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四章

但让蒋丞突然爆发的原因,是沈一清也没有相信他。
有些可笑。
“你肯定可以的。”顾飞笑了笑。
“想笑就笑吧,”顾飞捏捏他下巴,“笑完了好复习。”
就这么裹着风一边鬼哭狼嚎地喊着,一边冲了出来。
我是一只狗。
他不知道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家里的人是什么样的气氛, 但只要他进了门, 就能感觉到烦躁,下意识就会地炸开满身的刺。
“小丞吗?”那边是沈一清的声音。
“不知道,”顾飞听他说话感觉还算可以,把毛巾递了过去,“要搁电视里,你这情况应该是胸口一闷,眼前一黑,接着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但是你现在营养不良,只能吐点儿刚吃的。”
还拎着那个装着鸡翅的保温壶。
“我真没事儿,”蒋丞趴到洗脸池上,拧开水龙头,用水往脸上扑着,“我就是生气,我真是气着了,但是没憋着,我后来自行打通了七经八脉。”
一团白。
我是一只狗。
“小丞,”沈一清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这样问,你心里不舒服,但是有些事必须要问清楚,我才能判断自己要站在一个什么位置。”
“好的。”顾飞点头。
“……没什么小蒋,”顾飞说,“鸡翅马上热好,你一会儿再喝瓶牛奶吧?”
沈一清轻轻叹了口气,沉默了很长时间,蒋丞感觉自己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又在犹豫什么,毕竟这是他脑子里唯一能跟“妈妈”这个词联系到一起的人,他还是很了解的。
早恋。
“嗯,”蒋丞看了一眼关着的卧室门,“我现在不是一个人。”
他如果不知道自己并不是亲生的,如果没有回到这里,也许还会像以前一样,有恃无恐地继续挣扎在那个家里,继续暴躁地反抗。
或者是他太天真了,他天真地,一厢情愿地认为,十几年的“母子”情或多或少还会存在,妈妈要“站在一个什么位置”,并不需要什么真相和实话,选择相信自己的孩子,就像是一种条件反射。
不过这次他是真的想点烟,蒋丞也总算是出来了。
对不起。
这大概是他之前在家里说得最多的话,每次“占领高地”失败,他都会先把这句话放出来。
吹得他整个人都透着舒爽。
所以他一直把成绩看得很重,无论平时怎么“浑”,在面对考试的时候他都会全力以赴,十几年的“战争”里,这是他唯一的据点。
“其实,我就是想来看看,”蒋丞轻声说,“我不想找李辉的麻烦,不想警告他不想骂他也不想揍他,他不配,但我就是想来看看,算是给自己心里清清障碍。”
虽然蒋丞差不多能猜到李辉说了什么,无非就是钱钱钱钱钱,但猛地听到沈一清这么说出来,他还是感觉心里一阵堵。
“你也拿一件穿上。”蒋丞说。
“自己租了房子。”蒋丞回答。
“怎么了小顾?”蒋丞问。
“是怎么回事?”沈一清的声音里都能想象得出她皱着眉头的样子。
这些沈一清从来没有明确地跟他提过禁止,和-图-书但从沈一清对一直各种“早恋中”的潘智嫌弃的评价里就能看出她的态度。
“我每天要晚一小时睡觉。”蒋丞说。
“我最后再问一句,”沈一清恢复了平静,“你刚说不是一个人?”
