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撒野

作者:巫哲
撒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七章

中午顾飞还在拍照,发了条消息汇报了一下行程,蒋丞看他这计划,晚饭能结束就不错了。
蒋丞闭上眼睛定了定神。
蒋丞看了一眼就迅速把照片存到了手机里叫“顾飞飞”的文件夹里。
“是啊,”老徐很愉快地应着,“王旭弹吉他。”
蒋丞猛地睁开眼睛,愣了一秒钟之后他一把抓过了旁边桌上放着的节目单。
-……你什么重点啊学霸
接着就是旁边的几个也等着上台的女生拿着手机对着他连录带拍的,他不得不绕到了王旭身后。
顾飞其实想说你哪有时间去看拍照,不过没说出来。
“周敬!”老鲁吼了一声,“你干什么!向学霸学习是吧!给你鼓掌!来来!你起来站蒋丞边儿上去站着学习怎么样!”
-看照片吗
-都坏了吧,收这个干嘛
他不知道顾飞不肯参与这个节目的原因是什么,但自己弹他的曲子顾飞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可现在突然加上了作曲顾飞……
-那你现在拍一张发过来我看看,我现在就在想你了
这是一张逆光的剪影,顾飞的侧脸,虽然看不清表情,但一片逆光里顾飞直挺的鼻梁,和微微张开的唇,漂亮的下巴,还有唇间散开来的一小团光晕……
蒋丞叹了口气,都想一会儿跟她说钢琴和吉他属于烂大街的常规搭配。
一早上都能听到学校的广播里不停地播报着各种赛事进展, 还有各班交上去的广播稿, 听上去都一个样,顾飞感觉自己小学的时候听的广播稿就这样了。
蒋丞迅速把手机按到桌上,一脸冷漠地看着前方。
“嗯?”蒋丞愣了愣。
不过跟顾飞之间二缺事儿也没少干,多这一件也没什么了,就是把摄像头从后置转成前置的一瞬间,看到屏幕上突然出现的鼻孔和梯形的脸他差点儿把手机给砸了。
一段回忆吧,那年我弹着你的曲子,那年你是我的观众。
-废话,看啊
王旭满意地笑了。
有时候想想也觉得挺可怕的,就这么一天两天的见不着顾飞,他就觉得不怎么适应,明年他高考完,之后应该就会是分开了……
“滚。”蒋丞简单地回答。
-想我的时候看我啊,看核桃算什么心路历程?
“别紧张别紧张,”老徐拍拍他,“你们排练我都听了好多次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非常完美,按平时排练那么来就行!”
“所以你不是我啊。”蒋丞看了他一眼。
妆不浓他其实也认不出来,就8班的人他现在都还没把人认全了。
“是。”蒋丞点点头,一个学校的破演出居然还有工作牌?老鲁还这么规矩地挂着……他顿时有点儿想笑,立马又不紧张了。
“他们进完场了我们就过去了吧?”王旭问。
“上台了就不紧张了。”蒋丞走到礼堂门口,往里看了看,都不用第二眼,他就看到了坐在观众席第三排最靠近门口位置的顾飞。
“哎,真想听他唱个歌什么的。”女主持人一脸遗憾,估计是别的班顾飞的迷妹,妆太浓蒋丞也认不出来是谁。
只是顾飞会以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心情坐在那里,他却完全猜和*图*书不到。
顾飞应该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
位置是空着的,顾飞走了。
-两颗,我都收好了
顾飞也看到了他,冲他这边勾了勾嘴角。
