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八章

王旭咬住了嘴唇,往地上一蹲,不动了。
“你,我,他,”顾飞沉着声音开了口,“这事儿要有第四个人知道,我就弄死你。”
“嗯。”顾飞笑着把手往身后伸了过来,在他脸上摸了一下。
虽然今晚的月色不算多么明亮,河边也没有路灯,但因为距离近,蒋丞还是发现他眼眶里居然闪出了泪光。
“不用,我想静静,”王旭说,“你们回吧……哦你们的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我这人你放心,我说到做到的。”
“王旭?”他有些吃惊。
“我压你蛋了?”顾飞因为有他垫着,似乎还好。
蒋丞抓住他的手,借了个劲儿也站了起来,然后一块儿转过身,跟旁边离着他们大概也就十米不到距离的人对视着。
“喊,”顾飞看着他,“喊,再喊响点儿,要不我给你找个喇叭你上街上喊去吧?”
-看我。
“我11点半就过来了,”王旭蹲着蹭到自己的烟花旁边,“我买了点儿引信,一个一个都给连起来了,点一次就唰唰唰全能嗞花儿了。”
场面再次陷入僵局,现在蒋丞和顾飞既不能马上就走,也不能就这么挨着王旭的烟花再摆上一局刺激他。
“哦。”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眯缝着眼睛躲开飘过来的烟雾,看着眼前的闪亮的火光。
王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突然刮过的一阵老北风,非常配合地打了个冷战:“哦我不会说的……我没……我对这个吧,男的和男的吧……这个我……没意见没意见。”
“把你们拿的那些一块儿串上吧,”王旭又抹了抹眼睛,“多串点儿热闹。”
“跟我客气什么,”王旭吸了吸鼻子,“点吧!”
“你喜欢我啊,我喜欢你啊,”顾飞说,“就这点就不一样了。”
放在桌角的手机响了一声,蒋丞听到了,但感觉上就跟没听到一样,紧接着手机又响了一声。
下河沿儿只有土块石头路,被雪一盖,每一脚踩下去都有种能直接出溜到底的感觉。
“他居然用定时发送?”顾飞一连啧了好几声,“太贱了这人。”
“过情人节。”王旭回答。
“哦,要不……”王旭揉了揉鼻子,指着自己摆好的烟花,“这个送你们吧,算是我的祝福。”
“我……他妈的……”王旭凑过去看了看,“我真他妈服了。”
但你却可以看见它,落叶里,飘雪里,地上打着旋的炮仗屑里,黄色的枯草的味道,白色的清凉的味道,红色的硝烟的味道……
这就合理了。
“我操!”王旭突然很委屈地喊了一声,“我操!连他妈男的跟男的都谈恋爱了!怎么我想谈个恋爱就他妈那么难啊!”
“请目视前方,”蒋丞说,“刚走路摔一下http://www.hetushu.com也就算了,现在可是开着房车呢。”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有个人的确挺奇怪的,但既然他们能想得到在这个时间到这个“全钢厂最浪漫”的地方来约会,自然也会有别人能想到。
俩人出门儿之前把自己裹严实了,大半夜顶着老北风和雪出门放烟花,全钢厂大概也找不出第二对儿了。
蒋丞把手里的那块儿牛肉一口嚼了:“哎——舒服!爽!你早说啊!我这一晚上吃着都跟嗑瓜子儿似的,一块儿得啃八十来口。”
哦哟哟。
“我的意思是,”顾飞似乎反应过来了,转过头看着他,“他俩跟咱俩不一样。”
手机响了两声。
“有什么不一样啊。”蒋丞夸张地啧了一声,又夸张地冷笑了一声。
蒋丞猛地转过头,顿时愣住了。
“……我要回避啊?”王旭愣了,“你们不要个司仪啊,见证人啊,主持人啊什么的吗?”
所以……是时候该把王旭灭口了。
“嗯。”顾飞点了点头。
“过情人节,”蒋丞看着他,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面对着一个无法灭口的王旭,他也没什么可藏的了,“你有什么意见?”