他突然有些怅然,想要亲密无间,用了十几年也没有成功,想变得更陌生,却如此简单。
一个赤身果体的男人。
“辛苦了,”蒋丞拍拍他的肩,“小顾。”
无论李辉说的是什么,沈一清都并没有相信。
“换一个手机号吧,我真的不想你再因为我被那种无赖骚扰了,号码也不要告诉我了,”蒋丞说,“还有,就这一次,希望你能相信我,我真的可以过得很好。”
他拿了个小锅到水池那儿洗了,然后把鸡翅倒了进去,放在灶上热着,蒋丞就那么靠着墙一言不发。
为什么李辉会打电话说……
“走吧,”蒋丞转开了头,这种打法,就是奔着出人命去的,“去溜达一会儿。”
也许就是因为长期以来的积郁吧,领养来的孩子,始终也没有融入家庭,始终在他们的教育下如同不定时炸弹一样地反抗,会很疲惫吧。
“什么障碍?”顾飞问。
为什么回来一年不到,李保国就自杀了。
除了学习成绩,他大概再也没有一样能让父母满意的东西了,跟父母的关系,就像是被强迫着参加了一场由他们指挥的战争,他却从来没有取得过胜利。
他也没问,沈一清之所以会打这个电话,原因很清楚,是因为李辉打了电话过去,这种谈话没有谁会有好心情。
女朋友。
“我操?”蒋丞非常震惊。
“没事儿,不知道怎么了,”蒋丞边笑边看着他,“我就突然想笑,刚打电话的时候都没忍住,就特别想笑。”
“我不知道,”蒋丞闭了闭眼睛,“他得了肺癌,没钱治。”
沈一清没有说话。
顾飞总觉得蒋丞表现得很平静,但情绪还是有点不稳定。
刚站好,就看那边7栋里冲出来了一个人。
“……哦!”顾飞再一次无言以对,用力点了点头。
“随意?”蒋丞收了笑容,“不,我对待自己的生活一点儿也不随意,我现在非常清楚我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接就有些反胃,强烈地想要吐的感觉让他迅速拿起桌上的杯子,猛灌了几口凉水。
“就这样一个人,”蒋丞说,“就这样了,我不会再因为这些人,让自己受影响,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再被干扰。”
“右肩微笑。”顾飞马上移回了右边,跟着他和了一句。
李辉全身上下除了娘胎里带出来的那些部件,再也没有别的东西,就这么跑了没几步,就被后面穿戴齐全的人撂倒在地。
“骗你的,”蒋丞挑了挑眉,“我想,左肩有你……”
“嗯。”顾飞在他后腰上搓了搓。
“好。”蒋丞点点头,转身回了卧室。
这会儿晚上的风已经能穿透两件衣服吹到人身上了,一出门,他俩就都下意识地拉了拉外套。
他的那个家,给他的温暖踏实放松http://www•hetushu•com,甚至远不如潘智那个父母一周有大半周在打麻将的家来得多。
他和那个家之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 但自小起的各种严格得近乎苛刻的管教, 清冷得回家了也无法真正放松的气氛, 再加上自己身体里李保国的那些隐性的烙印……也许就是因为这些, 他大概从小学开始就进入了所谓的叛逆期,一直“叛逆”到最后离开, 也没叛完。
“我没有动过他的钱,他自杀跟我也没关系,他生病的时候我给了钱,他死的时候李辉问我要钱,我也给了。”蒋丞说。
“谢谢。”蒋丞说。
“给我,”顾飞拿过保温壶,“倒锅里就能热了。”
“有什么可笑的?”那边沈一清被他笑得莫名其妙,说话语气明显有些不快,“你对待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还是这么随意?”
顾飞起身走出了卧室,轻轻把卧室门关上了。
“是。”蒋丞应了一声。
蒋丞打断了她:“我不是一个人。”
他非常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才没有地把后面这句话给说出来。
对不起在某些场合里,变成了他表达情绪的方式。
“吐!”蒋丞跑进了厕所。
几个人手里还拿着家伙,除了棍棒,蒋丞还看到了闪动着的金属光芒,也许是铁棍,也许是刀。
蒋丞站了起来,走到卧室窗边,看着外面本来就透着被遗忘的落寞,现在又开始带上了微微秋天气息的夜景,突然有一种想甩开身上所有束缚的冲动。
“嗯,因为我拿了李保国的救命钱,李保国跳楼自杀了,”蒋丞边漱口边说,“顾飞,你知道李辉家住哪儿吗?”
之前他一直认为,老爸……蒋渭肺炎住院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是凑巧发生在他们几乎打起来的那次争执之后而已,而争执的内容,也无非就是一次旷课,对于沈一清总是把这件事归结在自己头上他充满了愤怒。
“嗯。”蒋丞也停下了,往那边看着。
没有等到蒋丞的回答,沈一清又说了一句:“他是不是……自杀了?”
风刮得略微有些急,顾飞往他身边靠了靠,跟他胳膊贴紧。
“谢谢你养了我这么多年,花了那么多心思,”蒋丞闭上眼睛,“但我没有给你带来任何欢乐,非常对不起,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去补救了,这些年这么多事,补也补不上了,对不起,以后不用再管我了,我会很好的,无论我在哪里,我有自己证明自己意义的方法。”
李辉给沈一清打了电话,这不奇怪。
正想问蒋丞要不要去别的地方散散步放松一下脑子的时候,7栋那边传来了一阵喊叫声,有男人的叫骂和女人的尖叫,把旁边两栋楼楼道里的声控灯全都给喊亮了。
“打完电话了?”顾飞把烟和打火机放到旁边桌上。
“什么?”蒋丞愣了。
“有点儿?”蒋丞按了一下马桶冲水,转过头看着他。
“……哦!”顾飞怎么也没想到蒋丞要说的会是这么一个重大决定,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哦!”