咔嚓。
台上女主持人说了几句废话之后开始报节目:“下一个是很特别的节目哦,我们学校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演形式呢,钢琴和吉他的结合,大家想不想听听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我们学校以前还没有过人弹钢琴呢,”老鲁说,“蒋丞这是头一个啊。”
男朋友拍照片儿呢,这一上午的也不知道脑子里有没有想过构图啊光影啊取景啊之外的东西。
蒋丞低头看了一眼,小兔子乖乖。
“有,好些个呢,”老鲁说,想了想他又拍了拍王旭的肩,“不过钢琴和吉他,头一回。”
“加油,”蒋丞拍了拍王旭胳膊,冲旁边抬了抬下巴,“易静来了。”
他跟在王旭身后走到舞台上时,台下的反应有多热烈他已经顾不上体会了,只是飞快地往顾飞坐的位置扫了一眼。
顾飞跟着也笑了笑,点点头:“行。”
“小工业城市你看不到的另一面,什么倒闭的工厂啊,下岗的工人啊,”顾飞说,“我感觉就跟是给钢厂量身定制的一样。”
“好。”蒋丞笑笑。
虽然他觉得这事儿首先是因为顾飞不肯来,但要让他开口叫顾飞拍照,他又的确还是开不了这个口。
心里那些不确定和不安让他的手都有些发凉,他不知道顾飞对这样的事会有什么反应。
“别跟我犟,”蒋丞看了他一眼,“服气就行。”
这次的校运会高三的几个班里除了8班似乎都有人参加了, 不过8班没有人参加并不是因为大家要努力复习备战高考, 仅仅是因为8班根本就没有什么项目能拿得下来的。
他赶紧又往顾飞的位置看过去,顾飞正拿了手机对着他这边,估计是在录视频,本来蒋丞还有点儿失望这家伙没带单反来拍照,但他马上就发现了,顾飞的单反在坐在他旁边的易静手上。
编曲、钢琴演奏:蒋丞
-捡到几颗啊?
“我!”周敬愣了愣,一脸震惊。
虽然在别的同学耳朵里应该也不算太大声,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还是有好几个人回了头。
“嗯,”顾飞偏过头,“我这几天要拍一组照片,街景的,这两天天气还不错,我下午出去转转。”
他的自拍跟顾飞的自拍一比就跟卖家秀似的不能直视。
桌上的书和资料已经堆到了顾飞那边,别说全班,就是整个高三,课桌堆成这样的人也超不过二十个。
半个脑子背书,半个脑子瞎琢磨。
“蒋丞,”王旭拉了他一把,“上场了。”
老徐也愣了:“我不知道啊。”
“哎蒋丞,”站在旁边对着小镜子补妆的女主持人叫了他一声,笑着说,“这次我还以为你会跟顾飞一块儿出节目呢。”
“不错啊,蒋丞还编曲?”那个老师看了看节目单。
-你手真漂亮
小兔子乖乖发了几张照片过来,蒋丞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下午没有安排什么正课了,都是自习,老师在讲台上坐和-图-书着,等着人提问,但是一般情况下也就只有易静和一两个人会上去问,老师寂寞如雪。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季节里, 我们四中迎来了第不知道多少届校园运动会,操场上飘扬着彩旗, 人头攒动, 气氛热烈,大家都摩拳擦掌想要大显身手,为自己的班级争得荣誉,你看,那边的一百米赛道上……
“怎么回事!”蒋丞转头瞪着老徐,压着声音问。
顾飞停了一会儿才又发了张照片过来。
“你们准备了,”女主持人提着裙子一边往台口走一边提醒他俩,“加油哦蒋丞!”
