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章

“那么大的灰,我就想快点儿出去啊,”顾飞说,“然后突然就想逗逗你。”
“你拿的是吉他吗?”李炎扫了一眼愣住了,“我靠你弹吉他了我没看错吧?”
“不是要亲你,想太多,”蒋丞忍不住乐了,“我是有很严肃的话要跟你说。”
“屁嘣着了。”蒋丞说。
“小丫头太犟了,”顾飞叹口气,“屁大点儿事就生气,有时候我烦起来都想揍她。”
“这事儿按说是你不对,她生气的话,”蒋丞拧着眉,“你要不要给她道个歉?”
顾飞他妈妈没在店里,但是店门没关,蒋丞跟着顾飞进去的时候,看到了坐在收银台后头玩手机的李炎。
顾淼的视线落在了他脸上。
“我是真不知道,我也真不是故意要折腾你,”蒋丞捏着他下巴,“对不起。”
顾飞也许经历了无数次的扬与落,最后决定放弃虚无的希望。
顾飞背着吉他从舞台上跳下来,往他这边走了过来,他正想把视频关了的时候, 顾飞说了一句:“别急。”
顾飞抱住了他:“看你急成那样我还挺……”
“顾飞……”身后传来了李炎的声音,“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丞哥, 鼓掌啊。”镜头里的顾飞站在木棍“话筒”前说了一句。
蒋丞站起来,转身去了厨房。
“别说这个,”顾飞说,“我真没怪你,我自己的想法而已。”
顾飞没说话,嘴里叼着的笔上来来回晃着。
这种情况下的吻一点儿情调也没有,姿势不舒服,环境也略神奇。
顾淼伤了?蒋丞有些吃惊,但李炎看上去不怎么着急。
但听到顾淼的尖叫,看到她拒绝跟人交流,看到她对外界冷漠的表情,想到她画满一张又一张的那些兔子时,想到刚才自己满心以为顾淼会给自己一个回应但她却掀翻了桌子时,又会猛地沉下去,像是被从幻想中猛地拉回了现实。
蒋丞跟他对视了一会儿,转身快步往厨房走了过去。
吃完饺子李炎就走了,蒋丞在店里坐着,看着顾淼踩着滑板在货架里来回穿行。
“你紧张么?”蒋丞扯起T恤下摆按了按眼睛,确定自己脸上没有泪痕了才站了起来,“你也会紧张啊。”
“你俩说什么呢?”顾飞在厨房里问了一句。
帅哭了。
话还没说完,顾淼一扬手就把李炎放在旁边小桌上的生理盐水瓶子掀到了地上。
顾飞一直走到他跟前儿才停下, 把吉他一拿:“还有一段。”
李炎放下了手机看着他:“哎发现你嘴比大飞还欠呢?”
“我把你卖了你估计都还美滋滋要跟我上床呢,”顾飞看了他一眼,“你都不记着点儿账的吗?”
“日,”蒋丞关掉视频,抬手把脸上的眼泪擦掉了,“最后还要炫个技。”
“今和图书天我说,出去玩滑板的时候要给我发消息,”顾飞说,“她给我发了,我估计是没听到,现在也没回复她,肯定会生气。”
钱,大概是除了顾淼之外压在他身上的最重的那座山。
声音是从左边传过来的,左边是断墙,不会有人从那儿爬进来,而且这动静也不是人能爬得出来的……
这只是流泪。
蒋丞回过头看着他,没说话,李炎这个问题一不小心就尖锐了,我俩刚才干嘛去了,谈恋爱去了,还摸来摸去打啵儿了。
“看是谁了,”顾飞说,“坐在这儿的是我男朋友啊。”
“走走走走……”顾飞一看就立马把他往门那边推,有些着急,“快出去,快!”
“吃!说吧我剁馅儿还是和面啊?”李炎问。
“笑吧,”蒋丞说,“笑大点儿声。”
“多少关了?”蒋丞问了一句。
音乐声最终停下的时候,蒋丞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直到顾飞伸手越过手机,在他脸上轻轻擦了一下,他才猛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哭了。
很慢, 每一个音符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随着轮指的速度越来越快, 顾飞左手在弦上滑过时带出漂亮尾音和乐声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行不行啊?”蒋丞瞪着他。
“顾飞!顾……”刚喊了一声,他就跟顾飞撞到了一块儿。
以前只是单纯地觉得顾飞这样很累,现在却突然体会到了顾飞在河边说出那些话时的无力。
“让她站着吧。”顾飞在厨房里说。
“我来吧,”蒋丞说,“她都那样了,你先去哄哄?”