蒋丞和*图*书靠到椅背上,其实算算时间,没联系的时间也没有太长,那边沈一清的声音居然变得有些陌生。
现在想想,也许并不是完全没有关系。
卧室门打开的时候,顾飞正准备点烟,他已经在卧室门和窗户之间以光的速度来回瞬移了能有七八次了。
“那……李保国呢?”沈一清又问。
“嗯。”顾飞应了一声。
顾飞迅速伸手在他脑门儿上摸了摸,没有发烧。
“你没事儿吧小蒋?”顾飞一条腿跪到床上,摸了摸他的脸。
“没事儿,”蒋丞笑了笑,“你太不了解我们这里的人,你俩要是面对面,他说不定还能给你来个割腕表清白。”
“李辉。”顾飞说了一句。
但最后那一次爆发式的争执,还是拉断了他跟那个家最后一丝情感。
围住李辉的那帮人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一个人扬手往下狠狠一抡。
他犹豫了一下,把火关了,也进了卧室。
李辉家就在前面了,钢厂范围最边缘的几栋矮楼里。
“你大爷,”蒋丞对着马桶又乐了,然后拉长声音叹了口气,“哎——”
“从今天开始。”蒋丞突然开口,声音很平静。
“你冷静点!”沈一清也提高了声音,“我不想再听到你歇斯底里地吼!”
“嗯。”顾飞应了一声。
顾飞迅速从右边移到了他左边,蒋丞看了他一眼,笑着继续:“右肩……”
蒋丞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脑子里就跟灌了胶似地,绞着这个梗无论如何都过不去了。
“好。”顾飞又拿了一件出来,俩人穿上外套出了门。
沈一清说着什么,风太大他听不清。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很委屈,鼻子有些发酸。
“影响我复习心情的障碍。”蒋丞看了他一眼。
虽然沈一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此时此刻,蒋丞还是再一次深深失望了。
“前面就是了,”顾飞停下,指了指,“写着7的那栋。”
现在却像是终于跳脱出了一段故事,站在一边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无论是自己的行为,还是家里所有人的行为,似乎都有了答案。
“你不说离得不远吗?都在你们钢厂的地盘上。”蒋丞说。
“丞哥,”顾飞看着他,“我有点儿担心。”
蒋丞拿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接起了电话:“喂?”
“小丞,”沈一清说,“你哥哥给我打了电话了。”
李辉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都穿着衣服。
“啊?”顾飞没反应过来,“晚睡一小时干什么?”
“你是交了女朋友吗?”沈一清问。
沈一清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跟你有关系吗?”
他赶紧回卧室去把蒋丞的杯子拿了过来,拧好了毛巾在旁边等着。
“你一个人……”沈一清说得还是有些犹豫。
“你不说你只会一句么?”顾飞笑着问。
“好吧,”沈一清大概是不想再跟他说下去,“你如果这样认为,我不干涉。”
“复习啊。”蒋丞说。
“我抽烟了,”蒋丞说,“对不起,现在忍不住。”
蒋丞拧着眉没和*图*书有说话。
“能先告诉我李辉说了什么吗?”蒋丞转身回了卧室,关上了门。
但沈一清和他之间,没有这样的条件反射,沈一清理智地需要一个“事实”,才能决定站在哪边。
“嗯。”蒋丞应了一声。
蒋丞不想接这个电话, 他自从来了这里之后, 不,应该说是知道自己是领养来的之后,他就觉得很难再面对沈一清,也不愿意再面对沈一清。
“要去找他?”顾飞愣了愣。
哪怕他以惊人的记忆力在抽背中百发百中回答全部正确,他还是不太正常,比如半夜一点半,要让顾飞带着他去李辉家认门。
李辉跟沈一清说了什么,不知道,说了什么都不奇怪。
面对这个他叫了十七年妈妈的女人,他却需要这样来向她解释自己觉得她应该会非常清楚的事实。
“我哥是他妈谁啊!”蒋丞吼了一声,什么都明白了又什么都想不通的混乱让他瞬间就有一种想要炸掉的感觉。
蒋丞走过去,从他兜里摸出了烟盒,拿了一根烟叼着,顾飞拿出打火机,帮他把烟点上了。
“你……”沈一清应该是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也听出了他是叼着烟说的话。
蒋丞拿过了床头已经黑了屏的手机,沉默着。
“嗯,”顾飞应了一声,从柜子里拿了件蒋丞的外套递给他,“穿上,这会儿凉了。”
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对不起三个字在他心里有时甚至会带上让人愤怒的气息,就像那天在河边他如同发泄般地对着顾飞吼出一串对不起,就像现在他会满心烦躁地对沈一清说出对不起。
“你跟李保国不是没有过接触,”蒋丞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领养我的时候,退养我的时候,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
“我非常担心。”顾飞马上改口。
顾飞跟进厕所的时候,蒋丞已经弯腰撑着墙,对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了。
“我说什么实话?”蒋丞觉得自己大概是背了一晚上书现在脑子有些不清醒,沈一清的这个问题,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逻辑来,“我说什么实话?你想听什么实话?”