烟花放完之后顾飞和蒋丞要回去,司仪垂头丧气地站在原地没有动。
虽说街上已经没有人了,但顾飞还是把小馒头开到了河边,上回他俩在这儿吵过一次架之后就没再来过了。
“我操,”顾飞一看就笑了,抓过他手机回了一条语音给潘智,“潘智你是不是闲得太厉害了啊。”
而且是一个肯定认识他们,甚至还相当熟悉的人。
蒋丞走到顾飞旁边站着,看着他弯腰点着了引信。
弄好之后,顾飞站起来拍了拍手:“九日啊,谢谢了。”
“情人节快乐,”蒋丞笑了起来,“男朋友。”
王旭精心准备了一个浪漫的表白现场,但女主角易静根本没有来。
这个选手的个人能力很强,自控力也很强,比赛时情绪稳定,这次比赛对于很多选手来说,一生只有一次,如果他能全力投入的话,我相信他会取得非常好的成绩。
“咱俩也算强行浪漫了。”蒋丞拉好围巾,跟着顾飞一块儿往河沿上下去。
能听到身边的雪落地时细细的声响。
蒋丞点了点头。
顾飞往后伸出手,蒋丞拉住了:“你是不是怕我站不稳直接给你铲河里去。”
“一口塞了行吗?”顾飞看着他,“还有一包呢,至于么。”
“我操!”蒋丞吼了一声,感觉自己从后背到屁股都跟被人拿棍子砸了一顿似的。
蒋丞愣了愣,抬眼往顾飞那边看过去。
“不是,”顾飞看着他,“你要看吗?”
“无论有没有情人节hetushu.com,我都在这里,”顾飞说,“男朋友情人节快乐。”
此时气氛非常诡异。
“那也正常,人易静一个学霸,这会儿肯定忙着复习啊,就还一百多天了。”顾飞说。
“不是,好歹校篮的,”顾飞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就是想拉一下你的手,你手还挺暖……”
蒋丞裹着一身风雪钻进玉米面儿馒头的时候有一种非常幸福的感觉:“开车吧,老伴儿。”
还好顾飞有法宝。
情人节还差几分钟。
三个人只好一块儿愣着,在老北风里生扛着。
“我……走。”王旭叹了口气,低头走到了他们面前。
但屋里很安静, 有暖气,有宵夜, 有他低低的背书声,有笔尖扫过纸面的唰唰声, 还有看一眼就让人安宁的顾飞。
相比各种礼物和形式, 他更想要的是这种实打实的情景。
情人节这东西对于蒋丞来说一向没什么感觉, 今年好不容易能有感觉了吧, 却顾不上去感觉了。
“我们就是来放个烟花,”顾飞表情有些变幻莫测,“不是来结婚的。”
王旭拧着眉,盯着袋子里的烟花,过了好半天都没说话。
顾飞在他腿上掐了一把,他后面的话被掐断了,也在这同时感觉到了河沿儿上,就在他们旁边,余光里,还有人。
蒋丞没说话,到这会儿他才注意到,就在王旭脚边的一小雪地上,用烟花整齐摆成的两颗心。
您觉得他现在已经全力投入了吗?
“真会说话,”蒋丞笑了起来,“我最近真没想太多了,我就觉得吧……顾飞。”
小火花闪过之后,一个筒子里绽放出了第一束蓝色的烟花,紧接着是第二束。
“顾飞的意思是怕你受刺激。”蒋丞在一边说。
“谢谢。”蒋丞说。
场面立马再次陷入了寂静里。
烟花的颜色不同,王旭的都是金色,他们带来的都是彩色,混杂着在一起的烟花看上去特别灿烂。
三个人蹲在地上,把带过来的烟花一块儿又串到了之前的引信上。
“行吧,”顾飞点了点头,“你回去吧。”
“放烟花啊,”顾飞走到窗边看了看,“雪小点儿了,去吗?我主要是觉得,白天放吧,哪儿哪儿都是人,再到晚上吧,那人更多了。”
不过他对形式并不是太注重,他在复习,做题背书,眼里全是各科复习资料,但余光里, 他的男朋友就靠在床沿儿上玩着手机。
“嗯?”顾飞应了一声。
“这都被你发现了,”潘智的语音很快回了过来,“情人节快乐,晚安!你俩赶紧浪去吧。”
“去哪儿?”蒋丞看了看窗外,也看不清雪有多大。
按电视剧里的情节,这会儿他俩就该同时掏出兜里的枪m.hetushu.com,对着王旭的脑门儿嘭嘭两枪,再看着王旭慢慢倒在身后地上的烟花里。
“赶紧的!”蒋丞拍了他后背一下。
“还一条谁发的?”顾飞指了指手机,“是不是在我这条前头?”