“为什么?”蒋丞看着他,估计顾淼磕磕碰碰的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顾淼瞪着他,没有表情也没理他。
“一般都在一开始炫,台下就会尖叫了,”顾飞笑了笑,“我刚才忘了,太紧张。”
“没,”蒋丞说,“就记了这一句,别的全忘了。”
“啊,”顾飞忍着笑点了点头,“也是。”
俩人中间隔着一把吉他,头顶上是半拉天空,脚下是碎砖杂物,身后还有被埋掉一半的观众席。
“揍过吗?”蒋丞笑了笑。
“我操操操……怎么说塌就塌啊!”蒋丞赶紧往门口跑,“这他妈什么年代的楼……”
突然有些不安,顾飞这个样子……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叫醒了他?
顾飞顺手抱住他,把他推了出去。
“有两次你拍照的钱人家给我了,”顾飞一边按着计算器一边说,“我明天转给你吧?”
李炎重新出现在后门,露出一个脑袋往这边看了看:“顾淼手弄伤了,我说帮她消消毒,小屁丫头不理我。”
“嗯,”顾飞一边和面一边点了点头,“一会儿的。”
“我们包饺子吃吧?”顾飞说。
说完这句之后他心里突http://www.hetushu•com然动了动,盯着顾飞犹豫了能有五分钟才开了口:“顾飞。”
主要还是因为顾飞太帅了。
顾飞停下了动作,叹了口气,转过身往他肩上一搂,靠在他身上不动了。
蒋丞把面粉袋放到一边,顾飞过来在他耳朵上亲了一下:“不用这么小心的,累。”
“千万别感动,”蒋丞说,“我就是看这房子没塌我才进去的,真塌了我肯定退后一百米拨个119。”
“一块儿吃吧,”蒋丞说,“都这个点儿了。”
“问你话呢?”李炎看着他。
“哎。”顾飞的眼睛有一瞬间对到了一块儿,又很快地分开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那首你怎么记得下来?我唱给你一个人听的你倒记不了?”顾飞眯缝了一下眼睛。
没等蒋丞再出声,顾淼又一把掀翻了小桌子。
“二淼?”蒋丞心里一阵高兴,继续小声跟她说,“你……”
“不知道,”蒋丞摇摇头,摸了摸肚子,说实话,这一下午他实在是波澜起伏波涛汹涌,现在感觉上自己是平静下来了,但脑子里是空的,别说想吃什么了,这会儿看书都看不进去,“我都不知道自己饿没饿。”
“丞哥去帮她弄一下吧,”顾飞说话的时候也挺平静,“她可能也不想理我。”
“……够了,收吧。”蒋丞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真是变了,”李炎说,“你居然会问我这个问题。”
从旁边传来“嘭”的一声,把蒋丞从飘飘然里拉了回来,先是一愣,接着一惊,差点儿一口咬到顾飞嘴上。
“你怎么来了?”顾飞说。
说的就是顾飞。
“你去试试吧,”顾飞冲他笑笑,“说不定她理你。”
“真不是我,我没被屁嘣过。”蒋丞说。
转过头的时候他什么也没看到,就看到了从地上腾起两米多高的灰尘。
蒋丞这才回过神来, 一手举着手机,一手在腿上啪啪啪地拍了几下,然后又把手放到嘴边吹了声很响亮的口哨。
“又比大飞快3关了,”李炎冲他一挑眉毛,“怎么样,今儿晚上你再给他追回来?”
“哈哈哈!”顾飞仰起头笑了三声,“够大声吗?”
“……我也没听到你手机有动静。”蒋丞愣了,大概是他俩沉浸在浪漫的破舞台表演当中无法自拔的时候顾淼发过来的消息。
“嗯。”顾飞笑了起来。
蒋丞没说话,在他背上搓了搓。
蒋丞叹了口气,没说话。
蒋丞笑了笑,拎着面粉想往厨房走。
“……哦。”蒋丞搂紧他。
“二淼,”蒋丞想着该怎么能让顾淼听懂自己的话,想了一会儿他低头往自己手上吹了口气,“二淼,我手疼,你知道怎么办吗?”
“嗯,”顾飞点了点头,“想吃什么?”