顺着另一条路走出去了很远,身后混乱的声音都消失了,蒋丞仰起头吸了一口气,轻轻哼了一句:“我想踩碎了迷茫走过时光……”
但是突然就很想笑。
虽然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束缚,还是想要大吼,想要撕掉衣服,想跳出去,想要就那么一脚踏空。
蒋丞可以理解,却难以接受。
蒋丞愣了愣,还想往那边走两步看看,顾飞凭着敏锐的“钢厂雷达”把蒋丞拉到了旁边的阴影里。
“小丞,其实虽然你……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不可能动他的钱,”沈一清说,“只是李辉说得很真切,甚至哭了,所以我才会找你先问。”
“嗯。”蒋丞点点头。
“我报警了!我报警了!”一个女人尖叫着从楼道里跑了出来,身上只有一条内裤和一件背心。
“他有没有三万块钱不说,他可能把钱放在我能拿到的地方吗?”蒋丞狠狠抽了两口烟,“就算你和图书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好歹养了我十七年,养条狗都该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咬人,什么时候会摇尾巴吧!”
“你现在情况怎么样?”沈一清问。
虽然很烦躁恼火,但依旧想笑,非常想笑,他不得不咬着嘴唇,控制着自己不要再次跟吃错了药似地笑出声来。
“我操,”蒋丞吐了好几分钟才缓过来,“我他妈这什么反应啊。”
“李辉说你拿了李保国三万块钱,”沈一清也没有再绕弯子,直接说了,“李保国的救命钱,是真的吗?”
脑子里有些嗡响,胸口憋闷,憋得他突然很想笑。
“行吧,我冷静。”蒋丞深吸了一口气,在身上摸了摸,没摸到烟,他起身过去打开了卧室的门。
蒋丞跟在他身后一块儿进了厨房,靠在墙边看着他忙活。
“你也晚点儿睡,帮我抽背,抽到1点就行。”蒋丞说。
蒋丞正躺在床上笑得停不下来。
顾飞正站在客厅窗户边看月亮,听到门响回过了头。
街上已经没有行人和车了,顺着路在时亮时灭的路灯里走着,有一种走在平行空间里的寂寞感觉。
“挺好的。”蒋丞回答。
“他自杀,跟你有没有关系?”沈一清问。
那边沈一清是什么样的反应他已经听不清了,他也不想听清,只觉得自己脑子里,身体里,觉得外面因为月光明亮而变得出奇黑暗的那些交错着的阴影里,全是呼啸而过的风。
“我毕竟是要请你吃八百块的粉还要加二百块肉的人,”蒋丞说,“我要心无旁骛。”
蒋丞整个人的状态都非常严肃,看表情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又笑了能有一分钟,蒋丞突然止住了笑,皱着眉坐了起来,没等顾飞说话,他又跳下了床,鞋都没穿地跑了出去。
“我现在很好,”他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我……就在这里就行。”
接着就被淹没了。
“李辉是不是打电话过去说你拿李保国钱了?”顾飞问。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强行不再去想,不再去纠结的那些关于过去十几年的纠结,再次被翻了上来。
每次都以为蒋丞要出来了,就赶紧回到窗户边一脸淡定地假装要点烟,一看没动静,又过去听听,然后再回到窗户边假装点烟。
接着顾飞就听到了卧室里蒋丞特别痛快的笑声。
“你现在住在哪里?搬出去了吗?”沈一清问。
听筒里传来沈一清对他这句脏话非常不满地叹息:“你跟我说实话,虽然现在你不在这个家里了,但是……”
“嗯,”蒋丞点点头,“刚忘了盖盖子,好像有点儿凉了,热一下吧?”
然后他就笑了。
手机再次响起,还是沈一清。
“怎么了?”顾飞喊了一声。
蒋丞拧了拧眉,他并不愿意沈一清知道这件事,他害怕再被问起,怎么回事,为什么,然后呢……
“不,”他看着今天晚上特别圆的月亮,闭上眼睛吸了口气,“我交了个男朋友。”
“嗯,找他,”蒋丞说,“我要把所有的障碍都清掉。”
她这个电话只是来求证。
“啊。”顾飞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