“我……为什么要回去啊。”王旭问。
“我一直不知道王旭这么认真呢,”蒋丞靠着椅背,拍了拍被弄脏了的裤子,“不过易静跟他……也没戏吧。”
“用送你过去吗?”蒋丞问。
“顾飞,”蒋丞仰头靠着,慢慢地说,“我就觉得吧,没什么可想的,就是往前过呗,一直往前,一直往前,有些事儿没法提前预设方案,就不管了,总会有路的。”
王旭这会儿大概比他俩刚才还要震惊,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第二个是顾飞发来的。
“棒。”蒋丞笑了笑。
“自己过?”顾飞大概也同样震惊,“还是在等人?”
“你……”顾飞先开了口,“在这儿干嘛?”
明显还没有,余光里还有东西……咦,这不是上次直播钢厂脑残大赛时的冠军获得者吗?
-情人节快乐!我绝对第一个,自动发送踩点精准,秒杀一切还要深情款款酝酿的人!
“还一个谁发的?”顾飞说。
居然还有一个哭泣着的司仪和一句真诚的祝福。
大家好这里是蒋丞选手脑内直播第一季,最近蒋丞选手全力投入了高考竞赛的热身阶段,X指导以您的经验来看,他目前这样的状态怎么?
蒋丞没说话,看着顾飞后脑勺。
“总会有路的,”蒋丞又重复了一遍,闭上眼睛,“就算真的真的没路了,要放弃了,也得是拼了命试过……不,不不不不不,漏漏漏漏,不会的,总会有路的。”
“我现在脑子里上哪儿还能找出创意来,”蒋丞说,“我跟他说送支笔呢。”
小馒头开了出去。
“你们是要摆个心放烟花吗?”王旭蹲了好半天终于开了口。
“白天来的话,这儿肯定有人,”顾飞下了车,“钢厂这片儿,最浪漫的地方就是这条河了,强行有水有草有树。”
风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没有味道。
第一个是潘智的。
没想到先灭口的居然不是周敬而是王旭。
这是复习状态下蒋丞对这动静的唯一判断,至于手机为什么响了,是短信还是微信还是新闻推送,会是什么内容,要不要看一眼……所有这些后续的想法,都没有。
“你怎么来的?”顾飞又问了一句。
“你不回?”顾飞问。
顾飞和蒋丞都没说话,一块儿转头看着他。
但两声响过之后,顾飞轻轻啧了一声,他却马上回过了神。
窗外在下雪, 能听到老北风贴着窗户刮过时发出的尖锐啸声, 听着都冷。
从复http://m•hetushu.com习的角度来说,他现在并不希望被熟人知道这些事儿,他怕自己心烦意乱被影响。
情人节嘛,这样的形式也挺别致了。
但这人是一个人。
这个情人节,果然还是相当别致的,就算明年再正式过一次,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让人印象深刻了。
“骑车来的,”王旭说,“不过我车在前面,我从那边找地儿一直找过来的。”
顾飞这话还没说完,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猛地一滑。
“还一个?”蒋丞没明白什么意思,伸手拿过了手机。
蒋丞下意识地抓紧了他的手,接着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拉力,他往后倾了倾想跟这股力气对抗一下,但没有成功。
“压我蛋了你这会儿还能听到我出声?”蒋丞撑着地,屁股还没缓过劲来,“这情人节过得真是别致啊男朋……”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经病啊?
