来跟他并排走着,“不过毕竟高考啊,不紧张的没几个吧。”
考试结束他走出考场的时候还有点儿迷迷瞪瞪,一直走到校门口了,他才跟顾飞说了一句:“数学我考得应该也不错。”
“嗯?”蒋丞看他。
“哎操!”顾飞吓了一http://www.hetushu.com跳,侧过身压着声音,“我掏东西呢,差点儿一把掐了!”
“我错了,”蒋丞笑着把胳膊搭到他肩上,“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儿好好亲两口。”
“哎,”蒋丞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多分钟,他踢了踢顾飞,“去趟厕所吧。”
他向后往椅子上一靠,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拉长了吐出来。
“嗯。”蒋丞笑着点了点头。
做数学题时蒋丞更容易进入天地无我的状态,甚至连自己的笔在纸上划过时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你已经夸了海口,无论怎么样都能证明自己呢蒋丞选手。
“你那状态就跟后边儿大题都没做一样,”顾飞长长舒出一口气,“我都不敢说话了。”
好了,开始吧。
BLABLABLABLA……
“能。”蒋丞打了个响指。
卷子做得多的好处是对时间的掌握很精准,蒋丞不用抬头去看时间,只凭自己做题的速度就能差不多判断出用了多长时间。
今天也一样,做完题,粗略检查了一遍,开始写作文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果然还是这样的精准。
还没到时间进考场,他俩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等着。
作文能在他给自己规定的时间里完成的话,前面的题他就可以答得很从容了。
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是心里解题时的碎碎念。
“四中的?”司机又问。
“憋着,少废话,”顾飞给他倒了一杯,“喝两口好好休息着。”
“蒙的多吗?”蒋丞问。
“老妈子。”蒋丞说。
这话倒是实话,顾飞别说安慰人,连对人不冷脸都不容易,蒋丞皱了皱眉:“易静这是怎么了啊,难怪刚才老徐脸色那么难看。”
“吃饭了没,你妈给你备大餐了吧?”蒋丞笑着问。
走出考场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顾飞。
蒋丞选手BLABLABLABLABLA……
右手边有很多书,左手边放的是各种卷子和笔记,再往左,在桌角,一般会靠着他的男朋友,有时候一手托着脑袋一手玩手机,有时候趴在桌角看着他。
“加油!放轻松,不就一个高考吗, 没什么好紧张的, 放松了才能考得好, ”司机说,“我就是四中毕业的, 我当初就是太紧张了, 没考好。”
中午他俩不打算回家,蒋丞中午不能睡觉,他一睡着了就会睡得跟猪似的,特别是这种天气,睡半小时起来,得用一小时才能回到清醒状态里,为了保持脑子的运转,他不能睡。
顾飞老远就冲他笑着一扬眉毛,眼睛里的笑意让他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了,两个多小时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回给顾飞笑容时,有种全身都舒展开来的愉快感觉。
“来来来,”顾飞张开胳膊,“快来,哦……”
进去找了个卡座一靠,服务员还给送了一壶现榨果汁过来,顾飞问能不能换成热饮,和_图_书服务员也很爽快地给换了热果茶。
“挺好的。”蒋丞说。
“……惨无人道。”蒋丞瞪着他。
“压力太大了吧,”顾飞说,“毕竟她一直想考个好学校……”
检查第二遍的时候他才修改一个答案,别的都没有动。
“以防万一,”蒋丞转身往厕所那边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其实就是紧张了,我靠,我他妈紧张得想来回蹦,这是怎么了啊?”
每次顾飞给他看时间做卷子的时候,几次模拟考的时候,他都能在误差五分钟之内开始写作文。
顾飞叼了根烟蹲在路边,蒋丞站在他边儿上,看着他头顶出神。
“怎么了?”顾飞愣住了,顿时有点儿着急,“你没事儿吧?怎么了?”
“你小子!”老徐愣了愣,笑容立马绽放得脸上都快放不下了,“这种时候逗我!就说你肯定没问题!”
“哎哟,”蒋丞叹了口气,“好吧就吃饺子。”
“哦。”顾飞笑了起来,捏了捏蒋丞的手。
这句话王旭是喊着说出来的,蒋丞在旁边听得很清楚,他很震惊地转过头看着顾飞:“易静?”
蒋丞选手真是一个完美的解题高手,虽然选择了文科,但做题时还是能看出他优秀的理科能力BLABLABLABLA。
而考试结束时的铃声也显得格外清晰。
当然,之所以想搂着顾飞,大概也还是因要考试了太紧张。
考点附近停了很多免费接送考生的出租车和大巴,他俩找了个空着的出租车上去了。
“是想上厕所呢,”顾飞站起来笑着看他,“还是紧张了?”