“我也去hetushu.com,”蒋丞说,“晚上我在店里吃吧,叫顾淼过来一块儿。”
“我过一会儿去,”顾飞趴在他肩膀上,“过一会儿她劲头稍微过去一点儿了,我哄着效果才好。”
“吃不吃?”顾飞看着他。
“是啊,背地里有没有夜深人静抱着吉他对月独奏什么的也没人知道。”李炎说。
房子根本没塌,别说没塌,那一阵尘土被风吹散了之后,一切都又恢复了平静,依旧是安静立着的半个礼堂。
蒋丞转回头的时候身后已经没有人了,李炎大概是以光速闪回店里的。
回到空气清爽的阳光下,蒋丞才发顾飞一脸的笑意。
蒋丞看着也过来开始包饺子的顾飞,疲惫看不出来,情绪还挺正常,但也许是心态跟不同了,他看着顾飞耐心地跟顾淼沟通时,有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
“一会儿我要回店里,我妈估计这个点又要关门跑了。”顾飞看了看手机。
“哎,蒋丞,”李炎压低声音叫了他一声,“你俩刚才干嘛去了?”
顾飞在一边笑了起来,蒋丞转过身,跟着他一块儿笑了一会儿之后叹了口气,摸摸他的脸:“顾飞啊。”
顾飞从冰柜里拿了肉去厨房,蒋丞拿起面粉袋准备跟去厨房和面,走过李炎身边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往李炎手机上扫了一眼。
“聊屁呢,”蒋丞说,拎着面粉进了厨房,顾飞递了个盆儿过来,他一面往里倒面粉一边小声说,“你是不是很久没弹吉他了?”
这种一扬一落过后,就是深深地无力感。
不过顾飞的“脾气”明显不如顾淼的脾气,和好面之后他就进了店里去哄顾淼了。
顾飞坐在收银台后面算着账,不知道这个月他妈妈从店里拿走了多少钱,还能剩下多少,反正顾飞算账时脸色不怎么太好看。
顾飞伸手抬了一下面粉袋子:“好了。”
“李炎问你了?”顾飞看着面粉。
接着速度慢慢加快,音符层次分明地从他指尖一个一个地跳跃出来, 渐渐连成了一片。
“哦。”蒋丞笑了笑。
但蒋丞还是觉得自己像是之前听顾飞唱歌一样,碰到顾飞唇的瞬间就沉了下去,昏天黑地的。
“……看我没见你出来会急成什么样么。”蒋丞啧了一声。
“公开?”蒋丞问。
顾飞看着他,好半天都没说话。
“二淼?”蒋丞过去蹲下,冲她招了招手。
灰已经漫了过来,蒋丞就感觉自己已经能闻到呛人的尘土味儿,再看他这个紧张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我靠?要塌了吗!”
一直到蒋丞和李炎把馅儿剁好调好了,一块儿到店里开始包饺子的时候,顾淼才终于恢复了正常,坐到了桌子边看他们包饺子。
“操?”他看着顾飞,然后又猛地转头往房子那边看过去和_图_书,“操!”
“没事儿,”顾飞往面粉盆儿里加着水,又偏头冲门那边喊了一嗓子,“李炎!”
蒋丞还是没说话,有了“作曲顾飞”这事儿之后,他对任何顾飞的事儿都很敏感,他不知道顾飞是不是愿意让李炎知道,哪怕他知道李炎几个跟顾飞关系很铁。
“闭眼,”蒋丞说,顾飞把眼睛闭上之后他又说了一句,“睁开。”
“顾飞!”李炎冲厨房喊了一声,“你妹要造反了!”
跑到门口他一回头,发现顾飞居然没跟在他后头,瞬间吓出了一身汗,想也没想扭头又冲了回去。
“丞哥,”顾飞把笔拿到手里转了转,“我上辈子应该是做了点儿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儿,这辈子才能碰到你。”
“你擀皮儿。”顾飞说。
“行,”李炎点头,继续低头玩手机,“那到擀皮儿的时候叫我,我先玩会儿。”
蒋丞皱了皱眉。
“得了吧,你不帮他玩他现在至少慢7关以上,”李炎低头继续玩着,“自打认识你之后,过关速度跟屁嘣了一样那么快,不是你还能是谁。”
“废话,我到现在都是晕的,”蒋丞说,“你不过来炫技我可能还能多记两句,你得瑟完了我就只得这一句了,因为你炫的就是这句,猪也能记下来了。”
顾淼并不总这样,忽好忽坏,当初在火车站见到她的时候,除了不说话,他甚至没有发现顾淼跟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之后也能跟顾淼一块儿玩滑板,一块儿吃饭,玩游戏,还会冲他笑,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会猛地扬起来,这样的顾淼,会让人感觉到希望,似乎并没有多么糟糕。
顾飞也没说话,就这么跟他贴着脸安静地站着。
从这个角度已经看不到舞台了,只能看到外面杂乱的石头和草,还有塌了的房顶断墙。
“快出去!”顾飞喊。
不,这不能叫做哭。
“那我不是怕你……”蒋丞看了他一眼,手往案台上一撑,对着墙压着声音学着他的口气,“然后呢?丞哥,然后呢?”