蒋丞本来不怎么紧张,王旭这儿不停地来回强调,弄得他都跟着有点儿紧张了,下意识地摸了摸兜想拿根烟,还好兜里什么也没有。
“不是我说,蒋丞,”王旭跟在他身后出了教室,“你是要这样一直拼到高考吗?还有大半年呢,换我肯定崩溃啊。”
班里空着座位其实不少,都在楼下操场上观赛,或者结伴溜出校门玩去了,但哪怕是全班的座位都空着,蒋丞也没什么感觉,他的眼睛就在讲台和身边这个位置上来回交换着。
“我一直知道啊,但是突然这么一说,”王旭又搓了搓腿,“有点儿紧张,不,有点儿兴奋。”
并没有第三行字了。
给顾飞回完消息,蒋丞站了起来,很轻快地蹦了一下:“走吧,队长。”
前置摄像头这种东西简直是完美暗器。
“那也没有吉他吧。”王旭在旁边有些不服气。
“顾飞什么时候参加过这些事儿,”王旭接了话,“谁也叫不动。”
“刚我看易静拿了个单反,拿这么好的相机怎么只在观众席拍呢,”老鲁有些不满意,“一会儿你们上的时候我让她上台去给你们拍。”
周六补课,蒋丞没有缺席,就是看着身边空着的顾飞的座位,他心里有点儿空落落的。
顾飞还挺期待校运会的,周五周六周日三天校运会,他从今天下午开始就可以假借看比赛旷课了, 下午的自习和周末的补课, 到时教室里还能有十个人都算是奇迹出现了。
“看我还是看我拍照片啊?”顾飞问。
因为老鲁刚吼过人,所以教室里所剩不多的人比平时要安静一些,这个咔嚓在蒋丞自己的耳朵里如同炸雷。
周日下午就是颁奖联欢会了,这两天王旭肯定逮着点儿时间就拉着蒋丞去排练,王旭在出风头这种事儿上特别热情执着,尤其这次出的还是个正面风头,对于提高他在易静心里的分值有很大的帮助。
第一个节目开始表演的时候蒋丞和王旭进了礼堂。
咔隆隆隆!
手机响了一声,他低头看了一眼。
-好好珍惜这张来之不易的照片
顾飞冲他竖了竖拇指。
“学校的相机哪能跟他的相机比啊,”王旭说,“他那相机也就买来装逼,平时也没见他拍出什么东西来,这么好的机会,也活动活动相机啊。”
“易静就坐在台下边儿,”蒋丞说,“你说你之后拿几张照片她看吗?看得见也听不见,她在现场看着你,不是更重要吗?”
小兔子乖乖又发了一张照片过和图书来,上面是顾飞的伸开的手,掌心里放着一颗核桃。
蒋丞在他话说完之前顺手拿起英语书对着他拍了过去:“闭嘴。”
“再练一次,我该去看书了。”蒋丞叹了口气。
“我呢?”王旭问。
嚓嗡嗡嗡!
蒋丞往观众席那边扫了一眼,黑压压的一大片,在门口看顾飞的时候他都没注意到里面这么多人,现在这一眼过去,他才感觉到了有点儿压力。
大概这就是初恋的矫情和慌张吧,特别是初恋的开始。
“靠?”王旭有些不爽。
“怎么样?”老鲁不知道从哪儿也冒了出来,脖子上还挂着个工作人员的牌子,“你们是第三个吧?”
“嗯。”蒋丞往节目单上扫了一眼,前面俩节目一个合唱,一个独唱。
吓一跟头。
蒋丞坐在教室里,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王旭,有节目的人不用跟着观众一块儿入场,都在礼堂外面站着,差不多轮到了才去后台等。
“不是为了看易静么?”蒋丞把书摞好,站了起来。
手机震了一下。
王旭一转头,看到端着相机的易静从后台的门边进来了,顿时原地蹦了蹦:“蒋丞你一会儿别拖我后腿啊。”
“我衣服怎么样?”王旭扯了扯自己身上的T恤,一条烫银的大龙能闪瞎蒋丞的眼睛。
“明天别紧张,”王旭说,“一紧张就会出错,如果明天我弹这段的时候你找不到进的地方,我给你眼神。”
蒋丞拧着眉往老徐那边看了一眼,但他跟那个老师已经聊到别的东西上去了,蒋丞也就没再说什么。
-第三个
易静正非常认真地对着他们这边拍着。
“……再说吧,”蒋丞想了想,“这种演奏的事,动态比静态有看头,音乐,演奏,结合起来才能体现出感,你主要表现机会不是照片,是现场。”
照片上是几栋破败的楼房,阳光下的碎玻璃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楼顶的天台上散落着杂物,看上去不觉得脏,只觉得落寞,那种阳光下灰扑扑的画面,没有生机的安静。
上回篮球能打成那样,估计已经能进四中校史了,菜鸟队的逆袭。
“要不要化个妆?”王旭突然问,“一会儿台上灯一打,会不会显得我气色不好?”