寒风里王旭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落寞和……伤感。
“你俩……”王旭静默地在风里挺了一会儿之后才猛地抬眼瞪着他们,“你俩怎么个意思……我操?你俩不会是……不会是……”
“嗯?”他看着顾飞。
河里没有水,从岸边到河床,一片白色。
“啊。”蒋丞愣了愣。
蒋丞抓住他的手,在他无名指的指腹上轻轻咬了一口。
街上一根儿人毛都没有,只能看到在路灯的光里飞舞着的雪花,蒋丞挺喜欢看雪花的,能看到风的轨迹。
“哎,”顾飞叹了口气,“我看王旭得伤感一阵儿了,还好他高考情绪好不好都那样。”
“因为我俩要在这儿放烟花。”顾飞看了他一眼,回头走了两步把刚才摔下来的时候扔了的袋子拎了过来。
“祝你们长长久久。”王旭突然哭着说了一句。
碰上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所有人都认识顾飞和他,不是所有人都能跟四中贴吧里的神人一样想得比宇宙还远……再说自打那天跟沈一清出了柜之后,他就像卸掉了一袋一直扛着的水泥包,什么都无所谓了。
“不,”顾飞说,“我们就是来放烟花,不摆。”
“开车了,”顾飞关好车门,发动了车子,“坐稳啊老伴儿。”
“……哦。”顾飞这样的高情商面对这样的场面,也一时半会儿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学霸怎么了?蒋丞不也学霸吗?比她还牛好几个级别呢,我看蒋丞复习的时候跟被点了穴一样动都不带动的,”王旭很不服气,“蒋丞不也谈恋爱吗!还是跟男的!”
“走,活动活动去,浪去,”蒋丞站了起来,眼睛盯着书,把最后一段看完了才伸了个懒腰,“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标志是传统建筑,也被称为凝固的艺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的标志是文字的发明……区www.hetushu.com别是,汉字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标识,汉字和史书典籍是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的见证……”
“嗯,易静家条件还行,”顾飞说,“她肯定不会留在这儿的,王旭估计以后就负责经营他家馅饼店吧……”
“不会,”王旭叹了口气,一脸深情,“我已经麻木了。”
“还有一包?”蒋丞愣了,“那天不就买了一包吗?”
“啊,是,”蒋丞这才猛地反应过来,顿时乐得不行,把手机递到他眼前,“潘智。”
“操。”顾飞压着声音说了一句,站了起来,手伸到了蒋丞面前。
“就说没心思,不来,要复习。”王旭带着鼻音说。
串上就串上吧,虽然体会不到王旭的心情,但王旭这一鼻子哭得比上回打比赛的时候还让他措手不及。
两条消息。
顾飞看了蒋丞一眼。
“你……”顾飞被他这一嗓子吼得往后倾了倾,“易静不来?跟你说什么了没?”
坐在小馒头里目送王旭的身影消失在飘雪里,顾飞才发动了车子:“这个情人节过得怎么样?”
“本来以为自己会等人,”王旭的语气满满的全是悲伤,“没想到只是自己过。”
顾飞的手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蒋丞反手也握紧了顾飞的手。
“哦,”王旭看了看他俩,“那我就看着。”
蒋丞就在这一瞬间暂时把灭口的事儿放到了一边,被王旭一条单身狗非要在情人节大半夜的跑河边来吹着冷风自虐的精神给震惊了。
“两包啊,”顾飞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多大能耐呢,复习起来也还是会失忆啊。”
“那你看着吧。”顾飞搓了搓手,掏出了打火机,他估计是冻得够呛,已经懒得再跟王旭磨叽了。
“我也就刚反应过来你是舍不得吃,”顾飞站了起来,拿过袋子看了看,往他手里一塞,“带着吃吧,走。”
左肩高考,右肩爱情。
“哦。”顾飞笑着转回头看着前面。
“闲的,”蒋丞边乐边捏了块儿风干牛肉,超市里买的那一包,吃了没到两天就已经见底儿了,他每次捏出一块儿来都跟个娘炮似的一丁丁地啃,都舍不得大口咬,“你不知道这人手机里搁了多少乱七八槽的东西,最多仨月就折腾得跑不动了得恢复出厂设置,恢复三次基本就可以换个手机了。”
脚下没有合适的着力点,他大概连半秒钟都没撑住,就被拉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脚把本来就已经失去平衡的顾飞直接铲倒了。
顾飞摔到了他身上,然后他俩像坐滑梯似地滚成一团,从坡上连滑带颠地一路滚到了河沿儿上。
“我也是服了,王旭居然也跑这儿来放烟花,”顾飞回头看了他一眼,“不会是你教的吧?我听他那天还找你问来着,情人节送什么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