“你棒棒哒。”顾飞说。
字要写得工整,速度就会受影响,这也是蒋丞选手给自己这部分比赛留了比正常更长时间的原因。
“还行吧,”顾飞说,“我反正做什么卷子都差不多,会的写,不会的蒙。”
特别数学相对语文来说,他把握更大,也不用专门分出精力来盯着自己的字。
“不要了,脸有什么可要的,要你就行了。”顾飞说。
“凉拌的不能吃,万一不干净呢。”顾飞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他最大的希望就是你和易静,”顾飞把手机放回兜里,转头看了看他,“不过这事儿你不要管,不要想……”
“啊。”蒋丞笑了笑。
蒋丞没说话,跟他脸对脸瞪着,过了一会儿没绷住乐了:“操。”
这架式,不紧张的人看了都得紧张。
“嗯。”蒋丞不知道为什么老徐要一直强调放松,不过他现在的确还挺放松的,明天文综有点儿难度,记背的内容太多,但他这段时间背书也已经背得惊天地泣鬼神了,而且下午英语是他强项,基本没什么问题。
“自我感觉非常完美,”蒋丞伸开胳膊用力伸了个懒腰,“没有什么特别没把握的题,感觉这卷子难度跟二模差不多……你呢?”
现在离进考场的时间还早,但考场外面已经人头http://www.hetushu.com攒动了,送考的车和人都很多,还有好几辆警车和救护车,旁边还停着免费送考的大巴。
“废话当然凉拌的,凉拌的好吃。”蒋丞咽了咽口水,一上午的紧张过后,他现在有点儿饿得不行。
四周的东西慢慢有了颜色,慢慢有了动静,声音也一点点回到了他耳朵里,老师从身边轻轻走过时带起的很细微的风,前后左右翻动卷子的声音,还有人急切地修改,橡皮在卷子上擦着,带得桌子轻轻晃动……
“怎么不安慰一下王旭?”蒋丞说,“哭成那样了都。”
行人和车都少了,考生和家长都走了,吃饭的,睡觉的,本来到处是人的街上一下安静了下来。
蒋丞在草稿纸上迅速拉了个大致的提纲,又标出了几个部分要用的内容,看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开始写。
“卤牛肉凉拌的吧?”顾飞说。
“谢谢。”蒋丞笑笑。
经过安检之后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按要求把东西都放在了桌角,往四周看了看,前后左右都没看到眼熟的人。
“怎么样?”顾飞问。
“一嘴大蒜味儿去考试?”顾飞看了他一眼,“就吃饺子,别的不吃。”
阳光略微变得有些燥,就像是此刻考完一科有些放松却又因为接下去还有别的考试而隐隐焦虑不安的心情。
他轻轻转了几圈笔,从第一题开始迅速又过了一遍,心里不是太有把握的题他差不多都有印象,检查的时候重点都放在这上面。
“我操,”顾飞小声说,语气里全是松了口气的感觉,“你可算开口了,我都快吓死了。”
饺子店里人挺多的,不少考生,他俩刚坐下,老板娘就过来了:“是刚考完试吧?”
好,现在我们来看他对作文这一部分的分析判断。
“啊,”蒋丞转过头笑了起来,“我是一下没回过神。”
中午休息得不错,蒋丞觉得自己精力充沛,也因为早上已经考过一科,对于高考陌生而紧张的气氛已经熟悉,再次坐在考场里的时候,他非常放松。
“吃饺子吧?”蒋丞说,“简单好吃,再配两盘卤牛肉……”
从监考老师开始宣读考场纪律的那一秒开始,蒋丞跟四周就像是被隔绝开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蒋丞手机响了,潘智打了电话过来:“爷爷!怎么样!是不是直接就能上天了!”
“……回去亲吧,”顾飞看了他一眼,“你能坚持得住吗?”
前桌的人穿了件黄色的衣服,余光里仿佛是他每晚坐在书桌前复习时的灯泡,那种熟悉的,重复了大半年的状态瞬间回到了他身边。
蒋丞笑着喝了一口,靠在椅背上伸长腿,看着窗外慢慢冷清下来的街道。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顾飞叹了口气。
“不服憋着。”顾飞转开头。
进考场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大家开始往里的时候,身边的人全都沉默了,一个个把紧张两个字都写在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