“看你为主,拍照片就顺带看一下,”蒋丞笑了笑,“低调点儿。”
一开口,下面的掌声和尖叫声又起来了,蒋丞叹了口气,就这水平也能有这样的效果,一会儿他跟王旭上去……啧啧。
第一个大合唱唱完,俩花枝招展的主持人上去说了一段一点儿也不好笑的笑话,然后报了下个节目是独唱。
台下再次传来掌声,野猪头的歌唱完了。
初恋了不起,把老爷们儿变成了娘炮,成天就想着男朋友。
易静会在台下看着王旭倾尽全力看似为了出风头实际只为让她看到的一次表演,挺浪漫的。
曲子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王旭为了此次出风头活动拿出了毕生的专注和智慧,已经能准确地跟蒋丞配合,甚至自己给自己加了戏,除了蒋丞给他的和弦,他还加了一段间奏。
顾飞也会在台下坐着吧,虽然不参加,但看看还是http://m.hetushu.com会来的。
“是,一个新办的什么破杂志,有个编辑我认识,从我们这儿出去的,以前拍照的时候我跟他学过,”顾飞小声说,“要是能用的话,这次的篇幅挺大的,钱也多。”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王旭看着他,“你这种学霸兼帅哥大概是体会不了我的心情的。”
蒋丞有些吃惊,这应该是那次他掏核桃的时候掉在楼顶上的,都多久了,居然还能捡到。
“徐总!”王旭一见老徐就跟见了亲人一样扑了过去,“我紧张。”
礼堂里已经坐满了学生,喇叭里放着音乐,四中搞成绩不行,干这些事儿还都挺有样子,蒋丞还看到台上有人在试追光。
“嗯。”蒋丞点点头。
“是的,”老徐脸上笑出的花不比王旭小,压低声音跟那个老师说,“曲子是我们班顾飞写的。”
“靠,”王旭靠完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手在琴弦上扒拉了几下,又一抬眼,挺兴奋地说了一句,“哎,明天让顾飞拿他的高级相机给拍几张照片吧?”
当然,顾飞用的毕竟是单反。
这里蒋丞印象深刻,这是上回钢厂脑残们跳楼的地方。
“不用,”蒋丞叹了口气,“我不用耳朵听都知道该什么时候进。”
而且……
蒋丞觉得自己把周敬忽略了真是不应该,作为一个前桌,还是个百无聊赖的前桌,周敬不回头问一句那都不是周敬了。
他不害怕异地,却真的害怕一转脸看不到顾飞。
蒋丞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跟女主持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看着她脸上的笑意,蒋丞第一次有了一种想打女生的冲动。
而顾飞拍照的位置应该就是他藏身的那个楼顶。
之前潘智在朋友圈里发过一组照片,唉叹他悲惨的高三陪读生涯,教室里一张张桌子上堆得把人都埋掉了的书本和资料让蒋丞心里一阵紧张。
“你们的节目安排在第三个了,”老徐拿着节目单让蒋丞看了看,“高三的节目都安排在前面,别紧张,一会儿好好表现!”
不过中午他也没办法跟顾飞一块儿吃,王旭踩着铃声已经窜到了他身边:“走走走,我这干坐了一上午就为了中午跟你这俩小时练习呢。”
王旭不说,他根本没想到这个事儿,但是……顾飞不想参加的事儿他自己一个人参加了,还是跟别人合作,然后让顾飞来拍照?