“他起码两年没公开玩过吉他了。”李炎往厨房那边看了一眼。
“我以为都结完了,没有吗?”蒋丞愣了愣。
因为惊讶,因为感动,因为不可思议,因为这个破败又带着阳光的舞台,因为这份一辈子都刻在心里的记忆……
“靠,”李炎有些不爽,“跑那么快!”
“好有道理哦学霸。”顾飞说。
“是的呀渣渣。”蒋丞说。
“你他妈急成那样我以为房子要塌了呢!”蒋丞瞪着他,觉得自己被倒下来的一块破墙吓成这样非常没有面子。
“滚蛋,”蒋丞说,“我反正不乱花钱,没乱花钱,没丢钱,就不需要记账。”
果然是弱智爱消除。
“随便问问。”顾飞把吉他放进了小层。
如果顾飞和_图_书没带他过来,他估计永远也想像不到,在这样破败的外表之下,他会留下这样一段唯美的记忆。
“断墙那儿倒了一块儿。”顾飞笑着说。
顾淼的伤不严重,不过也出了血,李炎想用生理盐水给她冲冲,但她一直就那么站在收银台前面的空地上,抱着滑板一动不动。
“要不,钱别给我了,”蒋丞说,“就……放你那儿吧,你帮我存着。”
顺着路往回走的时候,蒋丞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栋破房子。
“我不,”李炎看了蒋丞一眼,“我现在就走。”
这话应该是真的,毕竟一般人吉他要不是长时间不用顶多把弦松了,顾飞的吉他直接是把弦给卸了。
蒋丞吸了吸鼻子,搂住他亲了过去。
“我唱对了吧?”蒋丞问。
“我没帮他玩。”蒋丞说。
过了一会儿蒋丞看到他嘴角勾了勾,挑出一个不明显的微笑。
“说吧。”顾飞笑了笑。
“嗯?”蒋丞愣了愣。
“我发现你很牛逼啊,”顾飞说,“你是不是又把这首记下来了?”
“……我是说,”李炎估计也发现问的角度不准确,调整了一下,“他弹吉他了?”
“啊。”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又冲她笑了笑,顾淼这么睁大眼睛的时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的睫毛,跟顾飞的睫毛一模一样。
“你想闭着眼,我就陪着你,你想睁开眼,我就能听到,”蒋丞说,清了清嗓子之后轻轻哼了一句,“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反正吧,”蒋丞想了想,“你说出来了,我就懂了,我就是想说吧……”
“好。”蒋丞点头。
他顿了顿,突然凑到了顾飞面前,几乎跟他鼻尖对着鼻尖:“顾飞。”
顾飞甚至没有办法让顾淼一直接受康复治疗,仅仅是这个小破城市里水平不一定有多高的治疗,都没有办法长期进行。
蒋丞没出声, 手机视频里正好能拍到顾飞的手, 他的手指在琴弦上一带,接着是一个轮指。
蒋丞本来没有完全平息的心情再次被掀起,恍惚中看到了镜头里顾飞的手指带出来了残影,除了吉他的动听音乐,还有眼前顾飞漂亮得让人眼睛发酸的手。
“是大提琴。”顾飞走出来,到货架那边看了看,拿了一袋面粉过来,“一会儿包饺子,你一块儿吧。”
“嗯?”顾飞叼着笔看着他。
“嗯,”蒋丞继续倒着面粉,“我没告诉他,不过他猜也能猜到吧?”
“没有,吼都没吼过,”顾飞松开了他,转身继续和面,“有时候我就想晾晾她,她有脾气,我也有脾气啊。”
“你以为他是真心留我吃么?”李炎说,“他就是找个帮忙干活儿的。”
“不是,就是想把你吓出去,”顾飞笑笑,“我走了一半发现琴包没拿,就去拿了,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