啧。
礼堂里先是有些安静,接着就爆发出了一阵疯狂的掌声和几乎能把顶子给掀掉的尖叫声。
还有一个小时,学校礼堂里已经都布置好了,各班的学生也都开始按顺序入场。
“你们班蒋丞是钢琴啊?”一个老师跟老徐在旁边聊着天。
“我紧张。”王旭说。
再看看8班的教室,他的桌子格外引人注目,不知道的估计得以为全班的书都堆他桌子上了。
下面响起了一片掌声和尖叫声,蒋丞这才发现上去唱歌的居然是野猪头。
接着他整个人都猛地往下一沉。
-我到礼堂了,你们第几个?
“杂志的吗?”蒋丞问。
“吹吧。”王旭一脸不屑。
蒋丞都没好意思再细看这张自拍拍成了什么样,直接给和图书顾飞发了过去,然后伸手到顾飞的桌斗里摸了块巧克力出来,往前扔到了周敬桌上。
蒋丞也上去问过几次,不过今天他没有问,趴桌上背书。
周敬在这时转过了头:“蒋丞,哎,蒋丞你自……”
男朋友呢?
蒋丞盯着这句话看了老半天,老鲁吼王旭的时候才把他的思绪给震了回来,他飞快地又回过去一条。
对着镜头调整好角度之后他按了一下快门。
女主持人没顾得上理他,直接走上了台。
“下午你是不是不来学校了?”蒋丞在旁边问了一句。
-处理一下不会坏的,想你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蒋丞退到了礼堂外面,一转身就被学校新闻社的人对着脸一通连拍。
“走吧,”蒋丞说,“抓紧时间,下午我还要看书。”
台下的掌声和欢呼声明显比之前野猪头上台时要热烈了不少,这一点还是让蒋丞挺舒坦的。
-嗯,你看我捡到什么了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欣赏吧,来自8班的节目《撒野》,钢琴演奏、编曲,蒋丞,吉他演奏,王旭……”
“啊是啊!她就坐下边儿看呢!”王旭一拍大腿,“我操!她就在下面看呢!”
“嗯。”蒋丞点头,他没有同意跟王旭穿同款,只穿了平时的衣服,一件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王旭还嫌弃了半天,感觉他穿得太不拉风。
“哦?”那个老师有些惊讶,“现在的孩子,不简单啊。”
他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你不会一直没想过这个吧?”蒋丞感觉这会儿伸手往王旭脑袋上敲几下估计能听到回音。
“好!好!”王旭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啊,这样吗?”王旭有些茫然。
这事儿他一直没跟蒋丞提起过,总觉得一旦谈起,就会牵扯到“你为什么不肯参加”这样无法正确表达自己意思的话题,他男朋友说了,不想说出来的事儿就自己憋好,他只能先憋好。
蒋丞自己也笑了,又看了会儿照片,发过去一条。
吉他:王旭
“学校会有人拍照吧?”蒋丞说,“老徐那么激动,他估计也得拍照。”
“哎,我操,这么多人。”王旭小声说了一句。
后台人不少,老徐也在,正跟负责音响的老师说着话,蒋丞感觉这次老徐也是全心投入了,台上的什么四中联欢会还是什么的大字就是老徐写的,这会儿又在后台各种忙活。
蒋丞笑了笑。
周敬迅速转身趴到了桌上,开始了奋笔疾书。
-丞哥,你这水平也就拍拍自己了,拍别谁的脸都撑不住
-你跑那去了?
定了定神之后他把手机拿到了桌面上,虽然不常自拍,但自己哪个角度比较帅,他还是很清楚的,最后一排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也不用担心被谁发现。
-马屁精
“那挺好的,”蒋丞看着比他还高兴,“什么题材啊?”
一直没有停过的掌声和口哨声里,女主持人又补了一句:“作曲,顾飞。”
蒋丞犹豫了一下,点开了摄像头,虽然是一个自恋的学霸,但他平时难得自拍一次,尤其是上课自拍,这辈子都没干过这么二缺的事儿。
“你明天还拍吗,”蒋丞说,“我想跟着看看。”